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人文参考 - 阅读新的天地
字体    

史飞翔《民国大先生》
史飞翔《民国大先生》
网载     阅读传统中文版

史飞翔 着

中国文史出版社

2014年11月出版

全书二十余万字,分“浩歌长存犹低徊”“浮沉人世几多喟”“魏晋遗风今犹在”“背影已逝不可追”四个章节。全书以独特的人文视角,对民国时期众多知识分子的精神风范进行了梳理、钩沉,剥丝抽茧,活画出一个个文化大师的真性情与真面目。作者通过对民国学人真性情、真境界、真风骨的研究和挖掘,意在彰显一个时代知识精英的责任、使命和担当,并试图为当下人们的生活寻找一种精神的坐标。

3435.jpg


青年学者、散文作家史飞翔的第15本着作《民国大先生》由中国文史出版社隆重推出。这是作者继《追影:真名士自风流》一书之后,又一部关于民国学人史料研究的扛鼎之作。全书以独特的人文视角对民国时期众多知识分子的精神风范进行了梳理、钩沉,于娓娓说道中剥丝抽茧,活画出一个个文化大师的真性情与真面目,人物形象呼之欲出。


编辑推荐


本书以散文笔法、史学向度、国画写意的手法,形神兼备地描绘出大师们的传奇人生,既有深厚的史学钩沉,又有灵动的文学描述,大有尺幅千里之势,堪称一部记录大师激越人生的心灵史、一组再现大师旷世风流的精神雕像。


内容推荐


本书以轻盈飘逸的文字,从人生经历、治学、交友、趣闻、逸事等细节切入近百年来文化教育、学术大家如王国维、梁启超、蔡元培、刘文典、熊十力的思想精神、风采神韵,生动鲜明,形神兼备。

在短小的篇幅中,作者既概括了这些学问大家的人生全貌和主要思想文化贡献,又再现了他们超凡高蹈、别具一格的人格境界,给人以既“画龙”又“点睛”的完整感,体现了作者宽阔的学术文化视野和目光独具的思想传统力。


作者简介


史飞翔,文化学者,散文作家,中国作协会员,陕西省社科院特约研究员,陕西省重点扶持的一百名青年文学艺术家。供职于某高校,致力于文化、人物研究与写作,文章在各种纸媒及互联网上广为流传,深受读者喜爱。已出版着作《历史的面孔》《追影:真名士自风流》等15部。


目录

第一篇:浩歌长存,犹低徊

梁启超:爱吾师,更爱真理

陈寅恪:无冕之师

陈垣:文化救国

俞平伯:爱书如命

王世杰:书生的执拗

辜鸿铭:为故国招魂

蔡元培:在无为与狷介之间

张季鸾: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李宗恩:誓死扞卫学术尊严

梅贻琦:“永远的校长”

胡适:容忍与自由

张奚若:棱角先生

邓广铭:为学术,不苟且

蒋梦麟:北大“功狗”

徐诵明:冲冠一怒为学人

马寅初:响当当的“铜豌豆”

傅斯年:“汉贼不两立”

陈省身:站在巨人肩上

于右任:救国济民一草圣

罗家伦:儒将风流

蒙文通:“通”与“不通”

曾昭抡:学痴生前事

第二篇:浮沉人世,几多喟

梁启超:亦至情,亦绝情

章太炎:招君云之端

梁实秋:一见钟情写传奇

鲁迅:卿有意,君无情

胡适:怅见伊人坠尘土

潘光旦:德能容,智于通

鲁迅:拒诗狂,惹麻烦

钱穆:大师的瑕疵

钱锺书:文化昆仑评职称

于省吾:书生也好名

罗尔纲:向死而生

陈衡哲:才子佳人在一身

周一良:条条大路通罗马

施蛰存:宝剑赠壮士

向达:耿介孤傲一书生

周作人:乱世功过任人评

杨绦:人生边上的烤火人

鲁迅兄弟:失和双子座

鲁迅与林语堂:其即其离,皆出自然

季羡林与胡适:与君交,如沐春风

第三篇:魏晋遗风,今犹在

刘师培:国学凤凰

刘文典:民国狂人

熊十力:食里有乾坤

叶德辉:好书如好色

黄侃:亦庄亦谐真醇儒

林损:恃才老学究

钱锺书:人谓我狂,不知我狷

梁漱溟:最后的儒家

闻一多:浑然天成一书痴

金岳霖:名士风度

束星北:知识分子中的“骑士”

叶公超:还是文人最自由

丁文江:赛先生的怪门徒

牟宗三:狂者气象

吴稚晖:亦正亦邪最文人

胡适:逢寿辰,作悼词

王蘧常:是章草,非章草

徐复观:老夫聊发少年狂

第四篇:背影已逝,不可追

王国维:最是人间留不住 

李叔同:一轮明月耀天心

阿炳:道在民间

陈寅恪:永远目光如炬

钱穆:为往圣继绝学

蔡元培:行大事不拘小节

孙楷第:抱恨而逝只为书

胡适:不降志,不辱身

马一浮:自建生圹的大师

沈从文:寂寞的文学天才

林庚:最后一课

曹禺:天真岁月不忍欺

梁思成:永远的困惑

台静农:处浊世亦仙

林语堂:半字哲学度一生


媒体评论

阅史飞翔新着《民国大先生》,犹品上茗。

——陕西作协副主席 方英文

民国时期的知识分子身上有一种真诚坦荡、个性鲜明、浪漫可爱的气质。他们的所谓风骨,是骨子里的良知,是治学的精神,是为人的率性,不虚伪,不做作,不矫情,不追风,不拍马。

——陕西散文学会会长 陈长吟

《民国大先生》令人眼前一亮,大有“清风出袖,明月入怀”之感。

——作家 姚展雄

作者博览群书,于浩瀚的人文海洋里钩沉史实,拂去岁月灰尘,还原历史真相,于娓娓说道中剥离垢茧,活检出一个个名人的真性情与真面目,人物形象呼之欲出。

——作家 孔明

飞翔先生笔下之大师,昔日奇闻逸事画轴般的铺展于世人目下;而飞翔先生的思想与人文情怀,正如画面留白处零星点缀的诗词落款,寥寥数语,一股豪迈潇洒之气跃然纸上。

——作家 李军伟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刘文典先生是我国近现代教育史、学术史上着名的国学大师、文史大家,他学识渊博、言行独特,加之性情炽热、恃才傲物,一生留下了数不清的传闻逸事。

刘文典是着名的庄子研究专家。1939年,他出版了10卷本的《庄子补正》一书。陈寅恪为之作序,称其“匡当世之学风,示人以准则”。陈寅恪是着名的国学大师,“教授之教授”“大师之大师”,能得到他的赞许,那是何等的荣耀。刘文典本来就恃才自傲,这下更是以“庄子研究权威”自居。有人问他古今治庄子者的得失,他不无得意地说:“在中国真正懂得《庄子》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庄周本人,一个是我。”另有一说,说他当时的原话是:“古今真懂《庄子》者,两个半人而已。第一个是庄子本人,第二个是我刘文典,其余半个……”关于那“半个”,历来说法不一。一说是日本某学者,一说是马叙伦或冯友兰,此二人都是从哲学角度来讲授《庄子》,在刘文典看来只能算是“半个”。

刘文典长于古典文学,看不起那些从事新文学研究和创作的人,他认为“文学创作的能力不能代替真正的学问”。有一次,有人向他提起名噪一时的巴金,他说:“我没有听说过他,我没有听说过他。”刘文典在西南联大任中文系教授时,对闻一多、朱自清这些新文学教授压根儿就不放在眼里。对从事新文学写作的沈从文更是蔑视。当他得知西南联大要将沈从文提为教授时,勃然大怒:“陈寅恪才是真正的教授,他该拿400块钱,我该拿40块钱,朱自清该拿4块钱。可我不给沈从文4毛钱!他要是教授,那我是什么?”后来教务会议讨论,将沈从文从副教授转正教授,大家都举手同意,只有刘文典表示不满。他说:“沈从文是我的学生。他都要做教授,我岂不是要做太上教授了吗?”有一回,日机空袭,警报响起,大家纷纷往防空洞里跑。沈从文凑巧从刘文典身边经过。刘便对学生说:“沈从文是替谁跑警报啊?这么匆匆忙忙的。我刘某人是替庄子跑警报,他替谁跑呢?”

刘文典与鲁迅是幼时同学,又是北大同事,知道鲁迅许多旁人不知道的事情。1949年7月11日晚,刘文典应云南大学文史系师生邀请作了一次演讲。在这次演讲中,刘文典对鲁迅多有微词,称鲁迅是具有“迫害狂”心理的人,鲁迅的“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人生态度过于小气和褊狭,鲁迅的创作和学术研究有不少瑕疵,鲁迅的小说多“写绍兴的景物风俗”从而有局限性,《红楼梦》这样的长篇鲁迅是写不出来,《中国小说史略》也有缺点,鲁迅不懂佛学,鲁迅认为体格健壮而精神麻木的同胞虽死千万也不足惜,鲁迅的私德不好,“兄弟如水火不相容,骨肉关系不应如此”,等等。

刘文典一生最富传奇色彩、最为人称道的是他当面顶撞蒋介石。1927年8月,刘文典受安徽省政府聘请筹办安徽大学。安徽大学招生后,他任法学院院长兼预科主任,行校长之职。第二年,学校发生风潮。刘文典不仅不制止,反而暗中支持。为此,蒋介石以国民政府首脑身份来到安庆召见刘文典。见蒋介石时,刘文典戴礼帽,着长衫,昂首阔步。蒋介石问:“你是刘文典吗?”刘文典不仅没叫他蒋主席,反而傲然说:“字叔雅,文典只是父母长辈叫的,不是随便哪个人叫的。”蒋介石要刘文典交出学生风潮中闹事的共产党员名单。刘文典说:“我只知道教书,不知道谁是共产党。”蒋介石说:“你这校长是怎么当的?不把你这学阀撤掉,就对不起总理在天之灵!”刘文典毫不相让:“提起总理,我跟他在东京闹革命时,还不晓得你的名字哩!”说到激烈处,两人互相拍桌大骂,蒋骂刘是“老封建”,刘骂蒋是“新军阀”,蒋介石勃然大怒,当场打了刘文典两记耳光,并给他定了个“治学不严”的罪名,关进监狱。后经蔡元培、陈立夫等人大力营救,刘文典才免去牢狱之灾。刘文典的老师、国学大师章太炎听说此事后,挥毫写下对联:“养生未羡嵇中散,疾恶真推祢正平。”用汉末狂士祢衡击鼓骂曹操的典故来赞扬刘文典不惧权威、不畏强暴的刚正气节。

时下坊间风行的刘文典的那些传闻逸事,大多突出他的“狂”与“傲”,以及特立独行的各种怪癖。那么,历史上的刘文典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刘文典是名士。身为名士,刘文典有许多喜好,喜饮好茶、吸好烟。茶是上等普洱绿茶,烟是云烟中的极品——名烟“大重九”。说到抽烟,刘文典有一雅号——“二云居士”。“二云”者,一指“云土”,即云南鸦片,二指“云腿”,即云南特产火腿,味鲜美。国民党政府曾明令禁烟,但对云南两位名人却不禁止,一位是龙云,一位是刘文典。除吸烟品茗外,刘文典还喜欢听戏,尤其是滇戏。当年在昆明时,刘文典几乎每晚都泡在滇剧场中。光华剧场的头排两个座位被他常年包下,每晚偕夫人必到,风雨无阻。他与耐梅、碧金玉、张子谦、栗成之、彭国珍等知名艺人交往很深。

如果有人以此来猜想刘文典的生活一定是铺张奢华,那他就大错特错了。刘文典生活简朴,衣着无华,常不修边幅,有时竟将长衫扣错纽扣,头发长了也不理发,除非理发师登门。现实生活中,刘文典潜心学术,于家务俗事一无所能,既清贫又乏生财之道,往往等到无米下锅才发觉囊中羞涩,不得不向知交告贷。李鸿章之孙李广平与刘文典是好友,刘文典每逢断炊便手书一纸条,上书四字“刷锅以待”,使人交李广平。李见字后知道刘文典“难以为炊”,便慷慨送钱救急。

鲁迅先生有一句话:“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判断一个人的人格是否健全完善,亲情与家庭生活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刘文典的长子刘成章因敦促国民党政府积极抗日,卧轨请愿染风寒,英年早逝。这对刘文典打击很大,给他留下了一辈子无法抹去的伤痛,使他一度神志消沉,沉迷鸦片。正是因为此,他对次子刘平章格外溺爱,上课时也带在身边。平章年幼不懂事,常忍不住在课堂上嬉闹,甚至跑出教室外。每逢这时,刘文典便大窘,急忙追出。古人言:“无狂放气,无迂腐气,无名士怪诞气,方为放达者。有诵读声,有纺织声,有小儿啼哭声,才是人家。”刘文典当是如此。

刘文典不但学问渊博,而且不畏强权,是一位极重名节的刚正之士。“七七事变”后,平津相继沦陷,清华、北大被迫南迁。刘文典因没来得及与学校同行,滞留北平。日军知道他留学日本多年,深通日语,于是威逼利诱,后又通过周作人等人请他出任伪职,均被拒绝。日本人恼羞成怒,两次派宪兵闯入刘宅,翻箱倒柜。刘文典毫无惧色,绝口不讲日语,以在日寇面前“发夷声为耻”。他告诫自己:“国家民族是大节,马虎不得,读书人要爱惜自己的羽毛。”面对日本人,他身穿袈裟,昂首抽烟,怒目而视,表现出崇高的爱国气节。1938年3月,在朋友的帮助下,刘文典终于逃出虎口,取道天津,经香港、越南海防,于5月22日到达西南联大所在地——云南蒙自。当刘文典看到校园中高高飘扬的国旗时,他像一个重新回到母亲怀抱的孩子一样,一下子跪在国旗下声泪俱下,庄严地向国旗三鞠躬。1949年末昆明解放前夕,胡适曾计划将刘文典送往美国,已为他联系好具体去处,并为他们一家三口办好入境手续,但刘文典谢绝了。他说:“我是中国人,为什么要离开祖国?”

刘文典并不认为自己是圣贤,是完人。他生前常说:“我最大的缺点就是骄傲自大,但并不是在任何人面前都骄傲自大。”这是他的真心话。比如对陈寅恪和陈独秀,他就是由衷地钦佩。刘文典说,西南联大文学院只有两个半“真正的”教授,陈寅恪是其中之一,而他只能算半个。对于陈独秀,刘文典曾屡屡帮助、保护,并私下对人说:“陈独秀是个非常好的人,为人忠厚,非常有学问,搞不成政治——书读得太多了。”

有道是:拨开烟雾见真容。如果我们真正了解了刘文典,就会发现:刘文典既有中国士人不畏权贵、不媚世俗、铮铮铁骨的一面,也有在艰难生存中感到彷徨、苦闷的一面;既有道德文章、高山仰止的一面,也有言行不一、举止失措的一面。刘文典虽然有点狂、怪,但是他狂的背后是道德人品的支撑,他怪的背后是真诚率性的流露。他是一个有情有义、有血有肉的传统中国知识分子。


2015-09-13 15:02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旷达风趣
梁实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号均默,原名梁治华,字实秋,笔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国着名的散文家、学者、文学批评家、翻译家,华人世界第一个研究莎士....
清末民初学者大师
梁启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号任公、饮冰子,别署饮冰室主人,广东新会人,中国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动家、学者、政治评论家、戊戌变法领袖....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1楼    2017年01月21日01点44分   |    DNSRC   
1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