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浮光掠影里等你

時代作品  >>>  韓寒作品及相關評論選

坐在回程的地鐵里,強勁的冷氣吹得我直打顫,無法漫不經心。

暑假的九號線車廂空空蕩蕩,我不知道是該將視線繼續投向窗外,還是低頭留給那張發燙的明信片。

明信片的反面是一張我從未見過的自己的照片,昏暗中的側臉。看樣子應該是某次學院晚會彩排時抓拍的,那會兒我還帶著金屬框的眼鏡、梳著規矩的大馬尾。

明信片的正面除了郵戳地址,還有短短一行字:“我命里缺的是水。”

落款:樹。2010年8月17日。


……

阿肆,獨立音樂人、寫作者。@炸雞少女阿肆


阿肆答讀者問:


@tsesikey:吃過最好吃的炸雞是?


阿肆答:記憶里初中門口四塊錢一袋的炸雞柳絲。那時候沒什么零花錢,一學期才舍得買一兩次吃。長大后我吃過很多家,各具風味,但再也找不回那種酥鮮里帶點兒焦味的香脆。


@孫太陽OAOA:阿肆,我和我的女朋友因為你的《預謀邂逅》才在一起的,很感謝你還有你的這首歌,謝謝。


阿肆答:不客氣啊。很高興它能成為你們故事中的小序曲。所以朋友們還等什么,快來聽肆歌,告別單身還不掛科。


@無臉人1993:“預謀邂逅”的后來怎么樣?


阿肆答:有時看到他朋友圈的照片,會默默點贊。就這樣。


@黃金時代WJQ:邊在事業單位工作,又混跡于娛樂圈,這種雙重身份的互換感覺如何?


阿肆答:早在半年前就辭職啦。現在很懷念那種雙重身份的感覺。至于到底是種什么感覺,你可以腦補參照蜘蛛俠。


@大大大懶豬七號愛蘇醒:怎么想到突然學畫畫了呢?不過那幅星空畫得真心好看。


阿肆答:都說藝術是相通的,我想驗證一下。沒想到學了還真像那么回事兒。我大概知道,如果以后寫不出歌的話我要干嘛了。


@從前啊有座阿山:二十歲的時候,你在做什么?


阿肆答:在同齡人翹課、通宵唱K、玩轉社團、看耽美小說、打群架(DOTA)、手拉手逛小樹林的時候,我坐在宿舍里邊摳腳邊寫歌。


@EffeWaldorf:阿肆,你所理解的女文青是什么樣的?


阿肆答:近幾年這詞兒好像總帶著些自嘲的貶義。我想當代女文青就是指有些態度、有些理想、有些追求,熱衷于搗騰自己(熱愛生活的表現),卻缺乏被欣賞的群體。以至于讓人們覺得她們難以取悅(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大大大大丶大屌絲:屌絲如何才能征服一個少女的心?


阿肆答:別煩惱了,賣個萌還不簡單。你看現在王大錘有多惹人愛就知道了。DIAOS is the new sexy. 這是未來大勢所趨。


@-梁妍艷:寫文和寫歌的靈感都來自哪里?是什么原因走上的這條路?


阿肆答:靈感來自于生活呀,一花一草一木一次見聞一個氣味。不過這東西傲嬌著呢,往往是你去敲門請她時她不睬,你瀟灑起開了她倒自己貼上來。大一自學吉他后我就發現自己還蠻能瞎哼旋律的,而且經常旋律和著詞兒一起蹦出來,特別神奇。當然我也很納悶,發小們至今都會覺得不可思議“你怎么就成了獨立音樂人”。我從小就沒展露過什么音樂天賦,寫作文也是乏善可陳,看上去傻里傻氣的還不討喜。大概是為了彌補我較為黯淡無光的童年與青春期吧,老天爺賜給我成年后的“逆襲”。此刻的我更加相信: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潛力,只是有些尚待開啟;去嘗試、去追尋蛛絲馬跡,千萬別因為暫時還沒找到而潦草放棄。


@想和ER代表去看四月雪:征婚啟事怎么寫才能征到呢?


阿肆答:你看我征了那么多次(都沒成功),你問我?面對這樣懇切的詢問,我竟無言以對。


@林公子笑了:關于《預謀邂逅》,回憶往往是暗戀者深情制造,而被暗戀者友情演繹。懂這個道理的人不少,可為什么還有這么多人前赴后繼不肯出戲?


阿肆答:我們為什么會暗戀呢?因為缺乏。就好比我們在成長中身體會缺鋅缺鈣。而暗戀是一劑類似信仰的精神補給。它往往是在某個特定的時期遇到某個人、催生了某種情愫、營造了一種不求回報的愛而且在自己看來很逼真;在這個特定時期,為之付出充實著每天的日程。——這是我現在的理解。但這種理解并不影響“暗戀”在我生命中的重要性。我憐惜那個曾經的自己,因為缺乏勇氣而卑微、因為缺乏自信而把你設定在“觸不可及”;我也敬佩那個曾經的自己,默默用你所不知道的各種方式,執著地,像熱愛夢想一樣熱愛過你。暗戀是一堂成長必修課。是一種浪漫的浪費,卻也無怨無悔。



ONE·文藝生活 2015-08-23 08:39:44

[新一篇] 圓寂

[舊一篇] 你到底想做什么?——《神探》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