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临沂名相诸葛亮的继承者蒋琬,费祎和姜维?

>>>  古風悠悠—傳統政治與精神文明  >>> 簡體     傳統

诸葛亮去世后,蜀国没有再设丞相。依诸葛亮遗命,皇帝刘禅提拔蒋琬为尚书令,负责管理全国政事。当时诸葛亮突然去世,整个国家失去轴心骨,又发生魏延事件,朝廷内外都忧心忡忡,不知帝国将何去何从。这时蒋琬临危受命,他稳重而自信,体现出老成持重的风格,至上而下的恐慌情绪才慢慢散去。公元235年,蒋琬出任大将军,录尚书事。与诸葛亮的积极进取不同,他采取较为保守的政策,国防以防御为主。由于身体状况很差,蒋琬经常得病,虚弱的身体也影响到他的战略决策。在诸葛亮时代,蜀军重兵集结于汉中,是一种积极进取的部署。蒋琬做了重大改变,把兵力重点集结在距离成都较近的涪县,整个汉中的兵力仅剩下三万。汉中不进是蜀军进攻的桥头堡,也是防御的天然屏障,绝对不能丢失。蒋琬这一调整,几乎坏了大事。公元244年,曹爽、夏侯玄以十万之众大举入汉中。由于蒋琬把兵力内撤,汉中仅有三万兵马,倘若不是王平表现出色,蜀国将面临重大危机。汉中之战后,蒋琬已是重病缠身,无法主持政局,他依诸葛亮遗命,把大权交给费祎。总的来说,蒋琬不算优秀,但还是称职的。

与蒋琬相比,费祎显得才华纵横。在诸葛亮的《出师表》中,就称赞费祎等人是“志虑忠纯”的贤臣。公元235年,费祎出任尚书令,与蒋琬共同执掌权柄。在抵抗曹魏进攻的汉中之战中,费祎率军入援,有十分优异的表现。当时曹军推进到兴势一线,与王平所部对峙,蜀军据险而守,魏军无法前进,望山兴叹。费祎率援兵抵前线,抄截魏军退路,曹军大败,死伤惨重。蒋琬引退后,把大权交给费祎。费祎身兼大将军、益州刺史二职,成为蜀国政坛一号人物。费祎有过人的才华,这些才华甚至连诸葛亮都自愧弗如。他有几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本领:其一,悟性过人。在审阅公文时,他只要扫视一眼,就可抓住主要意思,理解速度比平常人要快上几倍,而且过目不忘。其二,工作效率惊人。他可以同时做好几件事,井井有条,丝毫不乱,边办公,边接待宾客;边吃饭喝酒,边下棋,好象很忙,却有序,公事一点也没耽搁。费祎升任大将军后,尚书令一职由董允接替。董允想学他的办事风格,不料才十来天,没批完的公文积了一堆,才不由得感慨自己的能力远不及费祎。费祎延续蒋琬休生养民的政策,他的观点是:“吾等不如丞相亦已远矣;圣相犹不能定中夏,况吾等乎。”!我们才能不及诸葛亮,诸葛亮北伐都无功,何况我们呢?所以,正确的做法是“保国治民,谨守社稷”。因此,姜维屡屡要求出击陇西,费祎拨给的兵力从未超过一万人。可惜的是,费祎竟死于遇刺。刺杀费祎的人,是一名魏国战俘,名唤郭循。郭循本是魏国一名中郎将,在一次战斗中被姜维所俘虏。由于蜀国军事人才奇缺,政府为笼络郭循,不仅没处死他,反而提拔为左将军。费祎自以为对郭循处置十分宽大,他必定要感恩戴德,故而毫不设防。岂料在公元253年正月初一这天的春节团拜宴会上,郭循乘费祎喝得大醉时,刺死这位蜀汉大将军。

费祎死后,姜维成为蜀国军政一号人物,蜀国的政策由保守转为激进,频频对外用兵。姜维文武双全,品行端正,时人这样评论他:“姜伯约据上将之重,处群臣之右。宅舍弊薄,资财无余,侧室无妾媵之亵,后庭无声乐之娱。衣服取供,舆马取备,饮食节制,不奢不约,官给费用,随手消尽。”他从不敛财,既不贪财,也不好色,好学不倦,生活上又很简单,所以他的口碑是相当好的。在姜维执政后的几年,对魏国发动急风骤雨般的进攻,一波接着一波,一年接着一年,原本相对宁静的蜀魏边境再次烽火迭起、战鼓声隆。蜀国几乎年年用兵,屡兴战事。对姜维来说,这是责任心的体现,是继承丞相诸葛亮收复中原的遗志。应该说,姜维的勇气与决心是值得赞扬的。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们事后对这些战争进行复盘,发现对敌人的打击甚微,对自己的损害甚大。姜维的穷兵黩武,遭到很多将领的反对。比如征西大将军张翼认为“国小民劳,不宜黩武。”在北伐连连受挫后,非但士气严重受挫,国内对姜维的不满情绪也与日俱增,“蜀人由是怨维”。蜀在三国中实力最弱,只是据有山川之险,得以割据西南。以弱国频频出击强国,穷兵黩武,劳民伤财,实是得不偿失。姜维对魏国频频发动进攻但战略意图十分不明确,没有一以贯之的长期计划。一会儿攻击陇西,一会儿攻击关中,在战术上或有一二小胜利,在战略上着实乏善可陈。蜀军的战斗力不弱,但有短板,长于野战,短于攻坚。倘若遇到敌人坚守不出,几乎没辙,粮食一吃完,必定退兵。攻城战的短板问题没解决,北伐毫无意义可言,敌人只要玩乌龟战术,你就寸步难行。

姜维与诸葛亮的出发点是相同的,既然国家弱小,不进则退,不积极进取只能走向覆没。然而,他与诸葛亮一样,用兵乏善可陈,没有韩信那种诡异多端、变化莫测的风格,只是苦力型的将领。尽管魏国的动荡给姜维提供很多次机会,可惜他一次也未能把握住。时任右车骑将军的廖化私下里说:“穷兵黩武一定会把自己烧死的,这就是姜维的写照。智谋不如敌人,兵力也不如敌人,却没完没了地用兵,国家何以自存呢?”这话不幸言中。蜀国攻伐魏国那么多次,就只伤了点皮毛。而魏国只是一击,蜀国就灭亡了。仅一击便亡国,姜维恐怕是要负点责任的。


2022-12-16 00:50:23

[新一篇] 有人用漢語翻譯了一首英文詩,全世界都服了!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