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美色“啖”成藥渣的短命天子

人文精神  >>>  深入傳統文化及個人修身養性

  清代的褚人獲在《堅瓠丙集》中講了這樣一則故事:“某帝時,宮人多懷春疾。醫者曰:‘須敕數十少年藥之。’帝如言。后數日,宮人皆顏舒體胖,拜帝曰:‘賜藥疾愈,謹謝恩!’諸少年俯伏于后,枯瘠蹣跚,無復人狀。帝問是何物?對曰:‘藥渣!’”故事雖然荒誕,寓意卻極其深刻。無論多么精壯的男人,如果在美色面前毫無節制,輕則面黃肌瘦,淪為“藥渣”;重則身體垮塌,一命嗚呼。
  明光宗朱常洛就是一個短命的“藥渣”皇帝。他的短命,不僅在于他只活了三十九歲,還在于他只當了二十九天皇帝。三十九歲,雖然略低于中國皇帝的平均壽命;但二十九天,卻毫無懸念地沖進了中國短命天子中的“前三甲”。如果說完顏承麟只當了半天皇帝,是因為蒙古軍的破城;劉賀當了二十七天皇帝,是因為霍光的專權;那么,朱常洛的短命,則是因為他近乎“自殺”性質的縱情。
  朱常洛(1582—1620),明神宗長子,明朝第十四任皇帝。因為生母是一個身份低微的宮女,因為父親一直不愿意正眼看他,因為鄭貴妃想讓自己的兒子取而代之,所以,朱常洛早年一直生活在受冷遇、被欺凌、遭迫害的險惡環境中,各種供給待遇也極差。這種坎坷狀況,直到“廷擊案”后,才稍有改觀。萬歷四十八年(1620)七月二十一日,神宗去世。八月初一,朱常洛即皇帝位,是為明光宗。
  一般來講,一個長期受壓抑的男人,如果突然站在了世界的頂端,喜悅之余,必然有一番瘋狂的淫逸傾向,況且朱常洛原本就好色。而百官的有意奉承,尤其是鄭貴妃的投其所好,更是為郁悶多年的朱常洛提供了縱欲的溫床。即位的第二天,鄭貴妃就送給朱常洛大量的錢財、珠寶,同時還進獻了八名漂亮嫵媚的女子。《明史·方從哲傳》對此事記載得惟妙惟肖,稱鄭貴妃“進珠玉及侍姬八人啖帝”。
  啖,有吃的意思,也有引誘的意思。《明史》中提到的“啖”字,其含義應該是后者。鄭貴妃此舉,是想通過美色無休止的糾纏和引誘朱常洛,使其在“溫柔富貴鄉”里墮落心志,撒手政務,從而達到間接操控朝政大權的目的。這一狠招,與當年孫權為奪回荊州,用妹妹迷亂劉備的伎倆如出一轍。雄心壯志的梟雄劉備,在華堂大廈、子女金帛、聲色犬馬面前,尚且不能自拔,更何況是朱常洛了。
  朱常洛的體質原本比較虛弱,尤其是當了皇帝以后,日理萬機,單是繁雜瑣碎的政務,就讓他力不從心。然而退朝之后,他卻耐不住美女的誘惑,在**的有力激活下,有時一夜連幸數人。這種對美色變本加厲的貪婪,這種對做愛只爭朝夕的勁頭,大有一口氣補足三十多年美色虧空之勢。權利,對于男人來說,固然是最好的“偉哥”,但在女色的輪番“啖”力下,朱常洛很快就把自己熬成了“藥渣”。
  朱常洛在位的一個月中,有二十天是在床上度過的。八月初十,也就是他即位的第十天,便臥病不起。十四日,內侍太監崔文升開出一劑泄藥,朱常洛服用后一天內竟腹瀉三四十次,頓時萎瘁不堪。病急亂投醫,皇帝也不例外。二十九日,鴻臚寺丞李可灼進獻“紅丸”,朱常洛服用一粒后感覺很舒服。入夜,他担心藥力不足,不聽勸阻又服一丸。結果到了次日一早,即九月初一清晨便去世了。
  朱常洛在位時間雖短,但也做了不少令人稱道的事。據《明史·神宗本紀二》記載:“四十八年七月,神宗崩。丁酉,太子遵遺詔發帑金百萬犒邊。盡罷天下礦稅,起建言得罪諸臣。己亥,再發帑金百萬充邊賞。”此外,朱常洛即位后,堅持臨朝聽政,果斷實行改革,這無疑是神宗多年厭朝怠政后,明朝政壇出現的一縷新鮮空氣。可惜“天不假年,措施未展”,便短命暴亡,史稱“一月天子”。
  一位海內屬望、頗思進取的皇帝,因為在個人私生活方面恣意縱欲,不加節制,最終讓他丟掉了健康,斷送了性命,真可謂一代哀主。朱常洛死后,他的兒子朱由校即位,尊謚為“崇天契道英睿恭純憲文景武淵仁懿孝貞皇帝”,廟號“光宗”,葬慶陵。忽然想起了呂洞賓的一首《警世》詩:“二八佳人體似酥,腰中仗劍斬凡夫。雖然不見人頭落,暗中教君骨髓枯。”不知道朱常洛在貪淫之余,有沒有看到。(劉秉光)


劉秉光 2011-09-04 07:03:39

[新一篇] 不要引動過去的惡業發芽

[舊一篇] 淫亂,人類最大的罪惡,快醒醒吧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