寧財神文章選: 瞧人家那青春燃燒的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瞧人家那青春燃燒的

  九五年,圖雅應該是最受歡迎的網絡人士,雖然從未現身,但方舟子那幫老炮談起他,都是一臉神往。那時候,圖雅靠的應該是文采吧。后來看到一些當年ACT的舊人舊貼,任意挑一個出來,擱到現在都可以打遍天下無敵手了。
  九七年,網絡上最火的當屬痞子蔡,之后有一大幫蝦兵蟹將號稱網絡文學,跟著湊了兩年多熱鬧,直到安妮寶貝橫空出世,用強悍的實力證明,網上也有正經寫字的人。我想她現在極力與網絡撇清關系,也實在是因為那幫蝦兵蟹將把這水趟得太混,叫人想多呆會兒都閉不住氣。
  兩千年之后,《悟空傳》和《成都,今夜請別把我遺忘》,把網絡文學的火苗燒到最高,之后就歇菜了。越來越多的后起之秀自封網絡作家,水準參差不齊,活活把這個原本就挺虛的概念給玩惡心了。
  再之后,網上紅的,跟文字已經沒什么關系了(小紅不算)。去年最紅的國產大S,身材S,舞步S,波浪發型也很S,可惜動靜太大,我佛一怒,雙掌合十,像拍蚊子一樣將其結果在五指山下,S姐從此與傳統媒體徹底絕緣。
  S姐含恨退隱江湖,無數個S姐站了起來,視頻舞女,粗口皇后,赤裸二大媽,幾乎在同一時間殺將出來,這個場面要放在西游記里,悟空就只能把金箍棒隨手一扔,泣不成聲了。取什么經啊還?人都不想再當人了,妖魔鬼怪還怎么感化啊?《男兒當自強》里,陸浩東持槍面對視死如歸的白蓮教徒,也是一臉的驚恐和絕望。我想他一定不了解,即使同樣的行動,每個人的初衷也會不同。這年頭,注意力不僅僅是種經濟,也是一種信仰。
  為了注意力,毛頭孩子可以冒充自殺,四處發消息,捎帶手把德高望重的老評論家給拖下水。為了注意力,大款的閨女可以舉辦比舞招親,說到這兒我就有點納悶,家里也不缺錢花,非要這虛頭八腦的注意力干嘛使啊?
  再說回脫衣裳的問題,前幾位姑娘還沒退位,貓撲就出了一位,也是光著膀子起家,好在沒露點,PS之后,身材皮膚也還看得過去,最關鍵是,小臉蛋看起來比前幾位像人類,把照片往網上一貼,一周,只一周,紅到爆掉!
  老同志實在看不過去,當場吐一地茶葉桿,拍桌叫罵:這要是我家閨女,看老子不活活打死她!
  網上也有類似的言論:這要是我女朋友,看老子不活活……死她!
  只換一個字,代溝就全出來了。說句題外話,這些日子號召凈化網絡,禁止說臟字兒,誰說刪誰,問題是,那么大的網,成千上萬個貼子,您刪得過來嗎?要真有那人工智能的臟字兒過濾器,想必第一個遭殃的是王小波,把敏感字全刪干凈之后,他那小說最多剩一半。說句不好聽的,時代已經自然進化成這樣兒了,還怎么改啊?
  從網上成長起來的下一代,已經不光是說不說臟話,脫不脫衣裳的問題了,人家尋找自我的方式早已經超過了我們的想象。他們,我們,年齡其實沒差幾歲,差的是,我們是懂事了再上網,而他們,是上網了再懂事。我們在網上,明白了這世界原來比我們想象的小。他們在網上,明白了同城的帥哥美女比他們想象得多。
  一直以來,我們都僥幸比他們先走幾步,我們用ICQ的時候,他們還在網吧的工地上跳房子,我們用五位QQ,他們用十位的,我們上新浪讀書和天涯,他們上貓撲和百度貼吧,我們用MSN,他們……玩新浪UC,從這時候開始,我們再干什么,他們已經不看了,學會走路了,人家需要自己決定方向。而我們呢?就只能跟在別人屁股后頭,看誰紅就報道誰嘍,萬一紅大發了,哭著求人家,人還未必肯搭理你呢。此時的情緒,有句上海話說的最精準——胸悶!
  之后,就是無邊無際的鄙夷和謾罵,老祖宗有文化,發明了各種板磚詞匯,專供咱們砸人使:低級趣味、庸俗、無聊、獵奇心理、審丑心態……草根文化為什么變成時代最強音?還不是被這些大磚頭砸出來的?本來挺好一腦袋,一磚頭下去,直接腫起一包,又紅又大,不招人疼都不行。
 最后說句正經話吧:看不慣,并不代表我們有權用先得到的各種權利欺負人家,人家總有一天也能拿到這些權利,到那時候,他們對我們的憤怒,就如同現在我們對上一代的憤怒,而這憤怒,一代一代星火相傳,如高山大川連綿不絕如耳邊輕唱明日黃花墻外香…… 


寧財神 2010-09-14 07:55:21

[新一篇] 寧財神文章選: 新書自序、爺爺您又回來啦、滅了滅了都滅了

[舊一篇] 寧財神文章選: 兩點禁K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