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論有產階級專政

人文精神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山東棒子來了 于 2011-2-22 9:56:10 發布在 凱迪社區 > 貓眼看人

黎明 于 2006-3-6 11:40:00 發布在 凱迪社區 > 原創評論

    人類歷史上曾有過的所有“專政”,都是“有產階級專政”。

    “無產階級專政”從來不曾出現過。

    這說法顛覆的東西太多,而它卻不可顛覆。說明這個觀點所需的文字少的可憐,其實就兩句話。第一句:“無產階級”無法取得專政地位。第二句:專了政絕對是“有產階級”,并且是“大有產階級”。

    不太糊涂的到這里已經明白了。

    從奪取政權、圖謀專政的行動開始到達成專政,是個大量消耗財富的過程。無論憑借外部饋贈還是自力更生籌資,這項“投資”從規模和強度上都是其他投資活動所不能比擬的。建軍,建立根據地,這是最大的“產”,是占有、控制所有的其他財產的“萬能資產”。“沒有朕的軍隊,就沒有朕的一切”--相信這是朕們最深的體會。

    強取,勒索,設卡,設衙門,征稅,武裝走私,“有產”之后的擴產方便快捷;壟斷經營,印發鈔票,這就是“寡頭”了,不管號稱什么顏色,即便是紅色--“紅色寡頭”也是“寡頭”。

    老百姓居家過小日子,也知道“沒錢是萬萬不能的”;打仗、奪權,這種大事“無產”豈能為之?若非“有產”到相當程度,沒門。
    
    奪了權,專了政,和“無產”更扯不上瓜葛。“專政”和“無產”連在一起是侮辱人的智力的。“專政”,“全面專政”,就是全部占有、不容分享。“率土之濱,莫非王土,普天之下,莫非王臣”,這一歷代王朝未能徹底實現的理想就徹底實現了。

    不為“有產”,不是“有產”,專個屁政。無產無需保衛,連“產”都沒有,捍衛、鞏固個屌啊。

    “加強專政”的真實含義,一是有產階級的貪婪尚未滿足;二是有產階級還沒有安全感。

    忽悠理論的朋友早就注意到理論有缺陷,說是無產階級專政后不該稱為“無產階級”了,改叫“工人階級”吧。“工人”就是工人,即便他們加上“階級”作后綴,也還是工人。去專政,就不再是工人,他的職業就成政要了。他每天做工,專什么政。

    于是有“代表說”。不是不可以代表,問題是工人對“代表”不能推選,根本連話也說不上,這其實是不代表。另外需要弄清楚的一點是:能代表的即為“有產階級”成員,能“代表無產階級”正是由于人家“有產”。

    事實就是如此殘酷。從未有過無產階級專政,“無產階級專政理論”卻武裝了中國人的頭腦,煞有介事,且“惟此為大”。關于專政的書籍出了一本又一本,以至于車載船裝,萬車也載不動,萬船也裝不完。如癡如夢啊--如白癡,如噩夢。

    傻兮兮地担心若不“天天講”就“千百萬人頭落地”。其實傻到這般光景,扛著人頭也是白扛著。

    一本書打倒一本書是本事,一篇文章打倒一本書是本事........無需長篇大論,一句話打倒千萬本書(兩句有一句還是多余的),不是我有多大本事,那是事實與邏輯有力量,再就是,盡管那理論權威的不能再權威,但它實在是太臭太虛弱了。
    
    這樣深刻、簡明地“闡述無產階級專政理論”,不說原來不曾有,說罕見還是客觀的。看了這幾句的讀者,什么主義的水平已經高出宣傳了一輩子什么主義的教授了。我不是和這類教授搶飯碗的人,免費的,我的闡述雖深刻,但一沾那些東西的邊則一文不值。

    我時常對某些網友的帖子不積極回應,不是我有架子。我和精神分裂癥患者都能融洽長談的,不回應某些網友是為了避免撒謊--因為如果據實而論怕傷了網友自尊。判斷交流有益與否,有個常用方法,就是看他使用些什么概念。比如我一看到他一本正經地使用“無產階級專政”等概念,我就沉默了--等他把一些簡單的基本概念搞清后再說。

    有些伙計看了會很不高興,但我相信,你也打心眼里承認:黎明是講理的。


網載 2015-06-05 15:42:17

[新一篇] 秦暉:該給貧民留點活路

[舊一篇] 周玉蔻:國民黨唯有將貪婪家族打敗后才能重生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