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历史思潮 >>> 世界经济政治及文化 现化商业
字体    

中国与澳大利亚公共图书馆的管理与服务比较
中国与澳大利亚公共图书馆的管理与服务比较
网载     阅读传统中文版


  笔者于2004年到澳大利亚学习了半年多的工商管理课程,由于在国内期间本人所从事的是公共图书馆业务管理工作,故于学习之余特意以读者身份参观了几家位于墨尔本的公共图书馆,并查阅了一些有关澳大利亚图书馆的资料,对澳洲公共图书馆在如何为读者提供更好服务及其管理保障措施方面颇有感触,故在此试加比较评析中澳两国公共图书馆在管理与服务方面的差异。
  1 中国与澳大利亚公共图书馆的管理差异
  1. 1 层级差异
  中澳两国对公共图书馆的定性基本一致,都是以政府资助为主,服务于全体国民的非牟利型社会文化服务机构,只不过澳大利亚在资金来源方面会有较多的公益性基金或私人企业资助,而中国在这方面较少一些。但由于其政府层级设置不一致,故其在公共图书馆的层级设置也不一样,中国有国家、省、市、县、乡镇五级政府,故公共图书馆也是五级设置,尽管由于各地区经济发展不一致,大部分乡镇没设公共图书馆(室),许多县也因经济原因没设公共图书馆,但层级设置仍然是五级。而澳大利亚由于只有联邦、州及市三级政府,故其公共图书馆设置也只有三级,即国立图书馆、州立图书馆及市立图书馆。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行政体制条块分割及本位因素,中国国内的公共图书馆在馆际互借、联采联编等方面较为欠缺,而澳大利亚在这方面开展得相当好,读者若在本区域内的公共图书馆没借到所要的图书,该馆就会以馆际互借的方式从州立图书馆或其他馆为读者借来所需文献。
  1. 2 功能设置差异
  中澳两国的公共图书馆同时均可分为一般公共图书馆及专业公共图书馆,但中国的一般公共图书馆都提供外借服务,上从国家图书馆,下到乡镇图书馆,且图书外借服务在公共图书馆的服务内容中占有很大比重;而澳大利亚的公共图书馆则分为外借型图书馆及非外借图书馆,联邦政府的国立图书馆及各州立图书馆(除塔斯马尼亚采用主分馆制外)均属非外借型图书馆,这些非外借型图书馆只提供在馆阅览、复印及馆际互借,不提供读者外借图书。
  在专业图书馆的设置方面,澳大利亚设有盲人图书馆和视听图书馆等特色馆,但没有成体系的专门独立建制的儿童图书馆,只有中小学校里的图书馆和公共图书馆中儿童部。而中国则有专门体系的独立建制的公共少年儿童图书馆。
  1. 3 条块分割差异
  中澳两国务层级的公共图书馆相互间同样没有行政隶属关系,只有业务指导关系,但从一些实际运作效果看,中国的块块分割关系更为明显,各层级的业务协调关系不那么容易,有些图书馆间或因利益关系、或因面子关系相互不服,各搞一套,导致资源浪费严重,这一点从各馆使用的专业软件互不一致、馆际互借量极低就可看出。
  而澳大利亚的图书馆真正达到了编目资源共享,国家图书馆是全澳大利亚图书编目网络的中心、其数据库系统Kiuetica联接全澳1400个各类型的图书馆,使各个图书馆之间避免了重复编目。该系统还是全澳大利亚各图书馆间展开馆际互借工作的工具,各馆利用这个网络进行检索查寻并传递需求信息,保证了全国的资源共享工作能在电子领域内高效率地层开。而州立图书馆在图书信息服务领域发挥着真正的网络开发中心功能,免去了各市立图书馆在网上资源与技术上的许多重复性的开发工作,各地读者从其市立图书馆的网页上即可联到州立图书馆,从而找到各类型的网上资源和数据库。
  1. 4 管理监督差异
  中国的公共图书馆一般隶属于政府的职能部门文化局,其监督检查也直接由其执行,且不说行政部门缺乏行业专家,就其监督检查的内容而言,重点并不是图书馆所做出定量分析型社会效益,而是馆内员工对领导的民主评议以及有无安全性责任问题、廉洁问题等,导致馆领导无法全身心从读者利益出发,要多多考虑不要得罪员工,以免在上级下来评议时员工说你坏话。
  而澳大利亚的公共图书馆直属联邦政府、州政府或市政厅,其监察机构为专门的管理委员会(regional library board),该机构由市政府议员、政府高级行政人员、图书馆界的专家以及读者代表组成,他们负责监督图书馆的服务与运作情况,判断图书馆是否履行对政府的承诺向民众提供适当的服务,值不值得花纳税人这么多钱。
  这种监督管理差异导致中国的公共图书馆领导更加注重上级领导及内部员工的态度,而澳大利亚的公共图书馆领导更注重的是读者的利益和如何使社会效益最大化。
  1. 5 分布上的差异
  在中国,图书馆事业的发达程度与地区的经济发展程度是一致的,东部沿海地区的图书馆比较发达,但一般也只到县一级有正规的图书馆,乡镇一级基本没设,除个别经济特别发达的地方外,而经济较落后的内陆及西部地区就比较不健全。
  而在澳大利亚,其市立图书馆一般采用分馆制,目的是方便居民到馆借阅或使用图书馆的其他各项服务,基本上每个自然居住区或邮政编码区都有一个公共图书馆,或分馆,或流动图书服务点,分布比较均匀。
  2 中国与澳大利亚公共图书馆的服务差异
  2. 1 办证方式差异
  在中国,办理借书证除了需要有效身份证明外,一般还要交纳借书证工本费及押金,有些图书馆借阅某些文献还需办理收费年卡。
  而在澳大利亚,每位居民,无论是在该区居住、工作、学习或访问,只要能出示有效的身份证明,皆可以申办借书证,一切免费,且无须交纳押金,像我们这种短期学习的人也可凭护照办理。
  2. 2 服务方式差异
  在中国的图书馆,有“以文补文”或“以文养文”之说,借阅音像资料或使用电子计算机、上网收费较为普遍。
  而在澳大利亚,这一切均为免费,但复印是要收纸张成本费的。而在服务方式上,能让读者自助的工作一般都让读者自助,在墨尔本市中心的city library(雅拉墨尔本图书馆的一个分馆),笔者看到有三台自助借书机,读者自行在上面办理借书手续,在维多利亚州立图书馆,复印机连接着投币设备,要复印的读者投币后自己操作。
  2. 3 服务内容上的差异
  在中国的图书馆,提供服务的基本上是规范化的文献,如图书、连续出版物、音像制品等。
  而在澳大利亚,在图书馆的门厅中,就有许多社区的宣传材料供读者免费自行取阅,公告栏上也登载了许多社区活动信息,从这些现象看,图书馆在尽力搜集本地区最新的社区信息材料,向读者提供社区信息服务。经向图书馆管理员了解,这些看上去琐碎凌乱,但实际需求量却很大,例如,公共服务机构名录,本地各社团的电话地址和医疗教育机构的详细资料,甚至是一些商业性服务机构的一览表,这些资料在回答读者电话咨询时的使用率是很高的,社区活动机构和读者也已经习惯地把图书馆当成了他们的活动信息集散地。
  2. 4 文献语种上的差异
  在中国的基层图书馆,提供的文献语种基本只有母语中文(少数民族地区有民族语言文献),最多也只提供比较通用的外语语种英语。
  而在澳大利亚,就在我去过多次的最基层图书馆墨尔本市中心的city library,其外文藏书就包括意大利文、西班牙文、希腊文、中文、土耳其文、阿拉伯文和越南文等,且其网站上的部分网页也有外文译本,值得一提的是,笔者所看到的中文文献绝大多数是繁体字版本。
  3 对上述差异的原因分析
  3. 1 经济基础不同
  澳大利亚国土面积为768万多平方公里,人口2023.1万。农牧业发达,自然资源丰富,是世界重要的矿产品生产和出口国2003/2004年澳有关经济统计数字如下:国内生产总值:7835.93亿澳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39180澳元。
  而在中国,全国国土面积为960万多平方公里,2004年年末全国总人口为129988万人,2004年国内生产总值136515亿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约为10502人民币,仅为澳大利亚的4.23%。
  这种差别巨大的经济基础反映到图书馆建设上自然也就差别巨大,在澳洲,每个自然邮编区就有一个公共图书馆,分布均匀;而在中国,许多地区都还没有图书馆,东西部差异大,即使有图书馆,其经费及生存状况也令人担忧,全国人均拥有图书馆的藏书量为0.3册,平均45.9万人拥有一所公共图书馆,与国际标准平均2万人左右拥有一所公共图书馆,人均藏书量2册有相当大的差距。在一些图书馆服务内容上采取收费或不收费的方式也因源于经济基础的巨大差距。
  3. 2 行政体制不同
  澳大利亚的政府体制反映了英国和北美的自由民主模式,但又具有澳大利亚自己的特点。联邦政府建立在由普选产生的议会基础上。议会实行两院制——众议院和参议院。凡在众议院中获得多数席位的政党(或政党联盟)组成联邦政府,内阁部长从参、众两院产生。澳大利亚联邦、州和地区政府都实行专业公务员制,即所有公务员,只要本人愿意为现政府服务而不计较其政治性质如何,都能在政府部门受聘进行长期工作。澳大利亚有一部成文宪法,明确规定了联邦政府的职能,州与地区政府则负责联邦政府职责范围以外的事宜。实际上两级政府在许多领域都互相合作。州和地区政府建立地方的各种政府机构。与其他英语国家不同的是,澳大利亚的地方政府机构不具备执法或进行公共教育的职能。澳大利亚定期进行选举,90%以上的选民都参加投票。澳洲的这种行政体制使得政府在为纳税人——全体民众服务的观念深入人心,从而使得类似图书馆等这种公益事业的拨款机制法制化,考核体系科学化,不会因为政府官员的人为因素挤占图书馆经费,使得公共图书馆的工作取向只能是全心全意为读者服务。
  3. 3 文化不同(诚信、国民组成)
  在澳大利亚的总体人员构成中,70%是英国及爱尔兰后裔;18%为欧洲其他国家人后裔,6%为亚裔,华人、华侨约56万人(2003年10月);土着居民占2.3%,约46万人。居民中有70%信奉基督教,5%信奉佛教、伊斯兰教、印度教和犹太教,非宗教人口占26%。澳大利亚人来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约23%的澳洲人出生于另一个国度,略过四分之一的人口父母亲中至少有一个出生于海外。来自140多个国家的人选择成为澳大利亚公民。
  上述的人员构成及宗教信仰构成显示,澳大利亚是由来自许多不同民族背景的人建设起来的国家,文化的多样性反映在公共图书馆上面就是尽量提供多种语言文字版本的图书供这些读者阅读,同时尽快帮助这些人群融入澳大利亚。另外,澳大利亚人的诚信体系比较健全,诚信度较高,这反映在图书馆服务方面也就是不用缴纳押金就可办理借书证。
图书馆学研究长春4~6G9图书馆学、信息科学、资料工作黄天助20072007
中国公共图书馆/澳大利亚公共图书馆/图书馆服务/图书馆管理
  Chinese public library/Australia public library/library service/library management
This article introduces and compares the public libraries' service and management in China with it in Australia, analyses the differences and the reasons of economy, political system and culture background
本文介绍、比较了中国与澳大利亚的公共图书馆管理与服务方式的差异,并从经济基础、政治体制、文化背景等方面分析了其原因。
作者:图书馆学研究长春4~6G9图书馆学、信息科学、资料工作黄天助20072007
中国公共图书馆/澳大利亚公共图书馆/图书馆服务/图书馆管理
  Chinese public library/Australia public library/library service/library management
2013-09-10 21:25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专家大学思想启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鹤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并曾化名蔡振、周子余,浙江绍兴山阴县(今绍兴县)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清末民初学者大师
梁启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号任公、饮冰子,别署饮冰室主人,广东新会人,中国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动家、学者、政治评论家、戊戌变法领袖....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