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春秋茶馆 - 古典韵味,时事评论,每天清新的思考
字体    

【思享】昂山素季:我相信精神的力量
【思享】昂山素季:我相信精神的力量
谈论“精神力量”似乎也显得有些过时,不过我相信精神力量,因为它支撑我们度过了将近三十个年头。漫长的民主斗争中,来自平凡老百姓的精神支持无数次鼓舞着我们,将这斗争继续下去。
腾讯思享会 昂山素季     阅读传统中文版


现下谈论“责任”一词似乎有些过时,但是我认为这至关重要。谈论“精神力量”似乎也显得有些过时,不过我相信精神力量,因为它支撑我们度过了将近三十个年头。

我相信精神的力量

作者 | 昂山素季

昂山素季,1991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缅甸非暴力提倡民主的政治家。她66年的一生中,有21年间断断续续在军政府的软禁中渡过,在2010年11月13日终于获释。这一切为她赢得了更高的声誉。

作为缅甸非暴力提倡民主的政治家,她的政治生涯旨在致力于民主的提倡,她曾在新加坡峰会的精彩演讲让人不得不为这位女政治家鼓掌,峰会中,她的主题依旧是民主的包容性是最重要的,缅甸的转型最重要的还是要发挥各民族团结的力量。以下为部分演讲内容:


▲昂山素季演讲时现场

我非常高兴今天能作为一个东南亚联盟国代表在会议上发言,虽然缅甸早在1967年就已经成立,但直到1997年才加入ASEAN。1947年,我父亲临终前最后的演讲中他曾提起过建立一个亚洲国家联盟。早在那个时候他就有这样的远见,希望有一天我们所有的亚洲国家能够走到一起,拧成一股绳。缅甸独立之初所坚守的信条在现如今依然适用。现在我们最需要的就是民族团结,如同当初一样。缅甸的独立是通过国内各个主要的民族共同商议共同争取而来的。可以说,如果没有各个民族之间的互相协作支持,绝不会有今天的缅甸。

民族团结之于缅甸有多重要?从我们国家命名问题的敏感程度上就可窥一斑。有些人因为我坚持称呼缅甸为Burma(英国殖民地时期的名字)而不是官方名称Myanmar意见很大。我已经多次解释过了,这是因为国家名称的改动并没有经过人民的同意。而对我来说征求民意是最基本的。如果缅甸真的要成为一个民主国家,首先就要学会如何尊重人民的意志。如果其他人选择Myanmar这个称呼,我其实一点也没有意见,因为民主正意味着选择权。意味着拓宽人们的选择面,让我们中更多的人能够做出更多样的选择。

今天早晨的座谈小组中也谈到了民主的一些其他特质,提到民主的包容性。不过我所说的包容并不是指狭义的包容。我所说的是包容性是能让所有人觉得自己同属一个社会,拥有同样的价值观,最基本的价值观。我们的国家由许多种民族组成,正因如此,缅甸转型的一个前提条件即民族团结。如果缅甸无法将宝贵的民族多样性凝聚起来,化为己用,那么向民主国家转型也就无从谈起了。缅甸最宝贵的财富并是令外界垂涎的自然资源,而是我们丰富的民族资源。

▲美丽的缅甸风光

今天早晨也有许多人谈到了未来世界的能源需求。缅甸虽然拥许多能源,但是我有时宁愿不是这样,在座许多人知道,这些能源给缅甸人民带来的不幸与好处几乎不相上下。我希望缅甸将来能靠人力资源强国,而非只依赖自然的馈赠。我希望缅甸的资源来自团结,来自理解,来自建立一个包容的社会,一个重视区别,拥抱多样的社会。

在那些奋斗的漫长岁月里,各民族党派对全国民主联盟和其他民主力量给予了很大的帮助。很少有人知道,全国民主联盟能发展至今日的规模少不了各民族党派中盟友的支持。在1990年大选之后我们成了仅剩的缅甸族党派,但是其他民族党派的盟友一直与全国民主联盟风雨同舟。正因如此,我对缅甸未来实现全民族团结充满信心,这并不只是一种希望,一种空想,我们曾经做到过。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诉诸具体的政治方案。

你们所有人都知道,民族冲突一直是缅甸最严峻的挑战。但是冲突可以化解,也曾经被化解过。过往的成功应当能激励我们在未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民族融合。

我们希望我们的党派是一个真正的民主的联盟。这是当初为缅甸独立而战的一代所希望的,现在也仍然是我们所为之努力的目标。但是这个目标当下还并未实现,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

大部分人说起缅甸的转型,都首先从经济层面入手,但我认为民族融合才是重中之重。虽然恐怕我们的许多政府官员也认为转型是个经济问题。也就是说,他们在量化“改革”的成果。我认为如果其衡量标准是政府又得到了多少投资,多少援助,那么他们所说的“改革”二字需要打上引号。我认为真正成功的改革取决于整个社会的包容度,要看我们是否能在社会发展的大方向问题上达成一致,因为改革是条长路,需要所有缅甸人一起走。

▲昂山素季的父亲昂山将军

我父亲在1947年去世之前曾说过,我们的国家正处于非常艰难的境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我们遭到重创,父亲说“只有在别人走路的时候我们大步往前跑,才有可能在20年内让缅甸重新站住脚。”然而我们并没有得到那20年的时间,因为1948年的时候缅甸独立了。20年的时间内,缅甸不停地辗转于各个军事力量统治之间,曾经所取得的一点点成果也渐渐被消弭殆尽了。

政治的力量至关重要。我最近去了匈牙利,波兰和捷克,在捷克时参加了一个关于转型中社会的论坛。我有惊无喜地发现在讨论NGO,TSO等组织的作用时,人们对政治层面只字不提。有的人似乎认为政治是登不了台面,不合身份的,而我认为这样的态度十分危险。没有一个人能说政治的影响是卑微的。如果我们想要在我们的国家建立成功的民主,所有的公民都必须具有政治意识。他们必须有参与感,他们必须清楚自己的权力,也知晓自己的义务。

现下谈论“责任”一词似乎有些过时,但是我认为这至关重要。谈论“精神力量”似乎也显得有些过时,不过我相信精神力量,因为它支撑我们度过了将近三十个年头。漫长的民主斗争中,来自平凡老百姓的精神支持无数次鼓舞着我们,将这斗争继续下去。

本文节选自昂山素季在新加坡峰会的演讲,主题为“民主的包容性”

---

 

2015-08-23 08:54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宪政专家民主理论大师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钝初,号渔父,生於中国湖南省桃源县,中国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华民国初期第一位倡导内阁制的政治家。
从国务总理到修道士
陆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兴,上海人。中国近代着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着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个基督教家庭,父亲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经在伦敦传教会工作....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