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体验人情冷暖,学会永不放弃
字体    

【I-Thinking原创】狗剩爹:当我征婚时,我征些什么?
【I-Thinking原创】狗剩爹:当我征婚时,我征些什么?
爱思想的青年     阅读传统中文版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没出息。前天在地铁上看到一个漂亮的姑娘,却怎么也提不起勇气上前搭讪,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说,她一定不爱读书吧,否则怎会一直玩手机呢,她肯定很能花钱吧,否则怎会衣着如此靓丽。反正不适合我,要么谈不来,要么养不起。每次,我都是用我一贯的阿Q战术安慰自己,还是眼不见心不烦为妙。

   可是,即便离开真实的三维空间,回到那曾令我舒服的虚拟世界,最近的风气也让我颇感不适。可能是因为春天到了,连小动物都发情了,社交网络上的大姑娘、小伙子们也开始征婚征友了。有人问,人家征婚,你不舒服什么啊?这人真是不知道,我除了有一颗脆弱的少女心,还有一颗敏感的少男心。我不舒服是因为在这“郎财女貌”炙手可热的婚恋市场,我只是个“非卖品”。之所以是个非卖品,还不是因为卖不出去?于是只好安慰自己说,不想“物化”自己,以及自己眼中的爱情和婚姻。

   先看看这些大姑娘们的征婚启事吧,一看我就来气。差不多都有这样的要求:身高1米75以上,工作稳定,最好有住房,最好有户口,最好能让我做三年全职妈妈……。先不说别的,就一身高,那就是我心里永远的痛啊。不过,到我这岁数还说什么“永远”,实在有些不害臊,只能说是“曾经永远的痛”。甭管语病不语病的,我就这么说,爱谁谁。我17岁的时候就知道,男生长不到1米75,基本上就是个三级残废。反正我们高中班上的女生都这么说。

   那时我刚长到1米7,就不见有继续攀升的势头了。我急,我妈妈也急,给我买这个增高鞋垫,那个增高钙片,总之,都没用。后来上了大学,可能是因为我经常游泳,这个子还往上攀了一两公分。到底是1公分还是2公分,取决于是早上量还是晚上量。总之,甭管长高了几公分,还是够不到1米75的及格线,还是个三等残废。我他妈认了。话说,在25岁之后,我就真的无所谓了:反正除了找对象之外,基本也不会影响什么。想到我爸当年拿邓小平、拿破仑的故事哄我高兴,有意义吗?还是现实的打击让人成熟得更快一些。

   再看第二项,说要工作稳定。这我也不符合啊。曾经我也稳定过,但后来就不稳定了,是我自己瞎折腾,怨不得国家和社会。说白了,我就是不想凑合,不想忍。凡是我觉得没意义、没意思、没前途的工作我都干不长。我这人容易跳戏,干着干着就开始质问这份工作的意义。比如我原来在某某网干过,领导要求我们制造新闻,要整出事来,要弄出个声响来,我一听就觉得特矫情,特虚张声势,于是也表现不积极。就我这脾气,领导能喜欢我吗?换我做领导,也不喜欢这种容易跳戏,还默默质疑我权威的下属。

   工作稳定的确是很好,我也想啊,但根据我这几次的尝试,还看不出有什么工作值得我稳定地投入。有了解我的朋友说,我对别人的事业没有commitment,很对嘛,她看我看得就很准。在我看来,要工作就得好好干,就得有激情,就得全心投入,想来想去只有自己给自己干最合适,或者就得遇到和自己志同道合的领导。后一种情况发生的几率太少,我算错过了。干脆自己写稿讨生活吧,等哪天积蓄花完了,再去找一份体力工作,满足我当蓝领的梦想。这不,身在建筑公司的我妹夫便告诉我,这泥瓦工、木工都很缺人,一天挣好几百块不止,说得我也心动不止。本来说好要去他公司扬一天沙土试试,可惜我回京实在太早。

   再看住房和户口。我和前任R也算合伙买过房,分手后经过财产分割,我拿了一笔钱,房子归了她,也算合适。女孩子不容易,陪了我那么多年,葬送了青春,也该有个“家”,我只能默默祝福她。只是,当我还租住在原来的小区,每当我从曾住过的大楼下经过,心里总有些莫名的酸楚,那里正成了别人的幸福小窝。就为这个令人心痛的缘由,我也要尽快搬离这里。至于户口,我也有搞张北京绿卡的机会,但那得去那些我不喜欢的单位,或者通过继续搞博士后来迁户。这两样我都不喜欢,打回原籍算了。反正,北京不可能是我的家,我也不“奢望”做新北京人。我安慰自己说,我要做世界公民,一线城市的户口不该是对我的羁绊。其实,我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反正我们学哲学的别的不在行,就擅长自我安慰,简称“自慰”。

   二

   就我这样一个“三无”人员(没有3个180),看着别人在那里热火朝天的征婚征友,心里是又羞又恼,又烦又恨。但转念间就心静如水,谁让我修养高呢?如果让我征婚,不也得这么写吗?先写自己籍贯、收入、身高、体重,再写性格特点、兴趣爱好,还要交代有无住房户口,几年内有生孩子的打算等等。所以我说,敢于征婚的,都是勇士。之所以是勇士,第一是因为自信,知道自己的“条件”能拿得出手;第二是因为多少有点精神“暴露狂”,俗称露阴症,敢于向不明真相的群众亮出自己的隐私。后一种心理多少有些虐恋的成分,通过自我暴露,虐得自己爽歪歪,同时也能满足带有窥阴癖的读者。

   而像我这么一个臭不要脸的破文青,在交代完自己既可怜又可悲的“真实信息”(隐私)后,还敢对女方提出这一二三各种要求,纯粹属于寿星公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比如根据我的脾气,我一定会写,甭管我矮不矮,我就喜欢高挑的,非1米68以上不娶,以便弥补下一代的基因;我还会写,甭管我穷不穷,你得有家底,否则婚房、轿车让谁买?我还会写,甭管我有没有稳定工作,你最好有个像样的工作,我可不想白白养你。除此之外,她还得是双眼皮(因为我单),还得腰臀比例好(因为我色),还得知书达理(因为我可没功夫哄她),还要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因为我既懒又好面子)。这些可都是我真实的想法,说出来是不是特招人恨?有好些个人,其实跟我想法一样,只是人家自身条件好,所以就敢狮子大开口。


   当然,由于我自身条件实在不好,所以登了征婚广告后,一定会被人指着鼻子骂个半死。这时,我只好安慰自己说,世俗的婚姻,本来就是很功利、很现实的嘛。我等文青逼格高,断不可让我的美好婚姻沾染上铜臭气。人家拼条件,我就拼灵魂。别看我这也没有那也没有,可我有的是灵魂。我可是真的有灵魂啊,不信你找钟馗试试。

   我除了有灵魂,还有高尚的道德和美好的情操,还有一大堆信念、信仰和主义,以及原则。如果这些东西能够称斤卖的话,我光“主义”就能卖个百八十块。比如我有“凡洗澡就不洗脸主义”、“吃苹果不吃皮主义”、“除《我是歌手》外不看湖南台主义”、“即使觉得不错也要骂《甄嬛传》主义”等等。若哪位姑娘要当我老婆,非得顺着我的这些个“主义”,这都是硬性条件,不容商量。

   凭什么她们写条件能那么硬气,我也要彻底自恋一回。我得把我那些小毛病、小心思、小脾气都例举齐全,让看客好知道我的厉害,不要轻易就想搞定我。只有通过写征婚广告,才能打出我的士气,扬出我的雄威,一洗我多年来被社会藐视的雪耻。

   我想我真是吃多了撑的。

   三

   昨晚临睡前在微信上看到L的婚纱照,真是感慨万千、百感交集。在照片里她端端坐着,金色灯光下的白婚纱显得格外大气和夺目,身后站着一个穿着黑衬衫的男人,两手将自己酒红色的西服轻轻披在她肩上,这一刻是那么岁月静好,是那么现世安稳。那是一个阳光帅气的山东小伙子,他们那么般配,笑起来向日葵一般灿烂,仿佛都是被神祝福过的孩子。我笑着打字给她:“真是由衷为你高兴,也算遇到对的人了,总比跟我这种不靠谱的男人好”。她回我说,她脾气一直挺差的,对我也很坏很坏,但相信我能带给我的女人幸福。听到此话,我将ipad放在一旁,泪水已染湿了枕巾。

   至于R的消息,我却是不闻不问的,主要是不敢。过年回家跟表弟吃饭时,他忍不住向我透露一二,我赶紧打断。她过得好与不好,找到一个什么样的男人,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她过得好,证明她离开我的选择是对的,我只能兀自悲凉;她过得不好,我本非铁石心肠,自然亦会牵肠挂肚,还是不知道得好。只是偶尔在深夜还会梦到和她父亲在一起侃大山,聊建国后的北京往事,一切仿佛就在昨天。

   这次返乡,我在家呆了好久好久,这是自我06年大学毕业后,在家住得最久的一次。久得都快和家人生出矛盾来了,这里的家人主要指爷爷和奶奶。当然我和父母的关系却是前所未有的融洽、和谐,我能理解他们,也能很好地让自己被他们理解。爸爸听了我的话,马上就有了起色,对待妈妈的态度明显改观,还很自觉地跑去打零工了。

   但爷爷奶奶就不好沟通了,一方面他们岁数的确太大了,耳朵背,听不懂我说话,即使我用高分贝的嗓音喊话,有时也会被他们误解;另一方面,自从他们得知我不工作了以后,急得整夜整夜睡不着觉,纳闷自己的孙子咋就想不开了,总为我捏着一把汗。尽管我将自己的打算跟奶奶好说歹说,但在大年夜烧纸的时候,奶奶还是嘀咕着,叫我家先人们能“保佑她的长孙找个有前途的好工作”。

   令人欣喜的是,家里人不再逼婚了。即使来了亲戚,看着我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也不好多问几句。只我姥姥趁我不备时还问了一嘴,你啥时候结婚啊?我半真半假地逗她说,怎么也得等我35岁吧。我姥姥撅着个嘴,赌气地说,你干脆等我死了再结,省得我为你的事烦心。我噗嗤一笑,连忙搂过姥姥,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家里堂妹、表弟、表妹该结婚生子的,都一一照办了,新生儿那叫一个多。我这一趟回家,就压岁钱就给得我手软,目测早已处在“自我逼婚”的状态,恨不得早日靠婚礼和满月酒席把我送出去的份子钱都要回来。

   回家后不光要陪家人,也见了很多好朋友。晖子的闺女都六个月了,见到我就不自觉地痴笑起来。他老婆在一旁解释说,我家闺女就喜欢年轻貌美的,说得我脸都快红了。这小家伙才6个月,体重就已飙升到22斤,脸庞和五官几乎同她妈妈一模一样。等到下午时,这俩年轻的父母已经好久没睡过午觉了,趁我在,让我替他们看会孩子。

   我将小宝宝举高又放低,抬起又放下,持续数次,她高兴得哈喇子流得浑身都是,我也累得出了一身臭汗。看到我的发小家庭美满,正享受着标准的中产阶级生活,我怎会不有所触动?我也想有个可爱的女儿,我也会视她作掌上明珠,只是这种“奢望”只能留待以后,等我自己先“长大”了再说。

   突然想起李敖的一句话:我不怕女人不爱我,女人不爱我,我就加倍爱自己。如果我以后真的要征婚,征的正是这种“加倍爱自己”的心思。

   
PS:我不征婚。不约。不要联系我。此文是随笔,不是征婚启事。

转自爱思想读书会 微信号asxdqn

2015-08-23 08:46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学者大师
梁启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号任公、饮冰子,别署饮冰室主人,广东新会人,中国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动家、学者、政治评论家、戊戌变法领袖....
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号长仁。福建闽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闽侯县尚干乡,1884年于台北电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关任职,其间参加反清活....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