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劫 重癥用險藥 瘟疫論

人文精神  >>>  小樂的精彩夢想

又可先生,就我粗通的醫道,大黃乃虎狼之藥,我見你給那些重癥病人用量之大,這個中道理是否可告知一二。大黃性烈可以殺人,故而醫家都稱之為將軍藥。重癥用險藥,鋌而走險方有生機。若有差錯,該如何?督師,這世上什么藥都有,就是沒有后悔藥。

當斷則斷,錯過一線生機,就生死兩隔了。說得好,說得真好。用藥如同用兵,需有膽有識,值此亂世,得遇先生,實屬萬幸。督師明知道又可的醫理,與常理定規相悖,可又讓又可放手一搏,又可謝這份信任。亂世難為,我能信你,可是又有誰能信我呢?

得失誰算尋常事,揮劍斬卻家國愁。如何?督師心中充滿殺氣,令人不寒而栗。為臣者別無選擇,只有報效國家,馬革裹尸。又可兄,容我私問一句,你覺得大明朝氣數已盡了嗎?《黃帝內經》有云: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亂治未亂。歷朝歷代皆是始興終衰。其中道理,又可以為皆是重馭世之術,輕經世之道。我朝積弊已久,非一味猛藥可以痊愈。

我并非嗜殺之人,但孰輕孰重,總得有人作出決斷。

督師如唔,王朝興衰唯有醫道長存,又可有心無力,唯有不辭而別。亂世蒼生各有宿命。督師,還追嗎?別追了。您不是担心他去投靠那些賊寇嗎?他有他的路要走。傳我的令,出關。

《瘟疫論》“On Plague Diseases”

崇禎17年(公元1644年),李自成攻陷北京,崇禎煤山(今景山公園)自縊,葬于思陵。其陵墓至今完好,在過去的近四百多年里,沉默地注視著江山的世代變遷。孫傳庭戰死于潼關,馮氏投井自殺,孫傳庭與馮氏合葬于山西下花莊村,其陵墓于上世紀60年代文革浩劫中被損毀。

吳又可領先世界近200年開創性地提出了病毒學說及病毒的傳播方式。崇禎15年(公元1642年),吳又可回到老家蘇州東山,于1643年完成了不朽名著《瘟疫論》,從而奠定了中醫治療傳染病的理論基礎,書中所記經方“達原飲”用于治療非典收到了奇效。

中國幾千年了,是不會亡的,要亡也是共黨亡。


網載 2014-07-01 15:14:25

[新一篇] 生理節奏法 最有價值的事

[舊一篇] 人生況味—意蘊歌曲收集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