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历史思潮 >>> 民初历史变迁观察
字体    

(转载)一直在追赶——印度不如中国的三大历史原因
(转载)一直在追赶——印度不如中国的三大历史原因
铁血军事     阅读传统中文版

前言
铁血军事
在这里(美国)有许多指责声,说中国富有侵略性,要引发战争。别忘了,艾伦,上次中国参与战争还是在70年代末(对越自卫反击战)。所以中国40年才打一场仗。美国多少年打一场仗?
关注“铁血军事”,有趣有料内容及时分享!
印度非常不满意落后于中国


中印可谓是现代国际社会中的一对欢喜冤家。
二者都是有数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都是各自区域的天然主体势力,却在近代同时衰落,并在差不多的时间段获得独立。
只是,独立之后,两国便走上不同的发展道路:中国秉承东方政治传统,以一党专政治国,强调中央集权;印度却从旧主英国那里,借鉴到现代民主政体,主张分权制衡。
当然,每个国家都有权力选择自己的政治体制。但一个甲子过去,二者的发展成果却截然不同。中国虽波折不断,但终究走上正轨。时至今日,中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级大国,工业规模更是傲视全球。
至于印度,虽然也进步不小,但仍未摆脱积弱。大规模工业化迟迟无法开展,大批国民生活在贫困线下,国家综合实力依然位居二流,与印度的体量绝不相称。
这样的结果,印度人当然不能满意。尤其是有中国这个珠玉在前,印度人更是满心不是滋味。
莫迪被当做印度的希望
在这种情绪主导下,效仿中国推动社会改革,大力发展制造业,以此作为途径,将印度带入现代化,成为印度举国上下的共识。而在这方面取得不错成绩的莫迪一跃而起,成为印度广受欢迎的政治领袖。
当然,就方向而言,印度人的思路是不错的。
早已过时,却又难以更新的社会结构,对这个文明古国的现代化,构成重大的威胁。
只是,印度社会顽疾存在千年,仅凭一个寒门出身的政治领袖,就真的能让他一朝旧貌换新颜么?
在此,我们不妨从历史和地缘角度,分析现代印度崛起过程中的风险和困境。




一:政治上天然撕裂
印度:天然的南亚霸主


作为南亚次大陆的天然主宰,印度有着与世界其他主要文明相媲美的悠久历史。
但与其他拥有相同体量的古老文明不同,在印度文明的扩张史中,并没有形成大一统的稳定政治格局。
中国、罗马、阿拉伯、奥斯曼等古典文明,在发展壮大后,纷纷迈向帝国体制。而印度文明却始终处于邦国林立的分裂状态,即便偶有统一,也只不过是昙花一现。考虑到古代印度文明的发达水平,以及南亚地缘板块内部的紧密联系,这种政治分裂显得多少有些奇怪。
当然,古代印度之所以分裂也是有理由的。从地缘格局上看,南亚次大陆以东为缅甸的巴坎——若开山脉;北部为难以逾越的喜马拉雅山脉和环境恶劣的青藏高原;西部,跨过印度河流域,便是兴都库什山脉;它们的存在,为南亚次大陆提供了充分的保护。至于南面的印度洋,虽然无法阻挡海上势力,但海洋文明的商业特质,使它们即便进入印度,也更注重于物质利益的攫取,而非对文明的改造——无论是伊斯兰、葡萄牙、还是后来的英国,在进入印度后都未对印度文明造成颠覆性影响。
在这种封闭的环境下,当印度文明覆盖整个南亚次大陆后,便丧失了继续扩张领土的动力(以农耕时代的观点看,南亚次大陆周边的土地均缺乏开发价值)。而它又不像长期面对塞外游牧文明侵袭的中国那样,有必须持续应对的外来压力,必须用大一统的方式,来集中资源应对。
中亚的周期入侵并不会给印度造成威胁
印度也不全是没有外来威胁。相比喜马拉雅山脉的高不可攀,翻越兴都库什山脉还是容易的多。而山那头的游牧文明,更是农耕文明的天敌。
不过,尽古代印度会周期性的遭受中亚游牧文明的入侵,但却并未对印度文明的独立性构成根本威胁。
中亚身处亚欧大陆腹地的地理位置,使其成为东亚大陆、蒙古高原、南亚次大陆、波斯高原、两河平原等亚洲各大地缘势力的交锋之地。四面受敌的地缘格局,使中亚难以作为一个独立的地缘板块存在,而只能在各大文明交锋结束后,成为胜者的附庸。
远离各大地缘势力的核心区,中亚即便被一方占领,这种统治也是虚弱而不稳定的,随时会因为占领者的衰落或其他地缘势力的卷土重来而发生改变。
中亚的城头变幻大王旗,既大大降低了印度遭受入侵的机率,也使得那些占领印度的统治者,不得不面临这样一种结局:鉴于背后没有稳定强大的地缘板块作为支撑,使他们难以对印度文明进行根本性改造,反倒不得不针对印度实情,对自身进行调整,以维护得来不易的统治地位。其最终结果就是融入印度文明。
无外患,就内斗
在这种既无意愿做大蛋糕,也不至于遭受灭顶之灾的情况下,窝里斗,几乎是所有组织的本能选择。
正是这种分裂的政治传统,使印度于1948年建国后,很容易便建立了以分权制衡为特征的现代西方民主制度。但当印度经济从传统农耕文明向现代工业文明转型时,却产生了巨大的问题:
纵观世界各发达经济体,无论是早期的英法美德,还是后期的日本、韩国、台湾,在迈向工业社会的过程中,其政治体制虽有进步,但仍带有强烈的威权色彩。即便有所谓的分权制衡,其参与范围也只限于精英阶层。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工业扩张中,不可避免的会产生诸如圈地、血汗工厂、环境污染等问题,严重侵犯了普罗大众的利益。只有通过强大的政治威权,才能压制不满,强力推行。只有当工业化完成,上述问题逐渐消失,波及全民的现代民主制度才有了实施的可能。
而与发达经济体不同,印度在建立现代民主政治制度之时,国家仍处于传统的农耕时代。这种政治制度的超前,对印度经济的发展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所有有利于经济积累和转型的工业项目,因其本身所连带的负面影响,招致民众的坚决反对,并在现代媒体的推波助澜下被迅速放大。
在现代民主制度这一政治框架下,新德里的政客为争取选票,只能无底线的迎合群众意愿,无法像威权时代的韩国、台湾和后来的中国大陆政治家一样,用强有力的中央权力将其推行下去,这导致印度接连错过20世纪后半页的几次历史发展机遇,经济结构迟迟无法转型。
而同样,过早采用西方民主制度,也导致了中央权力的薄弱和地方的各自为政,反映到经济层面,就是全国性的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规划布局无法进行,国家经济支离破碎。


二:印度教与种姓制度



无法改变命运的贱民


传统印度社会根据出身不同,将人分为婆罗门、刹帝利、犬舍、首陀罗四大阶级,另外还有摒弃于四大阶级之外的“贱民”。
不同阶级职业不同、地位迥异。处于高种姓的婆罗门与刹帝利,占据了绝大部分国家资源,而占人口绝大部分的首陀罗、犬舍以及贱民,则生活在社会的底层。
其实这种金字塔型社会结构也不是印度专利。但与其他文明不同的是,印度文明中,这种社会结构被以种姓制度的形式加以固化。
在华夏等其他文明中,下流阶级出身的人,可以通过读书、战斗、从商等后天努力的方式,得到社会的认可,从而提升自己的阶级地位。
而印度人的阶级地位则完全由出身这个先天因素决定。出生之后,无论个人努力与否,阶级地位都不能改变。也就是说,无论低种姓和贱民多么努力,他们也无法跻身于婆罗门、刹帝利等高贵阶级,成为真正的上流社会。


宗教对人民的统治


只是,追求美好生活是人的本能。种姓制度阻断了绝大部分印度人改变命运的可能,必然会招致他们的愤恨和反对。对此,印度文明通过宗教加以化解。
印度教教义推崇转世,将今生的苦难,作为来世获取幸福的必要条件。在印度教义的熏陶下,下层阶级逐渐放弃了现实社会中的反抗,而寄往于来世,甚至通过苦修,来增加转世获取幸福的几率。
种姓制度和印度教的结合,使印度社会的阶级完全固化。这种社会结构的好处,是有效减少阶级冲突,维护了社会稳定。中国历史上屡见不鲜的阶级战争,在印度极少发生。但坏处也很明显:由于缺乏足够的上升渠道,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印度下层阶级,也就丧失了通过努力学习和工作,来改变自身命运的动力,变成得过且过的“混日子”一族。当“愚昧”、“懒惰”、“散漫”成为低种姓和贱民的代名词后,印度也就失去了通过发展大规模制造业迈向工业社会的可能。



三:固化的阶层


政改的必要性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印度拿下了软件外包业,并获得了成功。只是,这样一个产业链短(不需要太多配套产业)、劳动力需求小(只能容纳百万人口级的就业、总共不过几百亿美金的规模)的产业,是无法将印度这种10亿人口级别的的国家带入现代化的。对印度来说,发展制造业,是其发展的主要出路。
大规模的工业制造需要大量的合格劳动力。而要达成这一目的,印度必须彻底清除种姓制度的影响,给予低种姓和贱民阶级足够的上升空间,使他们能够通过学习、工作等手段来改变命运。
只是,当阶级藩篱被打破,印度人民有了争取更好生活的欲望和可能后,使人安贫乐道,愿以今生苦难换的来世幸福的印度教教义,也就丧失了它的社会根基,其结果就是被拜金主义所取代。
在拜金主义的驱使下,印度的低种姓和贱民们,终将被卷入工业化的滚滚洪流中。但与此同时,强征土地、房屋拆迁、环境污染、职业病、低廉薪酬、长时期超负荷劳动,此类工业化过程中(尤其是中前期)难以避免的负面影响也会随之而来,进而引发民众的群体性愤怒和反抗。
就政府而言,他必须压制民众的不满,否则工业化不可能开展。但在现代民主制度的架构下,为选票所裹胁的印度政客,无法实现这一目的。要想解开这一困局,印度唯一的办法就是改革政治制度,实行中央集权。
中央集权的潜在内乱风险
中央集权的过程,必然引发政治势力的重新洗牌。考虑到印度的政治架构,没有任何一方政治势力,能够让其他对手放手退出。要想解决这一难题,印度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政治势力间直接发起内战,用武力消灭其他势力;要么跳出派系争斗,放下身段争取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低种姓和贱民的铁心拥护,通过壮大基本盘的方式,逼迫保守势力出局。
咋一看,派系内战并不是什么好的选择。但如果采用第二种方式,则意味着这一政治势力站到了下层阶级的立场上,一旦其掌权,必然会剥夺掌握社会资源的上层阶级的利益,进而会招到激烈反对。鉴于利益的不可调和性,双方的冲突必将愈演愈烈。如此一来,派系内战虽可避免,阶级战争却极有可能发生。(现实中的案例,则是毛派武装与印度政府之间的冲突。一旦大规模工业化启动,毛派将获得广泛的社会基础)
宗教冲突与种族对抗
印度的人种构成大致可分为三类。由早期自中亚迁入的雅利安人演化而来的印度斯坦人(即印度白人);土着的达罗毗荼人(即印度黑人);以及早期由东亚流入、在东北地区占相当比例的蒙古利亚人(即黄种人)。
由于历史的原因,婆罗门、刹帝利两大高种姓基本由占人口少数的印度白人组成,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印度黑人与黄种人则基本属于低种姓和贱民。
通常情况下,这种明显不平等的社会结构必然导致种族冲突的产生。而印度在数千年的文明发展史中,却成功的避免了种族间的对抗。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而印度之所以能成为例外,固化阶级的种姓制度,和鼓吹放弃今生以求来世的印度教义居功至伟。(发源于印度的佛教,由于宣扬众生平等,不利于印度种族阶级社会的稳定,逐渐在当地走向消亡)一旦这二者被清除,处于社会中下层的印度黑人和黄种人的种族意识将被激活,并在拜金主义的诱惑下,对占据社会资源的印度斯坦人产生种族仇恨,肤色的不同更让这种冲突加倍激化。而随着大规模工业化的展开,主要的印度白人构成的资本家,与主要由印度黑人以及黄种人构成的劳苦大众之间的冲突将愈演愈烈。阶级矛盾和种族矛盾合二为一后所迸发出的力量,足以将印度搅的天下大乱!
总结
政体、阶级、种族、宗教,多种因素杂糅在一起,使印度的现代化道路异常艰难,稍有不慎,便有万劫不复的风险。
印度当然明白内乱的后果。但鉴于自身复杂的国情,它又无法确保内乱不会在现代化的过程中发生。在这种左右为难下,印度的现代化改革只能长期流于形式。在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之前,印度不仅无法超越中国,还将被越甩越远。


2015-08-23 08:55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义思想大师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学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识浓厚,慕顾炎武的为人行事而改名为绦,号太炎。中国浙江余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学家,朴....
教育专家大学思想启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鹤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并曾化名蔡振、周子余,浙江绍兴山阴县(今绍兴县)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