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历史思潮 >>> 世界经济政治及文化 现化商业
字体    

旅游区域经济影响评价研究述评
旅游区域经济影响评价研究述评
网载     阅读传统中文版


      一、引言
    旅游经济影响评价向来是旅游影响研究的三大内容(经济、环境、社会)之一。旅游经济影响评价研究的切入角度可以多种多样。例如,旅游收入可以在不同经济部门之间分配,从而形成旅游消费经济影响的不同模式,这实际上是指出了旅游经济影响施加的对象(部门)。我国“七五”期间由孙尚清主持完成“中国旅游经济发展战略”研究,主要就是将旅游业作为一个经济部门来分析其经济效益。在一些国家机构和很多学者个人完成的旅游经济发展研究中,采取多年资料进行发展阶段分析也很常见,这实际上是在关注旅游经济影响的时间特征。而在一些学者看来,还可以用旅游经济活动发生的空间特征来研究其影响。例如在Vaughan等给出的旅游经济影响评价框架中(图1),首要问题就是判断该影响究竟波及多大的范围。要准确描述这一范围,自然需要引入地理学中的“区域”概念,从而明确表达旅游经济影响的空间模式。近年来,国内越来越重视从更客观的角度来看待旅游业所产生的整体经济效应,这其中就包括了研究旅游对区域经济、地方经济的影响,已出现一些理论探讨和实证研究成果。实际上,在很多国家和地区,旅游早已“被普遍看做是一种发展区域经济的工具”,政府决策者和旅游研究人员都希望证实这一观点,以支持地方政府的旅游发展战略。由此,旅游区域经济影响评价研究应运而生。在具备了对象(部门)维、时间(阶段)维、空间(区域)维三个切入角度之后,对旅游经济影响的研究方能更加深入和全面。
    附图{F9O412}
      图1 旅游经济影响评价框架
      Tab.1 The Framework of Tourism Economic Impact Assessment
    资料来源:参考文献[4]
    旅游区域经济影响评价主要研究旅游收入在区域内的形成与流转的过程,如果按影响的正负方面来划分,则“乘数”和“漏损”分别是两个重要的研究主题。“乘数效应”即指旅游收入在区域内的形成与流转能够给区域经济带来的实际增长,而“漏损”也就是指旅游收入在流转过程中移出旅游地经济系统的现象。国内学者对旅游收入乘数效应和收入漏损问题有过探讨,但是停留在介绍和引用国外相关方法和模型的层次,区域层次上的实证研究并不多见。此外,由于我国旅游发展的特殊性,入境旅游始终得到政府、企业、学界的高度重视,因此一般将旅游收入漏损限定为因入境旅游造成的旅游外汇流失,而对国内跨省旅游、跨地区旅游等可能造成的旅游目的地旅游收入漏损的研究相对缺乏。这可能与如下认识有关:国内旅游收入是经营国内旅游业务所收入的本国货币,它不增加旅游目的地国的国民收入总量,只是物质生产部门与劳动者所创造的价值的转移,体现着该国或地区内部的国家与企业、企业与企业、企业与个人之间的经济关系。这样的认识似乎存在一种误解,因为它假定了因旅游带来的商品与服务都不能创造新的价值。这种假定成立的潜在前提是从国民经济总收入的角度来看待旅游收入,如果一旦要从区域经济总收入的角度来分析问题,则由于国内旅游经常造成消费的区域间转移(移出客源地,转入目的地),可能形成不同区域国民收入的一种再分配机制。当然,这种重视旅游经济的国家层次影响的传统并不是我国的特殊现象,由于在资料获取、数据有效性等方面遭遇到很多困难,西方学者也倾向于从国家层次来开展研究。
    既然是“影响评价”研究,则必然需要建立一定的评价标准,收集被评价对象的相关信息,这更适合于采取定量研究的方法。然而,由于旅游现象的复杂性,要推行有效的定量评价面临着很多实际困难。保继刚和蔡辉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曾指出,国内的旅游区域经济影响评价研究,由于旅游统计不健全,仅依靠旅游部门的统计难以做出全面的分析。事实上,虽然近年来旅游统计在国家主管部门的指导下开始逐步规范和丰富,但是由于国家进行旅游经济统计的出发点和目标是既定的,所以针对特定区域而言,国家数据方面的大、偏、漏问题并未消除,对分析旅游区域经济影响适用程度有限,因此有待于完善统计指标,挖掘统计深度。
      二、简单数学模型时期
    旅游区域经济影响评价研究的第一个时期是以利用“乘数原理”为主要分析工具的简单数学模型时期。
    凯恩斯在20世纪30年代提出的所谓“乘数原理”,本来是考察投资增量与国民收入增加量的倍数关系的一种宏观经济模型。“投资增量”和“国民收入增加量”这两者一般都是要针对特定的国家和地区而言的,因为只有具有一定范围(很多时候是以行政划分为标准来确定其空间边界)的区域才会进行相应的国民经济统计,才能提供乘数研究所需要的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因此,即便在经济学中,乘数本身也是一个向来就带有区域含义的研究对象。
    乘数原理应用于旅游研究时,稍微变动了其在经济学中的原始定义,不是直接考察投资增量和国民收入增量的倍数关系,而是考察旅游收入的增量和国民收入增量的倍数关系,或者考察旅游就业的增量和国民就业增量的倍数关系,其潜在假设是,旅游的新发展带来的产业内变化,将会以各种途径导致其他产业的连带变化。乘数关注的是这一变化的最初原因和最终结果之间的关系,而实际过程并不在它的研究视野之内。事实上,研究变化过程的工作是由后来的投入产出模型和旅游卫星账户模型实现的。
    旅游乘数研究着眼于计算入境游客支出,探讨目的地国家直接获得的入境旅游收入总量及其对目的地国家国民经济的宏观影响向来是西方学者的研究重点。实际上,旅游对收入和就业的贡献不仅仅来自于入境旅游,也来自于国内旅游,而且很多时候后者的实际贡献都要超过前者。然而,也有学者指出,乘数研究本来就是针对国家这一层次的,因为乘数的大小随研究区域的大小变化,所以,越小的区域所获得的乘数效应也就越弱,只有在国家这一层次上,乘数才能表达出独特的参考价值。但是需要指出,由于乘数始终是一个宏观经济的概念,它没有深入经济活动的细节,缺乏很多实际情形的周详考虑,所以并不能最终决定经济影响的大小。例如,对一个区域而言,仅仅具有很高的旅游乘数是不够的。假设一个区域中的旅游企业主要由小企业组成,那么,因为这些小企业主要都是销售本地区的商品,收入漏损较低,所以可能使得该区域拥有很高的旅游收入乘数;然而,由于每一笔收入绝对额度都不高,实际上这些小企业能够创造的经济财富可能并不多。反之,假设一个区域中主要都是高级酒店和娱乐场所,因为存在货品上的进口漏损,区域旅游收入乘数可能比较低,但是由于每一笔旅游收入都相对较高,那它也可能创造相对较多的区域经济收入和就业机会。
    旅游乘数分析并不能展现旅游对地方经济影响的全貌,它只反映出一种不对等和不完整的经济影响景观。而一些发展中国家为了证明旅游发展对国家和地方的经济发展的带动作用,并不排斥利用在数字上让人兴奋的旅游乘数分析。这一滥用倾向已经引起了一些学者的警惕,如Getz就指出,为了表明旅游发展对地方经济有很大的贡献,一些人不负责任地将原本适用于国家层次的收入乘数硬生生地拿来分析地方层次的旅游收入问题,并且得到了一些很不切实际的夸大的结论。
    简言之,一个笼统的乘数会掩盖细节存在的问题。仅从数字上来分析,不同变量的变化可能导致同样的乘数表现,如果只看到了乘数的相同,而忽视了乘数背后不同的形成机制,则可能对与旅游相关的区域经济状况做出错误的判断。在西方国家,当投入产出模型开始应用于旅游区域经济影响评价研究之后,对旅游乘数的研究基本萎缩到仅出现于教科书的地步。
      三、复杂数学模型时期
    旅游区域经济影响评价研究的第二个时期,以利用复杂数学和统计工具为特征,建立了以投入产出分析和旅游卫星账户为代表的一系列数学模型,并已得到广泛应用。
    (一)投入产出分析及其扩展
    投入产出(I/O,Input/Output)分析可以清楚地显示社会经济各部门之间相互联系的复杂性,解决乘数研究无法回答的旅游区域经济影响的过程问题。当然,它本质上属于微观经济学上的静态均衡分析,在实际运用中可能还存在着局限性,因为它存在着两个假设前提:
    1.“技术系数”的不变倾向,即在同一张I/O分析表中,一个单位的产品所需的各种投入都是固定的;
    2.生产函数具有规模报酬不变的特点,即将投入增加一倍,则产出可以增加一倍。
    事实上,对“技术系数”和规模报酬的不变的假设,是对微观经济学的边际效应原理的背离。然而在短期分析中,可以认为I/O表考虑的就是边际变化本身,从而所得到的分析结论就不会因为假设的欠妥当而与实际情形相差太远。实际上,因为旅游经济影响研究中的I/O分析一般是利用近年的产业经济统计数据来建立,更新周期不长(一般国家为5年),因而可以认为利用其分析结果能够较准确地体现客观实情。然而,要观察和测量旅游对整个区域的经济影响状况,研究者不能只依赖产业经济统计数据,而必须将所需的资料范围扩大到旅游业本身的交易之外,需要清楚掌握家庭对商品和其他资源的消费行为。
    目前对I/O分析的批评主要集中在:它相对重视GDP受益于旅游经济的影响,但是对旅游行业本身受到的影响分析不够,同时忽视进口漏损等问题,甚至完全不考虑其他行业受到的负面影响,这就可能夸大旅游区域经济影响的正面效应。近来的I/O分析已经得到扩展,引入了对跨区域产品流、能源消耗、环境污染、生产就业等的核算,出现了社会核算矩阵(SAMs,social accounting matrices)和可计总量平衡(CGE,computable general equilibrium)两种新的评价模型方法。SAM为综合地揭示那些可描述区域经济结构的数据提供了一个系统化的框架。它能够体现区域内商品和服务的生产和消费之间、收入的分配和组成之间的联系。CGE出现于20世纪60年代,当时是为了同时分析市场价格和供需的问题,对竞争市场的经济运转情况进行的一种模拟。目前,CGE得到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经济合作发展组织等的认可和应用,在对国际贸易、经济发展、公共财政、宏观经济和自然资源管理的研究方面,它是一种很有意义的分析工具。
    从适用性来看,I/O分析虽然根植于微观经济的静态均衡观念,但是它可以较好地揭示跨部门的宏观经济联系。更重要的是,CGE作为一种扩展的I/O分析模型,胜任于很多尺度的区域经济研究。比较而言,SAM一般用于分析较大区域或国家尺度的经济状况。有的时候,I/O分析也可能被用于分析小区域的经济影响,例如Lichty和Steinnes就曾经利用它对美国明尼苏达州美加边境上某乡村地区的旅游经济影响进行量化评价。当然,在这类研究中,由于收集数据的困难,只好采取产业归并统计的妥协办法。
    (二)旅游经济评价模型和旅行经济影响模型
    实际上,旅游经济评价模型(TEAM,Tourism Economic Assessment Model)和旅行经济影响模型(TEIM,Travel Economic Impact Model)也可以看做是I/O分析的扩展,不过不是像SAM和CGE那样增加分析对象和指标,而是根据经验判断首先去除一些关系不大的产业部门,将旅游影响评价的研究视野限定在区域内最紧密联系的那些产业部门上。TEAM和TEIM的最大特点是紧扣旅游经济本身,同时简化资料收集的规模,降低数量分析的复杂性,这就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研究成本,并且缩短研究成果的更新周期,所以它们在欧美一些国家也得到了广泛应用。
    TEAM由官方性质的加拿大旅游研究所创立,它选用60个不同产业的产出指标(包括就业指标、工资与薪水、GDP等)对经济影响进行估算,主要适用于州和省一级的旅游经济统计分析,由此可以了解(注:The Conference Board of Canada and Canadian Tourism Research Institute.Calgary's Tourism Economic Assessment Model(TEAM) User's Guide and Technical Appendix. On:www.visitor.calgary.ab.ca/modia/research/pdfs/TEAM-Summary.pdf):
    1.区域年度旅游经济影响;
    2.特定客源地或特定旅游目的的经济影响;
    3.特殊节事、吸引物或会议等的经济影响;
    4.独立的旅游相关经营活动或者资产运作项目的经济影响。
    例如Rush利用TEAM模型,对2002年西方八国首脑会议(G8)在加拿大Alberta省的Calgary市的召开所可能带来的旅游经济影响进行了分析(注:Rush,N.Pre-G8 Summit Economic Impact Analysis.On:www.visitor.calgary.ab.ca/ccvb/pdfs/G8eistudy-english.pdf)。这一研究既包括了对会议的旅游经济影响评估,也包括了对特定区域的旅游经济影响评估。当然,要建立类似指标分析体系并且维持其常年更新,还是需要耗费一些人力物力,对很多地方性机构来说成本高昂,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该模型向县、市一级区域的推广应用。
    美国旅行数据中心提出的TEIM,主要对美国公民在国内、州内、县内的旅行活动的经济影响进行评估。这一模型以115种旅行消费种类为依据,评价它们对相关的14个旅行行业的影响,包括行业收入、就业、个人收入以及税收(注:Travel Economic Impact Model Introduction.On:www.ncoommerce.com/tourism/econ)。为了使对旅游经济影响的研究成果能够最大程度地与其他产业经济影响相比较,充分而合理地利用官方资料是一种必然要求。然而,如果完全依赖于着重宏观经济指标的官方资料,则很难深入到旅游经济影响的细节。为了尽量减少这一弊端,TEIM除了利用由官方的旅行数据中心提供的国民旅行调查(NIS)资料之外,还利用了民间咨询机构史密斯旅行研究所的饭店和汽车旅馆调查资料(注:Travel Economic Impact Model Introduction.On:www.nccommeree.com/tourism/econ)。
    TEIM和TEAM的功能基本类似,然而它更侧重于研究旅游行业自身对区域经济的影响。TEIM模型最大的局限在于因资料来源的限制,它只考察那些至少留宿一夜的旅行者,而忽略一日游游客、过境旅行者、住在亲友家中的旅行者所带来的经济影响。这也是由Frechtling和Wass。与TEIM和TEAM的数据来源不同,LKM主要采用由游客调查和各类接待设施所提供的数据,因而可以相对节省建立指标体系的费用,对地方层次的旅游经济影响研究较为适用。TEIM和TEAM另一个相似之处在于,它们还是将旅游区域经济影响表达为就业、收入、产值、GDP、税收等几个宏观经济指标的变化,没有偏离从旅游乘数研究以来通过宏观经济分析来评价旅游区域经济影响的西方研究传统。
    (三)旅游卫星账户及其应用
    目前旅游卫星账户(TSA,Tourism Satellite Accounts)已经逐渐成为旅游区域经济影响评价研究最重要的工具,在西方发达国家和部分第三世界国家得到广泛应用。法国是世界上第一个为其国民统计建立“卫星账户”的国家,它早在60年代就开始利用卫星账户来分析住房问题。加拿大在1994年于世界上首次开发出综合性的旅游卫星账户。与I/O分析比较,ISA的优势比较明显。瓦格尔认为I/O分析存在如下问题:它所使用的标准产业分类(SIC,Standard Industry Category)体系不便于将与旅游有关的产业进行分别确认和识别。事实上,I/O依赖于标准产业体系,但该体系并非专为旅游经济分析而设计,它强调的是宏观经济指标,概括性极强但不利于反映产业经济指标细节,因此不便于“提炼”出与旅游相关的产业信息。而ISA虽然以I/O为基础,但是它也关注旅游消费的类型和数量,并通过小规模的抽样调查,将旅游需求与提供旅游产品和服务的产业(即旅游供给)联系在一起。ISA之进步正表现在它弥补了I/O所缺失的细节性的旅游产业信息。
    通过ISA提供的信息,可以了解一个国家:
    1.旅游对GDP的贡献;
    2.旅游对最终消费的贡献;
    3.旅游对投资的贡献;
    4.旅游部门的生产效率;
    5.旅游对该国涉外贸易的影响;
    6.旅游的净产出,并可与其他产业的产出进行比较;
    7.旅游对就业的贡献;
    8.旅游对税收和其他政府财政的贡献;
    9.以上各项随时间的变化情况。
    由此可以看出,TSA的最大特点在于:因为它要求建立该分析模型的所有国家都利用相同的国民账户体系(SNA,System of National Accounts,1993年版),所以它的分析结论可以供不同国家相互比较,也可以随时间推移进行动态调整。
    Smith认为TSA在理论上是可行的,对旅游区域经济影响的分析和解释能力是强大的,但是他也总结了TSA在付诸应用方面可能面临的五大困难:
    1.建立一个TSA成本高昂,收集旅游供需有关的详细数据任务艰巨;
    2.TSA所依赖的国民经济I/O分析并不能经常更新,原因也在于成本高昂,大量耗费人力物力财力;
    3.TSA一般只适用于对国民经济层次进行旅游经济影响分析;
    4.TSA所采用产业分类体系可能无法提供旅游决策者和分析者所需要的细节信息;
    5.TSA所采用的一些定义和结论形式与旅游决策者传统上所采用的并不一致,这就有可能造成一些误解和误用,或者是无法理解和无法使用。
    不过Smith坚持认为,虽然应用TSA方法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障碍,但长远来看它所具有的价值终将超越这些困难。
    针对我国TSA的应用发展,需要着重指出一点:TSA所依赖的数据来源——国民账户体系(SNA)——目前已经得到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盟、经济合作发展组织、世界银行等主要国际机构的认可。这是TSA的产业分类和统计指标确定的基础,也是使一些重要研究结论能够进行国际比较的前提。然而,我国目前还采用的是自行制定的国民经济统计账户体系,要利用TSA框架分析旅游对我国的区域经济影响,还存在着产业分类、指标含义、数据结构等方面的对接问题,这已经对国内极少数案例研究的完整性和客观性造成了负面影响。
    (四)密歇根旅游经济影响模型
    密歇根旅游经济影响模型(MITEIM,Michigan Tourism Economic Impact Model)是由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公园、游憩和旅游资源系开发出来的一套评价游憩和旅游活动的经济影响的数量应用模型。MITEIM模型采用Excel软件,将游客消费数据归并统计为12个类别,作为计算部门乘数的资料基础。最后成果中,直接影响和总影响情况将由销售收入、个人收入、就业、税收4个指标来体现。这与其他模型的成果形式大同小异(注:Department of Park, Recreation and Tourism Resources.Economic Impacts of Recreation and Tourism.On:http://www.msu.edu/course/prr/840/econimpact/index.htm)。但是,关键问题在于MITEIM改变了问题探讨的切入点。MITEIM主要从旅游需求和旅游消费的角度来收集和分析数据,再反过来对旅游供给方的经营情况进行研究;这与上述的包括I/O分析、TEAM、TEIM和TSA在内的复杂数学模型存在研究思路上的较大差别,因为它们都主要是从旅游供给和旅游生产的角度来着手建立指标之间的数量关系。
    重视从旅游需求和旅游消费角度来评价旅游的区域经济影响,是MITEIM所代表的一类模型研究的新方向。由于所有旅游经济现象都是由人们的空间移动引起的,则旅游研究就要以旅游者的旅游消费活动为中心将这些空间经济现象联系起来,从中找寻带有规律性的东西。换言之,旅游的空间经济特征以旅游消费的空间转移为标志。分析清楚旅游消费的空间转移特征,实际上也就基本掌握了旅游经济的空间经济特征,也就可以回答旅游发展对区域经济的贡献多少的问题。由此,对旅游消费(或从相反角度看,即旅游收入)的空间转移研究,应该成为旅游经济影响评价研究的一个核心内容。
      四、复合概念模型时期
    旅游区域经济影响评价研究的第三个时期正处于起步阶段,由概念模型向数学模型转化的关键性工作还在进行之中。然而由于在研究思路上与以前两个时期存在较大差别,已经显示出它有别于其他时期的评价模型的一些基本特征(表1)。
    (一)旅游政策与预测模型
    英国学者Blake等提出的旅游政策与预测模型(TPF,Tourism Policy and Forecasting)包含了TEAM和TEIM研究的主要内容,适用于旅游规划、政策分析与预测等工作,对政府决策者和业界分析人士而言都是一种辅助预测的有力工具(图2)(注:Blake,A.,R.Durbarry,M.T.Sinclair and G.Sugiyarto.Modeling Tourism and Travel using Tourism Satellite Accounts and Tourism Policy ad Forecasting Models.On:www.nottingham.ac.uk/~lizng/ttri/Pdf/2001%204.PDF)。使用TPF模型时,需要大量旅游和旅行消费方面的专门数据,也需要旅游行业部门生产结构方面的数据,较之TSA模型可以让人们获得相关的更为微观和深入的认识。TPF模拟分析了在TSA面临不同极限条件下的指标应变过程,从而获取相应的政策导向。但应该引起注意的是,单一的极限条件只是突出表现了某一种影响因素的变化可能导致TSA模型整体的变化,但并没有表达在不同因素共同作用下可能促发的变化,因此也只能作为政策导向来提供参考而不能成为形成政策的既定规则。但是应该肯定的是:从ISA向TPF的发展,反映了旅游区域经济影响评价研究从解释现状向指导决策迈进的一种趋势。
      表1 旅游区域经济影响评价研究主要模型特征总结
      Fig.1Features of the Models for the Assessment of Tourism Impact On Regional Economy
    附图{F9O413}
    注:+=较强;-=较弱(数量不同表达程度上的深浅差别)
    (二)收入流转分析
    Telfer和Wall认为,旅游目的地要想尽量扩大旅游发展所带来的经济效益,就应该加强旅游业的后向经济联系(backward economic linkages),例如在酒店中更多地出售当地食品,以刺激地方农业和食品加工业等的发展。他们所设计的研究方法包括:对这些酒店餐饮部的采购单进行分析,区分开产于本国和外国的原料;对不同产权的酒店进行分析,比较本国资产酒店和外国资产酒店在原料采购上有何差异;对本国供应商的进货结构进行分析。最终,他们对特定酒店的食品供应网络进行了描述,这样就可以一目了然地看出目的地本国从酒店行业餐饮经营方面获得的旅游经济收入。Telfer和Wall从微观经济分析角度证明了,至少在地方餐饮这一环节上,只要加强了后向经济联系,乘数效应可以被放大,而漏损也可以减少,从而能够增加游客消费对地方经济所带来的间接影响和诱发影响。Telfer和Wall完成的这一项研究,本质上是对Kreutzwiser在20世纪70年代初期提出的一种研究方向的深入(图3)。Kreutzwiser同样以一个酒店的经营为例,指出旅游者支出(即当地的旅游收入)在家庭和当地不同产业部门之间将产生4种形式的流转:
    1.直接收入:酒店(代表当地旅游零售商)因旅游者支出而获得的收入;
    2.间接收入:当地家庭和当地旅游批发商因酒店的购买行为获得的收入;
    3.诱发收入:因当地不同经济主体之间的经济交易行为而获得的收入;
    4.收入漏损:因当地任何经济主体的对外支付行为而损失的当地收入。
    有趣的是,Kreutzwiser在这里对收入流转形式的总结,实际上与旅游乘数分析最初所提出的研究对象并无差别。其不同之处在于:乘数效应研究不会关注像酒店这样一个独立经济主体的经营行为,不会关注在不同经济主体之间的收入流转问题,它只是截取流转的开始和结束的两个片段,通过一些简化的运算关系来静态地看待旅游对区域经济的影响程度。收入流转分析(ISA,Income Shifting Analysis)的优点在于,它可以清楚地从细节方面描述当地行业的各个组成实体所受到旅游的经济影响的模式,甚至直接深入研究一个企业、一个家庭的层次,不需要太多的统计资料,数据更新也比较容易,可以切实地说明一个方面的问题。这似乎像是旅游乘数分析的一种返璞归真的发展,从宏观转向微观,从模糊转向精细,但是最终能够揭示旅游对区域经济影响的真实过程。Brown提出了旅游收入在地方经济中的典型转移过程框架(图4),建议以它为基础来对各个旅游行业的旅游收入进行流转分析,从而更完整地把握旅游对整个区域经济的影响。
    附图{F9O414}
      图2 利用TPF模型进行旅游预测(注:Blake,A.,R.Durbarry,M.T. Sinclair and G.Sugiyarto.Modeling Tourism and Travel using Tourism Satellite Accounts and Tourism Policy ad Forecasting Models.On:www.nottingham.ac.uk/~lizng/ttri/Pdf/2001%204.PDF)
      Tab.2Forecasting Tourism Based On A TPF Framework
    附图{F9O415}
      图 旅游者支出对一个区域的经济影响
      Tab.3 The Tourist Speding Impact On A Regional Economy
    资料来源:参考文献
      五、结论与讨论
    (一)研究目标:从支持走向参考
    很明显,旅游区域经济影响评价所采用的模型工具,从旅游乘数分析开始,历经I/O、TEAM、TEIM和TSA,直到近年来出现的MITEIM和TPF、ISA,一条从描述现状来为区域旅游发展提供理论支持走向分析问题并提供决策参考的研究路径逐渐被勾勒出来。旅游乘数分析最初的研究目标就是为地方政府发展旅游寻找理论支持,但是因为它的理论假设和推理过于笼统,说服力不强,所以被后来的研究者所摒弃。虽然后续研究一度因规模和范围的不断扩张而面临种种困难,但是在实现了研究对象、层次、方法上的三重突围之后,对旅游区域经济影响评价而言,提供决策参考这一目标越发清晰起来。
    (二)研究对象:从宏观走向微观
    传统上,经济学者对旅游经济的考察,一般侧重在产业效应(而非旅游者活动效应)方面。但是在其他学科和其他方法介入旅游区域经济影响评价研究之后,这种存在局限性的研究重点被逐渐打破。以前制约旅游经济影响评价向更细小的区域深入的一些因素,例如因行政级别过低而很难得到完整的统计资料的情况,现在已经逐步改观,而研究者也开始尝试更多地借助专门的抽样调查来分析那些以前无法完整把握的信息。
    (三)研究层次:从国家走向地区
    很多流行的旅游区域经济影响评价模型都是从国家层次来分析问题,但这样做的弊病已经受到很多研究者的批评,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旅游是一个地方性的活动,可能为某些区域做出重要的经济贡献,但也可能对其他一些区域来说无关紧要,因此,一个国家层面的影响分析对地方管理者或者地方经营者而言是没有多大用处的。地区层次的研究越来越得到重视,例如加拿大统计局就计划利用已有的区域投入产出资料,开发出适用于区域统计体系的省级与地方旅游卫星账户(PTSA,Provincial TSA)。该账户建立的一个基础是,它所采用的所有概念、方法、数据均遵照加拿大国民账户体系(CSNA,Canada SNA)的规定,因此可以在一个省或一个地区范围之内将旅游业与其他产业加以比较。
    附图{F9O416}
      图4 旅游收入在地方经济中的典型转移过程
      Tab.4The Typical Course of Tourism Income Shifting In Local Economy
    资料来源:参考文献
    换一个角度来看,一种普遍存在的误解是,旅游发展总是有利于地方经济的繁荣。然而,也有研究者指出,不能盲目相信旅游发展对地方经济的影响都是正面的。例如Wong利用回归模型证明了如下假设:在地方经济对旅游的依赖程度和地方政府支出(local government expenditures)之间存在着直接关联。研究发现,旅游在地方经济里所占比重的增加可能直接导致很多种政府开支的增加,并超过发展其他产业所导致政府开支增加的幅度,因而造成地方收入(政府收入)方面更多的漏损(这里假设了政府主要是向区域外购买)。只依靠国家层次的旅游区域经济影响研究,是无法分析并得出这种结论的,也就可能让地方政府片面地认识问题,从而做出不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的错误决策。
    长期以来,入境旅游者的支出可以被目的地国家看做是一种无形的出口,同样,跨省旅游者的支出也可以被目的地区域看做是一种无形的“出口”,某种意义上,它对整个国家而言也是一种进口替代。对我国西部广大地区而言,能够靠吸引国际旅游者而推进旅游经济发展的毕竟是少数,所以,研究跨省、跨地区(尤其是从国内沿海发达地区向西部不发达地区)的国内旅游,应该是衡量我国旅游区域经济影响的重要内容。
    (四)研究方法:从简单走向复合
    从乘数原理一步步发展而来的旅游区域经济影响研究,在研究的全面性和适用性上经历了几次飞跃。从旅游乘数向I/O分析是第一次飞跃,解决了模型过于简化、指标过于笼统的问题;从I/O分析向TSA是第二次飞跃,实现了将国民经济I/O分析引入旅游相关部门的I/O分析,使得研究范围更为集中;从TSA向TPF和ISA是第三次飞跃,力图摆脱单纯解释宏观经济现象的境地,使自身的研究结论能够更多地为实际的旅游发展决策者(政府或企业)提供参考。从简单数学模型(乘数)到复杂数学模型,再到更为实用并在继续完善的复合概念模型,旅游区域经济影响评价研究逐渐成熟,并体现出对地方经济发展战略决策的桂林旅游高等专科学校学报杭州29~33F9旅游管理张骁鸣/保继刚20042004多年来扩大内需政策累积性作用以及经济转型特征助长了目前的投资热,这种局部过热现象有可能通过成本加成方式使潜在的通货膨胀压力释放出来变成现实的通货膨胀。必须采取切实调控措施打破日益强化的市场预期。但是,受到汇率、利率和价格诸多因素的限制,目前政策选择的余地并不大,宏观政策也有意识地保持“货币幻觉”,主要是采取“点控”方式限制信贷规模过快增长。这种行政控制办法只能暂时压制住过热势头。从根本上抑制投资热必须综合协调价格体系,才能满足均衡、稳定增长的要求。基金项目:西南师范大学2000年度社科青年基金资助。高启杰李The Forming Process and the Judging Criterion of Economic Overheating
   YANG Tian-yu
   (Institute of Economics,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Beijing 100836)张骁鸣(1979-),男,重庆人,中山大学博士研究生;中山大学旅游发展与规划研究中心 广东广州 510275
    保继刚(1964-),男,云南人,中山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旅游发展与规划研究中心 广东广州 510275 作者:桂林旅游高等专科学校学报杭州29~33F9旅游管理张骁鸣/保继刚20042004多年来扩大内需政策累积性作用以及经济转型特征助长了目前的投资热,这种局部过热现象有可能通过成本加成方式使潜在的通货膨胀压力释放出来变成现实的通货膨胀。必须采取切实调控措施打破日益强化的市场预期。但是,受到汇率、利率和价格诸多因素的限制,目前政策选择的余地并不大,宏观政策也有意识地保持“货币幻觉”,主要是采取“点控”方式限制信贷规模过快增长。这种行政控制办法只能暂时压制住过热势头。从根本上抑制投资热必须综合协调价格体系,才能满足均衡、稳定增长的要求。基金项目:西南师范大学2000年度社科青年基金资助。高启杰
2013-09-10 21:30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与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适(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学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适,字适之,笔名天风、藏晖等,其中,适与适之之名与字,乃取自当时盛行的达尔文学说....
晚清改革家强权人物
袁世凯(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号容庵,河南项城人,故又称袁项城,清末民初的军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统的领袖。袁世凯出生於清咸丰九年八月二十日(....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