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历史思潮 >>> 新兴科技、社会发展等人文科学探讨
字体    

全球化与人的全面发展
全球化与人的全面发展
网载     阅读传统中文版


    中图分类号:C96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7168(2004)04-0010-05
    促进人的全面发展,这是社会主义社会的本质要求,也是我国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 标和主要任务。如何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既是一项重大的时代课题,也是一项需要高度 关注和研究的重要理论课题。对于这一课题,学术界已经从不同学科、不同角度作了有 益探索,并取得了一些重要研究成果,但要把这一研究进一步引向深入,除了要加强基 本理论研究之外,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扩大视野,把人的发展放到全球化的背景下来考 察,据此调整我们的思路,采取相应的对策。因为今天谈论人的全面发展,不能不考虑 我们所处的时代,即全球化时代。全球化的出现,对于整个社会生活以及人们的日常生 活影响都是巨大的,而要研究人的全面发展,不能不具有全球化的眼光。
    一、人的发展依赖于交往的普遍发展
    对于全球化与人的全面发展的关系问题,早在一个半世纪之前,马克思就已经注意到 并作了初步的研究。马克思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的思想非常丰富,而其明显特点之一,就 是用“世界历史”的观点来观察人的问题。在其许多着述中,特别是在《德意志意识形 态》、《共产党宣言》、《资本论》及其手稿等着作、文章中,马克思考察人的发展时 ,总是和“世界历史”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可以说,离开了他的“世界历史”理论,就 很难深刻理解其关于人的发展的理论。注意把握马克思这一方法论,对于我们今天研究 人的全面发展无疑是重要的。
    按照马克思的观点,世界历史不外是由人并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伴随世界历 史的发展,人也必然得到相应的发展。环境的改变与人的改变是一致的。正是从这样的 基本观点出发,马克思对世界历史与人的发展之间的关系问题给予了认真审视,从而深 刻阐明了人的发展的前提条件和社会历史基础。
    在马克思看来,人的发展有赖于交往的普遍发展,二者在总的方向上是一致的。这里 所说的交往,固然包括人们的一般日常交往以及国家、民族内部的交往,但更主要的是 指世界历史性的交往,即“普遍交往”。为什么人的发展有赖于普遍交往?主要原因在 于:
    其一,只有普遍交往,才能扩大人的自由度和发展程度。人的自由、发展并不是想象 中的自由、发展,而是现实的自由、发展。在现实生活中,人的自由度和发展程度不仅 仅受社会关系的制约,同时也受人与自然关系的制约,即受生产力发展水平的制约。从 历史上来看,孤立的民族性、地域性存在往往是和生产力的落后联系在一起的,生产力 发展水平低下的国家、民族,一般是封闭的、孤立的国家、民族。当然,封闭、孤立并 不是完全由主观造成的,同时也是由特定的历史条件、历史环境决定的,由生产力的一 定发展状况以及相应的交通条件制约的。伴随生产力的发展和环境、条件的改变,封闭 、孤立的状况也会逐步改变。但是,从总的历史发展趋向来看,如果一个国家、民族长 期游离于世界历史之外,长期缺乏普遍交往,那么,就无从实现“生产力的巨大增长和 高度发展”。[1]而“如果没有这种发展,那就只会有贫穷、极端贫困的普遍化;而在 极端贫困的情况下,必须重新开始争取必需品的斗争,全部陈腐污浊的东西又要死灰复 燃”。[2]可以想象,在普遍贫困的条件下,在各种陈腐的东西死灰复燃的情况下,还 谈什么人的自由发展,谈什么新的因素的滋生和萌发,人的一切活动都只能围绕生存而 进行。正因如此,马克思指出:“人们每次都不是在他们关于人的理想所决定和所容许 的范围之内,而是在现有的生产力所决定和所容许的范围之内取得自由的。”[3]
    其二,只有普遍交往,才能克服“狭隘地域性”个人的局限。狭隘地域性的生活方式 必然造成狭隘地域性的个人。这种狭隘地域性个人由于失去广泛的交往和联系,因而视 野受到限制,观念受到传统的束缚,其发展不是与现代文明相融,而是与愚昧、保守共 存。所以,这样的发展“会依然处于地方的、笼罩着迷信气氛的‘状态’”。[4]要克 服这样的局限,必须冲破地域性的限制,扩大交往,使“地域性的个人为世界历史性的 、经验上普遍的个人所代替”。[5]只有成为“世界历史性的”个人,才有可能成为全 面发展的人。从此意义上说,“各个人的世界历史性的存在,也就是与世界历史直接相 联系的各个人的存在”。[6]
    其三,只有普遍交往,才能充分利用人类文明成果来发展自己。人的发展往往是通过 文化的生产和消费来实现的。一方面,特定的文化成果是人的劳动创造的产物,这些产 物凝结着前人的智慧和力量,因而对后人来说具有客观的存在形式,并成为文化发展和 人的发展的前提与起点;另一方面,文化产品(包括物质产品与精神产品)也会在主体的 活动中被消费,其结果是转化为主体的新的本质力量,进而在主体的对象性活动中被加 以新的创造,获得新的存在形式,形成新的文化成果。人的发展就是在这种文化生产和 消费的不断作用过程中进行的。在以往狭隘的地域性的存在中,人们对全球文化生产和 消费的利用是非常有限的,因而所获取的智慧和力量也必然是有限的,其发展的程度肯 定是低下的。只有扩大普遍交往,才能广泛参与全球性的文化生产和消费,实现“文明 共享”,从而使自己得到丰富和发展。诚如马克思所说:“只有这样,单个人才能摆脱 种种民族局限和地域局限而同整个世界的生产(也同精神的生产)发生实际联系,才能获 得利用全球的这种全面的生产(人们的创造)的能力。”[7]
    其四,只有普遍交往,才能造成人与人之间的全面依存关系,从而达到相互补充、相 互促进。人的本质在其现实性上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人要全面发展,当然离不了对社会 关系的利用和调整。历史上人与人之间的全面依存关系主要出现过这样两大类型:一是 建立在古代社会血缘关系、宗法关系基础上的人对人的全面依存关系即依赖关系;二是 建立在近代社会以来商品经济充分发展基础上的各个国家、民族以及各个人之间的全面 依存关系。尽管这两种关系都是依存性的,但给人所带来的后果是不一样的:前者将人 完全束缚在血缘关系和宗法关系上面,因而人的各种能力只能在狭窄的范围内和孤立的 地点上来发展;后者虽然也是依存关系,但这种依存不是一种自然依存,而是以物为媒 介的人的活动之间的依存。这样的依存,不仅使各个主体通过自己的产品满足了对方的 需要,而且通过自己的产品丰富了对方的本质。正是近代以来由商品交换建立起来的世 界性普遍交往,使人的社会关系得到了丰富和发展,同时也使人的素质、能力、才能获 得了全面提高。因此,就像马克思后来所讲的那样:“这种物的联系比单个人之间没有 联系要好,或者比只是以自然血缘关系和统治服从关系为基础的地方性联系要好。”[8 ]
    马克思对世界历史所形成的普遍交往对人的发展的作用既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同时也 对其负面影响进行了深刻的揭示。在马克思看来,在特定历史条件下,人的社会联系越 广、越复杂,人所受到的制约和支配也就越大。“单个人随着自己的活动扩大为世界历 史性的活动,越来越受到对他们来说是异己的力量的支配……受到日益扩大的、归根结 底表现为世界市场的力量的支配,这种情况在迄今为止的历史中当然也是经验事实。” [9]如在世界历史条件下所出现的世界市场、国际分工等,使人的发展越来越片面化、 固定化;而且,由于受普遍分工制约的个人之间的共同活动是自发形成的,因而由此产 生的社会力量对于个人来说就不是他们自身的联合力量,而是某种异己的力量。这一切 ,都对人的全面发展是不利的。那么,如何才能克服这种异化状态呢?马克思认为,只 能诉诸于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在下述两个方面同人的正常发展直接相关:
    一方面,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控制世界历史所产生的各种复杂的社会关系,以有利于 人的健康发展。随着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人们之间的社会关系日趋复杂。这种复杂 的社会关系既有可能成为人的全面发展的财富,也有可能成为支配人、役使人的外在力 量,最后究竟起什么作用,关键在于人如何驾驭、利用。要驾驭和利用这种复杂的关系 ,单独的个人是无能为力的,必须依靠共产主义革命。“各个人的全面的依存关系、他 们的这种自然形成的世界历史性的共同活动的最初形式,由于这种共产主义革命而转化 为对下述力量的控制和自觉的驾驭,这些力量本来是由人们的相互作用产生的,但是迄 今为止对他们来说都作为完全异己的力量威慑和驾驭着他们。”[10]马克思认为:“共 产主义和所有过去的运动不同的地方在于:它推翻一切旧的生产关系和交往关系的基础 ,并且第一次自觉地把一切自发形成的前提看作是前人的创造,消除这些前提的自发性 ,使它们受联合起来的个人的支配。”[11]
    另一方面,人的个性只有在共产主义社会才能得到充分的发展。个人与个性在历史上 是发展变化的。如果说,在近代社会以前,个人基本上是狭隘的地域性的个人,那么, 进入近代社会以来,这种个人逐渐转变为世界历史性个人。但是,世界历史性的个人也 是在发展变化的。按照马克思的看法,世界历史性的个人可分为两种:一种是资本主义 社会中的世界历史性个人,另一种是共产主义社会中的世界历史性个人,二者分别表现 为“偶然性的个人”与“有个性的个人”。所谓“偶然性的个人”,主要是指形式上自 由、实质上并不自由的个人。在资本主义社会,由于劳动者与劳动条件相分离,由于资 本主义大工业所引起的普遍的激烈竞争,劳动者个人根本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完全听 任外部力量的摆布,其存在基本上处于偶然性的状态,“因为他们的生活条件对他们来 说是偶然的”。[12]虽然个人在资本主义条件下要比以前显得自由,实际上他们更不自 由,因为他们要屈从于物的力量、外在的力量。这样的个人固然也会有自己的个性,但 “他们的个性是由非常明确的阶级关系决定和规定的”,[13]个性不过是阶级性的表现 。有个性的个人与偶然性的个人正好相反,他是具有自主性的个人、能够掌握自己命运 的个人。这样的个人只能出现在共产主义社会,因为在共产主义社会里,每个人均生活 在真实的而非虚假的联合体内,“这种联合把个人的自由发展和运动的条件置于他们的 控制之下”,[14]可以免受外在力量的支配与摆布。“在真正的共同体的条件下,各个 人在自己的联合中并通过这种联合获得自己的自由。”[15]在获得自由的基础上,每个 人当然可以不是被迫地,而是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爱好来发展自己,从而使自己作为 有个性的个人来进行生活和工作。
    二、全球化对人的发展的影响
    马克思关于世界历史与人的发展关系的分析,对于我们今天认识和把握人的发展也是 非常有益的。全球化的出现,对于人的发展的影响是重大而深远的。他为人的发展提供 了更广阔的平台、更难得的机遇:全球性的经济、科技、文化的发展,对人的发展提出 了新的要求,这就是要求人们在各方面必须自我革命、自我超越,以适应现代化潮流; 全球化过程中所形成的竞争机制,迫使人们不得不开拓创新以求生存发展,这有利于新 人的塑造;全球化的发展使人们的需要得到广泛拓展,而在生产、创造、发现以满足需 要的过程中,使得人们的能力得到充分运用,潜能得到深度开发;全球化进一步消除了 劳动部门的固定化,加快了劳动变换,有利于人的能力的全面发展,如全球性经济、技 术的发展拓展了劳动就业的范围,资源的全球化配置方式为劳动力的国际性流动提供了 可能性,这就必然带来知识的丰富性、技能的多样性、能力的全面性,从而有助于形成 人的全面的能力体系;全球化对人们的交往活动产生了重大影响,使人们的交往空间、 交往时间、交往方式、交往对象都发生了深刻变化,使得交往更为便捷、快速,从而有 利于促进人的社会关系的全面发展,以致“全球人”的出现;全球化打破了民族文化的 局限,促进了各民族文化的普遍交流,因而不仅有助于人们可以通过本民族文化来充实 和塑造自己,而且可以借用其他民族文化的优秀成果来丰富和完善自己,从而提高全面 素质;全球化时代也是一个崇尚个性、鼓励个性充分发展的时代,在激烈竞争的全球化 浪潮中,鲜明的个性特征成为人的生存的一大特点,生产的个性化、消费的个性化、生 活方式的个性化等,成了一种时尚。正因如此,有些国外学者认为,随着全球化和信息 技术革命的发展,“真正的个人化时代已经来临”。
    当然,全球化又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复杂发展过程。他在积极推动人的全面发展的同时 ,也对人的发展带来许多负面影响。
    从经济领域来看,资本、技术、金融等的全球快速流动,可能倾刻间使一些企业、商 业破产,夺去众多工人的饭碗;新的国际分工可能使人的职业加以新的片面化、固定化 ;全球性的激烈竞争和巨大的变革浪潮,使劳动者很难主宰自己的命运,程度不同地听 任外部力量的摆布,其存在很难摆脱“偶然性”的状态;全球性不合理的国际经济政治 秩序使不少发展中国家的民众会置于更为艰难的境地,重新沦为“新殖民主义”的对象 ;全球化同时会造成人的新的物性化和抽象化。所谓物性化,就是指全球化在造成普遍 的经济联系的同时,也造成了具有异己性的物化社会关系的全球扩散,这种异己的物化 关系又进一步制造和强化了人对物的依赖;所谓人的抽象化,主要指经济、技术的发展 变得越来越数字化、形式化,并成为社会生活的绝对统治力量,因而使人的发展也越来 越抽象化、片面化,人的丰富生活受到侵蚀和瓦解。
    从政治领域来看,全球性不合理的国际经济政治秩序使得发展中国家民众的生存权都 面临威胁,发展权、人权更无从保证。没有了发展权、人权,何谈人的全面发展?此外 ,全球经济政治组织,特别是跨国公司在发展中国家的操纵、控制,使得这些国家的主 权也受到一定威胁,民众参与政治生活的权力、民众的政治诉求、意愿实际受到很大限 制,因而人们难以自由地发展。
    从文化领域来看,全球化传播的西方文化产品和价值观念,潜移默化地动摇着人们既 有的生活方式、行为准则,从而造成人们价值标准的混乱和精神上的困惑。面对西方文 化的冲击和渗透,所有发展中国家都面临着两难境地:一是不能被“格式化”;二是又 不能完全“封闭化”。这种挑战直接影响到发展中国家人的发展方向。与此同时,人的 文化归属也遇到严重问题。西方文化在发展中国家的长驱直入,使发展中国家不少民众 对自己的民族文化逐渐失去了自尊与认同,以致失去了文化归属,“我是谁”竟然成了 问题。这不仅对于一个国家、民族的发展来说是相当危险的,而且对于人的正常发展也 是相当可怕的。另外,西方文化向心理层次的渗透,使得人们的潜在欲望、需要和心理 受到西方文化的左右,从而使得这些国家的社会发展失去了正常的社会心理基础。所以 ,文化冲突在更大程度上变成了一种社会心理冲突。
    从日常生活领域来看,全球化中的社会同时是一个网络社会。网络一方面为人的全面 发展提供了新舞台,给人的发展提供了自由空间;另一方面又对人的发展带来新的问题 :网络交往取消了人们直接交往的机会,拉大了人们之间的心灵距离,造成了人与人关 系的疏离、隔膜;网络交往也造成了一些人格上的分离或分裂,现实中的身份与网上扮 演的角色可能出现较大的背离;网络社会中,电脑在变得越来越“人性化”的同时,却 又隐含着“非人性化”的趋向,界面所带来的危险,有可能使人们与内心世界失去联系 。
    总的来看,全球化对人的发展既有利又有弊。从长远看,全球化是人的全面发展的必 然途径,人的全面发展也是全球化的客观要求。离开全球化讲人的全面发展,无异于取 消、限制人的全面发展。所以,必须顺应这一潮流。但是,这又不是简单的顺应,而是 应该趋利避害,有所作为。
    三、寻求人的发展的正确途径
    要在全球化条件下寻找人的发展的正确途径,这是一个大课题,需要多方面的深入研 究,这里只提出人的发展需要注意的几个重要问题:
    第一,注意人的自主发展。现在我们常讲经济上应注意克服依附性发展,坚持自主发 展,这在人的发展问题上也同样适用。在全球化条件下,如果一个国家、民族在人的发 展上失去了自主性,完全让别人牵着鼻子走,那么,无从谈及人的全面发展。所以,研 究人的“自主发展”是全球化下一个新课题。要实现人的自主发展,关键是要实现一个 国家政治、经济上的自主发展。失去了这一条,人的自主发展只能是一句空话。从目前 的发展现象上来看,全球化确实在经济上使得国家的边界越来越模糊,任何一个国家经 济发展都有赖于世界经济的整体发展。但是,这一现象的出现并不意味着民族国家的时 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对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人们来说,维护民族国家的界限 以及与之相联系的利益,比之超越这一界限更为重要,因为他们的发展水平还远没有达 到发达国家那样的水平。与之相应,民族国家的观念也不能抛弃。在利益差别明显存在 的情况下,要急于取消民族国家的界限和观念,事实上是不可能、不现实的;否则,弱 势的发展中国家只能在经济、政治上处于被动以至依附的地位。一旦国家的经济、政治 失去了自主性,人的自主发展也就无从谈及。
    第二,加快经济发展。全球化的竞争,主要是综合国力的竞争。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 最终决定力量,也是人的全面发展的最终决定力量。生产力本身就是人们实践能力的反 映。生产力的不断发展,物质文明水平的不断提高,会使人民的物质生活日益得到改善 ,从而为人的全面发展提供坚实的物质基础。事实表明,在人们基本的吃穿住行需要还 不能满足时,根本不可能获得全面发展,甚至连这种全面发展的要求也很难提出来。今 天我们之所以要提出人的全面发展的目标,正是由于解决了温饱问题、开始全面建设小 康社会的需要,是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所在。因此,要在全球化条件下促进人的全 面发展,必须大力发展生产力,使人的发展有更雄厚的基础和更高的平台。
    第三,提高文化自觉。有没有文化自觉,对于回应全球化,实现人的健康发展至关重 要。因为在人的发展问题上,失败和挫折往往落于那些无思想准备的民族手里。强调文 化自觉,事实上就要求突出文化的“民族意识”或“主体意识”。为什么一些发展中国 家的民族文化逐渐成为西方文化的附庸?为什么这些国家日益蜕变为西方文化的“游乐 园”?重要的一点,就是在精神上丧失了“自我”。一旦失去这种“自我”,其结果必 然是不知不觉地跟着西方文化随波逐流,最后一步步走向文化殖民。亨廷顿在其《文明 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中就曾用“文化上的分裂症”来形容那些文化上无所依 归的民族的精神状态,不管其用意如何,这种状况确实是存在的。要走出这种困境,必 须唤起民族忧患意识、自我意识。因为真正可怕的不是西方文化的威胁,而是我们自身 的麻木不仁。因此,提高文化自觉,对于引导人的发展非常重要。
    第四,正确制定人的发展战略。随着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各个国家都在考虑发展战略 ,包括人的发展战略,因为国际竞争说到底是人才竞争。西方发达国家不仅注重经济、 政治、文化战略的研究,而且非常注重人才发展战略的研究,其目标是非常明确的,这 就是要牢牢控制全球人才流向、使用的主导权。发展中国家要在这样的环境下寻求人才 的培养和发展,也必须有一种强烈的战略意识,有一套切实可行的应对战略,包括人才 的培养、使用、交流、发展等战略。要不然,人才资源问题上遇到的冲击将是非常巨大 的,整个国家、民族的发展所受到的影响也是非常严重的。
    收稿日期:200天津行政学院学报京10~14B1哲学原理丰子义20042004研究人的全面发展,必须考虑我们所处的全球化时代。全球化的出现,对于人的发展 的影响是巨大的。为此,必须注意理解和把握考察马克思关于“世界历史”与人的全面 发展关系思想的方法论意义,以此来观察全球化与人的发展的现实。从现实的发展情况 来看,全球化确实为人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和新的机遇,但也为人的发展带来许多 负面效应。要在全球化条件下寻求人的合理发展,必须注意人的自主发展、加快经济发 展、提高文化自觉、正确制定人的发展战略。全球化/人的全面发展/“世界历史”思想/Globalization/People's development in an all-round way/Thought of“world history”基金项目:本文为作者主持的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的重大项目“经济全 球化与当代中国社会主义的发展”(项目批准号:02JAZJD710002)的阶段性成果。文华,男,1940年生,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译审,1007Globalization and People's Development in An All-round Way
   FENG Zi-yiThe study on people's development in an all-round way must consider the globalization times that we are in.The emergence of globalization has enormous influence on the development of people.Therefore,we must pay attention to understanding and reviewing the methodology meanings of Marxism concerning about the thoughts of“world history”and of people's development in an all-round way,and taking globalization and reality of people's development into consideration.According to the realistic development,not only has globalization really offered wide space and new opportunity to the development of people,but also brought a lot of negative effects.As a result,seeking rational development of people under the globalization condition must give attention to people's independent development,expedite the development of economy,improve the culture conscientiousness,and establish human's development strategy rightly.北京大学哲学系,北京 100871
    丰子义(1955—),男,山西阳谷人,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作者:天津行政学院学报京10~14B1哲学原理丰子义20042004研究人的全面发展,必须考虑我们所处的全球化时代。全球化的出现,对于人的发展 的影响是巨大的。为此,必须注意理解和把握考察马克思关于“世界历史”与人的全面 发展关系思想的方法论意义,以此来观察全球化与人的发展的现实。从现实的发展情况 来看,全球化确实为人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和新的机遇,但也为人的发展带来许多 负面效应。要在全球化条件下寻求人的合理发展,必须注意人的自主发展、加快经济发 展、提高文化自觉、正确制定人的发展战略。全球化/人的全面发展/“世界历史”思想/Globalization/People's development in an all-round way/Thought of“world history”基金项目:本文为作者主持的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的重大项目“经济全 球化与当代中国社会主义的发展”(项目批准号:02JAZJD710002)的阶段性成果。
2013-09-10 21:33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孙中山的启蒙者
近现代的岭南,涌现出大批引领中国前行的先驱者,近代改良主义者,香港华人领袖何启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仅是孙中山在香港西医书院的老师,更是孙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导师。
为传统文化招魂
钱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宾四,江苏无锡人,历史学家,儒学学者,教育家。钱穆对中国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观感,认为中国传统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