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专题
字体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
庄灿煌的博客     阅读传统中文版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

  [译文]  黄梅成熟的季节里,家家都有雨水;长满青草的池塘里,处处都有青蛙。

  [出典]  南宋  赵师秀  《约客》

  注:

  1、              《约客》  赵师秀 

     黄梅时节家家雨,  青草池塘处处蛙。

    有约不来过夜半,   闲敲棋子落灯花。

 

  2、注释:

    ①约客:约请客人来相会。

  ②黄梅时节:农历四、五月间,江南梅子黄了,熟了,大都是阴雨连连的时候,成为“梅雨季节”,所以称江南雨季为“黄梅时节”。意思就是夏初江南梅子黄熟的时节。

  ③家家雨:家家户户都赶上下雨。形容处处都在下雨。

  ④处处蛙:到处是蛙跳蛙鸣。

  ⑤有约:即邀约友人。

  ⑥落灯花:旧时以油灯照明,灯心烧残,落下来时好像一朵闪亮的小花。落:使……掉落。灯花:灯芯燃尽结成的花状物。

  约客选自《清苑斋集》(《南宋群贤小集》本)。

 

   3、译文1:

     一个梅雨绵绵的夜晚,乡村池塘中传来阵阵蛙鸣。

  等候朋友如约来下棋已过半夜,无聊地敲着棋子,灯灰震落在棋枰上。

    译文2:

    梅子黄时,家家户户都笼罩在烟雨之中。
    远远近近那长满青草的池塘里,传出蛙声阵阵。
    已约请好的客人说来却还没有来,时间一晃就过了午夜。
    我手拿棋子轻轻地敲击着桌面,等着客人,只看到灯花隔一会儿就落下一朵……

 

   4、赵师秀(1170~1219) 南宋诗人。字紫芝,号灵秀,又号天乐。永嘉(今浙江温州)人。光宗绍熙元年(1190)进士,与徐照(字灵晖)、徐玑(字灵渊)、翁卷(字灵舒)并称“永嘉四灵”,开创了“江湖派”一代诗风。宁宗庆元元年(1195)任上元主簿,后为筠州推官。晚年宦游,逝于临安。有《赵师秀集》2卷,别本《天乐堂集》1卷,已佚。其《清苑斋集》1卷,有《南宋群贤小集》本,《永嘉诗人祠堂丛刻》本。

 

   5、《约客》这首诗究竟营造了一个什么样的意境?且看——江南的夏夜,梅雨纷飞,蛙声齐鸣,诗人约了友人来下棋,然而,时过夜半,约客未至,诗人闲敲棋子,静静等候……此时,诗人的心情如何呢?我看主要不是或根本就没有什么焦躁和烦闷的情绪,而更可能是一种闲逸、散淡和恬然自适的心境。也许曾有那么一会儿焦躁过(这种焦躁情绪怎么会持续到“过夜半”呢?),但现在,诗人被眼前江南夏夜之情之景感染了:多情的梅雨,欢快的哇鸣,闪烁的灯火,清脆的棋子敲击声……这是一幅既热闹又冷清、既凝重又飘逸的画面。也许诗人已经忘了他是在等友人,而完全沉浸到内心的激荡和静谧中。应该感谢友人的失约,让诗人享受到了这样一个独处的美妙的不眠之夜。

    前二句交待了当时的环境和时令。“黄梅”、“雨”、“池塘”、“蛙声”,写出了江南梅雨季节的夏夜之景:雨声不断,蛙声一片。读来使人如身临其境,仿佛细雨就在身边飘,蛙声就在身边叫。这看似表现得很“热闹”的环境,实际上诗人要反衬出它的“寂静”。

  后二句点出了人物和事情。主人耐心地而又有几分焦急地等着,没事可干,“闲敲”棋子,静静地看着闪闪的灯花。第三句“有约不来过夜半”,用“有约”点出了诗人曾“约客”来访,“过夜半”说明了等待时间之久,本来期待的是约客的叩门声,但听到的却只是一阵阵的雨声和蛙声,比照之下更显示出作者焦躁的心情。第四句“闲敲棋子”是一个细节描写,诗人约客久候不到,灯芯很长,诗人百无聊赖之际,下意识地将黑白棋子在棋盘上轻轻敲打,而笃笃的敲棋声又将灯花都震落了。这种姿态貌似闲逸,其实反映出诗人内心的焦躁。

  全诗通过对撩人思绪的环境及“闲敲棋子”这一细节动作的渲染,既写了诗人雨夜候客来访的情景,也写出约客未至的一种怅惘的心情,可谓形神兼备。全诗生活气息较浓,又摆脱了雕琢之习,清丽可诵。

 

    6、这首诗澹泊清雅,于“无趣中见有趣”,读来满是淡淡的怅惘、悠悠的寂寞。诗人是赵宋宗室,标准的“南渡”士大夫。自高宗以下的南宋历代君臣,未必不思恢复河洛,无奈时势两艰,只得在长淮天堑的庇佑之下苟安。这是棋诗的时代背景。

     黄梅天,淫雨霏霏,其他户外活动多有不便,于是弈棋成为诗人的选择,于是约请朋友来下棋。“家家雨”,老天爷并不分你是皇室成员还是平头百姓,更不管你是诗人雅士还是贩夫走卒,于是“约客不至”悄然埋下伏笔。

     诗人盘桓在棋室内,久等无聊,时而到窗前看看朋友有没有来,时而坐到棋桌边酝酿今天的棋招。透过竹窗可以看到青草池塘,更有那蛙声,肆无忌惮地传来,这本是多么惬意的田园生活,然而——因为约客不至,这蛙声全然不同于辛稼轩“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那样可人,而是揪心挠肺地烦!

    雨一直不停,蛙一直噪鸣,诗人一直等到了夜半。对了,相对于今人而言,毫无疑问是古人对黑夜的感受更其漫长,这个“夜半”半是夸张,肯定也不是我们生活中的“夜半”。

    到底来不来啊?等得如此苦焦,根据我们的生活体验,已经可以大胆推测,约请的棋友定然是棋力了得,甚至高于诗人的。对于弈者而言,只有对棋盘上快意复仇的期待,才可以让落寞的等待无限延伸。想起上次被他屠了大龙,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啪”!一个人坐在棋桌边,狠狠地敲下一枚棋子——几乎与此同时,案头的灯花也一声轻爆,溅落而下。

    “灯花爆,佳客到”,真来了?没说。我们且在这灯花闪爆的一瞬间,来它个蒙太奇——

    经雨的官道,有些湿滑,一名清癯的士人,骑坐在驴背,雍雍然撑着一把油纸伞,顺着山路绕行而来,看着熟悉的风景,想着今晚又将赢下的好彩头,他微微笑,又提起酒葫芦,美美地咂了一小口……

 

   7、约会的一方失约,而另一方久候不至,是生活中常有的事。失约者的心情如何,姑且不论。候人不至的心情总是焦虑不安的,于是或左右顾盼,或搔首踟蹰,或来回溜达……南宋“永嘉四灵”之一的诗人赵师秀,其《约客》一诗表现候人不至的心情,则独辟蹊径,别有风味。
http://www.artx.cn/
  《约客》,诗题一作《绝句》,是赵师秀七绝之佳构。前两句以清新流畅的语言摹写江南水乡梅雨时节夜晚的雨景:五月(储光羲有“五月黄梅时”的诗句)的夜晚,江南水乡,整个儿笼罩在烟雨之中,青草池塘的蛙声连成一片,与雨声相映成趣。诗人抓住颇具时令特点和地方特色的梅雨和蛙声,诉诸人们的视听,并借助于联想(“青草池塘”便是由“处处蛙”引出的联想),突出“家家雨、“处处蛙”,给人以身临其境、如见其景、如闻其声之感。

  梅雨连绵,这在古典诗词中常用来比喻、衬托无穷无尽的“闲愁”,北宋词人贺铸便有“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之名句。《约客》前两句描写江南水乡梅雨之夜的雨景,也正是为下文抒写“闲”情作衬托,渲染气氛,只是它不露痕迹罢了。

  后两句由写景转为叙事、抒情,场景也由室外移入室内,重在揭示诗中人物候客不至的心情。“有约不来过夜半”,这是叙事。“有约不来”,点题并叙述客人失约一事,而对其失约原因则不作交代,况且失约的原因,主人当时也不得而知,而这恰恰又是令人有些惦念的。“过夜半”,既表明时间的推移,又暗示主人候客较久。主人候客恐怕至少是从傍晚开始的吧。他左等右等,直到深夜,还不见客人的踪影。此时他的心情如何呢?这正是结句所要抒写的。“闲敲棋子落灯花”,是写人物的举动,更是抒写人物的心情。“闲敲棋子”这一特写镜头,以具有鲜明个性的动作巧妙而含蓄地揭示了候客不至时寂寞、无聊的心情。尤其是此中着一“闲”字,顿使境界全出。唯其“闲”,此人物才能细察并绘出“黄梅时节”这撩人愁绪之景;唯其“闲”,此人物方可独坐敲棋,聊以自遣。这句诗在“闲敲棋子”后继之以“落灯花”3字,用来照应“过夜半”,进一步衬托人物的心情,也恰到好处。能被下意识的“敲棋”动作所轻易震落的灯花,自然是因灯芯久燃所结成的,这就形象地揭示了候客时间之长和候人者怅惘失望的情绪。闲敲棋子震落灯花这个艺术细节,使全诗更为蕴藉含蓄,有无穷的韵味……

 

    8、“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天气是“雨”天,时令是“黄梅时节”,合起来理解就是“黄梅雨”。在江南的梅雨季节,老天最会下雨,最潮湿,最闷热,最让人难以将息,心情自然抑郁。第1句中除了交待诗人家中遭受到了梅雨困扰,诗人虽然看不到友人那边是否下雨,但凭推想可以知道友人家照样饱受淋雨之苦,这从“家家雨”可以体察出来。说不定诗中的“今夜”恰逢大雨淋涟,绵绵不绝,因此这样的景物描写,诗人实在也在含蓄地告诉我们他是有些理解了友人不能前来赴“约”的天气原因,内心里也就有了原谅友人的味道。

再来看第2句“青草池塘处处蛙”中,也不是写看到的景,而是在写听到和想到的景。试想,雨夜墨黑如漆,青草丛中与池塘、水沟中的青蛙怎么能看得见呢?我们认为,即使是神眼大概也很难看得分明。诗人是因为“听到”处处蛙鸣才“想到”处处有青蛙。倘然是在晴天夜晚,三两个友人静坐闲谈,将山居田野处处蛙鸣当作背景音乐,展望庄稼丰收,故喜欢上了如鼓的蛙鸣。而诗人落寞至极,本已心乱如麻,烦恼透顶,现蛙阵狂叫,只能让诗人感觉是“刮噪”,更添愁闷。除此之外,以动衬静更显其静。因为诗人约“客”客却没到,诗人内心苦闷。这种苦闷,一有对友人违约的不满,前已述及;二有对“客”的担心,客人没来是不是路上被洪水冲走了,还是忽染重病了?诗人“过夜半”还没去睡,固然有心情懊恼、怨恨、责怪因素在,然而大抵还应该有为朋友担心煎熬到睡不着的意味在。从这个层面上来说,诗人替朋友担忧恐惧还来不及,哪里还会有什么责怪之类的怨恨存在呢?

 

 

 

9、黄梅时节,江南细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润及千家万户。开头一句,展现的是南国一片迷蒙的整体景象,接着是草地池塘的近景。前者是目所见,后者是耳所闻。江南风景,有声有色。
    阴雨连绵,空气湿润,池水陡涨,青蛙欢歌一片。诗的后两句是“约客不来过半夜,闲敲棋子落灯花”。深夜候客,无所事事,轻敲棋子,诗人心情闲适。所以蒙蒙细雨也就有了诗意,蛙鸣声声也如此悦耳。他时时在捕捉着客人到来的脚步声,听到的却是一片蛙鸣,因此印象极为深刻。如果不是在等待客人,而是急于入眠,那么对这扰人清睡的鼓噪,恐怕早就烦躁了。

 

 

  10、江、浙一带的人喜欢把黄梅称作黄霉,把梅雨叫作霉雨。因为空气里的湿度大,东西容易霉变,所以在这个季节里把冬天的衣服拿出来晒晒,已经成为江南一带的习俗。俗称“晒伏”,也有地方叫“晒霉”的。这也是女人们炫耀和攀比的一个机会,看谁箱底的衣料多,看谁晒出来的货色好。竹竿上花团锦簇、时装毛衣,可说是应有尽有。真正赶得上一场衣着服饰,床上用品的博览会。看着这些,女人们脸上笑盈盈的,每一件衣服,也许都蕴藏着一段美好的回忆,一段甜蜜的爱情故事。
时光是那样的倏忽流失,帮着妻子晒伏的时节已经远去,现在是颐养天年的时候了。然而那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却催生着一种莫名的寂寥。忽然想起宋人赵师秀的诗句:“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赵师秀生平不甚得意,但他这首《约客》,恐怕在所有描写黄梅的诗篇中,算得上是上品了。诗人的情愫被淅沥梅雨里黄熟的梅子、青草池塘中断续的蛙鸣,摇曳灯火下百无聊赖敲打棋子的身影渲染得淋漓尽致。阴沉的天气,多半也带动着心情的阴沉,在阴沉中钩起尘封的往事。宋代词人贺铸在那个令人伤感的黄梅季节,想起了曾经令他心怡的凌波美人。写下了被后人誉为绝唱的《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年华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提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那月下溪桥的徜徉,那花院廊前的倾诉,那琐窗朱户的佳人,今又在何处?这淅淅沥沥的“梅子黄时雨”,重又钩起了他满腹的想思与惆怅。但也正是这“梅子黄时雨”,使词人获得了“贺梅子”的雅号。

   俗话说:心定自然凉,黄梅季节也许正是考验一个人忍耐程度的季节。

 

   11、北方干燥,南方湿润,是恒定的理念,尤其春季,表现尤甚。想来,此时的家乡,应该是淫雨霏霏,细雨涟涟,仰头望天,也是灰靡靡的颜色。

    从前在家,我总是很烦闷这样阴郁的天气,向往着草长莺飞二月天里明媚温暖的阳光。朋友总笑我,不会好好惜福,说北方春季多沙尘,羡慕这丝雨润物都来不及。我执拗,不服气地争执,北方整日清清爽爽,暖日当空,怎会羡慕这漫天阴霾呢? 
    如今身在北方,日日沐浴温暖的阳光,却异常思念那阴雨连绵的春季。偶尔静思,觉得自己贪心,得陇望蜀,于是自嘲,真的是只有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怀念呀!
    忆及江南,三月四月,春意正浓,那广袤无垠的田野,褪尽残冬的萧条,小草儿冒出了翠绿的新芽,尖尖的嫩苞,实在惹人怜爱。雨歇时,倚楼了望,原野里穿来孩童们的阵阵欢笑。春天,的确是孩子的乐园。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各式各样的风筝借着东风扶摇直上,欢声笑语亦随风飘散,撒入夹杂着清新草香的空气里。
    还是喜欢下雨的季节,莫名地,我与雨有着不解的情结,虽然在心情糟糕的时候,会忍不住抱怨几声。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梅雨时分,手捧一卷诗词,静坐于窗前,细细地读,乏了便抬头望望窗外,丝丝细雨,朦胧似雾如梦,远方重峦叠嶂,也仿佛披上了淡淡的轻纱,亦或许点滴到天明,豆大的雨滴打到青翠欲滴的树叶,而后再沿着清浅的叶脉,缓缓落下。私下里,我总认为这是世间最惬意的享受。
    偶尔,静夜里,思绪乱飞的我,也会极其羡慕,遥远时空里,古人的那份悠然清闲,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我,总是无限憧憬着淡泊如斯的心境,不过明白,有些事情强求不来,也就不再勉强。
    江南水乡,四处皆是潺潺悠悠的流水,每逢雨落,淅淅沥沥,点点滴滴的雨珠坠落,水面上荡漾起一个个漩涡,转瞬,还未及消逝,密密的雨滴便又已打下。我爱极那细碎的雨雾,轻风一吹,便能撩起层层叠叠轻纱般的雨幕,伴着河畔溪畔袅袅低垂的杨柳枝条,宛若诗经中走出的女子,优雅宁静,清丽婉约。
    百花争妍,姹紫嫣红,春季里总挣脱不了缤纷色彩的打扮。雨,最是无情。丝雨纵然润物,殊不知,一场忽如其来的骤风暴雨,花落无语,红绡香断有谁怜。树下,缤纷落英,究竟是无奈地离开枝头,还是,化作春泥更护花,谁也不知。信手拈起一片洒落的花瓣,凑近闻闻,些许尚带着绽放的热量。
    我总是觉得,江南春是落寞哀愁的季节。那光滑的青石板路上有过无数迤逦后的奈何,那深深古巷掩藏着过去或者未来的许多凄凉,那西子湖边断桥畔令人断肠的悲伤,那秦观亦说“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的怅然,那雨打芭蕉风吹纱帘的寂寥,还有那……春季的江南,原来是适宜点缀着淡淡哀愁的。
    久久未见阳光,在那份哀愁那分阴霾里,人萎靡得如同发霉的稻草,焦急地期望着阳光的翻晒。雨过天晴,人们欢欣愉悦,莫过于此了。阳光施施然地挥洒,天空淡淡的蓝,树木花草清新的绿,空气里也掺杂着雨水洗礼后的清凉。远山重叠,去掉那莹莹的雨纱,尽是干净清爽,和绿得欲滴的妩媚,巍然屹立在天尽头。这样洁净的阳光暖日,美丽得令我难以拒绝。试问,又有谁能够拒绝美呢?
    窗外,亦是温暖的阳光,漫天的杨絮,我还是很贪心地怀念着江南……
 
 
 
    12、雨是有灵性的,尤其是在性情中人的心中,那灵性也就变得分外多情。雨知人意、解风情,在诗人的笔下,雨儿连绵,如坐禅自语,雨打梧桐,又如歌如泣。那雨声,不知寄托了多少文人骚客的哀怨悲欢: “黄梅时节家家雨 ,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在诗人赵师秀的笔下,南国雨中的景象,让没有到过南方的人也犹如一目了然,如临近前。那连绵的阴雨,那湿蠕蠕的空气,那碧波涟漪的池塘,那欢歌一片的蛙声,还有那等客不来过夜半,手拿棋子闲敲桌面的“啪-啪-”声响,真使人感到那雨之灵性的跳动。难怪有人说,雨景中最美的,当属江南。是的,不论是“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还是“凤凰山下雨初晴,水风清,晚霞明。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美不胜收的江南雨景,在苏东坡的笔下,的确宛如一婀娜多姿的窈窕女子,让人观后难以忘怀。还有那陆游的“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更使人真切的感到了在彻夜淅沥的江南雨中,那深巷盛开的杏花,闻到了那四溢的、沁人心脾的花香。在诗人的笔下,那雨后的杏花仿佛触手可及,那雨中的小巷、那小巷中叫卖杏花的商贩,还有那买杏花的女子,使人联想起来,也真真相映成趣。我喜欢江南雨的柔情无限,它就像多情的女子,无形的缠绕着你,抚摸着你,让你一闭上眼睛,就能使你感觉到它的美,美得令人心动,美得令人心醉。
    倾听着窗外的梧桐细雨,我在文人骚客的语句中想象着江南的雨景。但在遐想之中又想到,比起江南雨的灵性,江北的雨也毫不逊色,且更丰富多情。
 
 
    比起江南雨的缠绵温柔来,江北的雨有时候下的豪爽、酣畅、粗犷、干脆。不来则已,一来就倾盆瓢泼,像北方小伙儿的性情,炽烈如焰,热情如火。雷雨闪电中,能使你想起金戈铁马,黄钟大吕。如果你置身其中,定能使你在如浇如注的雨中感到一种别样的畅快淋漓,犹如久别的恋人在重逢后的那一阵狂吻。于是,在北方雨的滋润下,便有了岳飞、辛弃疾,便有了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便有了“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北方的雨,有时候它又下的那么羞羞答答,多情、含蓄。于是,便有了“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便有了“倚楼无语理瑶琴”时的“远岫出山催薄暮,细风吹雨弄轻阴”。便有了“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啊,读着这些诗句,你难道能看不到北方雨中,诗人的那种借酒销魂,词人的那种恬静优雅,那种在顺境中的悠然自得,那种在雨疏风骤后的心灵悸动吗?
    北方的雨,有时候又下的苦楚凄惨,让人在雨中感到有些清冷。从“萧条庭院,又斜风细雨,重门须闭”的“种种恼人天气”,到《声声慢》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这种雨都被李清照刻划得淋漓尽致。读着女词人的佳作,你就会感受到:在这凄楚的雨中,自己如果坐在窗前,守着孤灯独影,听着凄风苦雨,望着满地落樱,难免也会将自己的心情寄托于“三杯两盏淡酒”中。谁不知“以酒浇愁愁更愁”,但面对秋风秋雨之愁,不这样,又能如何呢?
    独在他乡为异客,寂寞夜听梧桐雨,啊,比起观雨,听雨似乎更受人青睐。此刻,我耳听着窗外的雨声,想到了江南雨中那持着花伞行走在小巷深处的中的好友,想到了北方雨中那豪爽强悍的热血男儿,想到了同为故乡人宋代词人李清照,同时也想到了身处他乡为异客的我,这时便觉得与李清照有了几分同感。于是,便在梧桐细雨声中,默默地吟起《声声慢》来“……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吟着吟着,几行泪水竟禁不住流了下来。

 


 

2013-09-10 21:16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学贯中西品读东西文化
林语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国文学家、发明家。福建省龙溪(现为漳州市平和县)坂仔镇人,乳名和乐,名玉堂,後改为语堂。美国哈佛大学比较文学硕士....
孙中山的启蒙者
近现代的岭南,涌现出大批引领中国前行的先驱者,近代改良主义者,香港华人领袖何启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仅是孙中山在香港西医书院的老师,更是孙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导师。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