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春秋茶馆 - 古典韵味,时事评论,每天清新的思考
字体    

台湾之行之(十) 时尚香港
台湾之行之(十) 时尚香港
昔日南中国的边陲,今日繁华大都会。如梦如幻之际,畅想盛世之时的锦绣河山。家国天下,观览传奇的书卷绘画,思接千载,常怀书生意气的故情徜徉。
小乐     阅读传统中文版

8.jpg

台北到香港的票价也还是便宜的,航空公司各种的服务也更加的完善。比如这个“娱乐中心”平板,各种项目进行尝试,玩得不亦乐乎。有电影、电视、音乐、儿童世界、游戏、飞行地图、电子刊物、旅行信息、关于我们。只是航程太短,只能匆匆概览,而且中间经常画面与声音中断,播报航班飞行信息(其实声音大多听不清楚)。飞行地图还是挺有意思的,可以了解航班路线,看到目前飞机的所在地,有没偏离方向导致“失联”啥的。


飞近香港上空,蓝天白云下面,映现出一片又一片的高楼大厦。下望大海,波光粼粼,船行点点,笼罩在和熙的阳光下。不知为何,有“江山漂渺”的感觉,难道是因为此地已接近中国最南端,历史上着名的“崖山之战”所在地已不远。


以下摘自百度百科:


崖山,其位置在广东省冈州,即今新会,距新会城南约50多公里,银洲湖水由此出海,也是潮汐涨退的出入口。东有崖山,西有瓶山,两山之脉向南延伸入海,如门束住水口,故称崖门。


1279年2月6日晚,人类古代史上最为惨烈的一场大规模海战画上了句号。当日,风雨交加,宋元两军在珠江口西面的崖门银洲湖海面上进行了最后的存亡决战,海面被鲜血染红。南宋战败,就此亡国。近20万南宋军民或战死、或投海,壮烈殉国。南宋被俘丞相文天祥在元军舰船上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悲愤不已。据《宋史》记载,7日之后,海上浮尸近10万具。


宋朝灭亡于此,乃是时势所向。“多方史料表明,张世杰当时乃是孤注一掷,做出了死的打算。他认为与其终日流亡,不如为南宋寻求一个轰轰烈烈的结局。”综观当时形势,的确如此。宋朝有着数百年军事上消极防御的传统,当时南宋江山几乎已全部被占领,陆地分支军事力量也是损失殆尽,纵然海战打赢,复国希望亦是渺茫。


“与其终日流亡生,不如轰轰烈烈死”,哎,真的值得么?退,可守海南、台湾、吕宋、越南等等,或许在他们看来,当时那些蛮夷之所,非华夏之地吧。也可能,宋人重于精神甚至生命不想苟且偷生,也为几百年宋人的消极退守感到惭愧。张世杰他们或许是获得了一时孤愤的壮美结局,但是要负上中华文明整体覆灭的历史责任。或许,这也是历史的劫数吧,南明最后的皇帝逃到缅甸,不还是被汉奸抓回来。


…………


在香港,孙中山见识了西方发达的现代政治经济文明。1883年,17岁的孙中山来到位于香港上环东边街的拔萃书室求学。百多年过去,那里仍是一所学校———创校10年的般咸道官立小学,现在的校方亦以辛亥激励学子,大门上的红底对联题写着“十年树木般咸璀璨,百载辛亥天下为公”。1923年春天,名满天下的孙中山在陆佑堂作《革命思想之诞生》的演讲。他开场便道,“我此行真仿如游子归家,因香港及香港大学,乃我知识之诞生地也……从前人人问我,你的革命思想从何而来?我今直答之:革命思想正乃从香港而来”。


1879年(光绪五年),孙中山十三岁,随母亲离乡到檀香山,“始见轮舟之奇,沧海之阔,自是有慕西学之心,穷天地之想”。


在香港期间,孙中山见到当地市街秩序整齐,建筑宏美,社会进步,与故乡情形迥异,自念两地相距仅五十余里,何以成为两个世界?他问自己:“外人能在七八十年间在一荒岛上成此伟绩,中国以四千年之文明,乃无一地如香港者,其故安在?”


…………


上海跟台北,走出机舱,都是机场有架桥走通道直进机场检入处。香港估计是航班太多了,走楼梯下飞机,坐上一辆巴士去检入处。(呵呵,笑话我这个乡巴佬之前没坐过飞机。)一样的繁体中文,一样的细致周到,不一样的是,比台北少了许多欢乐气息,多了很多国际化的意味。


香港,金庸武侠,港剧TVB,股场商战,警匪对战?其实,大多都是想象,如果日常生活都是那样,那不必拍了,每天见到的有什么好拍上电视特意看的?


香港,英国殖民百年,从一穷困潦倒的海边蛮夷,建设成为国际大都市,曾被誉为英国女王皇冠上的明珠。那是,大英帝国先进的思想理念,搭配勤勉敬业进取的华人,在这片自由的天地,不创造奇迹才怪。


为打开对华贸易的大门,1793年(乾隆五十八年),马戛尔尼一行人觐见乾隆皇帝,提出要在中国开辟新贸易港口、租借岛屿、派遣常驻使节等。乾隆皇帝一口拒绝,让他们尽快回国。这一年,乾隆已经82岁高龄。这个自诩文治武功超迈古今的“十全老人”,要说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技不如人,也不尽然,特别是当看到英船之高大,航行之迅捷,且又是在中国人所不熟悉的海面上高速航行时,他大为吃惊。打发使团离京后,乾隆连发谕旨,反复叮嘱手下官员要严防英国人报复:“今悉英吉利居西洋各国之首”,“较为强悍”。表面上,乾隆当然维持“天朝上国”的威仪与浮华,但是内心已然感受到恐惧,可怕的是其实他也毫无办法,只能掩耳盗铃。英国人得出的结论是:这是一个“停滞的帝国”,除了战争,再也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让它睁眼看世界——换句话说,40多年后的鸦片战争以及随之而来的王朝雪崩,已在此刻埋下了伏笔。根据大国崛起的观点而言,战胜了中国,使得英国在实际与名义上,都成为了世界第一强国。


这个情形,就像当年苹果乔布斯iPhone横空出世,诺基亚高层内心恐慌,但是表面上不屑,实际上也是因为束手无策。因为两难,采纳新的理念造手机,终究不敌苹果,且影响原有机型的利润。若维持旧有的标准,则市场份额一日不如一日。新的技术体系,形成了对旧世界的摧枯拉朽之势。先发优势已然形成,苹果的艺术风格介面已为典型。又如微软,推倒Windows Mobile智能系统,研发Windows Phone"Metro"风格的新系统,虽说当时独树一帜,倒也开一时风气之先,已难挽回局势。这一切,很多都是先天的理念与基因使然,比尔盖茨说最羡慕乔布斯的是他的品味"taste",这个是很难学得来的。不过微软的系统科技感较强,注重生产力,可以获得一些技术行业的人员欢迎。乔布斯曾有一句名言:Design is not just what it looks like and feels like, design is how it works. – Steve Jobs,意即设计不仅是外形和感觉,设计关乎如何运作。好的艺术家复制,伟大的艺术家偷窃。当年,乔布斯从施乐的研发中主“盗取”图形化操作界面及鼠标设计,然后比尔又参考苹果的Mac机的界面设计研发Windows。乔布斯出走又回归复兴苹果,比尔盖茨热衷公益。花开两朵,一时瑜亮的情节,在两条相似但却理念不同的道路上前行,最终也还是能言和。


又扯远了。


遵循英国传统,香港的道路上,车辆靠左行驶,英国还真是习惯特立独行啊。在很多思想上,英国开全球风气之先,很多律法的设计独到有远见,当年的日不落帝国至今余晖尚存。车都开得很快,巴士外面,景色快速闪过,看来司机的车技也都不错。所以像欧洲的很多国家一样,道路虽小,但却不会堵车,主要是因为礼让遵守交规,依靠民众素质。


临近香港市区,看到马路旁边的一些“政治”相关的横幅,像是“立法会议员讨论违法抗争”、“争取多年,终见,总站搬前,最快于2015年初落实”等等,涉及社会群体,涉及民生。政治是应该允许大家讨论的,像大陆这样把“搞政治”宣传成别有用心甚至是个人企图不道德,才是不像话。


香港的地铁车站电梯,看到大幅大幅的广告,像一个三星的“Samsung GALAXY Note Edge,Do you Note?”新手机,倒是相当夺人眼球。柔性屏幕目前还难普及,但是弯屏倒是看来已然做到可以量产。


可以感觉到,地铁的很多细节设计相对内地更加具有智慧,难以一一列举。车厢屏幕上放着“新闻直线”,讨论各种政治民生话题,风气自然是相对包容开放。“百度或注资美国召唤的士软件Uber”,让我有一些奇异的感觉,与内地紧密的联系,国人品牌崭露头角影响世界?


“切勿纵容,滥用公屋”,是指“廉租房”。在寸土寸金的香港,这个确实应当做好甄别的工作。更理想上,应当让民众有素质与理念,那才是最强大的文化。


行人匆匆,途中经过好几次的太子站“Prince Edward”,在这弥敦道边。


在前一天的夜晚,台北地铁,预订香港的住宿。不知为何,当时一门心思,想订“铜锣湾”的旅店,甚至感觉耳边有声音回响说订“铜锣湾”好。不过时已晚了,实在订不到了作罢,好不容易订了旺角的一家。


本来我确实也有想看一下“占一中”的壮况,据我了解,清一场大概已在进行甚至结束也未可知。回来后我了解到,“铜锣湾”是公一民一抗一命最后的留守地,就在那两天最后也被清一场。警方的效率很高,大部分地方像是中环等地,已经看不大到抗一争的痕迹,一些隔离栏等也早已被拆除。只有一些零星的残留,是留下来的账棚等?可以依稀想象当时的盛况。


一些展板上也还有占一中问题的讨论等等,估计一般游客是不会注意到的。过了些天,上网看新闻(通过“科学”的方式),说是最后一批占中人士及物品,是在铜锣湾,在我到的那两天,被清一场。其实据我了解,游一行这种事情,在香港是常有的,特别是七一、国庆,以及每年人数创新高的维多利亚一烛一光一纪念一晚会,甚至有的还会打出中华一民国的旗帜。政府在这里虽然不像台湾是民选的,但也没有能力干预百姓,基本上也只能各行其事。


民主一地区果然神奇,处处都有自由意志的散发。犹其在香港,看到了更为有趣的事情。“反”一共人士和“亲”一共人士同侧而立,对路人进行宣传,一方亲切解说真一相,另一方动用高音喇叭来争取民意。看起来还是很和谐嘛,就像肯德基和麦当劳在很多城市都是面对面营业。当然,不和谐的时候也是有的,反“占一中”时,警一匪黑社会啥的出动,这真是情何以堪啊。


香港“寸土寸金”的情况固然有心理准备,但看在它有“商务酒店”之名,以为稍微像样些。其实到了实地一看,“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只是一间较大的公寓拦格而成,电梯之小巧,令人惊奇。


在这样的地方,芝麻点大的公寓改造的旅馆,也敢自称商务酒店。听说在香港,随便注册个公司,都可以自由起名,叫做某某国际集团,所以有很多大陆厂家注册这个来忽悠内地人民。


不得不赞叹一下Agoda,在港台或者海外订旅馆,在这家新加坡公司Agoda的网站上预订还是不错的,服务也到位。因为这家“商务酒店”自身系统出错,导致预订取消,Agoda提供了双倍返还现金或者提供备用高级酒店的选择。因手机无信号,到晚才知道这个消息,但都那个时候了,然后去了一家真正的酒店,整幢楼都是啊,气派多了。


网上有文本介绍:在亚太地区,Agoda凭借领先的在线酒店预订服务,致力于提供全球最低的酒店折扣价格,融合先进的技术和人性化的服务是Agoda的独特之处。


旺角维景酒店,地板很是亮眼,干净时尚,服务周到,当然想要宽敞什么的,在香港还是不用想了。


根据指南,准备前往太平山,居高临下看维大利亚港湾。先坐地铁到中环,高架旁边的圣诞树,已经是非常壮观了。街头售票处等地方,服务员都行事匆匆,不像台湾各地慢条斯理、热情洋溢的态度,而是感觉上对大陆游客,说话言简意赅。必须打交道,说起来是同胞,没法拒绝大陆人到香港,但又不怎么想认亲。有些香港人,大概就是这么种心态吧。


香港的公交车都是两层的,在狭小的路道中穿梭,有时真担心会不会翻下去。一路看到几个游客在交谈,其中一位应当是港人作导游,了解了一些香港当地的状况。车沿着崎岖的环山公路前行,绕过一个又一个的大弯,最终来到山顶广场,又是一家豪华的商场,上面一个大大的糖果盒。


在商场的最顶端,需要购票进入,可以看到维多利亚最美的风景。貌似就是无边无际的高楼,金融商业之国际大都市,远望去,苍茫天际,海角天涯。再往上还有山顶花园,在山的高峰,有很多人大概准备通宵,直到拍摄日出。


下来,坐山顶缆车“The Peak Tram”。这个缆车的历史应当是很悠久了,毕竟太平山也是香港历来非常着名的景点。排老长的队,看到前面一位游客,一直在认真看“反一动“的,即”对内地一当局进行政治、经济、宗教、文化全方位一批判“的报纸。其实在现实的社会中生存,大部分人都是只要“开心就好啦”(TVB的名言?),但是总有少数人,会想探究历史、忧国忧民。


第二天逛了些街,准备回归大陆,前往深圳。在香港路边,还看到”加入警队,实践抱负“的广告,以及”嘻哈风格、街头奔放、张扬音乐“的宣传画。


因为大陆有淘宝水货的存在,香港的数码产品的价格优势没那么明显,不过有些日本原厂产的数码产品,只是感觉这边香港买的质量高些。至于香水、化妆品这种容易造假的东西,怕买错,这边免税正品的价格优势就很明显了。


谈起“双一普一选”,这个2014年的大热门,甚至引发风云一时的“占一中”运动的话题。当然,不管怎么说,公一民一直一选还是很有意义的,李嘉诚也认为推动直一选还是进步的,有利香港繁荣。至于年轻人的抗一争,在于提一名一权,意即参一选一人的资格问题,是由功能一组别一小圈子以方便当一局甚至大陆一控制,还是由民间一提名呼应草根。在我看来,在很多民主一国家,是由左右两派的政党一轮流一执政的,其有“自动纠偏”的选举机制。


那么在香港,民主一制度显然还不成熟。虽然法制完善,也有各种议会、议员,但是毕竟地方小,政党难以发展。那么,本来应该是社会的两派相争,相互吸取经验,变成了现在的市民与政府相一争,这个现象是不对的。从这个角度,香港的民主一制度建设与政治文化还远不能跟台湾相比。当然,比起大陆的一言堂,万马齐喑,领导一句顶一万句,乃至各种暴力一强拆,还是要好许多。民主一社会跟法治社会有区别,法治社会跟法制社会有区别,法制社会跟丛林社会有区别,此之谓也。


香港年年都有的维多利亚“烛一光”晚会,有相当多的港人,是从大陆逃过去的,对于大陆的政经对于祖国的发展是相当关心的。港人能呼吸相对的自由空气,自然更加要求民一主。


回到深圳站,就像从大都市回到了小城镇,总感觉一切有点土。不过好消息是,手机终于有信号了,内地互联网公司的服务也都一个个接轨了,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车站一个墙壁上的文字,构画的还不错:“美是唯一的真实,生活那么美,走那么急,要去哪里?放慢脚步,欣赏生活的颜色。”


如潮的过关人群,其中应该有不少是水客吧。来到深圳火车站,一番买票等候。上车后,看到不远处红白相间的列车,一排又一排的铁轨,交错纵横的电线,真有驰骋中国大地的感觉。


接着又来到广州,地铁站里“礼敬”的儒家文化宣传,还是让人颇感暖意。恰逢广州灯光节,桥上灯火辉煌,五颜六色,河水缤纷如彩虹。新造的广州汽车南站非常壮观,规模之大堪比机场。在广州买票坐高铁去杭州,又是一番折腾。


八个小时的行程,纵跨半个中国,此高铁途中只在长沙与南昌两站作停留。车上有快餐提供,价格偏贵味道一般,不过对于旅途中的人,也还行了。据观察,最高时速大概在310km/h左右。


沿途风光,大多黄土绿树林,以及一些城市边缘的建筑。自然而然,有生出“大中国”的豪迈感,赞叹中国之大。不过青山绿水,看起来大都病怏怏的,没有台湾的树木那么有灵性,不知是因为缺水,还是被雾霾的灰覆盖了厚厚的一层。


来到杭州火车站,杭州的装饰风格,流畅明亮水灵的气息,但缺少了台北的欢乐气息。每个城市,都有每个城市的历史轨迹,以及沉淀下来的独特韵味。像香港,时尚与国际范十足,像苏州,则是浓厚的古典朴实味。客观世界,也还真是人心的返照啊


至于往后,坐地铁来到客运中心,再出发,若干小时的旅途。这跟历经这么多天的长途奔波,以及漫长的高铁路程相比,已经是不值一提的了。


历经港台,接受各种地域文化与观念的冲击,时空有点错乱,思绪很难理清,整理照片等都相当费劲。本着做事要有始有终的原则以及略微严重的强迫症,倒是坚持了下来,而且途中反复折腾加了几次量。没办法,内容要充实,就得反复锤炼。不过,各个细节的完善,实在没有太多的心力了,也意义不大。好在行笔(敲键盘)至此,快可以说是告一段落了。


其间,特意将与具体景点无关,而是从历史和思潮来考虑的想法提取出来,再加上以前的阅读积累,总结出了第一篇的《台湾之行 家国山河梦 文艺与小清新的天堂》。此文梳理历史脉络,畅想未来图景,还是比较有价值的。


几年前,网络名人当年明月写《明朝那些事儿》引起轰动,到位的心理描写和趣味历史调侃吸引大批明矾。重写明史当然不容易,不过他最终坚持写完明朝结束。虽然北京城破就止笔,有匆匆结尾的感觉,晚明没有写,甚至清兵入关也没写。可以想见,写到明朝后期,虽说痛并快乐着,但作者内心的焦燥与忍耐,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昔日南中国的边陲,今日之繁华大都会。回望华夏大地,高楼遍布,却又分明满目疮痍、百废待兴。如梦如幻之际,畅想盛世之时的锦绣河山。家国天下,书生意气,常怀故情徜徉。观览一幅又一幅的绘画,审阅传奇的书卷,思接千载,或可臻永恒之境。


机上娱乐系统

变形金刚 歼灭世纪

航班路线

海天一线

江山飘渺


入境检查

机场走道

机场内部

机场公交车站

飞逝的景色

万洲国际

港湾

立法会议员

三星广告 Samsung Galaxy Note Edge

地铁广告

百度或注资美国召唤的士软件Uber

切勿纵容 滥用公屋

香港站

周生生

太子站

香港街头

旺角维景酒店

酒店走廊

酒店地板


中环

圣诞树

二层公交车

中环高架1

中环高架2

中环高架3

中环高架4

可能是占中未拆完的吧

山顶广场

山顶商店

山顶公路

山顶花园

维多利亚港湾

山顶缆车1

山顶缆车入口

缆车装饰1

缆车装饰2

加入警队 实践抱负

地铁装饰1

地铁装饰2

九塘斛

深圳站欢迎您

美是唯一的真实

一帆风顺

深圳铁路

广州地铁 礼敬

广州地铁

广州灯光节1

广州灯光节2

海印缤缤广场

广州南站

高铁客运

速度310km/h

沿途风光1

沿途风光2

杭州客运中心

2015-05-16 15:30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传统官僚翰林总统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号菊人,又号水竹邨人、弢斋。祖籍浙江宁波鄞县。清末民初,曾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获段祺瑞控制的安....
晚清改革家强权人物
袁世凯(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号容庵,河南项城人,故又称袁项城,清末民初的军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统的领袖。袁世凯出生於清咸丰九年八月二十日(....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