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时代作品 >>> 文章华国诗礼传家—精彩书评选
字体    

秦人信札:刘仲敬评《法的中国性》  凤凰读书
秦人信札:刘仲敬评《法的中国性》 凤凰读书
凤凰读书     阅读传统中文版

《法的中国性》/王人博/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09


《法的中国性》是一束短论的集合,从法理和历史的各个角度论述宪法概念如何在中国寻找存在之家,或者不如说,如何找不到合适的家园。《波斯人信札》的穴居人后裔多次无法理解德性和理想共同体的联系,秦人的后裔同样一再误解本土资源和宪法的关系。近代以来,这方面的讨论主要包括三种成分:错误的概念引进,错误的语境认知,错误的政治比附。最后,中国的宪法理念变成了一个有趣的神话动物园。许多生物同时具备翅膀和手臂,大多数却没有足以自我维持的内部结构。本书的主要价值就在于清理这个动物园。


塑造近代中国的知识人创造了民权的概念,并且将西方的优越性归诸于此。奇怪的是:他们的民权概念具有高度的国家主义色彩,尽管当时的中国政治体还不具备国家的许多重要特征。梁启超的呼吁是热忱和混乱的大杂烩,跳过了作为宪法主体的公民个体权利,直接诉诸集体主义的国民概念,希望这个尚未存在的神秘共同体一旦获得民权的洗礼,就会释放出不知从何而来的巨大政治力量,实现超越欧洲和日本的富强。他从来没有解释清楚,民权是以下四种概念当中的哪一种:国民共同体的权力,国民共同体的权利,被统治者阶级的权力,被统治者阶级的权利。他对民权抱有的魔法般期望,当时的中国实现不了,现在的中国也实现不了。大多数欧洲国家不仅没有实现,而且从来不知道这种国家主义价值观和宪法有什么关系。衡诸西方历史,“民权兴则国权立,民权灭则国权亡”的神话完全站不住脚。


然而,这种先验论迅速感染了一代又一代青年。可怜的郁达夫在日本深受困扰,他的解决之道居然是诉诸祖国的强大。这种模板生命力很强,至今仍然吸引着众多才华远不及郁达夫的晚辈。于是,宪法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北洋舰队的堂兄弟,必须承担富国强兵的任务,而这是华盛顿、甚至俾斯麦都不会做出的承诺。除了普遍的心理挫折感以外,明治宪法的国家主义倾向和日俄战争的结局发挥了巨大但可惜是错误的示范作用。在咨议局的请愿活动中,那些本来应该是实务经营者的绅士固执地相信:只有加快宪法制定的步骤,才能解除瓜分和灭亡的危险。显然,他们觉得制宪和变法没有多少区别。自战国诸子以来,救亡图强就是历代变法的主要理据。这种工具主义的思路恰好代表了基本法理论的反面,因为宪法就是超越具体政策的规范性条件。谁把宪法当做临时性的政策工具,谁就得不到宪法的好处。


无独有偶,民主的定义迅速掺入了整体主义的概念。民主变成了庶民的统治,也就是代议制的对立面。平民集体同时和直接行使立法权,已经符合中世纪政治思想家对暴政的所有定义。虚拟的集体主义取消三权的界限,构成唯一的权威,尤其无异于巴黎公社的原则。这种社会连宪法主体都已经取消,还有什么保留宪法的必要和可能呢?孟子的民本概念替代民主,构成了另一种可怕的本土化。法家的本土性主要体现于酷吏和马基雅维利主义,这种精神足以摧毁任何法条主义的藩篱。畸胎学的怪物通常一出生就会死去,中西合璧的斯芬克斯根本不需要自己的俄狄浦斯。从历史上看,这些形形色色的斯芬克斯主要起到了为列宁主义国家驱除俄狄浦斯的任务。后者在集体主义和社会主义方面吸纳了儒家的元素,在国家主义和现实政治方面保存了法家的特征。然而,它最根本的力量源于本土性无法自发产生的组织原理。残余的本土因素不足以构成滋养树木的土壤,更接近装饰圣诞树的彩带。你很难指望它们离开依附对象以后,还能保存自己的生命力。


在这样的框架下,劳教的宪法意义是一目了然的。从根本上讲,这种制度是列宁主义政治-经济格式化的一部分。国务院的原始文本非常清楚。劳教的对象不是资产阶级刑法意义上的罪犯,却酷似资本主义社会的失业者和不适应社会者。他们无论安置在社会的哪一个角落,总是不能胜任和碍手碍脚。形式主义的司法无法为社会解除这样的累赘,强制劳动却可以。从计划经济的角度讲,全面控制劳动力的分配和控制物资分配同样必不可少。强制劳动是计划经济体系的必要补充,正如失业是资本主义的必要补充。这种制度很快变成了政治迫害的方便工具,但这并不是它最初的设计目的。列宁主义的逻辑本身就足以解释劳教问题,无需依靠本土性因素;但本土因素也并不是一点辅助作用都没有。在舆论绑架和道德熏陶方面,它有儒家的特征;在资源利用和权力规训方面,它也有法家的特性。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五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两部宪法。它们从内容上看,明显不符合西方的宪法定义,更像政治意图的宣言书,不具备任何可诉性和可审查性;从历史上看,不是政策所出的源泉,而是政策想要实现的目标。然而,汉文的修辞仍然保留了某些模糊不清的“基本原则”意义。



我们如果遵循宪法在古典和中世纪的原始定义,就得承认:中国宪法没有什么本土性,不是两千年习俗和传统自然发展的结果,而是百年来外来力量截断原有历史轨迹的结果;然而,在另一层意义上,宪法自身虽然没有本土性,中国人理解和对待宪法的方式却有本土性。或者更正确地说,具有秦政性:阴阳互用,内外有别。阴是实质,不可或缺的吏治国家;阳是缘饰,经常更换的德教神话。今天,本土性恰好继承了缘饰的历史位置。当代宪法学对此的态度,同样酷似儒生对阳儒阴法的态度。


波斯人信札的故事早已结束,秦人信札的故事不过刚刚开始。



本稿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民说授权凤凰网读书频道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5-08-23 08:41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专家大学思想启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鹤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并曾化名蔡振、周子余,浙江绍兴山阴县(今绍兴县)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从国务总理到修道士
陆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兴,上海人。中国近代着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着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个基督教家庭,父亲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经在伦敦传教会工作....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