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共产党十月革命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 簡體     傳統

关于十月革命,我们长期以来一直将其看作是无产阶级武装夺取政权的暴力革命,认为它开辟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实际上,当时并没有发生什么严重的流血冲突,据赫鲁晓夫说当时只死了一个人。所谓炮轰冬宫、攻打冬宫等惊心动魄的场面,均是由斯大林时代摄制的电影《列宁在十月》和《列宁在1918》编演出来的。据悉,俄罗斯驻华使馆已经正式告知我国有关部门:历史的真实不是电影里所讲的那样,不能再影响下一代。

 

这种一个社会主义政党残酷、血腥地镇压其他社会主义政党(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均是第二国际所属的政党)的过程,显然违背了马克思主义的政党理论的基本要求。

 

德国共产党创始人罗莎.卢森堡是第一位向俄国布尔什维克党发出严重警告的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她在十月革命之后不久就尖锐地指出:没有普选,没有不受限制的集会和自由、没有自由的意见交锋,任何公共机构的生命就会逐渐灭绝,社会就成为没有灵魂的生活。公共生活逐渐沉寂,几十个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和无边无际的理想的党的领导人指挥着和统治着,在他们中间实际上是十来个杰出人物在领导,还有一批工人中的精华不时被召集来开会,聆听领袖的演说并为之鼓掌。这根本是一种小集团统治这固然是一种专政,但不是无产阶级专政,而是一小撮政治家的专政。

 

恩格斯的私人秘书、第二国际领袖卡尔·考茨基也在1921年批评布尔什维克党人说:他们本来是以平等的普选权选出的国民大会的坚决拥护者,可是一旦国民大会成了他们的绊脚石,他们就一脚把它踢开。他们在开始执政时宣称砸碎旧的国家官僚统治机器是自己的使命,却以一个新的官僚机器取而代之。这决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革命,而只不过是一次新的热月政变。

 

历史是一面镜子,是一本教科书,她可以映照出现实的污垢,可以传授擦除污垢之法。但是,大权独揽的斯大林为了掩饰自己大清洗的罪过,通过主持撰写联共(布)党史,肆意篡改历史,给十月革命及其之后三十多年的历史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和迷雾,将苏联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建立的各社会主义国家引上了一条潜藏着严重危机的铺花歧途。不过,历史决不是任人装扮的小姑娘,心怀叵测者编撰的伪历史终有真相大白之日。当苏联人民1956年从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的秘密报告中知道了斯大林镇压党内老布尔什维克的局部真相,从20世纪70年代末从索尔仁尼琴那里窥见了遍布全国的古拉格群岛,20世纪80年代末进一步知道了苏共和苏联更多、更恐怖的历史,他们的震惊、幻灭和愤怒终于使得巨无霸式的苏共和苏联在顷刻之间灰飞烟灭。历史尽管有第一历史和第二历史之分,但她的客观性、真实性决不允许蓄意掩饰和篡改,掩饰和篡改者势必要受到历史的严厉惩罚。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中国人对十月革命及其之后三十多年间国际共运历史的了解和认知,仍然相当程度地深陷于联共(布)党史布下的重重迷雾之中,我们的政治体制仍然在相当程度上受着苏式政治体制的影响和制约(比如,十月革命时期就确定的以党治国模式和执掌最高实权的执政党政治局之名称,至今仍然被我们奉为圭臬)。我国政治体制改革滞后的问题之所以迟迟得不到根本解决,与联共(布)党史对十月革命及其之后三十多年间国际共运历史布下的重重迷雾直接相关。邓小平明确指出:我们所有的改革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决定于政治体制的改革。(《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64页,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为了尽快启动决定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最终命运的根本性的政治体制改革,我们必须坚决拨开联共(布)党史布下的重重迷雾,以全部俄罗斯解密档案为依据,把十月革命及其之后三十多年间国际共运历史的真相告诉全党和全国人民,同时,还要以此为起点全面深入地反思和总结我们党自己的历史,客观、理性地解剖我国现行的政治体制。只有如此,才能真正迈出政治体制改革的坚定步伐,才能为中华民族赢得伟大复兴的光明未来。


2022-12-08 19:06:17

[新一篇] 昔爾之太祖者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