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技术话题—商业文明的崭新时代
字体    

阐述独立开发者所承受的巨大压力
阐述独立开发者所承受的巨大压力
gamerboom.com      阅读传统中文版

  英文原文:Why Indie Developers Go Insane

  当我开始于 1994 年编写游戏,并在 1995 年将其当成全职工作后,我便很快得出了一个结论,即关于那些将我所做的事当成谋生方法的人:“这些人都疯了。”

  之后,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便逐渐意识到自己也疯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悟出了一个真理:其实每个人都疯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破坏性。没有人能够或者逃出这个世界。

  这只是关于独立开发者将拥有更高的曝光度,更大的压力,以及较小的支持群组。这些元素都意味着,当这些开发破裂时,场面将非常壮观。Twitter 只会帮助你更快,更轻松且更公开地进行“自我牺牲”。

  许多人喜欢独立游戏是因为它们很明显地就是真人的产物。它们并不是吝啬且无灵魂的密友。它们还有角色。也许你不喜欢我的游戏,但你可以说在乎它。它们是爱的产物,是充满热情的大脑的产物。

  因为我们非常关心这些大脑的产物,所以有时候我们也应该着眼于大脑本身。大脑花了一半的时间去接收比实际还多的赞美,而另外一半的时间则是作为被厌恶的对象。这真的是非常疯狂的大脑。

  我想要写一些有关压力下的独立开发者的大脑的内容。我不想要同情。我只是认为有些人可能会对这个圈子的一些事感兴趣。

flappy-bird (from forbes.com)

flappy-bird (from forbes.com)

  这是怎么回事?

  多年来,iTunes(以及最近的 Google Play)应用商店已经赚取了巨大的利益,每个人都想在这里谋得一席之位。

  这是最没有灵魂,最无趣,以及基于度量标准的市场/可想象的道德自由区域。我们可以从中吸取所有的乐趣和创造性去从“鲸鱼”用户(游戏邦注:乐于一个月投入许多钱去玩《Candy Crush Saga》)手上赚取额外的收益。

  所以在过去几周,当人们对艺电剥夺了它们关于《地下城守护者》的所有有趣回忆时,他们也注意到了一款小型免费,且基于广告支持的游戏《Flappy Bird》突然窜红起来。

  说实话,这并不是一款优秀的游戏。这是一个名为 Dong Nguyen 的年轻的越南人只花 3 天时间便编写出来的游戏。其实它真的很简单,具有压倒性的难度,古怪的吸引力,并只是通过口头进行宣传。突然间这款游戏吸引了大量玩家的注意,并吸收了无数金钱的投入。

  如果你认为关于《Flappy Bird》存在一些不好的元素,通过以下内容你便知道自己错了

  网络的存在让一切都可以成为可能。《Flappy Bird》很简单,愚蠢,是派生产品,并且非常休闲,所以毫无疑问它能够自封为游戏的扞卫者。

  为什么人们会对这款游戏表示抗议?

  首先,它的游戏玩法与早前许多游戏非常相似。当然,《Flappy Bird》与过去几年里出现的“通过按压按键让直升飞机或小鸟保持在空中”的游戏非常相似。那又怎样?如果你编写的是任何一种类型的简单游戏,那么就有 99.999% 的机会是别人已经创造了这种游戏。

  基于某些原因你并不能复制游戏玩法。如果你能这么做,小型开发者便永远都不会有机会。

  (许多人宣称《Flappy Bird》剽窃了名为《Piou Piou》的游戏,如果你尝试着玩这两款游戏的话便会发现这种说法非常可笑。因为它们真的完全不相同。)

  其次,其艺术风格与早期任天堂的游戏非常相似。是的,《Flappy Bird》的图像非常接近于上世纪出现的某些任天堂的游戏。但我并未看过任何证据表示其资产被盗用了。这只是相似而已。

  所以呢?因为某些原因你并不能复制别人的艺术风格。如果你的艺术风格不可能与别人相似,那么小型开发者便永远都不会有机会。

  最后,游戏非常粗糙。那又怎样?如果人们选择玩这款游戏,那也没人会将其选为最佳游戏。我认为《Candy Crush Saga》或手机版《地下城守护者》的玩家越来越聪明,并且能够通过花较少的钱在其它地方获得更多的乐趣。

  》?

  关于人类如何工作的粗糙教训

  Dong Nguyen 选择放弃。当一大笔财富向他敲门时,他却扭头走开了。当我在写这篇文章时,《Flappy Bird》已经撤离应用商店了。

  我希望你们能够好好想想这一点。想想是什么理由能让你推开一座金山。说真的,你要好好想想为什么有人会选择这么做。

  这并不是关于钱。

  如果你曾经作为公共人物,特别是遭到讨厌的公共人物,那么这么做便有理由。

  Dong Nguyen 是个年轻人。他编写游戏只是出于乐趣,并单纯地推出游戏,但却发现自己成为了公众关注的焦点,并且许多关注都是消极的。这种压力该有多大啊,他真的还没准备好承受它们。

  并不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了。我记得《Fez》的作者 Phil Fish 便曾一怒之下取消了《Fez 2》的发布并退出了产业。我并不是 Phil Fish。所以我不会知道当这种情况发生时他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但这的确发生了,我完全可以理解。

  真的很难理解为什么有些人会扼杀掉一款能够赚大钱的产品。也许有人会说:“他有钱,怎么会在乎这些呢?”

  其实我想对你说的是,有些东西是钱根本买不到的。如果你发疯了,你便不可能通过花钱让自己恢复。有些人可以得到这种关注,但并非所有人都可以。

  我也疯了。

  我已经成为一些厌恶者对象。就像我便收到来自愤怒的精神分裂患者的电子邮件。他们表示想看到我破产,并希望我的孩子永远都不会上大学。

  我把信息发给好友看并问道:“说实话,我是否该为自己的安全担心?”

  我总是会遇到这些事,并且我脸皮也很厚。但即使这样,它们还是对我造成了影响。毕竟我们也是人类。一条愤怒的信息总是比十条友好的信息来得有影响。这具有真正的精神重量。一旦你知道存在这样的信息,请关掉你的计算机并避免接收 Twitter 上的消息。

  当我的游戏有了它们自己的 Humble Bundle(游戏邦注:是一系列在网络上售卖和分发的关于电子游戏、音乐专辑或者电子书的收藏包)时,我本该高兴的。我指的是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将帮助我将孩子送到大学去,并且谁还能对此表示反驳呢?

  我花了一周时间待在房间里与这种恐惧感相抗衡。当我的开发者/作家/美术师朋友发现自己也处于类似的情况时,他们也是如此。有人问过我:“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为什么我一直都觉得害怕?”我们从未期待也不值得同情,但这的确发生着。

  当独立开发者成为了当下人们的厌恶目标时,公众的反应便会是一样的。

  假设有一天我遭到了许多辱骂,我便有可能失去理智或选择退出。然而人们将会这么说我:真是个懦夫。真是无能。真是白痴。为什么他要如此在意呢?为什么他不会只是将社交媒体关掉呢?为什么他不能像我一样坚强呢?

  当然了,所有的这些话都是来自那些从未经历过与我们同样的事或未能站在同样的立场进行思考的人。

  题外话

  人们只会取笑 PR 和市场营销者多没灵魂,但却不知道应对大众是件多困难,多耗时间与技能的事。为了在备受瞩目的情况下获得情感上的宽慰,你便需要在自己与来自公众的原生反馈间建立一道保护层。

  如果 Dong Nguyen 拥有自己的 PR 专家,并远离论坛,只是编写着自己的游戏,他便能够赚到许多钱。然而,就像他对自己说的那样,这并不是他想过的生活,我并不能为此责怪他。

  但如果你曾经看过一个公众人物(不论是政治家,演员,歌手还是游戏设计师)毫无预兆地宣布退出,那么现在面对这种情况你便会觉得是合理的。

  当然了,我们做不了什么

  现实就是现实。如果没有网络,我们开发的东西可能根本就不能吸引别人的注意并获得成功,但你必须将好与坏结合在一起。如果你想得到关注,你就必须面对别人的讨厌。

  有时候,网络上的所有玩家都在寻求他们自己的咆哮盒子。寻找一个地方能够引导他们朝着自己所选择的目标进行咆哮。一边是青少年,另一边是社会中的正义之人,他们的想法无处不在。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意见,而咆哮其实也是一种乐趣。

  人们有权利提供反馈。如果我想要大声说出对于《地下城守护者》或者其它游戏的看法,我便能够这么做。如果你将自己的作品带向公众,他们就有权利做出回应。

  咆哮真的很烦。(尽管一个人的咆哮可能对于另外一个人来说勇敢的说教者。)人们会咆哮是因为这是有效的。如果有人写道:“有些开发者很蠢并且他的游戏很糟糕”,当开发者读到这一内容时便会很受伤。但你不能阻止这样的言论。这只是关于我们大脑的运行。

  我不认为这种情况会发生改变。这并不是关于一个破碎的系统。这是关于理解,同情,并记得你所谈论的对象是来自另外一个人的作品。一个真正的人是带有情感之类的东西。而人类又出人意料的脆弱。

  当然,那么说可能不会做出任何改变。讨厌者会继续讨厌。咆哮也会继续出现。但如果这能偶然带给人们警示,也算是好事吧。

2014-07-02 15:21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费而隐 古德洁无华
杨霁园先生是民国时期宁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着,着作宏丰,在国学、文学等方面成就卓着,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诚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乡人及门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杨....
孙中山的启蒙者
近现代的岭南,涌现出大批引领中国前行的先驱者,近代改良主义者,香港华人领袖何启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仅是孙中山在香港西医书院的老师,更是孙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导师。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