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历史思潮 >>> 世界经济政治及文化 现化商业
字体    

论人类公认的价值理念
论人类公认的价值理念
网载     阅读传统中文版


  当今人们普遍关注和广泛谈论着全球一体化问题,其所以如此,是因为全球一体化已经成为当代人类最基本的生存状态,而这种最基本的生存状态关系到整个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与全球一体化进程相伴随,人类已经形成了一些公认的价值理念。这种人类公认的价值理念是人类关于自身如何更好地生存所普遍形成的信念,它们正在成为人类公认的价值原则和活动准则。人类公认的价值理念正确与否,不仅关系到全球一体化的进程,更关系到整个人类的前途和命运,因而是当代哲学家应给予高度关注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鉴于此,本文试就人类公认价值理念的形成和未来走向,特别是当代人类核心价值理念的内涵、特征、优点、缺陷及其克服的途径作些初步的探讨,以期引起对这一重大问题的重视和讨论。
   一、人类公认价值理念的形成
  自文艺复兴开始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西方经历了长达600多年的深刻社会变革,包括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启蒙运动、政治革命、科技革命、产业革命、哲学革命等一系列革命运动。正是在这一社会变革的过程中,形成了今天得到人类普遍公认的一些基本价值理念。因此,我们可以把这一时期称作人类公认价值理念生成时期。
  人类公认价值理念的生成是从欧洲人反对宗教神学和封建专制开始的。于是,自由、平等就成为当时欧洲人反神学反专制的旗帜,被看作“天赋”的人权。当上帝被打倒、个人获得解放之后,人间并没有变成天堂,相反成为血雨腥风的战场。欧洲人特别是欧洲思想家意识到,要使人们普遍获得自由平等,必须诉诸人的理性,必须通过一定的制约机制把人的行为纳入正常的秩序,必须有一定的社会权力机构管理社会。这种制约机制被认为是法制,这种权力机构被认为是国家。为了防止法制成为专制者奴役人民的工具,法制必须体现全体社会成员的意志。为了防止国家权力滥用,国家权力必须分立,必须受到制约,特别是必须受体现全体社会成员意志的法制的制约。这样,民主和法制就被认为是自由和平等的保障。欧洲反宗教神学和封建专制、争取自由和平等的斗争是适应市场经济兴起和发展的要求发生的,另一方面,也只有市场经济的发展才能使人真正获得解放,市场经济因而被看作是理想的社会经济形式。市场经济的发展要求人们不断提高竞争力,科学技术在这方面日益显示出其特殊作用,而人的解放为人聪明才智的发挥从而为科学技术的发展提供了条件。于是科学技术不仅得到了迅速的发展,而且以其巨大的威力使人们相信,它是造福于人类的主要手段。到19世纪中叶,自由、平等、民主、法制、市场、科技等价值理念已经生成,并在西欧各国以及一些欧洲移民国家(如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得到普遍认同。
  自19世纪中叶开始,伴随着现代文明的到来,西方社会出现了许多新的问题。针对这些问题,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西方国家又进一步调整和完善近代以来形成的价值理念,形成了一些与现代文明相适应的新价值理念(注:参见江畅、戴茂堂《西方价值观念与当代中国》,湖北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其中特别重要的有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所形成的享乐理念,适应解决由自由竞争所导致的社会两极分化问题所形成的社会公正理念,适应解决现代文明所导致的环境恶化问题所形成的环境保护理念。这些新价值理念虽然对近代价值理念作了某种修正和调整,但总体上看则是以近代价值理念为基础而对其作补充和完善的。我们可以把这一时期看作是人类公认价值理念完善时期。
  在西方国家确立现代价值理念的同时,这些理念通过西方国家的殖民扩张逐渐渗透到非西方国家。在相当长一段时期,非西方国家对西方的价值理念持反对和抵制态度,但由于这些价值理念本身的合理性,特别是由于这些价值观念在西方社会产生的极富成效的社会效应,此外也由于一些世界组织(如联合国及其专门组织)的作用,因而自19世纪下半叶开始,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非西方国家逐渐认识到这些价值理念的功效性和生命力,并逐渐转变了对这些价值理念的态度,由反对到学习,从抵制到认同。到今天,西方现代价值理念,特别是自由、平等、民主、法制、市场和科技这六大理念几乎得到了世界所有国家(至少大多数国家)的普遍公认。今天尽管还有不少国家声称反对西方现代价值理念,反对西方国家把这些价值理念强加于其他国家,但很少有国家反对自由、平等、民主、法制、市场和科技,相反都争相以这些价值理念作为自己的旗帜。因此,我们可以把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各国对西方近现代价值理念事实上的认同过程看作是人类公认价值理念确立时期。
  从人类公认价值理念的形成可以看出,人类公认的价值理念不仅源于西方,而且简直可以说就是西方现代价值理念的泛化。这是一个不可否认的历史事实。诚然,非西方国家对这些源于西方的价值理念的理解与西方国家并不完全一致,而且一些非西方国家还着意将自己的理解与西方的理解区别开来,但是,我们不能不承认,当代人类普遍得到公认的这些价值理念源头在西方。没有近现代西方价值理念的“源”,也许至今还不会有当代人类公认价值理念的“流”。而且,虽然各国对这些价值理念有不同的理解,但总有某些共性或一般规定性作为各种不同理解的基础。事实上,正是这些一般规定性得到了人类的公认,并成为当代人类的基本价值原则,而正是这些基本价值原则构成了当今人类世界化或全球一体化的基础和规则。
   二、当代人类核心价值理念的一般内涵和基本特征
  源于西方的自由、平等、民主、法制、市场、科技、享乐、公正、环保等人类公认价值理念并不是人类公认价值理念的全部,而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不过,这一部分是人类公认价值理念中的主要部分,我们可以把它们看作是当代人类的核心价值理念,因为这些价值理念从根本上和总体上规定了当代人类的价值取向和价值追求,是当代人类处理自身如何生存的基本原则,构成了当代人类价值体系的核心内容。
  人们关于当代人类核心价值理念的理解并不一致,但也有一些取得共识的内涵。从这些内涵来看,当代人类的核心价值理念已经形成了一个结构整体。
  享乐是关于终极价值目标的理念,所要回答的是人为什么而活着。享乐作为价值理念,其最一般的含义就是主张人应该越来越好地满足人类日益扩展和深化的欲望,特别是感性欲望,追求尽情地享受。
  科技是关于实现价值目标基本手段的理念,所要回答的是主要通过什么途径来越来越好地满足人类日益扩展和深化的欲望。科技作为价值理念,其最一般的含义就是主张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应该通过大力发展科学技术提高素质,增强实力,实现经济增长和社会全面进步。
  自由是关于人类生存基本状态的理念,所要回答的是人应该怎样活着。自由作为价值理念,其最一般的含义就是主张人应该独立自主,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
  平等是关于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理念,所要回答的是社会应该怎样对待每一个社会成员。平等作为价值理念,其最一般的含义就是主张每一个人都应该同样地具有获得社会角色的机会,并同样地享有相应权利和履行相应义务。
  环保是关于人类与自然之间关系的理念,所要回答的是人类应该怎样对待自然环境。环保作为价值理念,其最一般的含义就是主张自然界是人类生存的家园,人类应该在利用和改造它的同时热爱和保护它,维护生态平衡,不断构建人类与自然的和谐。
  民主是关于政治生活方式的理念,所要回答的是人应该在社会中处于什么样的地位。作为价值理念,其最一般的含义就是主张每一个社会成员都应该是社会的主人,都有权参与社会事务管理。
  市场是关于经济生活方式的理念,所要回答的是人类应该怎样生产、交换和分配社会财富。市场作为价值理念,其最一般的含义就是主张应该以市场经济作为社会的经济基础,使市场对社会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使供求机制、价格机制、竞争机制等市场机制对经济起导向性作用,使商品生产者和经营者具有决策自由和经营自主权、自负盈亏、平等竞争,在机会均等和公平竞争的条件下优胜劣汰。
  法制是关于社会保障机制的理念,所要回答的是如何保障社会的正常秩序。法制作为现代价值理念,其最一般的含义就是主张建立法治社会,以法律和制度的方式保障和最大限度地扩大每一个公民的自由和权利,防止和惩治一切侵犯公民自由和权利的行为。
  公正是关于社会秩序的理念,所要回答的是什么样的社会最有利于人的生存、发展和享受。公正作为现代价值理念,其最一般的含义就是主张社会的一切资源的分配要公平、合理,使每一个社会成员得其所应得,特别是要建立公民能自由地承当社会角色,平等地享有权利和平等地履行义务,以及弱者能得到保护、害人者能给予惩罚和受害者能得到赔偿的社会控制机制。
  从以上九大价值理念的一般含义及其产生的历史过程来看,当代人类的核心价值理念具有以下五大基本特征:
  1.个体性。当代人类的核心价值理念发源于西方近现代,是为了把个体从各种奴役或束缚力量中解放出来而形成的,因而个体的独立自主是整个核心价值理念结构的轴心。所有的核心价值理念都无非是两种类型:要么直接肯定张扬个体的价值和权利,如享乐、自由、平等、民主等,要么是为实现个体价值服务的,如科技、环保、市场、法制、公正等。在个体与整体的关系中,个体被赋予了崇高的价值。个体被看作目的,整体被看作是实现目的的手段,个体特别是个人被看作是终极实体,整体被看作是派生物。因此,可以说当代人类的核心价值理念是个体主义的。这种个体主义特征在20世纪随着国家干预主义和社群主义的兴起而有所淡化,但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因为国家干预主义和社群主义都是以个体主义为基本前提,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是对早期个人主义的完善,而不是与个体主义相对立的。个体主义在国家的范围内主要表现为个人主义,在世界范围内则主要表现为国家(民族)主义,而这正是当代国际关系中普遍强调国家的独立主权的根据。对于当代人类核心价值理念而言,自由被看作是个体最基本的规定性,因而也被看作是个体的最基本权利。从这种意义看,当代人类核心价值理念也是自由主义的。
  2.世俗性。从起源上看,当代人类的核心价值理念是在反对宗教的斗争中产生的,基本上是宗教的对立物。这些价值理念以人性取代神性,以人道取代神道,以人权取代神权,强调现世生活的价值和意义,主张追求世俗的幸福和快乐,神圣性、崇高性被排除在视野之外。因此,可以说当代人类的核心价值理念是世俗主义的。这种世俗主义强调人在宇宙中的至高无上地位,把人看作是万物的灵长、世界的创造者、世界意义的赋予者和宇宙的目的,强调人应该成为自己的主人,强调人的行为的力量和意义,要求人们自我认识、自我设计、自我实现。对于这种世俗主义的价值理念来说,既然不存在天堂,不可能永生,那么人就没有必要去追求永恒、神圣,而要顺从人性行事,不仅要努力满足欲望,而且要不断刺激和开发欲望,在不断刺激和开发中不断寻求花样翻新的满足。从这种意义上看,当代人类的核心价值理念也是享乐主义的。
  3.实利性。人的欲望所指向的是功利,追求欲望满足的过程,也就是追求实际利益的过程。既然当代人类价值理念主张不断刺激和开发人的欲望并不断追求其满足,那么必然主张人们极力地追求实利。求利被看作是人一切活动的根本动力和真正动机。在现代社会一切实际利益都可以还原为金钱、财富、权力、地位、名誉,因而金钱、财富、权力、地位、名誉被赋予了崇高的目的价值,除享受之外的所有其他核心理念都不过是更好地谋求这些实利的方式而已。因此,当代人类核心价值理念是实利主义的。这种实利主义的价值理念强调成功,强调结果的功效,而不怜悯失败,不重视动机、过程。从这种意义看,当代人类核心价值理念也是结果主义的。
  4.竞争性。当代人类的核心价值理念虽然肯定和强调个体权利和机会平等,但在此前提下承认个体在实现权利和把握机会方面的不平等,而且鼓励人们通过公平竞争来实现自己的利益和价值,因而竞争成为人们在社会中获得自身利益、实现自己价值的最基本途径。因此,当代人类核心价值理念是竞争主义的。公平竞争最重要的要求是要遵循大家公认的竞争规则,而在公平竞争的条件下,能否取胜则取决于竞争者自身的实力。因此,现代竞争实质上是实力竞争。在公平竞争面前,只认实力,不认其他,只鼓励强者,不同情弱者。这种价值理念主宰的世界,实际是强者主宰的世界。从这种意义上看,当代人类的核心价值理念也是强力主义的。
  5.多元性。既然个体被看作是终极实在,而自由的个体是千差万别的,是多元的,以个体自由为轴心的当代人类核心价值理念就必然会否认价值一元,容许和承认价值多元。当然,当代人类核心价值理念本身具有某种统一性,但这种统一性只是起点和基准,它是不同层次个体价值体系的基础结构和一般原则,而不是它们的全部。不同的国家、民族、团体、组织、个人等都可以而且应该在这种基础结构的框架内确立自己独特的价值理念和构建自己独特的价值体系。因此,当代人类的核心价值理念是多元主义的。价值是多元的,不存在某种终极的、永恒的绝对价值,因而价值也是相对的。既然当代人类核心价值理念反对建立全人类统一的包罗万象的价值体系,相反容许不同个体在其框架内构建自己的价值体系,实际上就否定了人类价值和价值体系的绝对性。从这种意义上看,当代人类价值理念也是相对主义的。
   三、当代人类核心价值理念的缺陷与人类公认价值理念的未来走向
  当代人类核心价值理念在从最初生成到最后确立的过程中,深刻改变了西方社会并通过西方社会深刻改变了整个人类社会,使人类社会从贫穷落后的传统文明走向繁荣昌盛的现代文明。今天的人类世界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是在这种价值理念的指导或影响下构建起来的。毫无疑问,这种价值理念有其旺盛的生命力和影响力,而这种生命力和影响力的源泉则在于这种价值理念的巨大优越性。这种优越性主要表现在,这种价值理念致力于把人从各种束缚中解放出来,努力扩大人的独立自主性,刺激和鼓励人向内挖掘潜能向外征服世界,这不仅使人获得了自由,使我们的世界日益成为自由的世界、民主的世界,而且使人的能量最大限度地发挥了出来,使我们的世界日益成为富裕的世界、文明的世界。从总体上看,正是在这种价值理念的作用下,今天的人类真正成为了自己的主人、社会的主人、世界的主人。我们应该承认这种价值理念的巨大历史功绩,也应该承认其基本合理性。我们完全可以设想,如果没有这种价值理念的确立,没有它的激励、指导和规范作用,今天的人类必定还生活在各种各样的束缚之中。一些学者完全否定西方自启蒙运动以来的现代价值理念的合理性,指责现代价值理念导致了现代文明的种种弊端,这种批评是错误的,至少是片面的。
  然而,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发源于西方的当代人类核心价值理念也存在着缺陷。这种缺陷突出体现在,当代人类核心价值理念是以个体为轴心,以刺激和鼓励个体自由追求实利为基本价值取向构建起来的价值理念体系。个体是一个相对概念,可以是相对于国家的个人,相对于人类的国家,相对于宇宙的人类,因而当代人类核心价值理念实际上既是个人中心主义的(相对于国家而言),也是国家中心主义的(相对于人类而言),也是人类中心主义的(相对于宇宙而言)。个人把自己的实利看作是至高无上的,国家也把自己的实利看作是至高无上的,人类也把自己的实利看作是至高无上的。如果说由于人类已经国家化,国家已经实体化,以及国家正在民主化,因而个人和国家的权益可以得到必要的维护的话,那么,由于人类尚未完全世界化,世界尚未真正成为可以维护自己权益的实体,特别是宇宙、自然界不可能成为维护自己权益的实体,因而人类整体和自然界的权益就无法得以保障。这样,一味刺激和鼓励个体自由追求实利,就可能使人类整体和自然界成为无人保护的受害者。而且,实利的获得从根本上说就是财富的占有,而财富最终来源于并非其资源取之不尽的自然界,并且相对于人的欲望而言总是有限的。这样,对实利的自由追求(由于人的欲望是无限的,这种自由追求必然变成贪得无厌的无限追求),加上人口的迅速膨胀,必然导致有限自然资源的迅速消耗乃至枯竭,必然导致为占有更多财富而引发的各种争斗乃至战争,从而必然导致人类整体面临日益严重的生存危机和人类个体面临日益严重的生存压力。
  当代人类核心价值理念的缺陷随着现代文明的发展日益显露出来,而且已经导致了许多不良后果。这些不良后果主要可以从个人与自身、个人与个人、国家与国家、人类与自然四个方面的关系来看。
  从个人与自身的关系来看,由于过分刺激对实利的欲望和鼓励对实利的无限追求,人日益被欲望所主宰、所奴役,欲望得不到满足感到痛苦,得到了满足又感到空虚,而欲望又在不断地被刺激、被开发,事实上永远不可能得到充分的满足。这样一来,人的心灵始终躁动不安,不能得到片刻的安宁。
  从个人与个人的关系来看,由于作为实利的社会资源总是相对有限的,而人变得日益贪得无厌,因而人与人之间争权夺利的竞争愈演愈烈。生活在今日世界的人不仅普遍感到自己像是被推上快车道的车身不由己,活得很累,而且感到生活在自己周围的人都是自己的竞争对手,不得不处处设防。这样一来,人际关系日益紧张,人的情感需要得不到应有的满足,人感到孤独、苦闷,容易发生心理疾病,吸毒、性乱、邪教、自杀等反社会、反生理行为流行。另一方面,由于人与人之间在生理条件方面和环境条件方面存在着不可克服的不平等,因而即使人们在人格、权利、机会方面平等,也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人与人之间事实上的不平等。在当代,这种不平等不仅突出地表现为贫富两极分化,而且更深层地表现为富人与穷人、强者与弱者的对立,而这是当代公正理念所难以解决的,因为当代的公正理念是以维护个体自由和权利平等为目的的。
  从国家与国家的关系来看,伴随着整个人类的国家化,国家在人类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突出,已经成为非常特殊的利益实体。国家以维护本国公民的自由、权利和利益为由,建立强大的国防和庞大的军队,以他国为假想敌人。为了维护、扩展本国利益,不择手段,甚至诉诸武力。其结果,国际社会强弱悬殊,弱肉强食,战乱不已。
  从人类与自然的关系来看,人类为了满足贪得无厌的欲望,不断向自然开战,把自然看作是用之不竭的宝库,野蛮地掠夺自然。在人类真正成为自然的主人的同时,自然再也承受不了人类的蹂躏,环境污染,生态平衡破坏,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系统已经走向崩溃的边缘。人类虽然已经普遍确立了环境保护的理念,但这种理念无法抵御人类日益张大的“胃口”。
  事实表明,人类如果不努力克服主宰自己的价值理念的缺陷,人类将会在自己的辉煌中走向灭亡。因此,今天人类需要反思和批判已经确立的价值观念,通过这种反思和批判,克服现行价值理念的缺陷,使之走向完善、合理。根据当代人类核心价值理念的优点和缺陷,人类不应该简单地否定这些价值理念,而是应该对这些理念作适当的限制和调整,并另外补充一些必要的新理念。这也许就是人类公认的价值理念的未来走向。
  笔者认为,我们应当为当代人类核心价值理念补充四大理念:道德、责任、和谐、智慧。道德是关于社会导向机制的理念,所要回答的是人们怎样生活更好、怎样生活最好。责任是关于个体与整体关系的理念,所要回答的是个体和整体在享有自由和权利的同时应承担什么样的义务和责任。和谐是关于个体和整体内在关系的理念,所要回答的是个体和整体秩序最好是怎样的。智慧是关于人类总体生存方式的理念,所要回答的是人类怎样才能更好地生存。对于当代人类的价值理念主要要作以下调整:一是要用追求人类生存、发展和享受需要总体满足的幸福代替享乐作为人类的终极价值目标理念;二是要将“环保”纳入到“和谐”的理念,因为宇宙或自然和谐必然包含环保的要求;三是要对“公正”理念的含义作适当的修正,特别要强调整体对个体调控的必要性并加大其力度,通过一定机制限制个体实利欲望的过分膨胀。
  经过补充和调整后,人类公认的价值理念为:幸福、智慧、自由、责任、平等、公正、民主、和谐、市场、法制、科技、道德。这十二大理念也可以看作是六对,其中智慧、责任、公正、和谐、法制、道德分别对幸福、自由、平等、民主、市场、科技,具有某种限定的意味。在所有这些理念中,幸福和智慧是两个核心理念:幸福是人类的终极价值目标,智慧是人类获得幸福的根本途径。始终坚持这两大理念并确保其在人类价值理念中的核心地位,人类就不会误入歧途。
  
  
  
[from]B1哲学原理江畅20012001本文作者:江畅 湖北大学哲学研究所所长、教授、哲学博士 作者:[from]B1哲学原理江畅20012001
2013-09-10 21:31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与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适(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学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适,字适之,笔名天风、藏晖等,其中,适与适之之名与字,乃取自当时盛行的达尔文学说....
宪政专家民主理论大师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钝初,号渔父,生於中国湖南省桃源县,中国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华民国初期第一位倡导内阁制的政治家。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