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傳奇人物  >>>  


被遺忘的中國國家元首—林森:清廉不阿至情至性對早逝妻子守貞一輩子

1932年1月1日起担任國民政府主席一職至1943年8月1日在重慶病逝。

是中國當時的國家元首



蔣先生為軍事委員長

因為內戰的失敗,大陸的中國人根本不知道,

我們中國曾經有一位如此至情至性清廉不阿的國家元首

林森的夫人早逝,他決意不再續娶,并且不近女色。
他離家外出的時候都要拎一個小皮箱,沒有人知道里面是什么。
后來才知道,皮箱里裝的是她夫人的骨骸。
每到夜深,林森獨自一人的時候,常要拿出來看看,以寄托對亡妻的哀思。

我揭下了蒙在眼睛上的一塊紅布,卻發現青天白日并不如我想象的那么暗淡。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動,1905年加人中國同盟會,統籌革命黨在海外的行動。1911年武昌起義后任九江軍政府民政長。1912年1月中華民國南京臨時政府成立后任臨時參議院議長。1913年任北京參議院議長。二次革命失敗后參加中華革命黨。

1914年任國民黨美洲總支部支部長。1916年任北京國會議員。1917年后任護法軍政府外交部長、 護法國會參議院議長、福建省省長、大本營建設部長兼治河督辦。1924年當選為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1925年11月在北京西山碧云寺召開反共的西山會議,任會議主席,并被推為中央常委兼海外部長。1927年后任國民黨中央特別委員會委員、國民政府常委、立法院副院長、院長、國民黨第三屆中央監察委員、代理國民政府主席。1932年1月1日起担任國民政府主席一職至1943年8月1日在重慶病逝。是中國當時的國家元首,蔣先生為軍事委員長。

抗戰中力主團結抗日。他曾游覽福建連江的青芝山,并對當地景色為之著迷,故自號青芝老人。1943年8月1日在重慶病逝,他76歲時在重慶過世,生前他在青芝山建有骨塔,期望死后葬在青芝山旁。但該骨塔在文化大革命期間被惡意破壞,直到1979年才得以修復。

懷念林森

  林森是誰?相信有許多人已經淡忘了,而更多人的記憶中根本就不曾有過這個人。我的一個朋友能輕松報出大邪教“太平天國”的前期五王,但是問及林森,則一臉茫然并轉而稱贊這個名字有個性。
  
  歷史并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她是由勝利者裝扮的。于是,“平型關”這種無傷日軍分毫的戰斗可以被吹噓為大捷,而正面戰場無數會戰卻只言片語或語焉不詳;某黨為轉移全國的反蘇浪潮而蓄意炮制的沈崇案(沈根本未被強奸)激發了盲目的反美情緒,而蘇軍在東北的暴行此后少有人提......遺忘或不知林森當然毫不出奇,我也沒有權利和資格蔑斥別人孤陋,誰又能弄清楚每件已經被故意隱瞞或掩埋的事實呢?如果這點無法達到,又遑論被王小波稱為最困難的“辨別是非”呢?
  
  我們走進歷史去。

  林森,國民黨元老,曾出任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的臨時參議院院長,后為國民黨著名右派(也就是所謂的“反動派”)組織——“西山會議派”成員,并于1931年始任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主席,直到1943年逝世于陪都重慶。他具有一個優良政治家所應擁有的品質:正直寬容,溫和穩健,不徇私情......然而他卻無心政治,被稱為“超然派”,當時南方的一份報紙上曾公然出上聯征求下聯——“林子超,主席國府,連任國府主席,林子超然”(林森字子超),然而該報既沒有被“整頓”,也沒有被“停刊”,因為林主席對此一笑而過。
  
  林森生性淡泊儉樸,不嗜煙酒,不近女色。他的官邸十分簡陋,如同普通民居,甚至沒有衛生設備。而因為房屋少,僅有的一個班警衛只能借住在鄰居的空屋里。他因公外出時一般都是輕車簡從,而私行則多是獨自一人。

  林森的夫人早逝,他決意不再續娶,并且不近女色。他離家外出的時候都要拎一個小皮箱,沒有人知道里面是什么。后來才知道,皮箱里裝的是她夫人的骨骸。每到夜深,林森獨自一人的時候,常要拿出來看看,以寄托對亡妻的哀思。
  
  早年,林森致力共和革命,曾孤舟登艦說服海軍名宿薩鎮冰反身共和。到后來,他漸漸喪失了對政治的興趣,寄情花草,古玩。他雖然喜歡古玩,卻舍不得花許多錢去買,他一般出的價位都在三五元上下,從不出高價。

國民政府還都南京后,根據他的遺愿將他的藏品上千件放到一家古玩店拍賣,本來這些古董字畫不值什么錢(而且有許多贗品),但由于是林故主席遺物,身價頓升,不到三天,所有藏品即被搶購一空。而所得之款全部捐獻給了福建閩侯(林森故鄉)中學作獎學金之用。

宕開一筆,沈陽巨貪(還有巨無霸沒有浮出海面)馬向東被注射死亡后,他的遺物現正在南京拍賣,一樣是拍賣,只是換了人間。
  
  我懷念這樣的一位“超然派”,并不是鼓吹“以德治國”,退一步而言,某黨又豈能容忍“德治”的標本居然是一個“反動派”呢?

  林森作為國家元首,處在權力的中樞,卻為什么沒有被權力異化?我更加關心和困惑的是這個問題。這似乎不僅僅是人格和性格就能解釋清楚的,一定還有別的原因。
  
  我揭下了蒙在眼睛上的一塊紅布,卻發現青天白日并不如我想象的那么暗淡。

蔣委員長與馮副委員長一起聽國民政府林森主席訓話.

位于臺北市有一條貫穿中山區及中正區的南北向道路被命名為林森,分為林森北路(忠孝東路以北,大部份路段在中山區)和林森南路(忠孝東路以南,在中正區,包括穿越中正紀念堂下方的車行地下道)兩段,以紀念這位前主席。

以林森為名的路在臺灣各處都能見到,就跟臺灣在每一個地方很容易就能見到中山路與中正路一樣,擁有林森路的地方尚有臺北縣永和市、臺中市、桃園縣桃園市、新竹市、新竹縣竹東鎮、臺中縣霧峰鄉、彰化縣彰化市、彰化縣員林鎮、云林縣虎尾鎮與土庫鎮(橫跨兩鎮)、云林縣麥寮鄉、臺南市、高雄縣鳳山市、高雄縣甲仙鄉、屏東縣屏東市、屏東縣九如鄉、宜蘭縣蘇澳鎮、宜蘭縣羅東鎮、宜蘭縣頭份鎮、宜蘭縣宜蘭市、花蓮縣光復鄉、花蓮縣花蓮市,比較特別是,嘉義市有林森東路與林森西路,而高雄市則有林森一路、林森二路與林森三路。

另外,高雄縣仁武鄉與南投縣竹山鎮有林森巷,而林森街也散見于臺北縣板橋市、臺北縣汐止市、苗栗縣苗栗市與臺南縣六甲鄉。

位于上海市的淮海路在1945年11月1日至1950年5月25日之間也曾名叫林森路,分為林森東路、林森中路、林森西路三段,分別對應現在的淮海東路、淮海中路、淮海西路。學校方面也有以林森命名的,在臺灣以“林森”為名的國民小學就至少有三所,分別在苗栗縣苑里鎮、嘉義市東區與桃園縣中壢市。

南京市國民政府舊址內有一棟建筑物當初命名為子超樓。
福建省閩侯縣在1944年后一度改名為林森縣,于1950年4月復名為閩侯縣。
另外,中華民國臺灣總統府前方介壽公園內,亦設有林森銅像。林森北路旁有一座林森公園。

介壽公園內的林森銅像

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