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话题讨论 >>> 新编网络文学
字体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 不再光耀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 不再光耀
网载     阅读传统中文版

  文/新浪专栏 观察家 媒体札记 詹万承

  李光耀又死了?这一次是真的!

  今日凌晨4点16分,新华社发布快讯:“据新加坡总理公署23日公告,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因病于当天凌晨3时18分点去世,享年91岁。”

  “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请您安息吧!”今晨,凤凰网首页推送凤凰卫视视频,带来李显龙总理的电视广播讲话:“今天,我们失去了一位敬爱的领袖,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李先生在我们心目中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他与人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深受人民的爱戴。在李先生住院期间,各阶层人士通过不同的方式表达了大家的关怀和慰问。这给了李先生和我家人很大的安慰。我谨代表家属向大家致以最衷心的感谢。”

  为父亲,也为国父,李显龙以生硬的华语,在讲话中数度哽咽:“由始至终,李先生最关心的就是新加坡的存亡。他把一生奉献给新加坡,致力团结全国人民,激发大家自力更生。在他的领导下,我国成功从第三世界晋升第一世界,成为一个让人民引以为豪的家园。”

  无一字直接提及两人关系,只以“他的离去对新加坡和我家人是个巨大的损失”带过:“在这悲痛的时刻,我们要把李先生的贡献铭记在心。悼念他最好的方式就是继续发扬他的爱国精神,团结一致,让这个他付出毕生精力建立的新加坡,继续繁荣稳定。”

  病危的消息,以总理公署公告的方式,近期接二连三地放出后,李光耀的离去,也不再遽然。

  补上一刀的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今晨以《李光耀走了,门户网站这次没犯错》为门户作结,凤凰的专题《光落狮城》、网易的页面《一个时代的终结》,在闹乌龙那晚曝光后,未改标题又推了出来。

  上午八时许,中国外交部的哀悼及时到来,“李光耀先生是具有独特影响力的亚洲政治家,也是兼具东方价值观和国际视野的战略家。”

  稍后,政要们的致哀,被采撷归纳——“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唁电中表示,李光耀先生是新加坡共和国的缔造者,也是广受国际社会尊重的战略家和政治家。李光耀先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是中新关系的奠基人、开拓者、推动者”;“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形容李光耀是‘亚洲的传奇人物,因为他极强的领导能力和治国才能而倍受尊敬’”;“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悼文中称李光耀是‘历史真正的巨人’”;“台湾领导人马英九表示李光耀先生一生高瞻远瞩、为政清廉、处事明快、勤政爱民,将新加坡打造成世界一流的国家,是一位足令世人怀念的卓越领袖”…

  在中国内地风靡一时的新加坡女歌手@孙燕姿,今晨上午十时许也在个人新浪微博送上哀思:“今天早晨我们失去了一个巨人,新加坡人民都在哀思。谢谢李光耀先生,您走好。”

  《曾与五代中国领导人会面》、《赞习近平“曼德拉级”人物》、《李光耀对华“双面”外交》、《一生30余次访华》、《与妻恩爱情深不惧色诱,一生只哭过两次》,门户网站的首页上,轮番滚动着这些早已备好的消息…

  作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五岳散人 记起,“他的两句话让人印象深刻”:“‘新加坡成功的关键,是英国人留下的法治制度,而不是什么儒家文化”、‘二十一世纪后半叶,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是中美关系。’前者回顾历史,总结的精辟;后者展望未来,正在逐步实现。好的政治家正是这种能认清历史与未来的人吧。”

  与此同时,各种李光耀语录,也在四处传播:“中国的问题不是有一个皇帝的问题,而是有一窝皇帝的问题”、“我来到这个世上,并不是为了探索什么生命的意义,更不会对这个深奥的问题发表长篇大论,我的生命的意义就是我做到了我想做的事情,而且我一直是尽力而为,所以我很满足,没有遗憾”、“如果我们现在控制的国家权力不是被用来让人民生活富裕起来,而是被统治集团中的一些人用来发不义之财,那么可以确定我们都会死得很惨”…

  不过,也总归有些不同的声音,@冉氏艺文志即有揶揄:“看到那么多人悼念威权主义政客李光耀,我估计不少人的想法是:自己的爹很坏,找个邻居不那么坏的爹来悼念一下,以转移自己不能得到安慰的剧痛。国人的自我麻醉与自欺功夫的确高明,看来五行缺爹的确是个群体性的病症。”

  同样,“不太明白中国人对李光耀的情感从何而来”,也是@杨樾杨樾 的困惑,于是叹息“我们有些同胞的情感缺乏历史常识的支撑,显得有点无厘头。”

  好评,@郑维 早已预料,这位曾任新加坡联合早报网主编一职的资深媒体人,早几日即有过点评:“有朋友问我,会不会感到很唏嘘。我真觉得没有。李光耀爱着他最爱的女人,亲手建设了他最爱的城市,干掉了他最钦佩的对手,驰骋纵横国际舞台数十年,赢得掌声无数也惹来非议许多。男人的一生至此,夫复何求…在我的记忆里的李光耀,越来越多是这些图景…强悍、充满斗志甚至偏执的他。强人时代远去,我们站在伟人的肩膀上,心有怀念却别无选择,只能前行。”

  坏评,这位现任香港南华早报中文网总编辑也有准备:“长颈鹿不会在乎蚂蚁对它的评价,因为大家的视野不一样。所以我一直说,对于李光耀,大家随便评价,偏执而强悍的他才不在乎。当年我与他争论方言政策近一小时,他搬出各种语言学习和社会学研究成果,恶狠狠将我击败。我虽然悻悻而返,但不得不服。”

  是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郑维 的老东家联合早报在今晨赶制的社论中,借用美国外交家基辛格的评价断定,“显然是英雄造时势”。

  社论一一历数“小国巨人”李光耀留下的政治遗产:“领导层的自我更新是突出的贡献之一”、“李光耀的治国理念,并没有遵循任何教条,而是通过实践而来”、“在制度设计方面,李光耀致力于建设廉洁的政治与官僚体系,对贪污采取零容忍的立场”、“李光耀也通过社会运动及严刑峻法,提高国人的素质,这包括清洁运动及礼貌运动等等”。

  文末,哀婉之意,跃然纸上,“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今年是新加坡独立50周年,国人在享有安全、富足与尊严的情况下,昂首迈入建国的另一阶段,这与国人在独立初期的忐忑不安,形成强烈的对比。新加坡在短短的几十年内,从第三世界晋升为第一世界,李光耀居功至伟。对李光耀个人而言,他走完了一个充实又意义非凡的人生。对新加坡而言,他留下的政治遗产,弥足珍贵。新的一代将在他奠定的基础上,承先启后,再创辉煌。李光耀是当之无愧的建国之父,其功绩将为后人铭记并久远传诵。”

  是的,这也是财经网在《李光耀:一个政治强人的背影》一开头所唏嘘感慨之处,“本来,再过五个月他将迎来人生最辉煌的时刻:在新加坡独立五十周年之际,无数荣耀和祝福将献给这位91岁的老人。但是,他最终没有等到那一天。”

  杂志主笔马国川对李光耀的生平显然有过一番了解,驾轻就熟的笔触,将其事迹娓娓道来,“李光耀无疑是新加坡奇迹的缔造者”:“从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香港、新加坡、韩国和台湾都就像坐上了‘一辆通往繁荣的快速电梯’,在短时间内实现了经济的腾飞,一跃成为发达富裕的地区…‘亚洲四小龙’的成就世界瞩目,新加坡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新加坡政府稳定而清廉,不仅关注推动经济发展,而且投资于公共住房,兴办令人羡慕的社会服务体系,以及高度发达的教育事业。这一切让几乎所有的新加坡人在经济上都有保障。”

  随后马主笔笔锋一转,带出由来已久的争议。

  所谓成也体制败也体制,大约可套在新加坡头上,“在许多研究者看来,‘亚洲四小龙’的腾飞与流行于东亚的威权主义政治体制密切相关。这种体制处于民主政体和极权政体之间,其特点是严格遵从政府的权威,而政府常运用压制性手段,用来维持和执行社会控制,从而有效地提高效率”:“新加坡显然就是其中的典型。在这个治理的井井有条的国家里,街头示威属于违法,违法者将被捕。未经警方许可,五个人以上的集会可能构成‘非法集会’。在过去的五十年里,这个国家一直由人民行动党一党执政,而且这个党一直控制在精力旺盛的李光耀手中…曾任驻亚洲外交官联合会主席的美国历史学家罗兹·墨菲在《亚洲史》一书里说,新加坡‘长期在李光耀总理家长式统治下’,‘他容不得反对意见或批评,实行新闻审查,按照自己的观点厉行他的法治和秩序。在这个由单一政党——即人民行动党——而实际上由他一个人统治的国家,不存在值得注意的反对派。’”

  没错,今晨,腾讯首页所推南方人物周刊旧稿,标题正是“李光耀被指隔代传位,打击政敌民众无自由”:“李光耀在新加坡创立了民主制度。但一直以来,他对待反对派的手法总令人无法释怀。胆敢反对他的人,很快就遭到报复。与专制独裁者不一样,他不是采用暗杀、绑架等非人道方式,而是‘正大光明’地使用司法诉讼。他会毫不客气把反对他的人以‘毁誉’侵权为名,告上法庭。政治异见分子也会经常发现自己遭到‘威胁国家安全’的刑事指控。”

  “马基雅维利的信徒”、“往日辉煌难再”、“还不是裸退”,这是文章的三个小标题,以此为统摄,可见立意所在:“人们分析李光耀治国术,常常归类为精英主义、功绩制度、实用主义、民主及法治。但分析家说,以实用主义哲学为价值取舍的治国方略,却全在服务于建立一个高效的威权统治体系。在这个体系下,重刑化的司法政策,使轻微越轨的人都有可能遭受鞭刑这样的重刑。”

  那么,“李光耀是专制社会的独裁者吗?”这是凤凰网今日所邀之论追问的方向。

  身为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亚洲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想必作者王江雨对中国与新加坡都有不浅的理解。看上去,王主任的意见,与流行的反对意见,有不同也有相似——大相径庭的地方在于:“新加坡不是专制社会,而是不折不扣的民主国家”、“新加坡反对党不是‘参政议政’的花瓶,而是货真价实的反对党”、“李光耀一直认为政客不应该讨好选民”,殊途同归之处在于:“李光耀采取了相当不民主手段对付政治反对者”、“李光耀治下的新加坡,媒体自由受到很大限制”。

  所以,王江雨的结论,反倒并不鲜明,“总的来说,无论是将新加坡政治体制归为西式民主还是东方专制都失之简单,或者可以说根本就是不正确的”:“新加坡有着民主体制的基本框架,它的政府确实是选民一人一票选出来的,但执政党在李光耀领导下的风格一般是,选前既不以空洞的承诺讨好选民,当选后也不以选民的‘公意’为根据制定和实施政策,而是采取一种异常强势的姿态,坚持制定和推行行动党(某种程度上也就是李光耀)自己认为正确的政策。证之以新加坡巨大的成功,也许可以说李光耀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对的。李光耀之后的政治领导人能否延续这种风格,实在是一个未知数。实际上,在笔者看来,这种可能性很小,虽然以后的政府还要在李光耀制定的制度框架内运作很长时间。”

  王江雨之论,与@吴钩不谋而合,在后者看来,“对李光耀的政治遗产作简单鲜明的点赞与反对,都是粗暴的”:“李光耀缔造的新加坡体制,既有一人一票的民主,也有精于计算的选区划分伎俩,既有英国式的法治体系,也有儒家传统的价值观,甚至有法家式的严刑峻法,既是威权统治,又保护基本自由,既强调政府管治,又推行市场经济。”

  与此同时,@吴钩 还提出,“有意思的是,李光耀设想过一种可以超越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年过四旬、有家庭的人每人手中握有两票,因为这个年龄段的人要比不到30岁的人要谨慎,投票时会考虑子女的需求。但是,人过65岁时,可能会有问题。因此,40岁与60岁之间应是最为理想的选民。到了60岁,就应该回归到一人一票。’你怎么看?”

  边总结边感叹,@眉中王 如此评价:“李光耀走了,世上少了一个纵横捭阖者。他从不相信什么新闻自由,却建立西方民主;他在中美欧三个鸡蛋上跳舞,却能够牟利套现;他依靠中国市场发展经济,却挑动遏制中国;他宣称台海两岸终将统一,却刻意加深分歧。新加坡民主假而自由无,虽获西方认同实不宜嫁接。城邦可以乱中渔利,大国岂能依附他人?”

  自问自答的@王冲 ,也在苦苦思索中:“李光耀是个独裁者吗?是,是个守法的独裁者。不过,我觉得,他实质是新加坡.INC的董事长,按照规则让公司上市并保持利润。”

  这就是新加坡模式的魔力所在,也是争议所在。

  看到满屏的李光耀,@凤凰卫视 杨舒已有些视觉疲劳,令她突然眼睛一亮是这一句:“‘我并不喜欢李光耀。但是不可否认他非常出色,独裁而不贪腐,专制而谦虚。’”

  超脱于臧否个人的评价模式,@王烁 的答案一如既往简约而不简单:“李光耀是真正的现实主义者。需要说什么做什么,就说就做,不为过往已说已做所累。李光耀不仅做到了绩效合法性,向更正常体制转型的基础也在。新加坡体制有民主、法治、李氏这三张皮,将来终会脱掉李氏这层皮。”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2015-04-09 10:05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传统官僚翰林总统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号菊人,又号水竹邨人、弢斋。祖籍浙江宁波鄞县。清末民初,曾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获段祺瑞控制的安....
从国务总理到修道士
陆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兴,上海人。中国近代着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着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个基督教家庭,父亲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经在伦敦传教会工作....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