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度观察清末民初精神脉络
字体    

刘少奇的另一面:被遗忘的罪恶制造者(图)
刘少奇的另一面:被遗忘的罪恶制造者(图)
宋永毅     阅读传统中文版

2014/01/10/20140110102446175.jpg
刘一少奇既是文革的受害者,也是这一罪一恶历史的制造者之一。(资料图片)

中一共党内的受害者和迫害者的身份常常是合二而一,密不可分,而刘一少奇既是文一革的受害者,也是这一罪恶历史的制造者之一。

把“刘一少奇”和“文一化大一革一命的独特贡献”这两个词放在一起作为一篇论文的题目,似乎是矛盾乃至残忍的。因为刘少奇无疑是文一革的受害者,并被残酷地迫害致死。就数以百万计的文一革受害者的级别而言,刘少奇还毫无疑问是他们中最大的受害者——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主席和中国共产一党的第一副主席。或许正因为如此,在文革后几乎所有的悼念刘的文章里,都只是强调了他“最大的受害者”的身份,并强调他在六十年代初经济政策上和毛的区别。还进一步用经济政策上的区别来模糊和掩盖他们在政治思想上的一致性。对于他和文化大革命的关系,却大都从他这个单一身份的角度,有意无意地推演出毛一泽东“同刘一少奇主持的中共第一线领导之间分歧的发展,使党内生活越来越不正常,”“可以明显地看出他(刘一少奇)相当被动,”“很快又开始抵制,力图想停止这场‘大革一命’”等等。而对于刘一少奇对发动文一革的态度和他领导的文革初期的运动中实际上做了一些什么,却语焉不详,极少提及。

然而,历史的真相却往往是矛盾和吊诡的。在中共五十多年的政治运动中,中共党内的受害者并不只有单一的身份,他们和迫害者的身份常常是合二而一,密不可分。受害者也常常先是迫害者,受害者在意识形态上,和迫害者并没有任何不同。相反,受害者也曾为最后迫害他致死的政治运动推波助澜,即便在他被迫害致死的前一刻和平反以后,他和他的家属仍然认同把他迫害致死的意识形态、政治制度乃至迫害者。前者可以从罗一瑞卿、邓拓和文革初期大量受整的被迫自杀者的遗书作证。它们都不约而同地高呼:“永别了,要叫孩子们永远听党的话,听毛一主席的话!我们的党永远是光荣的、正确的、伟大的……”和“我们敬爱的领袖毛主席万岁!”之类的口号。后者则可以从刘少奇被迫害致死的十余年后和他被正式平反后,他的遗孀王光美竟然对评剧艺术家新凤霞说:“凤霞,我们都是毛一主席的好学生”的表白中得到佐证。以至纯朴真诚的新凤霞都十分鄙视地说:“她男人都被毛一主席整死了,她还说这样的话,你说坏不坏?”

事实上,刘一少奇被迫害致死的悲剧根本就不在于他对毛一泽东发动文革的什么“分歧”和“抵制”。无论是他和当时一线中央的领导制定的文革方案,还是他决定派遣工作组指导运动,都是事先得到毛泽东同意和批准了的。刘一少奇悲剧的根本问题是在于猜疑成性毛一泽一东已经认定刘一少奇是自己身边的“赫鲁一晓夫”,严重地威胁着自己的权位,绞尽脑汁除之为快。

刘一少奇无疑是一个文一革的受害者,但是他又同时是这一罪一恶历史的制造者之一。如果没有对历史罪恶的声讨和清算,如果没有对其制度根源的发掘,那么一代人的牺牲,包括刘一少奇本人的生命在内,便成了一场毫无意义的灾难,也就无法向文一革时代作永远告别。追究历史责任、清算政治罪一恶——不仅仅是为了死者和受害者,而是为了埋葬一个时代。

2015-08-23 08:44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传统官僚翰林总统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号菊人,又号水竹邨人、弢斋。祖籍浙江宁波鄞县。清末民初,曾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获段祺瑞控制的安....
晚清改革家强权人物
袁世凯(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号容庵,河南项城人,故又称袁项城,清末民初的军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统的领袖。袁世凯出生於清咸丰九年八月二十日(....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