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子陵見微知著

人文精神  >>>  名家地理—探索傳統中國韻味

 原文

 

  光武中興,令主也;而廢郭后及太子強,頗為后世口實。國朝方正學《題嚴陵圖》有云:"糟糠之妻尚如此,貧賤之交可知矣。羊裘老子蚤見幾,故向桐江釣煙水。"宛轉二十八字,可謂發千古之隱矣。

 

  --《子陵不仕有深意》

 

  光武帝劉秀早年在長安求學,結識了侯霸和當時很有名望的嚴子陵,他們在一起喝酒談學,很是相得。沒過多久,劉秀因為資用不夠,只能返回家鄉,正好趕上綠林起義,劉秀便與兄長一起走上了反抗王莽,奪取天下的征程。

 

  劉秀在洛陽建立東漢政權,老同學侯霸投靠他,被拜為尚書令。當時劉秀政權里邊很好老臣,他明習前代典章制度,正好彌補了這方面的缺陷。他幫助劉秀收集散落的律令圖籍,分類整理,把對當時有用的挑出來上呈給劉秀。可以說,他親手設計了東漢開國之初的禮儀制度。不久,他被任命為大司徒,封關內侯,大概相當于丞相的角色,繼續輔佐劉秀,可惜英年早逝,死時不過五十多歲。

 

  相比之下,劉秀的另一個同學嚴子陵就不一樣。天下大亂,他一直隱居山林,劉秀平定天下,聽說他披著羊皮在齊地隱居,便派人請他出來幫忙,依然被他拒絕了。劉秀不死心,又連續派了三次使者,又給他寫了一封親筆信,說我怎么敢讓你當我的臣子呢,只是這開國的事業實在是很難做,我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啊,就像高皇帝少不了綺里,我怎么能少得了你呢?嚴子陵沒辦法了,只好隨使者來到洛陽。不過,他也不朝見劉秀,也不接受別人的拜訪,只是在賓館里關起門來睡大覺。劉秀親自到賓館見他,想勸他出來輔佐自己,都被他拒絕了。

 

  后來,劉秀把他接到宮里,兩人同床而臥。半夜里他竟然大展四肢,把一條腿壓在光武帝的肚皮上,第二天,掌管天文的史官上奏,說昨夜客星犯帝座甚急。劉秀聽罷哈哈大笑,說那不過是我跟子陵同睡而已。不過,嚴子陵無臣子之意,劉秀也難有皇帝的尊嚴,他最終還是讓嚴子陵離開了京城。過了幾年,劉秀又想起了嚴子陵,他下令再次征召嚴子陵,嚴子陵干脆跑到深山里邊隱居起來,一直到老死。

 

  張燧在這段話中指出了嚴子陵一直逃避劉秀,不出來做官的原因。他引明朝方正學的《題嚴陵圖》詩:"糟糠之妻尚如此,貧賤之交可知矣。羊裘老子蚤見幾,故向桐江釣煙水"來說明。這首詩說的是劉秀廢掉皇后郭圣通,另立貴人陰麗華為皇后的故事。意指劉秀既然對糟糠之妻都這樣,那么他對貧賤之交怎么樣也就可想而知了。嚴子陵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才拒絕出仕的。

 

  所以,張燧才由此感嘆,方正學短短二十八個字,把千百年來隱藏的東西都闡發出來了。


網載 2012-08-11 16:38:16

[新一篇] 讀嚴子陵傳

[舊一篇] 說說嚴子陵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