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专题
字体    

鸿雁不堪愁里听。
鸿雁不堪愁里听。
庄灿煌的博客     阅读传统中文版

 
              鸿雁不堪愁里听。

  [译文]  怀愁之人最怕听到鸿雁鸣叫。

  [出典]  李颀   《送魏万之京》

  注:

  1、    《送魏万之京》 李颀

    朝闻游子唱离歌,  昨夜微霜初渡河。

  鸿雁不堪愁里听,  云山况是客中过。

  关城树色催寒近,  御苑砧声向晚多。

  莫见长安行乐处,  空令岁月易蹉跎。

  2、注释:

    魏万:又名颢。上元初进士。曾隐居王屋山,自号王屋山人。

  游子:指魏万。

    离歌:离别的歌。

    初渡河:刚刚渡过黄河。魏万家住王屋山,在黄河北岸,去长安必须渡河。

  “鸿雁”二句:设想魏万在途中的寂寞心情。

    客中:即作客途中。

  关城:指潼关。

    曙色:黎明前的天色(有的版本作“树色”,树色带来寒气)。

    催寒近:寒气越来越重,一路上天气愈来愈冷。

    御苑:皇宫的庭苑。这里借指京城。

    砧声:捣衣声。

    向晚多:愈接近傍晚愈多。

  “莫见”句:勉励魏万及时努力,不要虚度年华。

    蹉跎:此指虚度年华。


   3、译文1:

    清晨听到游子高唱离别之歌, 昨夜下薄霜你一早渡过黄河。

  怀愁之人最怕听到鸿雁鸣叫, 云山冷寂更不堪落寞的过客。

  潼关树色催促寒气临近京城, 京城深秋捣衣声到晚上更多。

  请不要以为长安是行乐所在, 以免白白地把宝贵时光消磨。

    译文2:

    早晨听你唱着离别的歌,昨夜初下微霜你刚刚渡过黄河。心中惆怅听不进去鸿雁的哀鸣,何况客中要经过重重云山。函谷关的树色催得寒气越来越重,冬天已经近了,长安城中傍晚时分捣衣的声音分外多。不要把长安看作行乐的地方,容易虚度年华徒然让岁月流逝。

    译文3:

    昨夜清冷,大地罩上一层白白的轻霜。凌晨,即将远行的游子,向前来相送的友人殷勤话别,情深意长。分别在即,本来就很忧愁,空中又传来征鸿鸣叫之声,更加惆怅感伤。山川云雾,在客游中领略别是一番情味,仿佛催促着寒气,倍觉苍凉。长安城中,每当日暮黄昏,便到处是捣衣的砧声,令人凄惶。到长安之后,千万不要看到到处都是冶游玩乐的处所,便贪图享乐而虚度了大好时光。


   4、李颀生平见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蒲桃入汉家。

   5、这是一首送别诗,被送者为诗人晚辈。诗中一、二两句想象魏万到京城沿途所能见的极易引起羁旅乡愁的景物。中间四句或在抒情中写景叙事,或在写景叙事中抒情,层次分明。最后两句劝勉魏万到了长安之后,不要只看到那里是行乐的地方而沉溺其中,蹉跎岁月,应该抓住机遇成就一番事业。这表达了诗人对魏万的深情厚意,情调深沉悲凉,但却催人向上。

  魏万后改名魏颢。他曾求仙学道,隐居王屋山。天宝十三载,因慕李白名,南下到吴、越一带访寻,最后在广陵与李白相遇,计程不下三千里。李白很赏识他,并把自己的诗文让他编成集子。临别时,还写了一首《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的长诗送他。魏万比李颀晚一辈,然而从此诗看,两人象是情意十分密切的「忘年交」。李颀晚年家居颍阳而常到洛阳,此诗可能就写于洛阳。

  一开首,“朝闻游子唱离歌”,先说魏万的走,后用“昨夜微霜初渡河”,点出前一夜的景象,用倒戟而入的笔法,极为得势。“初渡河”,把霜拟人化了,写出深秋时节萧瑟的气氛。

  秋夜微霜,挚友别离,自然地逗出了一个“愁”字。“鸿雁不堪愁里听”,是紧接第二句,渲染氛围。“云山况是客中过”,接写正题,照应第一句。大雁,秋天南去,春天北归,飘零不定,有似旅人。它那嘹唳的雁声,从天末飘来,使人觉得怅惘凄切。而抱有满腹惆怅的人,当然就更难忍受了。云山,一般是令人向往的风景,而对于落寞失意的人,坐对云山,便会感到前路茫茫,黯然神伤。他乡游子,于此为甚。这是李颀以自己的心情来体会对方。“不堪”、“况是”两个虚词前后呼应,往复顿挫,情切而意深。

  五、六两句,诗人对远行客又作了充满情意的推想:“关城树色催寒近,御苑砧声向晚多”。从洛阳西去要经过古函谷关和潼关,凉秋九月,草木摇落,一片萧瑟,标志着寒天的到来。本来是寒气使树变色,但寒不可见而树色可见,好象树色带来寒气,见树色而知寒近,是树色把寒催来的。一个“催”字,把平常景物写得有情有感,十分生动,傍晚砧声之多,为长安特有,“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然而诗人为什么不用城关雄伟、御苑清华这样的景色来介绍长安,却只突出了“御苑砧声”,发人深想。魏万前此,大概没有到过长安,而李颀已多次到过京师,在那里曾“倾财破产”,历经辛酸。两句推想中,诗人平生感慨,尽在不言之中。“催寒近”、“向晚多”六个字相对,暗含着岁月不待,年华易老之意,顺势引出了结尾二句。

  “莫见长安行乐处,空令岁月易蹉跎”,纯然是长者的语气,予魏万以亲切的嘱咐。这里用“行乐处”三字虚写长安,与上二句中的“御苑砧声”相应,一虚一实,恰恰表明了诗人的旨意。他谆谆告诫魏万:长安虽是“行乐处”,但不是一般人可以享受的。不要把宝贵的时光,轻易地消磨掉,要抓紧时机成就一番事业。可谓语重心长。

  这首诗以长于炼句而为后人所称道。诗人把叙事、写景、抒情交织在一起。如次联两句用了倒装手法,加强、加深了描写。先出“鸿雁”、“云山”──感官接触到的物象,然后写“愁里听”、“客中过”,这就由景生情,合于认识规律,容易唤起人们的共鸣。同样,第三联的“关城树色”和“御苑砧声”,虽是记忆中的形象,联系气候、时刻等环境条件,有声有色,非常自然。而“催”字、“向”字,更见推敲之功。

     此诗在今人王兆鹏、邵大为、张静、唐元等的着作《唐诗排行榜》排第93名该排行榜以“古代选本入选次数”、“现代选本入选次数”、“历代评点次数”、“当代研究文章篇数”、“文学史录入次数”、“互联网链接次数”六个指标为统计分析,反映一千多年来的综合影响力。


    6、古代诗人用秋色来形容其它事物的情境。

     唐·李贺《李凭箜篌引》,是诗人听箜篌之后,用“石破天惊逗秋雨”,形容乐器声的昂然激越,使人始料不及。

     唐·吕岩的《梧桐影》中的“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也是这样,用秋夜的环境来衬托苦候情侣约会的心情。

     张继的《枫桥夜泊》是有名的诗。秋景与旅人的凄苦,描写得十分动人。全诗:“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深秋愁夜凄冷,而在凄冷中,别有一番秋夜的清丽、雅致和萧瑟之美。南方诗人,写南方秋色给人带来的愁思。而北方诗人也写北方秋色也带来秋思。

    唐·苏颋的《汾上惊秋》中有“心绪逢摇落,秋声不可闻。”说的是,离家万里,心绪愁苦悲凉;正要渡过汾河,正逢满山飘落叶的萧瑟之声,实在令人不忍去闻。秋叶飘落,本是自然现象,而把这现象与人的心绪相溶,就产生了无限哀愁、伤感和怆然。

    这就是“境由心造”之说。唐·李颀的“鸿雁不堪愁里听”。唐·张籍的《秋思》中“复恐匆匆说不尽,行人临发又开封。”写信的人看到洛阳城里的秋色,似乎在写好的信中有许多事没写上,只得将交给送信人的信又要了回来,打开再看一番。这里说的也是这个道理。


    7、鸿雁不堪愁里听,也许我只是站在青春这条河流尽头的时候, 才会习惯用那点残存的冷漠或热情去体味感伤着,思考着,迷惘着…… 在这巨大的世界圈里,都曾怀有纯稚的梦想。 那个时候,我总想有一天能独自四处流浪,还有无处不在的美好时光, 慢慢品尝这细水流年的风景。那时梦想的船尚未遭遇现实的冰山, 生活的姿态才刚刚的萌芽,雄心正在疯长着。

    飞驶的船向生活前进着,却忽然停顿,静下心来想才惊愕地发现, 那个向往的城市,那种向往的生活,原来如同黑夜一般。 记忆力越来越差了,总是想不起我该做的某件事或者是某人告诉我的某个人事。 还是我刻意的逃避,将它很自然的从脑海里删除? 然而很多东西却又过于熟悉。 春风拂袖过的脸,仿佛添上了胭脂的粉嫩,又埋葬我对冬的怀念。 高远地天空。那触及不到边缘,春的细雨,带着冷冻的气候。 如同冬的温度,只是少了层薄雾。 洞悉寂寞反而望眼欲穿,却如此看着划满棱角的岁月,思考着某些疑难杂症。 然而梦想就像窗外的人群,看得见,但是并不属于我,这一晃之间,一哄而散。 好似经年的古井,又似浇灌酸甜的清水,浮现的残影湮灭的世代不断的轮回着。 想起当年举一只长竿打下树上的酸果笑颜如云,碎碎念津津乐道。 现在我拾不起的童年只能永远的将它割舍,远离所谓的时光,一去不返。

   年轻的我们喜欢折纸飞机,然后将它飞远,谁最远谁将是王者。 可如今这散落的青春永远不被收敛,而是放肆的任由自己挥霍,最后曲终人散。 谁说会为谁留恋,那样些一起哭过、笑过、伤过、痛过、傻过、累过的人。


    8、在这个季节的黄昏,总让人想起林语堂烟头红火灰中明灭着的秋天的况味,只可惜一弹便风流云散;倒是从欧阳子残卷中走失的几缕秋声,于耳畔回荡着一种亘古不灭的温香。所以,在这还不见红叶的秋天,趁着霜还未降,不妨将那一片秋声于窗下预先谛听一遍。

     “夜雨秋灯有所思”。青灯照壁,冷雨敲窗,瓦屋顶上细细密密的节奏,挟带万籁都歇的岑寂,单调里自有一种柔婉与亲切,听来是一种无法言喻的享受。或者,枕着袭肘的宵寒,听潇潇冷雨的一夜盲奏,翌日醒来,耳畔犹感湿漉漉的惬意。最妙的是,“商略黄昏雨”时,屋内的东西只剩下些模糊的轮廓,不必开灯,点上一支烟,看烟头上的红火灰在薄暮中明灭,听“疏雨滴梧桐”的清响,十分的秋意便油然袭上心头。

     秋声恼人眠不得,豆雨声来,中间夹带风声。其实,不用恼,何妨“饱将两耳听秋风”呢?择一个晴日,只须往郊外山坡上一站,就可以听到满谷的长风扑面而来,所至之处无不落木萧萧。而阵阵松涛,则把一山的秋凉都翻到听者的心上。即使足不出户,静静地端坐在斗室里,那掠过园林的秋风也让人隐约感到有枯叶正飘落于屋顶,或正从窗外簌簌地落着,又萧萧地辗起。“一叶落而知天下秋”,何况无边落木呢?这种无处不在的叶落之感,无时无刻不在拨弄着每一颗善感的心。

    当然,秋声还应包括那曾令劳人感叹、秋士伤怀、独客微喟、思妇低泣过的秋虫的鸣叫。夜阑人静,独立在露湿的石阶上,望着透过井梧升起的圆月,不经意间,有一种声音会随着徐缓的凉风飘来,它们高、低、宏、细、疾、徐、作、歇,仿佛经过乐师精心训练过,撼动着思乡的心绪。“旅人本少思乡梦,都被秋虫暗织成”,其实干秋虫何事呢?它们昼夜吟唱,各抒灵趣,自然而成人间绝响。南迁的鸿雁也不甘寂寞,在澄澈无云的长空排好队形的同时,仍不忘撒一路的哀鸣。“鸿雁不堪愁里听”,那么不妨闲里听。那渐去渐远的雁声,不独为悲秋,分明是对这个成熟而又略带感伤季节的眷恋啊!

     “商飙乍发,渐渐淅初闻,萧萧还住”,这顿惊倦旅的秋声,这让人起吟愁赋的秋声,总是引发人那么多的联想。在这个充满极富特色声响的季节,我夜坐听风,昼眠听雨,悟得月如何缺,天如何老。


    9、在一个无星无月的夜晚,无声无息,我站在你身后黯然泪坠,尊前拟把归期说,未语朱颜先惨咽,我们在将分别的痛苦里沉默,良久,良久,听到你来自心灵带泪的低吟,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我等你!我等你回来!

    哪怕等到铁树开花残阳如血,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我能知道你的挽留,贪恋你的温柔,我也真的不想走,我已融入了你的生命,我的生命也一样融入了你,可我不甘,不甘平庸不甘豪情沧桑里哀落,更不甘自己的人生淡然无色,枕前泪共阶前雨,点点滴滴到天明。

    上路的那个早晨,阴沉的天,黯寂的浮动萧幽的风,夹杂微弱晨光中纷飞的雨,一夜无眠的你用爱绣出了百福图,铺在我的来路上,为我的前途祝福!一夜恨别开瘦蕾,玉容寂寞泪阑干,看着你憔悴消瘦的脸,还挂着昨晚那残留的泪,绵长的疼撕裂我的颤抖,别有一番滋味上心头,你纤柔的手拂拭着我眼角的泪,心在缠绕的幸福中澎湃炽热,情在浓烈的温情中脉脉盈润,似水柔情我永世难忘,你忍痛着你的忧伤,安抚着我的离愁,今别后,多珍重,盼君早回诉衷情,我的心被你的温柔柔碎了,自古多情恨别离,萧萧风雨更伤神,细雨中你我凝视的眼神充满着眷恋,太多的不舍,太多的眷恋,然而,我的爱,三生石上已记载了你我彼此甜蜜的伤痛,我,只能留一个背影,当我艰涩地迈出我的脚步,是谁在放歌,身后传来幽幽的音律,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爱的心语,低吟浅唱,灵魂听得真切,听得清晰,幽婉凄然的声音又一次柔碎了我的心,长亭恨别,鸿雁不堪愁里听,花溅泪,鸟惊心,我蓦然回首,看到你玉面梨花谢,哀伤一片愁一片,一片一片飘零在风中,黯然消魂寸肠断,卷帘人归去,天地为零的悲凉,无奈,凄凄惨惨戚戚,痛,撕心裂肺。

    心底暗暗涌起一个不变的誓言,我的爱!等我!不久,我一定携所有的幸福和快乐回到你的身边来!


    10、在春天来临的季节里,你手中为我举起了遮挡风雨侵袭保护伞。

   是上天的安排,让我们彼此 相遇相知?让我们在虚拟的网络里,做起了黄梁一梦。在梦中我们牵起了彼此的双手。紧紧拉着,不离不弃,永远不放手。。

   因为我的似水柔漪?让你一次又一次的回眸,网络的天空,弥漫着我们的丝丝的絮语。

    蓦然回首,听着伤城,才发觉,哀伤片片飘落风中。

    是因为不离不弃的约定? 让鸿雁不堪愁里听,花溅泪,鸟惊心。

    因为擦肩而过的结局,让《你是风儿我是沙》的美丽错识在那个深秋,我们相识的季节。


    11、米兰昆德拉用手轻轻点在移民官员递给他的那个微笑而干瘪的地球仪欧亚大陆腹地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圆点上,面无表情的说道:“请问,你还有没有别的地球仪?”

      伏尔塔瓦河平静的水面上飘荡着哥特式教堂与塔楼传来的飘渺的圣诗的氤氲轮廓,与他们那雾气一般的倒影静静溶解在那亦真亦幻的煦光里。

      那是他永远的原乡,那是走在街灯下的他销售颀长的身影,那是他心中寄居了几十个温春素秋的幽鸽,可是现在,她们不能盘旋在她们曾经信仰般虔诚热爱的天空下。

      因为那心中对真的理念,他必须走。

      他不明白,他与阿尔蒂尔·兰波是一样的,他与莱蒙托夫,与马雅可夫斯基是一样的,与任何一个每日对着苍茫夕阳放声长啸悲歌的游子,都是一样的。他的根在这里,也只能在这里。那座幽深而神秘的城堡,是他高贵生命的先验设定,他的双脚永远都不能离开这片土地,因为那是他的爱与光。

      朝闻游子唱离歌,昨夜微霜初渡河。鸿雁不堪愁里听,云山况是客中过。关城树色催寒近,御苑砧声向晚多。莫见长安行乐处,空令岁月易蹉跎。

      不经世事的我们或许还不懂得,我们所能真正征服的土地永远都只能是我们脚下所踏住的这片面积,而这卑微,是种何其幸运与庞大的福祉呀!

      因了这大爱,我们那轻如无物的卑贱生命,才真正沉重起来,们那荒芜的岁月,才真正披上了一层细微迷人的霞光,我们那沉重漫长的路途,才真正有了让人决放弃那虚无的生之意志的力量。

      醉拍阑干酒意寒,江湖寥落又冬残。剧怜鹦鹉中州骨。未拜长沙太傅官。一饭千金图易报,几人五噫出关难。茫茫烟水回头望,也为神州暗泪弹。

      郁达夫在那场盛大的生之沉沦的深渊里,遥望着西方那片他心中的土地,黯然神伤。

 

   12、秋天如水,季节的河道一年一年附注东流。只留下了那轮明月,还有明月下的一个节日。

    月亮照到的地方,月亮照不到的地方。你我已经被这千年的传统融化了,神州的每一个人,此时都想着自己的故乡,亲人,圆圆的月亮啊,寄托着多少希望?我最后才看出了月亮那空空的眼神凝视着……走在他乡异国,最让人放心不下的就是月亮,总认为月亮是自家的亲人。是啊,自从离开家乡的那天,或者没有离开,那种期待的眼神早就盯上你了,还有秋天的宁静与孤独,你在一个圆满的日子,少了那“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此刻月亮圆了,我对着月亮一句话也说不出。无论是西楼还是东畔,都是无言一诉。

    只有萧瑟秋风代替着我,它会把我心中最苦闷的愁绪播洒在田野上。也会像江水一样把季节和我带走,君愁几何?莫说闲愁。不是强赋新词,而是“鸿雁不堪愁里听”聚散无偿,何必在意呢?其实一个节日赋予了太多故事,久之成了文化。月亮圆了还缺,缺了还圆,花谢了再开,雪融了再来。何必满腹惆怅的感慨?人不长久,一份情原来是永远停留在空中,永远让人鉴赏,越是清澈。

    很多人在回家的路上,很多人没有动身。可是别忘了,他们都团圆了。只要一个境界里就够了,在一个华夏浓浓的秋意中,一个大家庭的团圆。一个繁荣昌盛,欣欣向荣,日新月异的祖国,那盏明灯永远是善良,博爱,正义的灯塔!“无论岁月无何流失,人类对真善美的追求是永恒的”

    秋天如水,我在远方……我就把最晶莹的露珠,积攒我一杯水,敬给我最爱的人,无味,无色,但它醉人。

*

2013-09-10 21:16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学者大师
梁启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号任公、饮冰子,别署饮冰室主人,广东新会人,中国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动家、学者、政治评论家、戊戌变法领袖....
晚清改革家强权人物
袁世凯(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号容庵,河南项城人,故又称袁项城,清末民初的军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统的领袖。袁世凯出生於清咸丰九年八月二十日(....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