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历史思潮 >>> 民初教育及人才培养
字体    

世界杯里说教育
世界杯里说教育
berlinfang.blog.163.com      阅读传统中文版

  据说易中天与陈丹青有这样一次对话:易中天问:中国教育和中国足球哪个更有希望?陈丹青回答:你问的问题里已经包含答案了啊…中国足球有多大希望,中国教育就有多大希望。陈丹青的说法显然是对足球和教育的共同嘲讽。不过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看美国和葡萄牙在踢的时候,我倒真在想足球和教育的关系。

  中国足球为什么让人失望呢?是我们没钱经营吗?不是。说足球和经济有什么关系已经说不过去。世界杯强队里,有发达国家(如美国,德国),也有欠发达国家,如非洲各国,显然和经济无关。和什么有关系呢?人海战术吗?比如中国,是十三亿人的大国,为什么不会球星倍出?为什么量变不能质变?

  其原因之一,我想如余华说的那样,中国可以踢球的公共草坪很少。这确实很有道理,仅有的一些草坪上面,还写着诸如“小草在睡觉,请勿践踏”之类的标记。其余的空场地,能用来踢球的地方不多,或不安全。有的空场地是给老人设计的,不是给儿童设计的。大爷们可以在那里打太极拳,大妈可以在那里跳广场舞。如果举办广场舞世界杯,中国所向披靡。咱们国家是一帮老人在为同类谋福利,其余的人都苦逼得很。

  更为关键的一个原因,是作为踢球后备力量的青少年,平时放学都在家里干什么?人生的成效和我们具体在什么方面花时间很有关系。世界杯强国里,在经济上比较萧条、被称作黑猪四国(PIGS)的葡萄牙(P)、意大利(I)、 希腊(G)、 西班牙(S)全在。这四个国家总的来说,假期多,还动不动罢工,国民喜欢玩耍,所以经济上不去。一些欧洲国家号称高福利高税收,我想还应加上高休闲这一项。这种文化,也反应在儿童时间安排上,他们的家长不会像中国家长这样,为了考试不惜代价,让其小小年纪就成天伏案学习。看了陈丹青和易中天的谈话后,我还当了真,将国际足联的足球排名,和前不久公布的国际学生水平测试(PISA)排名,比如阅读和数学两项,作了个对比,我发现一些足球强国,阅读和数学考试成绩还真不怎么样,比如西班牙阅读排 31,数学排 33,巴西阅读排 55,数学 58. 墨西哥阅读和数学分别排 52,53。希望学过统计的朋友对这些数据再作一些整理,看各要素是否相关。我的假设是足球成就和经济和国力无关,和闲暇时间有关,和公共设施的使用费用以及开放程度有关,也和家长的教育观念有关。

  在实际生活中,我确实发现周围的墨西哥裔儿童的家庭,对教育很不重视,放学后孩子们基本上自己玩。我过去住的一个小区住着不少塞尔维亚人,他们的儿童也成天在外面疯玩。中国虽然人多,但是儿童放松出去踢球的时间极少。家长大部分也不重视这一点,而更重视“文化课”学习。家长真正能让其敞开了踢球的儿童,估计是凤毛麟角。因此中国的“人口红利”,并不能在足球这里兑现。

  我这里当然不是说,我们应该走极端,去效仿他们,放弃学习,让孩子们书包一丢,踢球踢到天黑。我估计很少有家长能迷足球迷到这种地步。我们需要的是平衡。我觉得而今家长拼孩拼得走火入魔了,失去了平衡,都不让孩子出去玩耍。能不能进世界杯无所谓,关键我觉得这不利于他们的身心健康。

世界杯里说教育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剥夺了玩耍的权利(足球首先是一种玩耍),也让儿童没有机会锻炼一些必要的个人素质。在美国,球类比赛多被认为能提高人的团队协作能力和领导力。这种能力不去花时间培养,也不会凭空而来。踢球也不光是个人练习的问题,还需要团队配合,实战,在其中积累经验。在美国,我儿子曾经参加过基督教青年会的足球队,让我震惊的是,每周两次聚会,第一次是练习,第二次就打比赛,估计那时候儿童们规则都还没搞懂。由于不讲究完美,每参加一次这样的球队,一半时间都在打比赛。孩子们的个体技能可以在练习、比赛中螺旋式发展,而频繁的比赛,让其有足够时间去练习团队协作。任何学习,都得花费足够时间才会有成效。格莱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甚至提出“一万个小时”一说。美国足球非主流,热爱橄榄球、篮球和棒球的人更多一些,但是踢足球的小孩,有足够时间训练团队协作,也能进入强队。即便没有进入强队,平时小孩参加各种各样的运动,也训练了他们日后在各种团队中与人配合以实现目标的能耐。

  回到当初的话题,中国足球和中国教育到底哪个更有希望?要想改变现状,政府和大企业投资足球俱乐部治标不治本。治本的方法,是大量修建公园和绿地,增加公共体育和健身设施,让人民能享受国力提升的实际好处。另外,家长对孩子们的教育方式应变更一些,不能让其一门心思搞学习,毕竟文化课学习只是其生活的一个部分,而非全部。应让其多一些在户外玩耍、活动的时间,除非大家觉得他们的身心健康和强健体魄不重要。若政府和民间能有这样的变化,中国足球和教育都会更有希望。

  图片数据来自国际足联 2014 排名和 PISA 组织的2012 测试结果数据,南桥整理

  本文载于 2014 年 6 月 24 日《南方都市报》

2014-07-02 14:38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传统官僚翰林总统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号菊人,又号水竹邨人、弢斋。祖籍浙江宁波鄞县。清末民初,曾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获段祺瑞控制的安....
孙中山的启蒙者
近现代的岭南,涌现出大批引领中国前行的先驱者,近代改良主义者,香港华人领袖何启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仅是孙中山在香港西医书院的老师,更是孙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导师。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