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时代作品 >>> 文章华国诗礼传家—精彩书评选
字体    

楼上楼下   韩东
楼上楼下 韩东
楚尘文化     阅读传统中文版

小时候听人说起共产主义社会,有“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描绘。如今,这已不是什么稀罕的事。电灯电话的确方便,楼上楼下却不那么美妙。我住了二十几年的楼房,既有楼上也有楼下,和上下楼的邻居只有一层薄薄的楼板相隔,可以说是吃尽了苦头,当然也给邻居们的生活带来了不便,甚至灾祸。


以前我住蓝旗街,那房子当时是新的,却很简陋,地面只抹了一层水泥,收缩以后顺着楼板开裂。我在楼上灌热水瓶,溢出的水就会滴在楼下人家的菜碗里,邻居常在吃饭的时候上楼来提意见。后来我灌热水瓶就只好把它放在桌子上了。下水道系统也很原始,我的马桶常堵,那时候疏通管道行业也不发达。一天深夜我发现马桶里的水渐渐上涨,自个儿疏通了半天仍无济于事,只好拿来一只空罐头瓶子,一瓶一瓶地把水舀出去。先盛入脸盆,再倾倒在水池子里。舀空的马桶还是往上涨水。我就这么在马桶边守了一夜,不断地舀水。如果稍一疏忽,水漫过马桶流到地上,后果不堪设想。那个难熬怪异惊恐且虚无的夜晚呵,至今我仍然记忆犹新。


后来搬家了,地面不止抹了一层水泥,甚至还打了腻子刷了漆,一般而言无渗漏的可能。但你也不能给予过多的信任。一天开动洗衣机洗衣服,水管接好了却停了水(那年头停水是常事)。我出门转了一圈,恰在此时来水了。水注满了洗衣缸,又从那里溢出来,滚滚而下,不仅淹没了我的房间,楼下也下起了小雨。我的门是被楼下的邻居踢开的,据说把这些水弄出去足足运了有二十脸盆。第二天楼下的邻居在阳台上晾沙发。对给他们造成的损失以及引起的不快我感到无比内疚,耿耿于怀至今。


再后来生活好了,家家开始搞装修、装空调。我的房子因为一直没有装修,因此我害不到别人,只能为人所害。那砸墙声、电钻声不舍昼夜,并且此起彼伏,这家刚完那家又来。空调我也是最后装的,的确凉爽怡人,可排水却成了问题。楼下经常上来提意见,一会儿是排出的水弄湿了他家的外墙,一会儿是水滴在他家窗户上的遮雨棚上,弄得患心脏病的老人夜不能寐。排水管于是被我移过多次,空调外机下面又花钱装上了接水盘,总算勉强解决问题,只是落下了心理创伤。一开空调我就怕有人敲门,或者怀疑有人在楼下叫骂,最好的办法还是尽量不开吧。


我的楼上住着一对老人,他们不上班,整天待在家里,由于楼板很薄,楼上不免时常响起脚步声,搬动家具的声音更是刺耳。房间的门大概因为年久失修,每次开关总擦着地面。天晴的时候老人还喜欢在阳台上晒被子,并且用力扑打。总之那楼上声音不断,从早到晚,我写作的思路经常受到干扰,晚上睡觉也不安稳(老人起得特早,而我又起得很晚)。上楼提过一次意见,情况仍得不到改善。大概老人的习惯难以改变,并且也不觉得有改变的必要。那毕竟是他们生活的地方,他们的家呵,在自己的家里还不是爱干什么就干什么?记得有一次他们家疏通下水道,殃及楼下,从我的水池里喷出一股黑水,犹如石油一般,那墙壁上的痕迹如今尤在。当时老人觉得内疚,我答:“没有关系。”我很想对老人提及楼上声音的事,意思是邻居们应该互相谅解、照应。然而生活并不是损失的交换,况且老人恐怕早就忘记这件事了。


选自《幸福之道》



2015-08-23 08:38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与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适(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学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适,字适之,笔名天风、藏晖等,其中,适与适之之名与字,乃取自当时盛行的达尔文学说....
从国务总理到修道士
陆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兴,上海人。中国近代着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着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个基督教家庭,父亲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经在伦敦传教会工作....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