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初教育及人才培養  >>> 簡體     傳統

岂明

古往今来的人似乎都很关心妇女们的贞节。圣人说过,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不过这原只是自然的要求,乃至考虑性的占有之专一,那又进了一步,所谓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非欤。关于这件事情,古来贤哲不知费过多少心机,结局都没有什么效果。男女授受不亲,七岁不同席等等的隔离疗法,《不可录》的文艺政策,既然白花气力,秦始皇帝在吾乡的刻石以及沿了官塘奉圣旨旌表的贞节牌坊这些威胁利诱的办法也仿佛没有多大用处,至少是不切于日常家居之用。然而人急智生,好法子居然想出来了。这就是用黄门。想起来这事是很可笑的,可是直捷痛快的办法再也没有了。唯一的缺点是贵族的,纵使河间府的供给未必会缺乏,可是怕少有人用得起,向来爱用的也只是内廷和王府罢了。偶然读书,见有句曰,爱惜加穷袴,防闲托守宫,六朝诗人可见也在那里苦心焦思,这十个字实在说得很好,其效力或者还是很有可疑,总之是一种实际的而且颇有诗意的方法了。

宋长白《柳亭诗话》卷四有“穷袴”一项题目,文曰:“上官皇后传,宫人皆为穷袴。师古注曰,棍裆也。古诗,爱惜加穷袴,防闲托守宫,洪觉范不知出处,想未读《后汉书》耳。”平心而论,和尚不懂女人们的棍裆袴原也是情有可原的,而且实在这也不在

穷格277

《后汉书》里,我在《前汉书》卷九十七《外戚传》上找到本文云:“光欲皇后擅宠有子,帝时体不安,左右及医皆阿意言宜禁内,虽宫人使令皆为穷袴,多其带。”注云:“服虔曰,穷有前后当,不得交通也。师古曰,即今之棍裆袴也。”这个用意本来很是明了。经湖上笠翁不客气的一说尤其澈透,正可以借来作为古诗的注释。《闲情偶寄》卷三《声容部·治服三·衣衫》项下有一节论裙幅之必不可省,其警句云:“妇人之异于男子全在下体,男子生而愿为之有室,其所以为室者只在几希之间耳,掩藏秘器,爱护家珍全在罗裙几幅,可不丰其料而美其制,以贻采葑采菲者诮乎。”但是再看民间文学《解学士诗》,有一节云:“君王与解缙一日在宫中游闲,忽见一宫人来前,身穿比甲,九道纽扣,王命缙吟诗,缙吟一首云:一幅鲛绡剪素罗,美人体态胜嫦娥,春心若肯牢关锁纽扣何须用许多。”这样看来,穷袴之为用岂不亦渺茫得很了么?

守宫的传说在中国流传已久。《前汉书》卷六十五《东方朔传》云:“上尝使诸数家射覆,置守宫盂下,射之皆不能中。”颜师古注曰:“守宫,虫名也。术家云,以器养之,食以丹砂,满七斤,捣治万杵,以点女人体,终身不灭,若有房室之事则灭矣。言可以防闲淫逸,故谓之守宫也。今俗呼为辟宫,辟亦御扦之义耳。”《太平御览》九四六引《淮南万毕术》云:“守宫饰女,臂有文章。取守宫新合阴阳者牝牡各一,藏之瓮中,阴干百日,以饰女臂,则生文章,与男子合阳阴辄灭去。”又引《博物志》云:“蜥蜴或蝘蜓,以器养之,食以朱砂,体尽赤,所食满七斤,捣万杵,以点女人支体,终身不灭,故号曰守宫。”《本草纲目》卷四十三引陶弘景的话:“蝘蜓喜缘篱壁间,以朱饲之,满三斤,杀干末,以涂女人身,有交接事便脱,不尔如赤志,故名守宫。”以上是“术家”学说的大要,我们对于守宫的观念大抵都从此出,转入文学里成为重要的香艳题材,吴景旭《历代诗话》卷二十七引明汤公让咏守宫诗,有278 路蒙楼基色-(新月》翠编

一联云:“榴子色分金钏晓,茜花光映玉鞲寒。”或以为风致不让玉生。从诗境跳回实生活来,守宫到底有无这种用处,那就很不好说,虽然据说左仪贞和十三妹都实验过,但是有些学者却不相信,如《本草纲目》在陶弘景后所引唐朝苏恭的话便云:“蝘蜓又名蝎虎,以其常在屋壁,故名守宫,亦名壁宫,饲朱点妇人,谬说也。”李时珍自己比较的客气一点说:“点臂之说,《淮南万毕术》,张华《博物志》,彭乘《墨客挥犀》,皆有其法,大抵不真,恐别有术,今不传矣。这话大约是对的,我们只看各大药房的目录上都没有守宫丹发售,可见其法不传是确实的了。

我们回过头去看看外国是怎么样呢。守宫不听见说什么,穷袴之类则似乎是有的。野蛮一点的地方和时代普通是用缝法(Infibulation),有些是直接,有些是间接,如高加索山中某民族,用牛皮围腰而缝合之,至结婚时新郎以刀剖开云。这种办法令人想起中古的基督教隐士,据《小蓝皮书》二百一册《撒但与圣人》文中说,他们怕被撒但及其女儿们(即妇女)所诱惑,终日祈祷,绝食,折磨肉体,度他们的圣洁的生活。“有的把他们的身子缝在兽皮里,只留一个窟垅足够呼吸以及送进一点食物去。这样,他们活过多少年,在非洲的滚热的太阳之下。他们的灵魂一定是很洁净的了,因为完全包在牛皮里,只有口鼻留一空洞,身上积下许多有生和无生的东西,撒但自己也就不再去惹他,不必说那些美丽的女儿们了。他们终于能够免于犯罪了。他们唯一的思虑是在末日裁判上。”这样的牛皮包裹法,无论用于室女或是隐士似乎都颇适宜,但是一劳永逸的办法,缺少软性,亦是缺点。能有其长处而无缺点的乃是这牛皮包与穷袴的折衷,学名日Cingula Castitatis,意译当云贞节带者是也。说到带,大家第一要联想到的是希腊女人的腰带(Zone),此外还有一条胸带(Strophion),她们用这两条带束在上下身,使很宽大的衣褶从带

上垂下去,如画上所见的那么样。平常这腰带一字也引中作别解,如史诗《阿迭绥》(Odysseia)卷十一所云解带(Zonen lycin)四含有婚媾的意义。不过带还只是一条带,并没有什么不同的构造,与后世的贞节带无关。一九三一年英国定瓦耳(Enc Jokn Dingwall)博士所着《贞节带》(TheGirdle of Chastity)上说,十二世纪初年女诗人法玛理(Marie de France)的纪事诗中说英雄美人之别,于衣及带上打上好些特别的结,须等本人亲手来解,仿佛已曾说到这类事物,但在文中明白说出加以图解者则始于一四〇五年吉塞耳(Konrad Kyeser)的手稿传记,至于欧洲各地博物馆所存实物虽尚不少,波修(C.de Boissieu)检查过二百条,只有两条是文艺复兴前物,其余多是十五至十七世纪所作,所以这带是中古欧洲的特产,是拉丁族的妒忌的丈夫怕他们妻女的不规矩。从十字军传来了东方的性的禁锢,加上西方的工艺的精巧,这种奇器便告厥成功了。

贞节带是什么东西呢?那可就很难说,这须得看图才容易明白。简单的说是丁字带,略如犊鼻裤,而是用金属制的,较古的只有前头一片,或用象牙做,但是普通那种前后两片的却都用铁或银制造,分作数节,中用铰链,套在铁片的腰带上,用锁一或三锁好,其钥匙自然拿在别人的手里。前后两片中间各开一孔。周围做出许多细而尖的锯齿,里面衬以红的或别的天鹅绒,片上钻小孔用线缝住。有些讲究的都雕出花纹,或题诗句。德国蔼耳巴哈伯爵藏品中有一条带子,前片上部雕作一裸体女人,一只狐狸举了尾巴正从她的腹下钻过去,女人用左手一把抓住尾巴,其下有德文小诗四句,大意云:“住了,小狐狸!我抓住了你。你老是从这里走过去!”再下即纺锤形的孔,左边雕一卫兵,手执节钺在站岗,右边是些卷花图样。后片上部雕一女人坐在男子膝上,鸠首密谈,下有诗四行云:“唉,让我告诉了你罢,女人们是老吃那袴子的苦。”这里称之曰袴(Bruch),令人想起穷袴来。这带制作精工,可以和世界着名的在巴黎克吕尼博物馆(Musee de Cluny)那两条相比。但是最有意义的却还是一八八九年在奥国乡村发掘出来的一条带子,现归巴亨格耳(A.M.Pachinger)所有,这是在一个铅棺里系在少妇骸骨的腰间,从那衣服破片的花纹看来是十六七世纪之交的东西,准此可知贞节带这物事在欧洲的某一时期确确实实的曾经用过,并不是如有些人所想象只是一种传说。不但此也,一八四八年有一个苏格兰医生做过一本书,提倡用一种特别的保护贞节,-九〇三年德国有一位太太发明一种“防止不贞的锁带”请求立案。十九世纪后半法国曾有医疗器械商广告发售贞节带,凡分三种,两种是铁制的,价目一百二十及一百八十法郎,一种精制品是银的,价目三百二十法郎,说明其用处甚多,可以保全名节,防止私生,而且“能够把比金子还贵重的东西锁起来藏好"。既然有了货物,那么自然也有顾客。相安无事的也就罢了,闹出事来捉将官里去的又并不少。一八九二年法国波耳陀地方果酱公司的司事于茀德(Hufferte案,一九〇二年罗马雕刻家安奇洛谛(Ancilotti)案,以及一九一〇年巴黎药剂师巴拉(Parat)案,都是明显的例。可见贞节带之为绅士们所赏识,虽然在法律面前已经小有违碍。定瓦耳的书作于一九三一年,近二十年的事情却没有纪载,大约是近来这种风化案已不大发觉了罢。

贞节带,有锁和钥匙的网带,这真是理想的器具,假如要借了他力来防护贞操。在这里也可以看出西方文化来,我们中国决想不出这样的好办法,虽然士君子关心妇女们的贞节之切也决不下于西方绅士。我们所想的办法多没有实效,穷等可见。上乎此者过激,如齐东野人所传说的以木槌敲妇女小腹的“幽闭”法,如《兰苕馆外史》所记“锁阴城”的缝法,是也。下乎此者又过宽,如《笑林广记》所说张仁的封条法,是也。想来想去,目的手段都在同一圈子里,而不能恰到好处,如贞节带那样神妙者,无他,工艺不发达故也。所可异者,利玛窦于千六百年到中国带了红衣炮钟表等奇器进来,何以独没有拿来这样一条带子?那时候在西欧这带正在盛行,意大利又是发源地,德人所以有“意大利锁”(Italianischer Sohloss)之称,若要带来恐怕俯拾即是罢,大约因为神父的面子不好意思,或者因为东方关于性的技巧薄有虚名,怕有运猫头鹰往雅典之诮,均未可知,然而实在乃大可惜,否则我们故宫或历史博物馆里一定可以有几条带子陈列着,不,或者至今市场上还有发售。既是司空见惯,有如弓鞋高底鞋之类,那么也就不烦这样琐屑的再去记述他了。

(第4卷第5期,1933年1月左右出版)


2022-12-08 18:58:10

[新一篇] 我怎樣到外國去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