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专题
字体    

黯黯青山红日暮,浩浩大江东注。余霞散绮,回向烟波路。
黯黯青山红日暮,浩浩大江东注。余霞散绮,回向烟波路。
庄灿煌的博客     阅读传统中文版

 

黯黯青山红日暮,浩浩大江东注。余霞散绮,回向烟波路。

   [译文]  青山渐渐被暮霭笼罩,红日慢慢向西坠落。浩浩长江奔腾不息,汹涌地向东流去。天空中缕缕残霞就像有花纹的罗绮渐渐散开。

  [出典]  北宋  晁补之  《迷神引·黯黯青山红日暮》

  注:

  1、  《迷神引》 晁补之 

     贬玉溪对江山作

    黯黯青山红日暮,浩浩大江东注。余霞散绮,回向烟波路。使人愁,长安远,在何处?几点渔灯小,迷近坞。一片客帆低,傍前浦。

    暗想平生,自悔儒冠误。觉阮途穷,归心阻。断魂素月,一千里、伤平楚。怪竹枝歌,声声怨,为谁苦?猿鸟一时啼,惊岛屿。烛暗不成眠,听津鼓。

  2、注释:

    坞:音误,四周高中间低之处所,或四面挡风之建筑。

   浦:①水滨。②指池、塘、江河等水面,如浦月(江河中之月)。
  
   儒冠:儒生冠帽。后以指儒生。
 
   阮途:谓刘晨、阮肇入天台,逢仙女,既出,已隔七世之事。
 
  平楚:平野;又谓从高处远望,丛林树梢齐平。

 
  3、译文:
 
    青山渐渐被暮霭笼罩,红日慢慢向西坠落。浩浩长江奔腾不息,汹涌地向东流去。天空中缕缕残霞就像有花纹的罗绮渐渐散开。回首望去浩淼的烟波掩映着漫漫路途。令人忧愁的是离京城越来越远逐渐模糊。愁云残雾暮霭沉沉中,京都究竟藏在何处,几处闪烁不定的微弱的渔火,使人迷离恍惚不知船坞远近。一叶船帆渐渐低垂下来,停泊在前面的江浦。
 
    默默地回想自己的一生,独自悔恨常常为追求功名所误。自己就像阮籍那样已到穷途末路,而归隐田园的情趣却常常受阻。遥望普照千里楚地的皎皎素月,此刻竟是这样令人伤感凄楚。怨恨那如泣如诉的竹枝歌啊,为何声声愁怨,为谁痛苦。凄厉的猿啼悲哀的鸟啼声,仿佛惊动了整个岛屿。昏暗的烛光下久久难以入眠,卧听着津渡边的声声更鼓。

 
   4、晁补之(1053—1110年),北宋时期着名文学家。字无咎,号归来子,汉族,济州巨野(今属山东巨野县)人,为“苏门四学士”(另有北宋诗人黄庭坚、秦观、张耒)之一。

    《宋史·晁补之传》曰:晁补之为“太子少傅迥五世孙,宗悫之曾孙也。父端友,工于诗。”从这几句简短的记载里,可知晁补之生长在士宦之家、书香门第。他从小就受到家庭良好的文化熏陶,加上他聪敏强记,幼能属文,日诵千言,故早负盛名。

    元丰二年(1079)进士第一及第。以元佑党籍坐贬。大观四年卒于泗州官舍。有《琴趣外编》,笔锋甚厉,时有奇气,风格与东坡为近。

    当然,说晁补之属豪放词家,师承苏轼,只是就其主导倾向而言,实际上,晁补之全部词章中,伤春惜别、相思忆旧之传统题材的作品仍占约半数之多,并颇具清新蕴藉韵味与柔丽绵邈情调,合乎词的当行本色。如他的《引驾行·梅精琼绽》一词,起首说春光满园,人却独自落泪,中间略事点染,歇拍便揭示出“忆年时,把罗袂”的缘由:全在旧情难忘啊!过片转过笔意呼应,只写了恋人留在印象最深处的一个细微动作,则她的风采便跃然可见。那艳红的樱桃仿佛一根基线,将今春与去春连缀起来,韵华依然,芳姿历历能迹,人竟一去无音讯,当时的离别实出无奈,但此情有谁知,又堪向谁人道呢!全词用铺叙手法,章法缜密不懈,不作大幅度跨跃摇曳,率拙间饶见浑厚气,表现出作为驾驭长调的能力,得益于柳永处实多。

   5、这是一首抒写羁旅之愁的词作。上片写日暮黄昏时江上的情景,下片写羁旅的寂寞与哀愁。
 
  “黯黯青山红日暮,浩浩大江东注。”写青山渐暗,红日西沉,浩浩大江不舍昼夜地奔流东去。这两句如画家挥动如椽巨笔,一下子就勾勒出江上暮色的壮丽景色,渲染出一幅极为阔大的气象。这里一“青”一“红”赋予画面以明暗相映的色调和彩韵,画面清晰,色彩浓烈;“浩浩大江东注”一句,则在动态上着墨,立刻使静态的画面增添了雄伟的气势和浩荡奔腾、滚滚东去的流动感。
 
  “余霞散绮,向烟波路”。这两句中前一句是化用谢朓“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诗句的诗意,写红日西坠必有余霞散绮的壮丽景观。这里由于“余霞散绮”的点染,更加描绘出大江日暮时分的壮丽景象。唐代崔灏的《黄鹤楼》一诗写道:“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向烟波路”句及以下四句,正是化用崔灏这两句诗的诗意,词人回首来路,烟波浩渺,不禁想起远在数千里外的京城,从而勾起贬谪的愁怨和悲哀。京城在何处?烟波浩渺影难觅;此身在何处?几点渔火迷近坞。这里长安代指宋代的京城汴梁。船坞已近,本来应当是不会迷茫的,但由于几点小小渔灯的闪烁不定,使人不免产生了迷离恍惚之感。这实际上是借景写情,是词人在贬谪途中一种迷茫心境的物态化表现。
 
  “一片客帆低,傍前浦”紧承上句而来,写词人乘坐的船帆就在这样的情境中渐渐从桅杆上低低落下来,船儿在前浦慢慢靠岸了。
 
  上片词人着重描绘江上的景色,为下片的抒写羁旅之情做铺垫。这一部分从青山日暮,大江东去,到余霞散绮,回望烟波;从渔火闪烁,灯影迷离,到落帆低垂,船傍前浦,词人缜密细腻地描述了江上漂泊的具体情景,贬谪的郁闷情怀,羁旅的迷茫心绪,这一切便在景物的描绘中形象地外化出来了。词人描写景物的同时,也是在借景寓情,使景物情思化。
 
  下片着重抒写羁旅的情怀。但词作并不是直抒胸臆,而是仍然没有离开景物描写。只不过在手法上有所变化,词人在景物的描写上,浸透了比较浓厚的感情色彩,“情”的表达仍然借助于“景”的描绘以完成。
 
  “暗相平生,自悔儒冠误”这两句比较直露,但却是词人对于自己一生的反思,因而用来领起下片,下片便是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具体化、形象化的描写。

  “觉阮途穷,归心阻”这是运用阮籍的典故。阮籍传说,阮籍“时率意独驾,不由径路,车迹所穷,辄恸哭而反。”他的《咏怀》诗八十余首,便是表现忧时嗟生、途穷命蹇的感叹。补之以阮籍自比,说自己已经意识到“途穷”而归心犹受阻遏,不得归隐田园,全身远害,怡然自乐。

  “断魂素月,一千里、伤平楚”以下诸句,较前几句形象生动多了。这里词作继续寓情于景,以“断魂素月”、“怪竹枝歌”、“猿鸟”、“暗烛”“津鼓”等一系列的意象烘托宦途羁旅的沉咽之情。词人在客帆降落、船傍前浦的一刹那之间,眼望一片洁白的月色,洒在一望千里的平原上,犹如水银置于平地一般,又好像千里的明镜一般光亮平滑。这景象不仅使人魂断神凄,再加上那如怨如诉的声声竹枝歌,悠悠地从远处飘来,声声刺耳钻心,更使人难耐悲苦愁思。这里“为谁苦”是词人一个自问自答的诘语,实际上是说“声声怨”的竹枝歌仿佛是在为我而悲怨。“猿鸟一时啼”仍然是渲染听觉上的感触。本来“猿啼三声泪沾裳”已是一种令人惨然泪下的凄凉哀鸣,又加上“猿鸟一时啼”,这就更使“岛屿”惊怵,令人无法成眠了。这样,词人只好在昏暗的烛光中,卧听津渡传来的更鼓了。

 
    6、没有灯光的路边,除了黑暗,看不清楚任何的景物。
 
    这便是夜吧,总是充满着黑暗和朦胧。

    在白天和黑夜的尽头,独自行走,独自度过,那样的孤寂和偶尔充斥了心的郁闷,只有心的角落明白。

    生命就是一趟旅程,没有人可以陪伴你浪迹天涯,走过一生一世;也没有人会放弃自己的追求来永远扶持你,你的人生旅程只能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

    许多时候,永远只是一个承诺一个词语,永远有多远?
 
    也许,我只是将文字变成一种无言的形式而已,真正要表达的,或许,只在心间。
   
    “贬玉溪,对江山作。黯黯青山红日暮,浩浩大江东注。余霞散绮,回向烟波路。使人愁,长安远,在何处?几点渔灯小,迷近隖.一片客帆低,傍前浦。
    暗想平生,自悔儒冠误。觉阮途穷,归心阻。断魂素月,一千里,伤平楚。怪竹枝歌,声声怨,为谁苦?猿鸟一时啼,惊岛屿。烛暗不成眠,听津鼓。”
   
    夜已深,午夜的月,轻轻地,洒落一地清辉。
    时光,眨眼便流逝了,岁月很是无情。
    金色的十月,又将尽了。
    秋也将尽头了吧?

 
    7、幸福吗?我轻轻的问自己,我想了许久,终究无法回答。
   
    《迷神引》——晁补之
    “贬玉溪,对江山作。黯黯青山红日暮,浩浩大江东注。余霞散绮,回向烟波路。使人愁,长安远,在何处?几点渔灯小,迷近隖.一片客帆低,傍前浦。
    暗想平生,自悔儒冠误。觉阮途穷,归心阻。断魂素月,一千里,伤平楚。怪竹枝歌,声声怨,为谁苦?猿鸟一时啼,惊岛屿。烛暗不成眠,听津鼓。”

    在夜色中,微微的笑。总会在某些时刻,想起或远或近的某个朋友,也或,或远或近的某个兄长或者朋友想起了我。
    俗世的尘埃之外,我们如此牵挂。内心里,有微微的感动,有微微的暖。
   
    天空里有微微的阴霰,天空吹着微微的风,那光亮,也是好不刺眼的,不似阳光明媚时候耀眼的光。
    冲了一盏茶,淡淡的斜靠阳台、倚着轻风,一口一口的喝尽,茶有些微微的苦,喝尽之后,是微微的香,带着岁月和阳光的气息,淡淡。
   
    时光缓缓也或快速的消逝,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在日复一日的快乐或者哀伤中,没有多一秒、也没有少一秒。


    8、那目若星河的蔚蓝,纵使岁月斑驳了黑发,纵使风霜腐蚀了容颜,机缘中天上人间依旧相见,只恨岁月已改那风华绝代的姿容。

  黯黯青山红日暮,浩浩大江东注,余霞散绮,回向烟波路,使人愁。

  灯火阑珊处,是否是你归来的脚步呢?

  是否,这脚步又只是梦里的虚幻呢?

  经历了无尽的悲伤后

  你还能不能微笑着,轻轻唱着

  唱着那过往的,来来的幸福呢?


   9、三十的时候,觉得人生更多的时候是一种责任:人不可能仅仅为自己而活,许多时候,人都是为了别人的存在或者期望而活着。也就在这个时候,打消了找寻一个好的方式结束生命的想法。

    看多了悲欢离合,看多了生命和死亡,明白了生和死,只那么一步之遥。明白了生命不仅仅属于自己。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有了那么一些宿命的看法。

    于是在偶有闲暇的时光里,闲看庭前花开花落,静观天上云卷云舒。

    偶尔有心绪有闲的时候:品味咖啡,咖啡是要独自一个人在一个天气很好的午后或者时光,带着一份悠闲,才能品出咖啡的滋味;和友人一起出去喝红酒,看那些红色的液体,如何在夜的霓虹中闪现着别样人生;也喝茶,偶尔的,品味茶苦茶香。

    在俗世的尘土中,依然前行着匆匆忙忙的脚步。
   
    “贬玉溪,对江山作。黯黯青山红日暮,浩浩大江东注。余霞散绮,回向烟波路。使人愁,长安远,在何处?几点渔灯小,迷近隖.一片客帆低,傍前浦。
    暗想平生,自悔儒冠误。觉阮途穷,归心阻。断魂素月,一千里,伤平楚。怪竹枝歌,声声怨,为谁苦?猿鸟一时啼,惊岛屿。烛暗不成眠,听津鼓。”

    总是有些祝福,在岁月中停驻,总是有些真情,在人海中永远的存在着。
   
    当岁月远去,当时光逝去,天边的云依然在风里,飘荡舞蹈。
    那些祝福,那些关注,一直都在。
   
    而你,好吗?


    10、 窗外,月光柔柔地如水泻在地上,初冬的夜色弥漫着月的光芒,辉冷大地,薄薄的如蝉翼悄悄地鸣响,恍若梵阿铃奏出的乐曲。恰似轻纱笼罩的一片苍茫,对着月,默默的祈祷。

    思绪升起,淡淡的祝福,淡淡的牵挂,淡淡的思念,淡淡的忧愁。

    恍惚如梦。

    初冬的月,清凉如水,月光娇媚地倾洒在身上,身影倾斜在地面上显出清晰的轮廓,抬头望着月儿,它依然是那么沉静和高贵,俯视着人间的欢聚和离别,被这柔亮的银色月光笼罩着,感觉它的圣洁和清冷,却无法平息心中涌动的思绪。

    四周安静了,寂静的月下风儿萧萧,脚步轻轻,如风一般略过。

    轻轻的叹息,轻轻的祝福。
    
    《迷神引》——晁补之
    “贬玉溪,对江山作。黯黯青山红日暮,浩浩大江东注。余霞散绮,回向烟波路。使人愁,长安远,在何处?几点渔灯小,迷近隖.一片客帆低,傍前浦。
    暗想平生,自悔儒冠误。觉阮途穷,归心阻。断魂素月,一千里,伤平楚。怪竹枝歌,声声怨,为谁苦?猿鸟一时啼,惊岛屿。烛暗不成眠,听津鼓。”
    
    阳光终被云层遮挡了身影,午后的风,一阵又一阵,带着凉意。
    天空的暮色快降临了罢,而时光,时光也将远去。
    依然喝茶,淡淡。
    依然敲字,悠悠。
    
    总是要流逝的,那些时光;
    总是要远去的,那些往事。


    11、离开时已近晌午,天气虽然阴沉,但银链似的汨水河,袅娜婉丽。田野里的燕子花草不惧寒冬钻出绿茵茵的小脑袋,似绒如毯。虽然冬装犹绿的山峦显得有些苍凉,但我仿佛看到有万道霞光从阴云中折射出来,洒在起伏的山峦上,在金红色的光芒中,山岗上那些竹林的轮廓晶莹剔透,仿佛是宝石和珊瑚的雕塑。那不逊飞雪的野花从南向北纷致杳来。

  一只灰雀剪开薄雾,飞到山上的竹林中轻轻鸣叫,树顶升起一缕炊烟,仿佛要向高处飘升,又像要被风吹散,它是乡思吗,不熄灭,也不弯曲,最后溶化在烟波中。想起宋代词人晁补之的词句:黯黯青山红日暮,浩浩大江东注,余霞散绮,向烟波路。


    12、这两天阳光很好,有明媚的阳光映照地面,而我,却在暖暖的阳光里觉得寒冷。
    也许,有些寒冷,随岁月凝聚的坚硬的冰棱,无论用怎样温暖的阳光,也无法溶化。
    
    人生如行车:红灯停,绿灯行,黄灯暂时等待。停停、走走、等等。
    人生如行车,不可违法交通规则,否则会受到惩罚。
    
    一滴泪滴落,尘世的一滴泪,无人明白的时候,已经风干。
    那滴泪,落在无人能懂的暗夜里,落在无人明白的心绪上。
    
    《迷神引》——晁补之
    “贬玉溪,对江山作。黯黯青山红日暮,浩浩大江东注。余霞散绮,回向烟波路。使人愁,长安远,在何处?几点渔灯小,迷近隖.一片客帆低,傍前浦。
    暗想平生,自悔儒冠误。觉阮途穷,归心阻。断魂素月,一千里,伤平楚。怪竹枝歌,声声怨,为谁苦?猿鸟一时啼,惊岛屿。烛暗不成眠,听津鼓。”

 
    滚滚红尘里都是流浪着的心灵,找寻不到今生的倚托。
    家是什么?而谁,又能给谁一个家呢?
    俗世中的我,沉了又沉的心,找不到家的方向?
    家是什么?谁又能够,给心灵一个家,足够安置它的快乐忧伤烦恼幸福?
    天都静默了,夜静默着……
    夜风轻轻,无端的感觉寒冷,其实,这样的温度白天如此明媚的阳光,不应该有那么寒冷的感觉的……
    但是,无端的感觉满心满肺的寒冷,无端的感觉这独自的夜色,虽灯光弥漫,依然寒冷无比……
    
    俗世的尘埃,何处可有出口?
2013-09-10 21:16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为传统文化招魂
钱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宾四,江苏无锡人,历史学家,儒学学者,教育家。钱穆对中国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观感,认为中国传统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学贯中西品读东西文化
林语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国文学家、发明家。福建省龙溪(现为漳州市平和县)坂仔镇人,乳名和乐,名玉堂,後改为语堂。美国哈佛大学比较文学硕士....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