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时代作品 >>> 读书—连接古今充实信仰
字体    

第三十二章 林彪志得意满认真要接班
第三十二章 林彪志得意满认真要接班
网载     阅读传统中文版

第三十二章 林彪志得意满认真要接班
1969 年4 月1 日,中共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出席代表1512 人,
代表党员2200 万人。主席台上左右两派营垒分明。毛泽东、林彪居中,右首是周恩来、

董必武、刘伯承、朱德、陈云、李富春、陈毅、李先念、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左
面是陈伯达、康生、江青、张春桥、姚文元、谢富治、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汪东兴、
温玉成。按毛泽东的说法,陈毅等老革命家是“以右派代表的资格”出席会议。
开幕式上出现一个戏剧性场面。毛泽东出语惊人,他玩笑似的微笑着说:“我提议林
彪同志当主席团主席,大家同意不同意?”代表们发出会心的笑声。林彪赶忙把嘴凑到
扩音器前大声说:“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当主席团主席!”毛又说:“林彪同志当主席,我
当副主席,好不好?”林彪忙站起,笑着说:“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当主席团主席,大家
同意请举手!”代表们笑着举起手臂。林高喊:“通过!”掌声如雷,“毛主席万岁!”的口
号声随之而起。毛接着说:“他这个人啊,讲客气了。那就请林彪同志当主席团副主席,
赞成的请举手。”代表们再次举手,热烈鼓掌。代表大会上主席团主席就是将要选出的中
央委员会主席,这是惯例。毛这个又似玩笑,又似正经的姿态,给与会者的印象是:充
分信任林彪,随时准备让出主席位置,交班给林彪。
林彪代表中央委员会作政治报告、
新党章总纲明文规定:“林彪同志一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最忠诚、最坚定地
执行和扞卫毛泽东同志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林彪同志是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
人。”这算是毛泽东对林彪支持他打倒刘少奇的报偿。
过去一直说是江青积极主张把“林彪是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写入党章,
最近披露的《林彪日记》说清了事实真相。1968 年3 月21 日,林彪记载:
总理送来党章草案定稿,把我列为毛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写入总纲。我心不安,
向总理提出:“是否不妥?谁提的?主席意见呢?”总理告知:“是主席亲自提议的,有
指示。既然定了党的副主席,当然是接主席的班,名正言顺。”
婆娘来电恭贺我是主席唯一接班人,又表示:在任何情况下扞卫我,保卫我的一套!
话的主题还是要求安排她在军队担任高职。
把林彪是接班人写进党章,这是毛泽东和江青串演的的一出双簧。在讨论过程中,
根据毛的决定,江青积极鼓吹过是事实。据原中办副主任张耀祠回忆:
1968 年10 月17 日,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讨论党章时,江青提出:“林彪同志很有无
产阶级革命家的风度。”“他那样谦虚,就应该写在党章上。”“作为接班人写进党章。”她
进一步强调说:“一定要写!”1968 年10 月27 日讨论党章时,江青坚持要把林彪作为毛
主席接班人这一条写进党章。1969 年4 月中央讨论修改党章的会议上,江青说:“林彪的
名字还是要写上。我们写上了,可以使别人没有觊觎之心,全国人民放心。”张春桥第一
个赞成,他说:“是这样,写在党章上,这就放心了。”
(张耀祠:《回忆毛泽东》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6 年9 月版第113-115 页)
这件事可评可点。

第一、 九大党章对林彪的毛泽东接班人地位的法定,首先是对毛泽东终身主
席地位的法定,毛泽东用曲笔在党章中载明,他这个主席要当到老死。
第二、 毛泽东想以此换取林彪集团对江青后党的支持,特别是换取林彪对江
青进入权力中心—政治局常委的支持。
4 月24 日举行选举。到会代表1510 人,毛泽东获全票,周恩来获1509 票。林彪为
了表示不能和毛平起平坐,与叶群投了自己的反对票,获1508 票。江青盘算,减去丈夫
和自己的两票,应得1508 票,实得1502 票,少了6 票,一定是林彪和黄、吴、叶、李、
邱没投自己的票。后经秘密查票,果然如是。从此对林彪、叶群心结日深。
九大共选出 179 名中央委员和109 名中央候补委员。在这279 人中,八届中委、候
补中委继续当选的只有53 人,占九届中委、候补中委总数的19%,许多功勋卓着的领导
人被淘汰了,大量造反派头头突击入党涌入中央委员会。
据陈伯达狱中自述:“在党的九届一中全会后,1969 年4 月30 日,主席请了总理、
林彪、康生、谢富治和我,讨论文化大革命还要进行多久。总理讲了经济停滞、社会无
政府主义、大批干部被打倒等问题。主席听着,有时用铅笔记着。林彪讲:‘同意总理意
见。要发展经济,发展国防,整肃社会派别、山头。’我也讲了:‘毛主席革命路线已经
取得彻底胜利,要发展经济,团结大多数。’主席怕(文革)结束,他讲:‘斗批改还刚
起步,斗争还有反复,彻底胜利?还要不要革命?看来,今天我又是少数。’康生、谢富
治当即表态,站在主席一边。当时气氛很沉闷。总理说:‘我对主席的教导,主席思想的
学习,领会还是很差,要认真总结检讨,否则,在工作上会犯大错误,还迷惑着。’主席
讲:‘总理,检讨不要勉强,党内有不同观点,有不同立场,我不惊奇。’他说着就朝屋
外走,散步去了。原定和主席的晚餐也取消了。”
在毛泽东心目中,文化大革命是接班人这个“接力棒”的传递过程,林彪只是第一
棒,要一棒一棒地传递到江青手里,“革命”才算完成。到那时候经济建设问题才能提上
日程。但这回林彪没跟上主席,认认真真地想接班,刚把第一棒拿到手,就想让运动停
下来。所以九大进行当中,后党与林彪集团的斗争,实际是毛泽东与林彪的斗争就开始
了。江青那样卖力地吹捧林彪,是希望林彪投桃报李,提名江青为政治局常委,但林彪
没有这样做,只提名黄永胜为常委,江青找自己出头大闹,黄永胜当常委她也得当。毛
泽东是不允许林彪在常委中有两票的。最后拍板,两个都不当。政治局常委由毛泽东、
林彪、周恩来、陈伯达、康生五人组成。中央政治局委员21 名:毛泽东、林彪;以下按
中文简体字姓氏笔画为序:叶群、叶剑英、刘伯承、江青、朱德、许世友、陈伯达、陈
锡联、李先念、李作鹏、吴法宪、张春桥、邱会作、周恩来、姚文元、康生、黄永胜、
董必武、谢富治。
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四名:纪登奎、李雪峰、李德生、汪东兴。
九大以后,毛泽东要亲自摸一摸林彪的底,看他能否与后党合作,保毛家的江山,
为此,他带上张春桥,打破他从不看望下属的惯例,亲自到林彪的苏州别墅看望林彪。
寒暄过后,毛泽东单刀直入:“我年纪大了,你身体也不好,你以后准备把班交给谁?”
林彪竟一时语塞。

短暂的沉默后毛泽东又说:“你看小张(张春桥)怎么样?”这句最重要的话林彪没
有听懂。这句话背后的意思是:“你看江青怎么样?”毛泽东拿张春桥说事,是想让林彪
推荐江青。
林彪绕山绕水地说:“还是要靠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这
些从小就跟着主席干革命的人,要防止小资产阶级掌权。”(此事见《晚年周恩来》,高文
谦着,香港明镜出版社第276 页)
这是毛泽东与林彪政治上分道扬镳的转折点。近来一些学者进一步研究“913”事件,
认为是毛泽东逼走了林彪,许多事实是可以成立的,可以讨论的;但真理再向前多走一
步,哪怕是向同一方向多走一小步,就会变成谬误。我指的是不能给林彪平反,这个案
不能翻。从大跃进到文化大革命,林彪是助毛为虐的罪人。毛与林的斗争是两个封建派
系的矛盾,有成败,无是非,延续毛姓王朝与建立林姓王朝均非中国人民之福,林彪反
对江青后党临朝固然是对的,但他要培养林立果为接班人,这个小朝廷如果建立,中国
就会沦为北朝鲜,会是更厉害的法西斯专政。站在人民的立场,站在反对任何家天下的
民主宪政的立场,林彪集团被粉碎,是清除了中国走向民主宪政的一大障碍,既消除了
建立林氏王朝的可能性,又削弱了延续毛氏王朝的可能性,这对中国走向改革开放,走
向民主宪政是有利的。
全国夺权以后,林彪集团的势力大大地膨胀了。在全国29 个省市自治区的一、二把
手中林彪派系的占了16 人。在大军区正副职中有54 人出身于四野系统。九大的中央委
员和候补委员中四野的也占相当大的比重。毛泽东掩藏很深的心机是建立毛家王朝,他
最终的接班人是江青。林彪只是“二传手”,从刘少奇手里把球抢过来,他的任务就完成
了。林彪没有看清这一点,九大以后不是为建立毛氏王朝保驾护航,而是认真地要接班,
立刻成了毛泽东建立家天下的巨大障碍。毛泽东为把第二个接班人拉下马的斗争开始了。
林彪却浑然不觉。听说毛泽东 1965 年曾重上井冈山,并填《水调歌头》,他也要步
伟大领袖的后尘。林彪要用重上井冈山的壮举,振奋自己的拥护者,平息党内外对他孱
弱的身体的议论和猜测。他对随行的亲信说:“毛主席批二月逆流时说:‘你们可以把王
明请回来,把张国焘请回来,当你们的领袖。我和林彪同志重上井冈山,我们重新搞革
命。’我要让天下人知道,我还可以翻山越岭,还可以领兵作战。”
1969 年8 月下旬的一天,林彪带着叶群、吴法宪、林立果和100 多名工作人员、警
卫人员,分乘两架“子爵号”专机和一架“伊尔18”飞机抵达江西省樟树机场,江西省
革命委员会主任,江西省军区司令员程世清带着警卫部队和一大批服务人员前来迎接。
次日换乘“安-24”型小飞机在吉安机场降落。然后,乘汽车上山。叶群下令,从北京空
运林、叶的专车到吉安这是两辆美造卡迪莱克高级轿车,林彪那一辆大一些,叶群的一
辆小一点。后面是十几辆轿车、吉普、卡车组成的庞大车队。
上山后,在井冈山宾馆下榻。人心情一好。身体就好。这时林彪也不怕风了,也不
怕水了。连日在各处寻踪怀旧。他看了黄洋界,看了步云山,看了七溪岭,看了和毛泽
东第一次谈话的攀龙书院。想想在井冈山的斗争,自己是朱毛麾下的主要战将、在前四
次反围剿作战中,崭露头角,军界成名。在朱毛发生分歧的时候,坚决拥毛反朱,成为

毛泽东的头号亲信将领。井冈山时代唯一的遗憾是不该给毛写那封“套磁”的信。本来
是拜年的话,本来是虚心求教的意思,引出毛泽东那样一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
大议论。给自己在历史上留下一个疵点。将来如果接了班,当了领袖,在历史上怀疑过
星火燎原,也就是政治上曾动摇过,起码是一度不那么坚定。这个“一贯正确”怎么说?!
这个案必须翻过来。他想好了,在季后赛宾馆召见了一位随来的清客,此人姓朱名彦,
是叶群物色找来在帅府帮忙的,主要是教叶群写毛笔字,讲解诗词格律,帮她改诗,也
奉命替她作诗。
朱彦 40 多岁,颇具文人气质。这是第一次见林彪,他有点紧张。林彪起身握手,以
礼相待。然后就回顾井冈山的斗争,讲红军怎样由小到大,由弱到强,他特别爱讲第四
次反围剿,那是他的得意之笔。大约讲了20 分钟,林彪疲劳了,握手送客。朱彦惶惑不
解,这次副统帅召见,给我讲了这么多,是要我做什么呢?他去请教叶群,叶群这才把
题点透,是请他代作一首诗或词什么的。毛主席1965 年重上井冈山有《满江红》一首,
林副主席也应该有一首类似的作品传世。叶群强调说:“1929 年末,林彪同志给主席写信,
是反映别人怀疑红旗能打得多久,主席误会了,把林彪同志也说在里面了。你想,林彪
同志打仗那么坚决,怎么会怀疑星火燎原呢?”朱彦这才明白了这次跟着上山的艰巨任
务。
朱彦冥思苦想,几乎寝食俱废,用了三、四天的时间交给叶群几首词。叶群展卷吟
诵,还能上口,基本满意,又作了一些推敲修改,就定稿了、原词如下:
西江月
一、
繁茂三湾竹树,苍茫五哨云烟。
井冈搏斗忆当年,唤起人间巨变。
二、
红日光弥宇宙,战旗涌作重洋。
工农亿万志昂扬,誓把顽敌埋葬。
三、
四十年前旧地,万千往事萦怀。
英雄烈士起蒿莱,生死艰难度外。
四、
志壮坚信马列,岂疑星火燎原?
辉煌胜利喜开颜,斗志不容稍减。
这四首《西江月》虽是朱彦作的,但应由林彪负政治上的责任。后来,叶群又请作
曲家杰夫谱了曲,邱会作附庸风骚,练毛笔字,就“恭录育蓉同志《西江月》”。
回到北京,林彪为了取悦毛泽东,叫秘书将这几首词誊录清楚送进了中南海。毛泽
东展卷一看,是林彪作的,他浏览两遍,略作沉吟,拿红铅笔在“志壮坚信马列,岂疑
星火燎原”两句下面,划了两条粗杠,批道:“这是历史公案,不要再翻了。”后来问江

青:“林彪长进了,会作诗了。这几首词是他写的吗?”江青莞尔一笑:“林彪懂什么对
仗平仄呀!叶群找了一些清客,教她练字作诗。这几首词准是请人代作的。”附庸风雅也
就罢了,又翻腾历史旧账干什么?1948 年编辑出版《毛泽东选集》时,他听说要把批评
他那封信收进去,赶紧打了个电报来,要求删掉他的名字,为了照顾他的情绪,采纳了
他的意见;如今干脆提出反驳,志壮坚信马列,岂疑星火燎原?”毛泽东说:“林彪要树
立一贯正确的形象。他一贯正确,我对他的批评就错了。”林彪东施效颦。非但没有给毛
泽东留下好的印象,反而在毛心中结下一个疙瘩,但他隐忍未发。
1969 年3 月2 日中苏边防军在珍宝岛发生武装冲突,中苏交恶,大战有一触即发之
势。毛泽东发出了“要准备打仗”的号召。六月下旬至七月上旬,召开了“三北”(按:
东北、西北、华北)地区作战会议。8 月27 日,中央做出成立全国性人民防空领导小组
和各省、市、自治区人民防空领导小组的决定,在全国大中城市组织群众“深挖洞”,准
备防空,战备费用比上年猛增34%。9 月上旬召开全军战备工作会议。9 月26 日,毛泽
东批示:“军队不要松劲”。次日林彪则提出“用打仗的观点观察一切,检查一切,落实
一切。”林彪认真地把打仗的问题提上了议事日程。他调整指挥机构,将解放战争时期的
老作战科长阎仲川调任总参作战部长。国庆前后,战争的空气愈来愈浓。9 月22 日,周
恩来在全军战备工作会议上讲形势,谈到10 月20 日中苏准备进行副外长级会谈。10 月
15 日中央政治局开会研究苏军动向,得到情报说,苏联同意举行副外长级会谈是个烟幕,
苏军内部有人主张对中国进行核打击。党中央讨论决定,在10 月20 日前,必须将在京
的中央党政军主要领导人(包括受审查的)疏散到外地安置,毛泽东到武汉,林彪到苏
州,只留周恩来在北京坐镇。刘少奇、邓小平、陶铸、朱德、陈毅等,都是在这种背景
下被疏散出京的。许多文章、回忆录把这次疏散和林彪的“第一号通令”联系起来,认
为是林彪迫害老同志,这是不确切的,从下面林彪口述命令的原文中可以看出,纯属军
事行动,没有迫害老同志的内容。
林彪 10 月17 日被疏散到苏州。同是疏散,待遇不同,林彪仍住在豪华的南园别墅
里。第二天(18 日)下午,他让秘书张云生给总参谋长黄永胜打了个电话,口授六条内
容,原文如下:
(1) 两天来,美帝、苏修等有许多异常情况,苏修的所谓代表团预定明(19)
日来京,我们必须百倍提高警惕,防止苏修搞欺骗,尤其19、20、21 日应特别注
意。
(2) 各军区特别是三北军区,对重型武器如坦克、飞机、大炮,要立即疏
散隐蔽。
(3) 沿海各军区也应加强战备,防美帝、苏修可能突然袭击,不要麻痹大
意。
(4) 迅速抓紧布置反坦克武器生产,如40 火箭筒、反坦克炮等(包括82
无后坐力反坦克炮)。
(5) 组织精干的指挥班子,进入战时指挥。
(6) 各级要加强首长值班,及时掌握情况。
当晚7 时左右,张云生照林彪口述记录向北京的黄永胜电话传达。黄永胜和作战部
长阎仲川研究后,关于抓紧军工生产,不普遍下达。只向有关单位下达。其余内容向全
军下达。下达时。阎仲川将林彪的指示定名为“林副主席第一号命令”,令前指作战组的

参谋向全军下达。阎仲川定的这个名字给林彪帮了一个很大的倒忙。如果朴朴实实传达
林彪指示也许什么事情也没有。当叶群以“电话记录传阅件”向毛泽东、周恩来等报告
时,住在武汉东湖的毛泽东阅后面色阴沉,一根火柴把文件烧掉了。毛泽东没有否定或
撤销这个命令,而是用这种奇特的方式,分寸适当地表达了他的不满,
这个信息传回苏州,林彪惶恐不安数日、他想起1967 年6 月,有个军区请示一个连
的调动问题自己都没有擅自做主,请示了主席才定下来。这回调动千军万马,竟然一个
电话就捅下去了,太草率,太不谨慎了。当日(19 日)他就写了内容相同的两张条幅,
一幅挂在自己起居室的墙上,另一个送给叶群:
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克己复礼。
书赠叶群同志
育容 1969 年10 月19 日
林彪这里突出“克己复礼”的意思,是时刻提醒自己要保持对毛泽东的谦恭和尊敬,
不可越位,不可擅权。后来“批林批孔”中那些批判“克己复礼”的文章,是隔靴搔痒,
言不及义。
林立果在战备中也有突出表现。林立果1967 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有一定的科
技知识和动手能力。他曾在一个连队里用两个小时教会战士开坦克,受到林彪的表扬。
在空军他搞过一些科研项目。他参与设计了一种小型喷气歼击机,让江西飞机厂试制,
当时没搞成。后来经改进搞成了,制造出来的第一架,保存在中国航空博物馆内。林立
果还组织研制过小型天线,防飞机撞山器,穿云指示器等。他还让人把张家口北面的黄
阳山劈去一半,对着莫斯科方向装上雷达兵部研制的新式雷达,据说苏联一发射洲际导
弹这部雷达就能马上发现目标。1969 年10 月,林彪将这一方案亲批“呈主席阅”。这一
工程尚未完成,就使毛泽东高兴不已,专门写了批示,夸奖林立果是敢想敢干的小将,
还接见了他,与他一起合影。毛泽东对林立果的恩宠轰动了空军。
1969 年10 月2 日,林彪在毛家湾召见吴法宪,二人有这样一段对话:
林:我请你来,是问问老虎的事。他在空军表现怎么样?群众反映怎么样?
吴:很好,很好,他在空军很受大家拥护。他经常传达您的指示,把您的指示运用
的空军。他在空军我们就可以经常听到您的指示,这对空军建设有很大意义。
林:空军是一个新军种,全世界都在发展空军。所以,我脑子里经常研究空军的问
题,特别是空军的作战训练问题。
吴:这是我们空军的幸福,空军的光荣。
林:因此,我依靠老虎给我了解情况,汇报问题,这也是帮助你们空军搞好建设。
吴:是的,是的,有立果同志在空军,就等于林副主席在空军,我们就有了依靠。
林:我的意见嘛,为了更好地了解空军的作战情况,战术问题,可以让林立果兼任
作战部副部长,这样就可以向你们提一些有益的意见。
吴:很好,很好。我完全拥护林立果同志任空军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并兼任空军
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
林:也可以嘛。我儿子、女儿都在空军工作,你要放心,他们都是为了扶持你这个
司令员,他们不会挖你的墙角的。豆豆在空军报社就没有写过你的大字报。

吴:十分感谢林副主席对我们空军的关怀,对我的栽培,把儿子、女儿都放到空军
工作,林豆豆我们也准备提升为《空军报》的副总编辑。
林:为了培养她,这样做也可以,边做边学嘛!
这次谈话之后,1969 年10 月17 日,空军司令吴法宪、政委王辉球签署了空军(69)
政干字第94 号命令,任命23 岁的林立果为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兼作战部副部长(大
区首长的任命权最高到副师)。第二天下午,吴法宪向空军司令部副参谋长兼办公室主任
王飞和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周宇驰宣布这一命令,并说:“林立果同志是来自最革命
的家庭,他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最好,最有创造性和发展性。作为林副主席的接班人,
我们要无条件地学习林立果同志,无条件地服从林立果同志。空军的一切立果都可以调
动,空军的一切林立果都可以指挥。”与此同时,林立衡也被任命为《空军报》副主编。
这时,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新已经官至沈阳军区副司令员和辽宁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林
彪、叶群心里不平衡。急于把儿子推上政治舞台。为了确立儿子的地位和形象,1970 年
7 月23 日,林彪亲自出面,带上儿子和几员大将去国防科委审查某工厂。在事先安排好
的夹道欢迎仪式上,林彪居中,黄永胜在林彪右侧,林立果在林彪左侧,吴法宪;李作
鹏、邱会作等依次往下排列,拍了照片,摄制了录像,在军内广泛宣传。
1970 年7 月31 日,在周宇驰,刘沛丰的“帮助”下,林立果在空军直属机关作了一
个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讲用报告,报告分五部分,约7 万字。第一部分是中国一定要富
强;第二部分是活学活用毛主席着作;第三部分是社会主义的政治和经济;第四部分是
空军作战使用方面的几个问题;第五部分是调查研究的体会。许多观点和材料是从为林
彪准备的“九大”报告素材中移植过来的,所以听起来挺唬人。林立果口沫横飞,从上
午讲到下午,一共讲了7 个多小时。
讲完后,吴法宪说:“林立果同志这个讲用报告,是我们空军放了一颗政治卫星,林
立果同志是一个伟大的天才。是第三代接班人的杰出代表。”
主持会议的空军副参谋长王飞说:“吴司令一向很欣赏林立果同志的天才。吴司令说,
空军的一切都可以由立果同志调动,空军的一切都可以由立果同志指挥。立果同志在行
政上不是我的上级,但他政治上强,是林副主席的代言人,在政治上是我的上级、认识
一个领袖不容易。林立果同志具有领袖的条件,现在认识了,就要跟一辈子,风吹浪打
不回头。”
办公室主任周宇驰说:“立果同志的讲用报告是马列主义的第四个里程碑(注:第一
个里程碑是马克思主义,第二个里程碑是列宁主义,第三个里程碑是毛泽东思想,的事
个里程碑就是林立果这个报告)”。“立果同志是全才、帅才、超群之才、是第三代接班人。”
会后将林立果报告印制了 70 多万册,在军内广为散发,适值空军召开三代会(学习
毛主席着作代表大会、四好连队代表大会、五好战士代表大会),有5000 多人参加,又
把林立果讲话的录音拿到会上反复播放。
两天后,活用报告录音带送到了毛家湾。林彪听了以后非常高兴,连连夸奖:“思想
像我的,语言像我的,连声音都像我的。”

有人向毛泽东报告了空军大捧林立果并附林立果的讲用报告。
毛泽东把江青、康生、张春桥叫到自己的书房,让他们传阅这些材料。大家都浏览
了一遍,毛泽东才说:“你们看到了吧?人家已经开始吹上了,我还没有死呢。林彪同志
身体不好。有点迫不及待地准备自己的接班人了。一个二十几岁的娃娃,被捧为超天才,
这不是我们这个党的天然领袖吗?讲天才,名曰树我,实际是想树自己的儿子。这就是
我那个接班人哪!”
康生说:“这个林彪,怎么能够允许底下的同志这么搞呢!昏了,昏了,已经昏了头
脑了。”
江青说:“我看这是想建立自己的家天下,这和封建皇帝传宗接代有什么不同?”
毛泽东吸了一口烟说:“哪有什么天才,无非是聪明一点罢了。一个人只要脚踏实地
接受教育,参加变革社会的实践,多积累一些经验,多吸取一些教训,就会逐步地成长
起来。当初林彪说我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扞卫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我就
对那三个副词表示了不同的意见。党的九大删去了那三个副词,就是要逐步纠正林彪的
错误,可是他还要继续这么讲,不但用到我的头上,连他的儿子也成了天才了,而且是
超天才!”
张春桥说:“关于这个问题,是否要和林副主席打个招呼?”
毛泽东说:“首先是你们把好关,要带领宣传我的这些思想;其次,是和林彪同志打
招呼,这个招呼在九大期间讨论党章的时候已经打过了,现在是需要在更大更广的范围
内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林彪知道了毛泽东说的那番话,对叶群说:“毛主席搞的这些名堂,我看是受了江青、
张春桥的蛊惑。江青早就说不要那样宣传了,影响不好。什么影响不好?无非是打倒刘
少奇了,用不着这些舆论了。但取消了这些舆论,中国马上就会乱。”
听林彪这么一说,叶群心中又有底了,她继续忙碌儿女的婚事。叶群重男轻女,主
要精力放在给林立果找对象上,最后选中了张宁。
林彪对毛,以“大拥,大顺”为总诀。毛泽东实在抓不住林彪反毛的把柄。经过多
日思考,毛泽东决定布设一个陷阱,作为打击和削弱林彪集团的突破口。
1970 年3 月8 日,毛泽东提出召开四届人大和修改宪法的意见,据吴法宪口述:
70 年3 月8 日。主席在武汉派汪东兴回京传达准备召开四届人大的意见。主席的意
见大意是:要开四届人大,选举国家领导人,修改宪法。政治局要立即着手做准备工作。
国家机构究竟设不设国家主席要考虑,要设国家主席由谁当好?现在看来要设国家主席
只有林彪来当,但我的意见是不设为好。传达完后,来不及讨论,早早地散会了。叶群、
黄永胜和我跑到汪东兴家里,又问了一遍。汪东兴又这样说,还是这几句。叶群很高兴。
记得那次汪东兴还请我们吃地瓜。

(《访问吴法宪谈话记录。1983 年11 月18 至25 日》)
汪东兴在他的回忆录中,把上面那段话简略为“3 月7 日毛主席要我马上回北京传达
他的意见:在宪法中不专设国家主席一节,坚决表示他不再当国家主席。”官方正史也都
如是说。隐瞒了“现在看来要设国家主席只有林彪来当”这句关键的话。因为有了这句
话,才引出林彪的三条意见来。这是一块斗牛士的红布。逼得林彪非表态不可。
汪东兴传达的毛泽东关于修宪和国体的意见确使林彪为了难。毛的意见包括两个要
点:1、设国家主席只有林彪来当;2、我的意见是不设为好。林彪要不表态就等于默认
自己有资格出任国家主席;他要同意不设国家主席,又与毛泽东在这之前跟他达成的君
子协定相悖。据颇知林彪集团内幕的大陆报告文学作家王兆军在《谁杀了林彪?》一书
中披露,林彪在“913”前夕曾对黄吴李邱说:
我告诉你们一个事实。庐山会议前,是毛泽东自己亲口对我至少两次说到,他不想
再当党的主席了,要当国家主席,国际上走走,扩大中国的影响,并提醒我发起这个建
议。我是奉命做事。
4 月11 日,在苏州休养的林彪被毛泽东的“红布”撩拨,一反“不建言”的方针,
口授三条意见由秘书于运深记录,并电话报告中央政治局:
一、 关于这次人大国家主席的问题,林彪同志仍然建议由毛主席担任。这样
做对党内、党外、国内国外人民的心理状态适合。否则,不适合人民的心理状态。
二、 关于副主席问题,林彪同志认为可设可不设,可多设可少设,关系都不
大。
三、 林彪同志认为,他自己不宜担任副主席的职务。
这就是后来被毛泽东称之为“反党政治纲领”的设国家主席的意见。
4 月12 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转达林彪意见的报告上批示:“我不能再做此事,此
议不妥。”
4 月下旬,毛泽东在政治局会议上当着林彪和黄、吴、李、邱的面明确表示:“我不
当国家主席,也不设国家主席。孙权劝曹操当皇帝,曹操说,孙权是要把他放在火炉上
烤。我劝你们不要把我当曹操,你们也不要做孙权。”
林彪的亲信更感兴趣的是汪东兴后来隐瞒了的毛泽东那句话:“要设国家主席由谁当
好?现在看来要设国家主席只有林彪来当。”他们积极鼓吹让毛泽东当国家主席,想用劝
进的办法换毛泽东一句话:我不当,让林彪同志当吧。但毛泽东不再说这句话、斗牛的
红布只能显一次,显多了会被牛撞倒的。
7 月中旬,叶群对吴法宪说:“如果不设国家主席,林彪怎么办?往哪里摆?”在宪
法修改委员会上,出现了对立的两种意见:吴法宪主张设国家主席,张春桥主张不设。
在宪法修改委员会张春桥成了反对设国家主席的代表,毛泽东叫他充当斗牛士的角色。
拿到毛泽东那里裁决,毛说:“设国家主席,那是形式,不要因人设事。”这是毛泽东第

四次明确表态。
后来在宪法修改委员会,林彪的人不好再提设国家主席公然和毛泽东唱对台戏,改
在三个副词问题上大做文章,迂回进攻。又掉进了毛泽东布设的“天才论”的陷阱。修
改宪法,康生是原则抓总。具体条文的斟酌推敲落在了张春桥身上。一开始就遇到一个
大难题,在宪法总纲里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评价,要不要写上三个副词?如果写上,
毛泽东不会同意;不写上,林彪那边不好交代。张和康反复权衡,还是要听毛泽东的,
就没有写三个副词。8 月13 日子怀仁堂讨论宪法修改稿,吴法宪拍了桌子,说张春桥否
认毛主席是天才,“利用毛主席的伟大谦虚,贬低毛泽东思想。”林彪得知说:“吴胖子放
炮放得好!”
13 日晚上和14 日下午。叶群分别打电话给陈伯达和黄永胜,要他们分别准备关于天
才和“四个伟大”的语录。他们想揪出张春桥,扫清设国家主席的障碍。
陈伯达本来就属于后党。江青要打倒陶铸,他出了力。毛泽东一方面承认了打倒陶
铸的既成事实,一方面又批陈伯达是“一个常委打倒另一个常委”,吓得陈伯达要自杀;
1967 年毛泽东追究《红旗》第12 期社论(揪军内一小撮问题),江青把他抛了出去,他
差点又吃了安眠药。经过这两件事,他觉得江青跟毛太危险,早晚是林彪的天下。就悄
悄改换门庭,和江青拉开了距离。和林彪挂钩。叶群得知老夫子想吃螃蟹,就派秘书把
空运来的大闸蟹给送一篓子去。正如叶群所说:“螃蟹里面有政治。”果然把陈伯达拉住。
所以林彪这边是两个常委了。
1970 年“81”建军节“两报一刊”(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红旗》杂志)
联合社论是陈伯达起草的。几句关键的话是这样表述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我们伟大领
袖毛主席亲自缔造和领导的,林副主席亲自指挥的”。讨论中张春桥说:“我几次听毛主
席说过,难道缔造者就不能指挥了吗?把缔造者排除在指挥之外,是哪家的规定?”他
和姚文元改成了这样:“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缔造和领导的,毛主
席和林副主席亲自指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7 月25 日,政治局讨论这篇社论的送审稿。陈伯达发言:“过去,我们都是这样提:
‘人民解放军是毛主席亲自缔造的、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林副主席直接指挥的人民军队’,
怎么现在突然改变了字样,会在人民群众中产生极大的误会和混乱。为了不产生负面影
响,我主张还是回到原来的提法中去。我的文章初稿中没有这样的话,现在又要加上这
样的字句,容易在国外产生巨大的后果,好像我们国内有发生什么内部矛盾了。”
张春桥针锋相对:“不能改。现在的提法比以前的流行提法,实际上是更科学、更准
确,仅仅把林副主席作为指挥者并不科学呀,难道毛主席没有指挥权吗?”
会上展开了激烈的争论。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支持陈伯达,康生、姚文元支持
张春桥,别人都不表态,周恩来不好决断,让张春桥写个报告,请主席拍板。
7 月29 日,周恩来和黄永胜陪外宾到了上海,到别墅看望毛泽东。一见汪东兴就问:
“报告批了没有?”汪东兴说:“还没有圈阅,你们直接问主席吧。”到了毛的书房,周
提起社论送审稿的事,毛很不高兴地问汪东兴:“我不是让你把这件事办好吗,你怎么没

办?”汪说:“两种意见,你到底赞成哪一种?你没有说清楚,我怎么敢画圈呢!”毛还
不想摊牌,说了个模棱两不可的意见:“两种意见我都不赞成,缔造者不能指挥,能行吗?
缔造者也不光是我,还有很多人嘛。”汪东兴不知怎么听出了毛的倾向性意见,当着毛泽
东、周恩来、黄永胜的面,把“毛泽东和”四个字删去,恢复了陈伯达初稿的提法。
周恩来回到北京,把圈阅件给了张春桥,并介绍了当时的情况。张春桥跟江青说:“汪
东兴怎么能这样替主席画圈呢?他这不是明白无误地支持陈伯达吗!”江青说:“我早就
看出来了,汪东兴是在给自己留后路。”对这件事,陈伯达很得意,军委办事组的人捧他,
他也觉得为林的幕府立了一功。上庐山开会之前,劲头更足了。毛泽东故意退让一步,
压一下张春桥,是要诱敌深入,让林彪一伙发起足以导致全军覆没的更大的进攻。

2015-06-02 23:34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国之父
孙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孙文,字载之,号日新、逸仙,广东香山(今中山)人,是医师、近代中国的民主革命家、中国国民党总理、第一任中华民国....
为传统文化招魂
钱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宾四,江苏无锡人,历史学家,儒学学者,教育家。钱穆对中国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观感,认为中国传统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