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时代作品 >>> 读书—连接古今充实信仰
字体    

诸神的传说 第八部 俄底修斯的传说 埃俄罗斯的风袋
诸神的传说 第八部 俄底修斯的传说 埃俄罗斯的风袋
(德国)古斯塔夫·施瓦布 插图(英国)约翰·菲拉克曼     阅读传统中文版

  埃俄罗斯的风袋

  (俄底修斯继续讲述他的故事)
  我们到达了埃俄罗斯居住的海岛,他是众神的好友希波忒斯的儿子。埃俄罗斯有六个儿子和六个女儿,他每天都在宫殿里与他的妻子和儿女们饮酒作乐。这位善良的君主招待我们在他那里住了整整一个月,他十分急迫地问起特洛伊的战事,希腊人的兵力和返乡的情况。我把这一切都详详细细地告诉了他,当我最终请他帮我们返乡时,他爽快地答应了我们。他赠给我们一个由一条九岁野牛皮制成的风袋,里面关着各式各样的风。宙斯命埃俄罗斯掌管诸风并有权放它们出来,支配它们的行止。他用一条银线结成的闪光绳子把风袋紧紧地系在我们的船上,扎紧袋口,一点风也漏不出来。
  我们在海上航行了九天九夜,在第十天我们已临近我们的故乡伊塔刻,都已能望到海岸燃烧的烽火了。当我在夜里沉睡时,我的同船伙伴开始议论起埃俄罗斯送给我的风袋,他们想知道袋子里装的是什么。他们大家都相信,是黄金和白银,其中一个人最后说道:“这个俄底修斯到处都受到重视和尊敬!他仅从特洛伊就带回多少战利品啊!可我们呢,我们大家只有去冒险和吃苦的份儿,回家时,两手空空!现在埃俄罗斯又给了他一袋子白银和黄金!我们看看里面装有多少宝贝,怎么样?”
  这个糟糕的建议立即得到了其余伙伴的赞同。风袋被打开了,绳子刚一解开,所有的风争拥而出,把我们的船又卷回大海。
  呼啸的风暴把我从沉睡中惊醒。当我看到这不幸的景象时,我思虑片刻,是不是最好从甲板上跳进大海死了算啦。可我重又镇静下来,决定坚持下来并去忍受可能发生的一切。飓风的暴怒把我抛回到埃俄罗斯的海岛。我让我的伙伴留在船上,与一个朋友和传令使前去国王的宫殿,他正与他的妻子和儿女们共进午餐。他们对我的返回显得惊讶。当他们得悉事情的原委时,这位风的主宰者从坐位上愠怒地立起身来,朝我喊道:“该诅咒的人,显然是众神在向你进行报复!对这样的一个人我既不能收留也不能护送!离开我的家,被诅咒的人!”骂完后他就把我赶了出来,我们离开了那里,沮丧地继续我们的航行。
  终于我们到了一个海岸,看到一座塔楼林立的城市。我把船停在港口,爬上岩石,向四下*)望。我没有看到耕种的土地、农夫和牛羊,只看到烟云从一座巨大城市直升向天际。于是我派两个朋友和一个传令使去打探消息。他们在路上遇到了莱斯特律戈涅斯国王安提法忒斯的女儿,她正去阿耳塔刻亚泉汲水。她高大得令他们吃惊。她友好地把她父亲的宫殿指引给我的朋友,并告诉他们希望知道的关于这个国家、这座城市和统治者的情况。
  他们到达了宫殿,令他们目瞪口呆的是站在他们面前的莱斯特律戈涅斯的王后竟然像一座山峰那样高耸巨大。莱斯特律戈涅斯人是巨人族,他们也是吃人的。女王招呼她的夫君,他抓住一个使者,并命令立即为他准备做晚餐用。其余两个人吓得夺路逃跑,奔回船上。但国王却召集他的臣民,全副武装地追赶,成千的莱斯特律戈涅斯巨人冲了过来,朝我们掷来巨石,在我们船上听到的除了是垂死者的呼叫声就是被击中的船板的破碎声。只有我自己的那只船停放在巨石投不到的地方,我带着那些还没受伤的朋友,奔回到我的那只船上,安全地离开了海港。其余的船连同一大批死者和垂死者一道沉入大海。
  我们挤在这艘惟一得救的船上继续航行,又到了一座名叫埃儿厄的海岛。这儿住着一位半人半神的美女,她是太阳神和海洋女儿珀耳塞所生的女儿,名叫喀耳刻。她在岛上有一座美轮美奂的宫殿。我们驶进海岛的一处港湾,下锚停泊。由于过度疲劳和悲恸,我们都躺倒在海岸上。
  在第三天,我背上宝剑手执长枪,动身去岛内打探情况。终于我看到从喀耳刻宫殿升起的烟云。可我没有立即朝向那里走去。基于以往的经验,我把我的同伴分成两批,一批由我,另一批由欧律罗科斯领导。随后我们在一个头盔里拈阄。欧律罗科斯拈到了,他立刻率领二十二个人——他们叹着气只好前去——上路,朝我看到烟云的地方进发。
  这批人不久就在海岛的一个幽美的山谷里发现了女神喀尔刻富丽堂皇的宫殿。当他们在庭院的篱笆里和宫殿的大门前看到许多尖嘴利齿的野狼和鬃发耸立的雄狮在闲来逛去时,吓得心惊胆战。他们惶恐地望着这些可怕的野兽,立刻想到逃跑,可它们已经围拢过来,但并没有伤害他们,而是缓慢而讨好地靠近过来,摇起它们长长的尾巴,像狗一样乞求主人施舍给它们一块好吃的食物似的。我们后来才知道,它们都是被喀耳刻用魔法变成野兽的人。
  因为这些野兽都很温和,我的朋友们又恢复了勇气,接近宫殿的大门。他们听到从里面传出来喀耳刻的歌声,她一定是一个出色的歌手,唱得美极了。她歌唱她的劳作,因为她正在织一件只有女神才能织出来的华丽衣服。首先向宫里瞥去一眼并感到由衷喜悦的是英雄波利忒斯。根据他的建议,我的朋友们把喀耳刻喊了出来。她友好地来到大门并请这些外乡人入内。只有思想缜密行事小心的欧律罗科斯留在外面,因为他嗅出某种阴谋的味道。
  在宫中喀耳刻让这些客人坐到高大精美的椅子上。随后有人送上奶酪、麦粉、蜂蜜和烈酒,她用这些做出可口的糕点。但在制造时她却偷偷地在面团中掺进了一种药汁,人吃了会丧失思想,忘记自己的祖国。确也是如此,他们吃了后立刻就变成全身长毛的猪猡,开始咕咕地叫了起来,并被这位施展魔法的女人全都赶进了猪圈里。喀耳刻让人抛给他们橡实和野果,而不是精美的食品。
  欧律罗科斯从远处看到了这一切。他赶快跑回船来,把朋友们的可怕遭遇告诉我和留下来的人。我听到这令人吃惊的消息,就很快作出决定,背上宝剑和弓箭,前去宫殿。
  半路上我遇到一个英俊的年轻人,他朝我举起金杖,我认出他是神祗的使者赫耳墨斯。他友好地握住我的手说:“可怜人,你不熟悉这一带的情况,干吗在山里乱跑呢?你的朋友们都被会魔法的喀耳刻关到猪圈里了。你要去解救他们?你也会和他们一样!好吧!我给你件东西保护自己。如果你带着这种药草,”说着他从地上挖起长有奶白色花的黑色草根,“她的骗术就不能伤害你了。她会给你准备一种甜酒,并放进去魔汁。我刚才给你的这种草能阻止她把你变成一个畜类。若是她要用她那长长的魔杖来触你的话,你就从剑鞘里拔出利剑,冲到她面前,摆出一副要杀她的架势。然后要她许下庄重的誓言,不再加害于你。这样你可以安全地住在她那儿,当她成为你的好朋友时,她就不会拒绝你的请求,把你的朋友还给你了!”
  赫尔墨斯说完就离我而去。我本人焦急而忧心地奔向宫殿。喀耳刻听到我的呼叫就打开了宫门,亲切地让我入内。她把我领到一张华丽的扶手椅上坐下,在我脚下放上一个小足凳,随之立即为我用一只金碗调酒。她还等不及我把酒喝完就用她的魔杖触我,一点也不怀疑我会当场就变成畜类,她说道:“滚到猪圈里,跟你的朋友们到一起去吧!”
  但我却抽出宝剑冲向她。她大声叫了起来,倒在地上,抱起我的双膝,哀求我:“你是谁,你这强者,为什么我的魔酒不能使你变形?还没有一个凡人能抵挡我的魔法的力量。你也许就是赫耳墨斯早就对我预言过的那个足智多谋的俄底修斯?如果你是他的话,那就收起你的宝剑,让我们做朋友!”
  但我并不改变我的咄咄逼人的姿态,回答她说:“喀耳刻,你把我的朋友们都变成你家的猪,怎么能要求我对你表示友好呢?难道我不会想到你这样讨好我是为了伤害我吗?如果你立下神圣的誓言,不用任何魔法害我的话,那我能成为你的朋友!”这个女神当场就立下誓言,我也放心了,并无忧无虑过了一夜。
  翌日清晨,四个侍女,都是美貌非凡,娴雅高贵的仙女,来整理她们女主人的房间。第一个把华丽的紫色垫子铺到扶手椅上,第二个在扶手椅前摆上一个银制的桌子并把金篮子放到上面,第三个在一个银罐里调酒并把金杯摆放到桌上,第四个则端来清水,放入三脚鼎锅里,在下面点起火来,直到水热,这是为我洗浴用的。当我洗完,涂上香膏,穿好衣服之后,我该与喀耳刻一起享用早餐了。但是,尽管我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丰盛的食品,可我却动也不动。面对着漂亮的女主人,我呆在那里一声不响,忧郁愁苦。当她终于问我如此闷闷不乐的原因时,我说道:“一个人,当他知道他的朋友们遭到不幸时,却依旧大嚼大饮自得其乐,那他还算是一个感情正直,品德磊落的人吗?如果你要我在你这里心情舒畅的话,那就让我亲眼看到我的朋友!”
  喀耳刻没容我多说,她离开了房间,手执魔杖,打开猪圈的门,把我的朋友赶了出来,他们都成了一群九岁的猪,围到我的身边。现在她在他们身边走动,给每一头猪涂上另一种药汁。他们立即褪下了毛皮,都又变成了人,而且变成比从前更年轻更英俊了。他们欣喜地奔向我,与我握手。女神这时对我讨好地说:“现在,亲爱的英雄,我已照你的话做了。你也该做我喜欢的事了,把你的船拉上岸,把装载的东西运到岸边的岩洞里,让你和你的伙伴都到我这里来吧。”
  她的甜蜜的言辞使我动心了。我去找我的船和留下来的朋友,他们都认为我已经死了,为我悲恸,现在含着欢喜的泪水向我扑来。当我向他们提出建议,把船拉向岸并前去女神那里时,他们立即表示同意,只有欧律罗科斯劝阻伙伴们说:“难道你们就这样急着去毁灭自己,要到这个女巫的宫殿,让她把我们大家变成狮子、狼和猪,被迫去看守她的家?当俄底修斯愚蠢地使我们落到库克罗普斯人手里时,我们朋友都遭到怎样的下场,难道你们忘了吗?”我听到了这种侮辱的话,尽管他是我的近亲,我真想抽出宝剑把他的脑袋砍下来。朋友们注意到我要发作起来,就抱住我的胳膊,使我镇静下来。
  我们大家动身去宫殿,欧律罗科斯迫于我的威胁也不敢不跟随前往。这期间喀耳刻让我的那些朋友沐浴,涂抹香膏,穿上华丽的衣服,快活地在一起饮酒作乐。我们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喀耳刻叫我们放心,对我们殷勤有加,我们一天比一天快乐,在她这儿就这样一年过去了。但当这一年结束时,我的这些伙伴提醒我该想到回家了。我听从他们的劝告,就在当晚我请求喀耳刻履行她的诺言,她在开始时就答应过我送我回家。这位女神回答说:“你说的对,俄底修斯,我不应当再把你强留在我这儿了。但在回家之前,你还得要走一条弯路。你们必须到哈得斯和他的妻子珀耳塞福涅统治的地狱里去,寻找忒拜城的盲预言家忒瑞西阿斯的灵魂,去问你们的未来。他虽然死了,但他的灵魂和他的预言才能由于珀耳塞福涅的宠爱还依然存在。”
  当我听到她的这番话时,我开始哭了起来,悲恸欲绝。去死人的国度使我害怕极了,我问谁为我引路,因为还没有一个凡人在活着时候能乘船进入冥府。“你不必为引路的事操心!”女神回答说,“只把船的桅杆竖起来,挂上帆就行了!北风会把你们吹到那儿!当你抵达大洋河①(①神话中环绕大地的河流。——译者注)的岸边时,你在一块低处的河岸上陆,在那儿你能看到橙木、白杨和柳树。这儿就是珀耳塞福涅的圣林,也是进入地府的入口。你在山岩旁的一个峡谷里——皮里佛革勒河和科库托斯河的黑色激流在这儿直泻而下——可以找到一道岩缝,穿过去就是通向冥府的路。你在那儿挖一个坑,给那些死去的人献上蜂蜜、牛奶、酒、水和麦粉,并许诺当你返回伊塔刻,也要为他们祭献牲畜,除此还要为忒瑞西阿斯献上一只黑色的山羊。随后你还要杀死两只黑色的绵羊,一只公的一只母的。在你的同伴为众神焚烧祭品和向他们祈祷时,你会通过岩缝直望到下面的汇合一起的河水。这时死者的灵魂将出现在你的面前,空中的虚幻影像涌向亮处并要品尝祭品的血。但你要用宝剑加以制止,在问过忒瑞西阿斯之前,不允许它们靠近。随后不久忒瑞西阿斯就会现身,并会给你指点你的返乡之路。”
  这番话使我得到了几分安慰,第二天一早我召集我的朋友们上路。“遗憾的是,我们的返乡之旅不是一条坦途,”我说,“女神给我们规定了一条非同一般的道路。我们得下到哈得斯的可怕的地府,并在那儿就我们的归程去询问忒拜城的预言家忒瑞西阿斯!”我的伙伴们一听到这话,悲伤得几乎心裂肠断。他们号啕大哭,揪扯头发,但悲哀于事无补。我命令他们动身,与我一道乘船前往。喀耳刻早在我们前面了。她给我们带来两只祭祀用的绵羊,让人捆在船上,也给我备好了大量用来祭献的蜂蜜、酒和麦粉。当我们抵达海岸时,她默默地向我们告别并轻盈地悄然离去。我们把船拽入大海,立起桅杆,扬起船帆,忧心忡忡地坐在甲板上。喀耳刻送来一阵顺风,我们很快就又置身大海之中了。

2013-08-20 15:11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与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适(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学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适,字适之,笔名天风、藏晖等,其中,适与适之之名与字,乃取自当时盛行的达尔文学说....
宪政专家民主理论大师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钝初,号渔父,生於中国湖南省桃源县,中国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华民国初期第一位倡导内阁制的政治家。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