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传奇人物 >>> 传奇人物传记 风华绝代 物华天宝
字体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因妒损命的一代才女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因妒损命的一代才女
网载     阅读传统中文版

  鱼玄机之死,是唐代诗坛的一件新闻。时隔千年,仍旧有人拿来作为案例分析。这个多情如花的女子,认定身边的一个婢女与自己的情妇有染,被妒忌冲昏了头脑,恶语相向,不停地拷打,最终将一个名为绿翘的姑娘致死。不久,东窗事发,鱼玄机自己也身陷囹圄,亡命于斯。时隔多年,人们还在为她鸣不平,甚至有人站出来,以为按照唐律规定,打杀自己的婢女,罪不致死。
  从一个良家淑女,沦为风流道姑,终因杀人下狱,香消玉殒。这一具有典型意义的事件,也渐渐进入了散文家、小说家的视野,加以发挥想象,描摹推演。
  说到底,还是为一个花样年华的女孩子的非正常死亡,感到惋惜。
  玄机,长安人,女道士也。性聪慧,好读书,尤工韵调,情致繁缛。――《唐才子传》
  历史上的才女,大多背后都有一断辛酸曲折与之相伴。鱼玄机也不例也。五岁诵诗,七岁习作,等到十一二岁,已经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美女作家了。鱼玄机的情商,与她的美貌,与她的才华,一样出于众人。因为某次交游,甚至引起了大诗人温庭筠的注意。
  鱼玄机的诗文天赋,异于常人,在吟咏江边柳时,说出了“影铺秋水面,花落钓人头”之类轻盈流畅、婀娜多姿的妙语。这个性格开朗、阳光明媚的女孩子,在文朋诗友中,深得温庭筠喜爱,经常外出郊游,赋诗相和,以师徒相称。那年,鱼玄机见到京城新科进士发榜的名单,忽地,发出“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的慨叹来。可以想见,她站在金榜之下,生而女流、恨不为男的想法,是浮于面色的。
  一切幸福和此后的失意消沉,都从认识一个名叫李亿的人开始。也许是文场之中多知己,温庭筠的一次无意引荐,使得她与时为左补阙的贵公子李亿相识。
  李亿年方正少,玉树临风般的青春色彩,举止不俗的文笔才情,在鱼玄机的心间络下了点滴情思。郎才加女貌,君有心,妾有意,一来二去,以诗为媒,情不能自禁,这对鸳鸯鸟终于相恋聚合,坠入爱河。
  长安城里,繁花如锦,春意如烟,浪漫的爱情很快就发展到如胶似漆、海誓山盟的地步。好心的温庭筠也竭力从中撮合,希望能够成就一段美好姻缘。
  有了老师的介绍,面对眼前风度翩翩、信誓旦旦的男子,鱼玄机立刻被爱情包围,她只觉得太幸福,甚至来不及询问李亿的真实家境。她生怕错过了这么一个温文尔雅、知书达礼的青年才俊。十五岁的鱼玄机,匆匆嫁了这位如意郎君,于李宅之外,辟一别墅,相约厮守。虽然只是小妾,日子过得多少有些寂寥,如雀入笼,可鱼玄机从心底里喜爱这位官人才子,又得床帏与诗书之欢,比起唐代不能嫁得心上人的薛涛和李季兰,已经是一个巨大的幸福。对于爱情和眼前幸福的看重,已经使她沉浸于成功嫁人的甜蜜之中。
  女人对于爱情的幸福感,往往来自于细节的感动,也许,李亿在这方面给了她无数的惊喜与诸多的补偿。所以她即便是呆在红楼闺房,深深庭院,也能够体验到玫瑰的芳香,红叶的斑斓。
  然而好景不长,李亿的整宿不归,以及流言传耳,使得李亿的妻子大动干戈,终于引发了一场令鱼玄机刻骨铭心、终身难忘的情变风波。某日,鱼玄机栖身的家中,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李亿的结发妻子裴氏如从天降,登门大闹。满怀醋意的裴氏妒火中烧,怒不可遏,带领一干人等,横眉怒目,恶语相向。她不能容忍丈夫的家外有家,不能容忍丈夫的婚外生情,更不能容忍眼前这位貌美如花、得宠夺爱的女子。所以,在掌握可靠的消息之后,她采取了最具打击力的方案,以泼妇悍妇的形式骤然出现,试图重新夺回李亿。
  她以粗俗而实用的方式,聚众扬威,用最难听的语言作为攻击武器,证明他们偷情的后果之严重,性质之恶劣,让鱼玄机从心理上感到羞愧,感到自卑。而且,她在大闹大骂、百般侮蔑之余,又使出令柔弱女子不堪应付的招式――大打出手。
  可怜鱼玄机,被这场意外弄得惊魂失魄。她随即从幸福的山巅,跌入恐惧的深渊。她在哭泣与担忧之余,惶惶不可终日地等待着事情的结局,她唯一盼望的,就是李亿会赶紧来到身边。她等着倾诉委屈与惊惧。
  李亿在家里,也经受着严峻的考验。大妇裴氏乃长安大户之女,在采取了单刀直入的动作之后,仍然没有罢休,她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关系,利用娘家的势力和影响,向李亿施加压力,维持自己作为一个原配夫人应有的地位。饶是李亿一介书生,也正在官场奋斗的路上,只能低首俯就,只能认错求和。不过数日,一纸休书传出。鱼玄机等到的,竟然是李亿解除婚约的一纸休书。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搬出别墅,到咸宜观中为道士。
  从此,枕上垂泪,花间断肠,一个多情的女子,开始了日复一日的愁思:
  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
  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鱼玄机《江陵愁望寄子安》
  结果是,李亿带着他的夫人,携手出京,放任外官了。鱼玄机望眼欲穿,她还抱有幻想,她只有生活在回忆里,托腮对窗,泪尽诗成。她一次次地在纸上写下寄给情郎的诗句,“书信茫茫何处问,持竿尽日碧江空”,写了一大堆的信,往哪里寄呢?又言“虽恨独行冬尽日,终期相见团圆时”,鱼玄机的心里,还坚信有情人终成眷属,她在等待着爱情的温暖回归。
  
  李亿的一去无归,使得鱼玄机犹如花逢繁霜,无法从甜蜜的记忆与冷酷的现实中复苏。昔日不可重回,她唯有以酒浇愁,自我疗伤。
  经历了“惊梦复添愁”的寒冬腊月,又是春到长安的热闹时节。而这时,咸宜观里花红柳绿,车马络绎,各路游人纷至沓来。一个美艳怀才的道姑,自然是风景之外的风景。王孙公子,秀才书生,商贾大佬,走卒贩夫们,都闻名而来,敬送香火,求诗求字……各怀心志地聚到了道观里。
  唐朝时开放的道观生活,使得道冠之流与外界保持着广泛的联系。来人过去,自然要喝酒饮茶,或者谈诗论道,或者关于家常日用。鱼玄机慢慢从悲伤的情绪里挣脱出来。随着人际交往的增多,她也渐渐融入道冠的生活,从封闭的情殇世界里,重新发现了知己。
  后来,她情不自禁地喜欢上了一个长得极像李亿的落第公子。以诗相识,以诗相交,渐以情随事迁,重新找到类似爱情的感觉。不过,那个来到道观觅情的书生左名扬,比起李亿,也不过是逢场作戏,假以风流。时过不久,都是一样的花开无果,形单影只。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
  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鱼玄机《赠邻女》
  鱼玄机有一个着名的观点: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这在千年之前的唐代,不啻是一声追求挚爱的春雷!举案齐眉,红袖添香,抑或比翼齐飞,这其实也是一个普通女子最基础、最底线的生活追求与憧憬。可是,那个有情郎,打开了她的心扉,点燃了相思之烛,却无法兑现当初爱的诺言。
  因为屡次误入情途,鱼玄机经历了爱情的数次失败,再也无法相信爱情,遂生彷徨和玩世之心。早年出生于娼妓云集的平康里的她,终于彻底从失恋的悲伤中解脱出来,索性以观为托,挥霍青春。不知哪一天,道观的外墙上贴出了“鱼玄机诗文候教”的告示。咸宜观,遂成了弥漫无限风月的场所,不少风流才子,留宿观中,昼夜不归。
  大商人李近仁也闻名而来了。他有的是钱,或者还有点才,资助也相当可观。年轻的鱼玄机无法摆脱这些世俗的诱惑,委身而娱,她在《迎李近仁员外》中写道:“今日喜时闻喜鹊,昨宵灯下拜灯花;焚香出户迎潘岳,不羡牵牛织女家。”
  这样的诗句,比起当初的清逸高雅,已是俗不可耐,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这个被爱情折腾得身心疲惫的女子,已经陷入了紊乱的情感世界,不能自拔。“喧喧朱紫杂人寰,独自清吟日色间”,在清雅与流俗之间踯躅,这是一个无奈的选择。也许在她的心中,还潜藏着当年的少女梦幻。
  李亿已不可求,左名扬也不可求,李近仁似乎也不可求,而她,一定要求得一个真正的有情郎,才算称心。她如一只夜行猫,时刻准备着。可是,当身边的婢女绿翘疑似出轨,她所能表现的,是愤怒与嫉妒,无奈与绝望。
  其实只是由于一个细节问题,诱发了鱼玄机失手杀人的刑事案件。那日,鱼玄机外出有事,归来后询问,有哪些人来访过。这是一个正常的询问,偏偏绿翘回答得含糊其辞,说乐师陈韪来过,“知练师不在,不舍辔而去矣”。
  陈韪,是鱼玄机新近结识的乐师,其时两人诗情勃发,互为倾慕,为何会不下马就径直而去呢?当鱼玄机疑虑的目光落在绿翘脸上时,仿佛发现了什么端倪。绿翘为何低头默默,神色不安?又为何衣衫不整,是不是做了些什么?那么――这是个严肃的问题!询问,随即变成了声色俱厉的拷问。然而拷问并没有令她满意。婢女与陈韪有染的迹象,越来越明显,这得她变得敏感乃至神经质起来。
  以一个婢女,怎敢与自己的情人发生不可告人的情事?抑或那天正是酒醉归来,心中失意,当日被李亿原配大妇相逼的情形,被公子王孙抛弃的情形,还有无数个以泪洗面的伤心往事,一齐涌上心头。她愤怒了,绝望了,面前的婢女变成了横刀夺爱的仇敌,逼问与训斥,似乎还不能表达心头的怨恨,她的手脚肢体一齐用上,奋力鞭笞跪在面前的赤裸的绿翘。一下,两下,十下,二十下,三十下,一百下……她用上了所有的力气,在鞭打里回忆,在鞭打里报复,在鞭打里泄愤,直打得精疲力竭,力不可支。于是,悲剧不可避免地在月夜里发生。
  月夜里,她曾经珍藏过缠绵的爱,也孕育了绵绵的恨。
  从才女成为弃妇,成为道姑,继而沦为娼妇,再到失手杀人,鱼玄机的情感之路,由此终结。就是在狱中,鱼玄机仍然写有“明月照幽隙,清风开短襟”这样的清丽诗句。没有办法不为鱼玄机惋惜,悲剧的源头,是一个未能解开的情殇死结。死时,她毕竟只有二十多岁。数月真情,十年虚情。诚如她自己所说,“欲将香匣收藏却,且惜时吟在手头”,她到底年轻了些,道行浅薄了些,心里放不下。  鱼玄机之死,是唐代诗坛的一件新闻。时隔千年,仍旧有人拿来作为案例分析。这个多情如花的女子,认定身边的一个婢女与自己的情妇有染,被妒忌冲昏了头脑,恶语相向,不停地拷打,最终将一个名为绿翘的姑娘致死。不久,东窗事发,鱼玄机自己也身陷囹圄,亡命于斯。时隔多年,人们还在为她鸣不平,甚至有人站出来,以为按照唐律规定,打杀自己的婢女,罪不致死。
  从一个良家淑女,沦为风流道姑,终因杀人下狱,香消玉殒。这一具有典型意义的事件,也渐渐进入了散文家、小说家的视野,加以发挥想象,描摹推演。
  说到底,还是为一个花样年华的女孩子的非正常死亡,感到惋惜。
  玄机,长安人,女道士也。性聪慧,好读书,尤工韵调,情致繁缛。――《唐才子传》
  历史上的才女,大多背后都有一断辛酸曲折与之相伴。鱼玄机也不例也。五岁诵诗,七岁习作,等到十一二岁,已经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美女作家了。鱼玄机的情商,与她的美貌,与她的才华,一样出于众人。因为某次交游,甚至引起了大诗人温庭筠的注意。
  鱼玄机的诗文天赋,异于常人,在吟咏江边柳时,说出了“影铺秋水面,花落钓人头”之类轻盈流畅、婀娜多姿的妙语。这个性格开朗、阳光明媚的女孩子,在文朋诗友中,深得温庭筠喜爱,经常外出郊游,赋诗相和,以师徒相称。那年,鱼玄机见到京城新科进士发榜的名单,忽地,发出“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的慨叹来。可以想见,她站在金榜之下,生而女流、恨不为男的想法,是浮于面色的。
  一切幸福和此后的失意消沉,都从认识一个名叫李亿的人开始。也许是文场之中多知己,温庭筠的一次无意引荐,使得她与时为左补阙的贵公子李亿相识。
  李亿年方正少,玉树临风般的青春色彩,举止不俗的文笔才情,在鱼玄机的心间络下了点滴情思。郎才加女貌,君有心,妾有意,一来二去,以诗为媒,情不能自禁,这对鸳鸯鸟终于相恋聚合,坠入爱河。
  长安城里,繁花如锦,春意如烟,浪漫的爱情很快就发展到如胶似漆、海誓山盟的地步。好心的温庭筠也竭力从中撮合,希望能够成就一段美好姻缘。
  有了老师的介绍,面对眼前风度翩翩、信誓旦旦的男子,鱼玄机立刻被爱情包围,她只觉得太幸福,甚至来不及询问李亿的真实家境。她生怕错过了这么一个温文尔雅、知书达礼的青年才俊。十五岁的鱼玄机,匆匆嫁了这位如意郎君,于李宅之外,辟一别墅,相约厮守。虽然只是小妾,日子过得多少有些寂寥,如雀入笼,可鱼玄机从心底里喜爱这位官人才子,又得床帏与诗书之欢,比起唐代不能嫁得心上人的薛涛和李季兰,已经是一个巨大的幸福。对于爱情和眼前幸福的看重,已经使她沉浸于成功嫁人的甜蜜之中。
  女人对于爱情的幸福感,往往来自于细节的感动,也许,李亿在这方面给了她无数的惊喜与诸多的补偿。所以她即便是呆在红楼闺房,深深庭院,也能够体验到玫瑰的芳香,红叶的斑斓。
  然而好景不长,李亿的整宿不归,以及流言传耳,使得李亿的妻子大动干戈,终于引发了一场令鱼玄机刻骨铭心、终身难忘的情变风波。某日,鱼玄机栖身的家中,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李亿的结发妻子裴氏如从天降,登门大闹。满怀醋意的裴氏妒火中烧,怒不可遏,带领一干人等,横眉怒目,恶语相向。她不能容忍丈夫的家外有家,不能容忍丈夫的婚外生情,更不能容忍眼前这位貌美如花、得宠夺爱的女子。所以,在掌握可靠的消息之后,她采取了最具打击力的方案,以泼妇悍妇的形式骤然出现,试图重新夺回李亿。
  她以粗俗而实用的方式,聚众扬威,用最难听的语言作为攻击武器,证明他们偷情的后果之严重,性质之恶劣,让鱼玄机从心理上感到羞愧,感到自卑。而且,她在大闹大骂、百般侮蔑之余,又使出令柔弱女子不堪应付的招式――大打出手。
  可怜鱼玄机,被这场意外弄得惊魂失魄。她随即从幸福的山巅,跌入恐惧的深渊。她在哭泣与担忧之余,惶惶不可终日地等待着事情的结局,她唯一盼望的,就是李亿会赶紧来到身边。她等着倾诉委屈与惊惧。
  李亿在家里,也经受着严峻的考验。大妇裴氏乃长安大户之女,在采取了单刀直入的动作之后,仍然没有罢休,她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关系,利用娘家的势力和影响,向李亿施加压力,维持自己作为一个原配夫人应有的地位。饶是李亿一介书生,也正在官场奋斗的路上,只能低首俯就,只能认错求和。不过数日,一纸休书传出。鱼玄机等到的,竟然是李亿解除婚约的一纸休书。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搬出别墅,到咸宜观中为道士。
  从此,枕上垂泪,花间断肠,一个多情的女子,开始了日复一日的愁思:
  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
  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鱼玄机《江陵愁望寄子安》
  结果是,李亿带着他的夫人,携手出京,放任外官了。鱼玄机望眼欲穿,她还抱有幻想,她只有生活在回忆里,托腮对窗,泪尽诗成。她一次次地在纸上写下寄给情郎的诗句,“书信茫茫何处问,持竿尽日碧江空”,写了一大堆的信,往哪里寄呢?又言“虽恨独行冬尽日,终期相见团圆时”,鱼玄机的心里,还坚信有情人终成眷属,她在等待着爱情的温暖回归。
  
  李亿的一去无归,使得鱼玄机犹如花逢繁霜,无法从甜蜜的记忆与冷酷的现实中复苏。昔日不可重回,她唯有以酒浇愁,自我疗伤。
  经历了“惊梦复添愁”的寒冬腊月,又是春到长安的热闹时节。而这时,咸宜观里花红柳绿,车马络绎,各路游人纷至沓来。一个美艳怀才的道姑,自然是风景之外的风景。王孙公子,秀才书生,商贾大佬,走卒贩夫们,都闻名而来,敬送香火,求诗求字……各怀心志地聚到了道观里。
  唐朝时开放的道观生活,使得道冠之流与外界保持着广泛的联系。来人过去,自然要喝酒饮茶,或者谈诗论道,或者关于家常日用。鱼玄机慢慢从悲伤的情绪里挣脱出来。随着人际交往的增多,她也渐渐融入道冠的生活,从封闭的情殇世界里,重新发现了知己。
  后来,她情不自禁地喜欢上了一个长得极像李亿的落第公子。以诗相识,以诗相交,渐以情随事迁,重新找到类似爱情的感觉。不过,那个来到道观觅情的书生左名扬,比起李亿,也不过是逢场作戏,假以风流。时过不久,都是一样的花开无果,形单影只。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
  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鱼玄机《赠邻女》
  鱼玄机有一个着名的观点: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这在千年之前的唐代,不啻是一声追求挚爱的春雷!举案齐眉,红袖添香,抑或比翼齐飞,这其实也是一个普通女子最基础、最底线的生活追求与憧憬。可是,那个有情郎,打开了她的心扉,点燃了相思之烛,却无法兑现当初爱的诺言。
  因为屡次误入情途,鱼玄机经历了爱情的数次失败,再也无法相信爱情,遂生彷徨和玩世之心。早年出生于娼妓云集的平康里的她,终于彻底从失恋的悲伤中解脱出来,索性以观为托,挥霍青春。不知哪一天,道观的外墙上贴出了“鱼玄机诗文候教”的告示。咸宜观,遂成了弥漫无限风月的场所,不少风流才子,留宿观中,昼夜不归。
  大商人李近仁也闻名而来了。他有的是钱,或者还有点才,资助也相当可观。年轻的鱼玄机无法摆脱这些世俗的诱惑,委身而娱,她在《迎李近仁员外》中写道:“今日喜时闻喜鹊,昨宵灯下拜灯花;焚香出户迎潘岳,不羡牵牛织女家。”
  这样的诗句,比起当初的清逸高雅,已是俗不可耐,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这个被爱情折腾得身心疲惫的女子,已经陷入了紊乱的情感世界,不能自拔。“喧喧朱紫杂人寰,独自清吟日色间”,在清雅与流俗之间踯躅,这是一个无奈的选择。也许在她的心中,还潜藏着当年的少女梦幻。
  李亿已不可求,左名扬也不可求,李近仁似乎也不可求,而她,一定要求得一个真正的有情郎,才算称心。她如一只夜行猫,时刻准备着。可是,当身边的婢女绿翘疑似出轨,她所能表现的,是愤怒与嫉妒,无奈与绝望。
  其实只是由于一个细节问题,诱发了鱼玄机失手杀人的刑事案件。那日,鱼玄机外出有事,归来后询问,有哪些人来访过。这是一个正常的询问,偏偏绿翘回答得含糊其辞,说乐师陈韪来过,“知练师不在,不舍辔而去矣”。
  陈韪,是鱼玄机新近结识的乐师,其时两人诗情勃发,互为倾慕,为何会不下马就径直而去呢?当鱼玄机疑虑的目光落在绿翘脸上时,仿佛发现了什么端倪。绿翘为何低头默默,神色不安?又为何衣衫不整,是不是做了些什么?那么――这是个严肃的问题!询问,随即变成了声色俱厉的拷问。然而拷问并没有令她满意。婢女与陈韪有染的迹象,越来越明显,这得她变得敏感乃至神经质起来。
  以一个婢女,怎敢与自己的情人发生不可告人的情事?抑或那天正是酒醉归来,心中失意,当日被李亿原配大妇相逼的情形,被公子王孙抛弃的情形,还有无数个以泪洗面的伤心往事,一齐涌上心头。她愤怒了,绝望了,面前的婢女变成了横刀夺爱的仇敌,逼问与训斥,似乎还不能表达心头的怨恨,她的手脚肢体一齐用上,奋力鞭笞跪在面前的赤裸的绿翘。一下,两下,十下,二十下,三十下,一百下……她用上了所有的力气,在鞭打里回忆,在鞭打里报复,在鞭打里泄愤,直打得精疲力竭,力不可支。于是,悲剧不可避免地在月夜里发生。
  月夜里,她曾经珍藏过缠绵的爱,也孕育了绵绵的恨。
  从才女成为弃妇,成为道姑,继而沦为娼妇,再到失手杀人,鱼玄机的情感之路,由此终结。就是在狱中,鱼玄机仍然写有“明月照幽隙,清风开短襟”这样的清丽诗句。没有办法不为鱼玄机惋惜,悲剧的源头,是一个未能解开的情殇死结。死时,她毕竟只有二十多岁。数月真情,十年虚情。诚如她自己所说,“欲将香匣收藏却,且惜时吟在手头”,她到底年轻了些,道行浅薄了些,心里放不下。
2013-09-10 21:24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宪政专家民主理论大师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钝初,号渔父,生於中国湖南省桃源县,中国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华民国初期第一位倡导内阁制的政治家。
革命先行者民国之父
孙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孙文,字载之,号日新、逸仙,广东香山(今中山)人,是医师、近代中国的民主革命家、中国国民党总理、第一任中华民国....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