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专题
字体    

黄菊枝头生晓寒,人生莫放酒杯干。
黄菊枝头生晓寒,人生莫放酒杯干。
庄灿煌的博客     阅读传统中文版

 

 
      黄菊枝头生晓寒,人生莫放酒杯干。

  [译文]  清晨的天气是一片寒凉,黄菊花开满了整个枝头;人生应当及时行乐,有酒就喝,可不能让酒杯空放着没有一滴酒。

  [出典]  北宋  黄庭坚  《鹧鸪天·黄菊枝头生晓寒》

  注:

  1、《鹧鸪天》黄庭坚

    座中有眉山隐客史应之和前韵,即席答之。

    黄菊枝头生晓寒。人生莫放酒杯干。风前横笛斜吹雨,醉里簪花倒着冠。

    身健在,且加餐。舞裙歌板尽清欢。黄花白发相牵挽,付与时人冷眼看。

  2、注释:  

    作于元符二年,时在戎州。

    史应之:名涛,眉山人,是活动于戎州、泸州一带的隐士。

    人生莫放酒杯干:曹操《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本此意。

   风前横笛:黄庭坚《念奴娇?断红霁雨》一词中有:“老子平生,江南江北,最爱临风笛”的句子。

  倒着冠:《世说新语·任诞》:“山秀伦为荆州,时出酣畅。”人为之歌曰:“山公时一醉,径造高阳池。日暮倒载归,酩酊无所知。复能乘骏马,倒着白接罡。举手问葛强,何如并州儿。”按:接罡,白帽。

  身健在:杜甫《九日兰田崔氏庄》诗:“明年此会知谁健?醉把茱萸仔细看。”

  且加餐:《古诗十九首》:“努力加餐饭。

 

 

   3、译文:

     高洁鲜艳的黄色菊花枝头,生发出来一丝微寒,人生短暂别放过杯中美酒,定要把它樽樽喝干。在那狂风斜雨的时候,冒雨迎风吹奏横笛,在醉态朦胧中,头上插着黄花倒戴头冠。

   只要健康地活着,就要奋力加餐,还要随着歌舞的节奏,尽情地玩乐寻欢。美丽的黄花和斑白的头发相互牵挽,尽可让当今那些媚世的人侧目而视,冷眼相看。

 

 

   4、黄庭坚生平见落木千山天远大,澄江一道月分明。

   5、此词是黄山谷与甘居山野、不求功名的“眉山隐客”史念之互相酬唱之作,全词通过一个“淫坊酒肆狂居士”的形象,展现了山谷从坎坷的仕途得来的人生体验,抒发了自己胸中的苦闷和激愤。词中所塑造的狂士形象,是作者自己及其朋友史念之的形象,同时也是那一时代中不谐于俗而怀不平傲世之心的文人的形象。

  上片是劝酒之辞,劝别人,也劝自己到酒中去求安慰,到醉中去求欢乐。首句“黄菊枝头生晓寒”是纪实,点明为重阳后一日所作。因史应之有和词,故自己再和一首,当亦是此数日间事。赏菊饮酒二事久已有不解之缘,借“黄菊”自然过渡到“酒杯”,引出下一句“人生莫放酒杯干”。意即酒中自有欢乐,自有天地,应让杯中常有酒,应该长入酒中天。“风前横笛斜吹雨,醉里簪花倒着冠”,着意写出酒后的浪漫举动和醉中狂态,表明酒中自有另一番境界。横起笛子对着风雨吹,头上插花倒戴帽,都是不入时的狂放行为,只有酒后醉中才能这样放肆。

  下片则是对世俗的侮慢与挑战。“身健,且加餐。舞裙歌板尽清欢。”仍是一种反常心理,其含意于世事纷扰,是非颠倒,世风益衰,无可挽回,只愿身体长健,眼前快乐,别的一无所求。这是从反面立言。“黄花白发相牵挽,付与时人冷眼看”,则是正面立言。菊花傲霜而开,常用以比喻人老而弥坚,故有黄花晚节之称。这里说的白发人牵换着黄花,明显地表示自己要有御霜之志,决不同流合污,而且特意要表现给世俗之人看。这自然是对世俗的侮慢,不可能为时人所理解和容忍。

  此词以简洁的笔墨,勾勒出一个类似狂人的形象,抒写了山谷久抑胸中的愤懑,表现出对黑暗、污浊的社会现实无言的反抗。词中所塑造的主人公形象,以自乐自娱、放浪形骸、侮世慢俗的方式来发泄心中郁结的愤懑与不平,对现实中的政治迫害进行调侃和抗争,体现了词人挣脱世俗约束的高旷理想。主人公旷达的外表后,隐藏着无尽的辛酸与伤痛。 

 

 

   6、《食货志》上记载,赵匡义曾派使臣去海外招商,这么撩拨商业,难怪宋朝会成为最富裕的皇朝。

  生活一富裕,小情调就出来了,那时没有ipad啥的可以炫耀,那就戴花吧。对于戴花这事,男人比女人还要积极。“群官戴花北立,内侍进班奇牌,皇帝诣集英殿,百官谢花再拜,又再拜就坐。”

  花儿在这还能表达爱,宋真宗爱寇准,亲手将花插到他头上,体贴地说,“寇准年少,正是簪花吃酒时。”大伙看着只有羡慕的份,被皇上爱一次,这人生该多灿烂。

  其实《水浒》里插花的男人,才显真性情。浪子燕青,“腰间斜插名人扇,鬓边常簪四季花”。而“一枝花”蔡庆,“茜红衫上描鸂鶒,茶神衣中绣木香。曲曲领沿深染皂,飘飘博带浅涂黄。金不灿烂头巾小,一朵花枝插鬓傍。”旖旎死了。

  看起来,宋朝男人充分体现了雄性动物的华丽特质。

  男人即使老了,也一样爱戴花,“黄菊枝头生晓寒,人生莫放酒杯干。风前横笛斜吹雨,醉里簪花倒着冠。”白胡子老头黄庭坚顶一头黄菊,倒显妩媚。 

 

 

   7、黄庭坚22岁就得中进士,他可不像司马光古板,歌楼舞榭,倚红偎翠的风流勾当,早年未曾少过。只是生逢“元佑党争”,一时多少才俊,尽被席卷,也饶不过一个其实并不乐于政治斗争的他。半百之年,还被贬官外放到蜀中黔州,那荒凉野僻的地方。表面是因为撰《神宗实录》有误,其实呢,是章敦、蔡卞等新党当权,迫不及待要清理异己及疑似异己者。

  世事流转,起伏历经,风霜刀剑严相逼过,还是在醉里簪花,今天和昨日,已经完全两种心境了。

  这是在秋天,菊花开遍。中国传统文化中,菊之一词,别具高洁意味,象征岁寒前的不屈,霜雪到临际的坚守。菊也是最富人情味的花,总与乡居的安祥、友邻的邀约,故园的情怀紧紧相联。提到菊,你能不端出几盘小菜,饮酒,闲话?

  也是黄庭坚人生中的秋天。上片依然写景写情而起兴,写灿烂菊花黄中感受到的丝丝萧飒,油然而起人生几何之叹。于是当尽欢,当大醉。醉后怎么样?“风前横笛斜吹雨,醉里簪花倒着冠。”你有风狂雨骤,我有笛声吹彻,有头上花枝照酒卮,我还要把帽子反着戴,拍手大笑,颠狂的老头儿,将你们统统雷倒。生命的逆旅,总要在大笑和斜睨后,才有足够的勇气和真诚,去深思自勉:何惧世人冷眼,浊世中守住这颗清洁的心。这样的欢乐坦荡,生死无畏。

  这样说来,词也是可以言志的。只是言志的姿态,没那么庄重,就好像放下酒杯,随手摘下一朵花,簪在头上的姿势,漫不经心。就在这样的随意中,形象已经悄然定格。人人都说,姿态很重要,在网络时代,话语滔滔不绝,将彼此的声音淹没。每个人想要让别人看见自己听见自己,就要用最新异最夸张的姿态,来博取眼球,换得出位。脱衣服落伍,那就穿最丑陋的衣服,摆最无语的姿势,打扮成人间囧物;大声喊听不见,那就说脏话,骂人吧,造谣吧,于是姿态层出不穷,而心灵的声音呢?心灵这敏感脆弱的活物,是经不起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热闹的。它只能远离舞台,瑟缩失语。

  所以古时候缓慢的生活节奏也有好处,让潦倒也可以变得从容,对着一瓶花一壶酒,发很长时间的呆,想些什么。

  黄庭坚在黔州待没多久,又被赶到戎州,前后足足五年。刚刚被平反,又被人诬告,这一次来势更凶狠,索性流放到广西。一次一次,离家更远,离老越近。不断的颠沛流离中,亲友的噩耗一个接一个传来:弟叔达死,友人秦观死,苏轼死,陈师道死……命运的狞恶面目似乎一旦暴露,便再也不肯发些许善意。

  但人们能见到的,仍是他的不迫,与不怨。生存是要智慧的,不是官场上投机经营的智慧,而是得失坦然,宠辱不惊,是一个人在险恶逆境中,仍将灵魂放到高处,向命运含笑的智慧。
  他是真正的能够和光同尘的达人:“不以得丧休戚芥蒂其中”的君子,人们如是说。人世多沧桑,老了容颜,亲友离散,像一枝黄菊,枝头抱香,豁达中的坚守,向命运的抗争,凝成了这一尊簪花大笑的白发狂夫雕像。经住了考验,不因时间流逝而崩坏。

  黄庭坚真是个很倔很倔的人,正如他的姓字:鲁直。有点儿鲁且直的意思。当年,他是文坛早早出道的天才,可是不够啊,这个时代英才辈出,他一定要成为那个最独特的自己。

  结果是,诗、文、词、书法,都自成了一家,决不倚人门户,步人后尘。人称“苏门四学士”,却以诗与苏东坡并称“苏、黄”,开江西诗派一脉。书法也瘦劲雄健,是宋四大家之一。那转折钩划间的拗与奇,看久了,不禁要会心,要莞尔。

  写词是小道,无关紧要的事,他也要另找条路。好友晁补之曾评价:“不是当行家语,乃着腔子唱好诗。”原来是以诗入词,这与苏轼有点像,但又不一样,他更直接,更硬朗,剑走偏锋也且试试吧!他还干过很多次将俗语俚语入词的事,说实话吧,效果也不是非常好。有时候,看着感觉有点雷,有点好笑。不过,那有什么关系。

  最欣赏他的是苏轼,大概苏黄本来平生气格、志趣上最相近。苏轼夸道:“超轶绝尘,独立万物之表,驭气骑风,以与造物者游。”

 

 

   8、 黄花,俗称野菊花,自古以来,诗人多有描写。陶渊明看中了野菊花独立寒秋的品格,写出“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句子,借作自己超凡脱俗、高风亮节的写照。孟浩然“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刘辰翁“欲携斗酒答秋光,山深无觅黄花处”,也是写的这种情怀。

  “黄菊枝头生晓寒,人生莫放酒杯干”,“黄花白发相牵挽,付与时人冷眼看”(黄庭坚《鹧鸪天》),是宦途失意者眼中的黄花;“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李清照《醉花阴》《声声慢》),是闺中思妇眼中的黄花;借人为付与黄花的萧索、寂寞、冷落的特征,寄托、抒发离情、怨情、苦情这众多的悲秋诗词,说的都是一个“愁”字。

友情合作伙伴:第一网络!本文出自:http://w1.org.cn/web/net13/y155318.html

 

 

   9、今日,在这个落雨的黄昏,当白的杏花,粉的桃花悄然飘落到水中,顺着河水缓缓而下时,我忽然就把那座城市忘了。所有的悲欢都似水中的花瓣,慢慢地从眼前飘远,再飘远。

  原来时光一直在前行啊,原来安静的只是人的心。只是这样而已。

  落雨的窗前,轻轻捧起一卷古老的诗词,无论是“杨柳丝丝弄轻柔,烟缕织成愁”的怅惘,还是“黄菊枝头生晓寒,人生莫放酒杯干”的旷放,心始终都稳妥踏实,愉悦欢欣。

  这一段安静的日子,逝去了,将不再重来。但是有关于这个春日的细雨,有关于细雨里洒落的花瓣,都逐一被我保留在了记忆中,日日鲜活。

  我捡起几枚丁香花瓣放在手心,带到启程的路上,也留在记忆里。
 

 

   10、我们离宋词有多远?从时间距离上说,隔着将近一个千年,从心理距离上说,不过是“人远天涯近”。我们今天的男人和宋朝的男人相差多远?没多远,依然是有情的“为情所困”,无情的“天涯何处无芳草”;依然是无论得意还是失意都会想到女人的石榴裙,得意的时候,“黄菊枝头生晓寒,人生莫放酒杯干”;失意的时候,“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而我们今天的女人和宋朝的女人有什么区别?区别也不大,依然是喜欢“携手藕花湖上路,一霎黄梅细雨”,依然是乐意“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我们依然对情爱有很多寄托,“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我们依然恨别离,依然抱怨“展转衾裯空懊恼,天易见,见伊难”。

 

 

   11、黄庭坚有这样的两句诗:“黄菊枝头生晓寒,人生莫放酒杯干”。秋日之美,美在一份恬淡;美在一份高远;美在一份清爽;美在一份悠闲。既知秋之精美,美得绚烂。与其悲秋怀旧,莫如痛饮一杯红酒:为思乡;为母亲;为秋天;为自己;更为那如泉的灵感……

    秋天,有一朵朵闲云,那么悠然自乐,毫不理会尘屑凡絮,一丝宁静,一种清淡牵着燕子的灵感悄悄升华,小情小爱渐远,大割大舍、大离大弃、两袖一甩,便是明月清风。

   秋日的风,没有一点儿花边、一点儿修饰,既暖又寒,吹来沁人心脾的花香、草香、果香和泥土香。又把夏日的燥热、倦怠、疲惫和无奈,吹得无影无踪,象甜甜的小夜曲掠过深秋的荒原……

    秋天的雨伴着淡淡的诗情和画意,淅淅沥沥而来,于是郊外弥漫着一阵潮润的馨香,秋水便明澈纯净,纤尘不染,净化灵魂、升华思想、丰富内涵……

    今夜落叶如飞,秋色如醉。燕子愿在飞中去醉;愿在醉中去飞……

    秋天的太阳,少了一份狂热,多了一份温柔;月到仲秋,游子思乡,不论圆缺,尽种上一个甜甜涩涩、缱缱绻绻的梦,便吟唐诗、宋词入怀:“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春光娇媚;夏夜静美;深冬清寒。唯有天高云淡的秋啊,有千般魅力,万种风情让我情有独钟!

    亲爱的慈母,遥远的故乡,让女儿把甜甜的爱恋、疼疼地思念都给你们吧!

    请听燕子的软语呢喃和如飞的浪漫吧……

 

 

   12、 千种世相,多少滋味随心转,万里江湖,何处合成欢喜愁。仓促间,人生路已走远,悲欢如风,喜忧往复,越发感知时光的冷。今夜,带着醉意回望,生活亦如酒,寻常光阴总是平淡无奇,却像一瓶好酒,经过漫长等待,在记忆里慢慢回味,在时光中陈酿,若干年后,某刻忽然想起,似冥冥中的缘分,于是再小心取出轻轻开启,当芬香扑鼻的一刹那,百感交集的我们,品尝到的,是这复杂却韵味悠长的人生

    黄菊枝头生晓寒,人生莫放酒杯干,仿佛嗅到醇郁的酒气,来自某段记忆深处。有时醇郁,有的清冽。。有时,如一团烈焰肆意燃烧。。。不停的在意,不断的忘记,却发觉所有一切都还在心底 。这百转的人生啊,如酒酿在光阴的梦里,我知道,绵柔或清冽,都要一口饮尽了去。。。忘记似短还长的一生,忘记幽幽摇曳的梦,清醉悠悠,我只看见时光如灿烂烟花绝美绽放,只看见岁月在四季精心的诱惑里,用心把自己点燃,那炫目的光中,山不因沉寂而冷漠,水不因安静而孤单,孤独亦不再是缺憾,寂寞如花开过

  此时金盏只须深,看尽落花能几醉?今夜,站在光阴岸边,且微笑着举一杯岁月陈酿,遥向生命中逝去流年里所有悲欢,一一作别

  唯愿今宵酒酣时候,诗兴依然,恰黄花又开 朱颜未衰  正好忘怀……


*

2013-09-10 21:16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学贯中西品读东西文化
林语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国文学家、发明家。福建省龙溪(现为漳州市平和县)坂仔镇人,乳名和乐,名玉堂,後改为语堂。美国哈佛大学比较文学硕士....
清末民初学者大师
梁启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号任公、饮冰子,别署饮冰室主人,广东新会人,中国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动家、学者、政治评论家、戊戌变法领袖....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