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板橋何以不畫梅(圖)

人文精神  >>>  古風悠悠—傳統政治與精神文明



鄭板橋畫的梅獨樹一枝。




人潔畫才靈,鄭板橋畫如其人。

揚州八怪中的鄭板橋在到揚州之前住在蘇州。他在蘇州城的桃花巷東頭開了一家畫寓。以賣畫為生。當時在桃花巷的西頭,畫家呂子敬也開了一家畫寓。呂擅長畫梅花,并標榜自己畫的梅花是「遠看花影動,近聞有花香」。

鄭板橋來到蘇州后,只畫竹子,山石,就是不畫梅花。而且若有人請鄭畫梅花時,他總是笑道:「我畫的梅花比呂先生差遠了。走吧,我領你去找呂先生求畫去。」  

呂子敬是個落第秀才,上有爹娘,下有老婆孩子,自己又多病,生活十分艱難。他畫梅花栩栩如生,每個花瓣都活靈活現。鄭板橋總是當著眾人高度評價呂子敬的畫。「呂先生畫的梅花,我再學十年八年也趕不上。」  

有個回家養老的吏部尚書,精通翰墨,鑒賞力很強。十分欣賞鄭板橋的書法和畫。他出五十兩銀子的高價,以《梅花幽谷獨自香》為題來到鄭的家里求畫。  

鄭板橋雖為雍正年間的進士,但種種原因使其仕途不順。也許這一次算是遇著了送上門的好機會,能巴結上剛卸職的尚書大人,無疑會是通向仕途的好機會。然而,鄭板橋卻推辭說:「尚書大人啊,說起畫梅,還是呂子敬先生畫的好。這么說吧,他畫的梅花值五十兩銀子,我畫的充其量也就值五兩。」 老尚書聽到這話,就拿著銀子找呂子敬去了。

自從老尚書找呂子敬畫過梅花后,呂子敬覺得他的畫比鄭板橋的強多了,時不時地自我夸耀,說在蘇州城里他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的。一些朋友們把呂子敬的話帶給鄭板橋,鄭板橋只是一笑了之。  

鄭板橋在蘇州住了三年后,要搬到揚州去。臨行前,呂子敬前來送行。詩人畫家送別時總是以自己的作品相贈。鄭板橋贈給呂子敬的,是一幅梅花圖。  

鄭板橋展紙揮筆當場作畫,只見他筆走側鋒,由深入淺,畫出了蒼蒼點點帶有飛白的梅花竹竿。畫花朵時,用墨濃淡相宜,有輕有重,花瓣用淡墨直接點出,等水分未干時又在花瓣下端以焦墨滲化。如此畫出的梅花酣暢淋漓,筆法流動,神采飛揚。再看整個畫面,只有三四朵梅花畫得清晰,余者皆涂涂抹抹,真有「觸目橫斜千萬樹,賞心只有三五朵」的意境。  

呂子敬看著鄭板橋作畫,驚得張開的嘴好一陣子沒有合上。他愣了半天,才囁喏著說:「鄭兄有如此高超的畫梅技藝,何不早早教我?」

「怕呂兄謙讓,再也不肯畫梅,畫酬就會少收許多。」鄭板橋平靜的回答道。  

至此,呂子敬恍然大悟,感激的說:「鄭兄所以不畫梅花,為的是給小弟留口飯吃!」

(轉自國學網,原作者高揚,有修改)


網載 2015-05-25 23:07:53

[新一篇] 曾國藩留給后代的四條遺囑(圖)

[舊一篇] 鄭念行:受賄朋友已死 清官堅持退金(圖)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