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专题
字体    

醉里秋波,梦中朝雨,都是醒时烦恼。
醉里秋波,梦中朝雨,都是醒时烦恼。
庄灿煌的博客     阅读传统中文版


       醉里秋波,梦中朝雨,都是醒时烦恼。

  [译文]  醉里的秋波顾盼,梦中的幽欢蜜爱,醒来时都是烦恼。

  [出典]  北宋  时彦  《青门饮·寄宠人》

  注:

  1、  《青门饮》  时彦

    胡马嘶风,汉旗翻雪,彤云又吐,一竿残照。古木连空,乱山无数,行尽墓沙衰草。星斗横幽馆,夜无眠灯花空老。雾浓香鸭,冰凝泪烛,霜天难晓。

  长记小妆才老,一杯未尽,离怀多少。醉里秋波,梦中朝雨,都是醒时烦恼,料有牵情处,忍思量耳边曾道。甚时跃马归来,认得迎门轻笑。

  2、注释:

    汉旗:代指宋朝的旗帜。

    彤云:红云,此指风雪前密布的浓云。

    老:残。

    小妆:犹淡妆。

    秋波:形容美人秀目顾盼如秋水澄波。


  3、译文1:

     北方的骏马迎着烈风嘶叫,大宋的旗帜在雪花里翻搅,黄昏时天边又吐出一片红艳的晚霞,夕阳从一竿高的地平线低代地投射着残照。苍老的枯林连接着天空,无数的山峦重叠耸峭,暮色中走遍漫漫平沙处处皆衰草。幽静的馆舍上星斗横斜,无眠的夜实在难熬,灯芯凝结出残花,相思徒劳。鸭形的熏炉里香雾浓郁缭绕,蜡烛淌泪像冰水凝晶,夜色沉沉总难见霜天破晓。

     总记得淡淡梳妆才完了,别宴上杯酒尚未饮尽,已引得离情翻涌如潮。醉里的秋波顾盼,梦中的幽欢蜜爱,醒来时都是烦恼。算来更是牵惹情怀处,怎忍细思量、她附在耳边的情话悄悄:“啥时能跃马归来,还能认得迎门的轻柔欢笑!”

    译文2:

    胡马在寒风中嘶鸣,军旗在风雪中飘动,天上一会儿阴云密布,一会儿残阳当空。高高的古树连接天空,重重山峦连绵起伏,暮色中在黄沙衰草上行进。幽静的驿馆上星斗密布,彻夜无眠灯花自熄。鸭形香炉烟雾缭绕,烛泪结成冰条,长夜漫漫何时才到拂晓。

    永难忘你淡妆送我,一杯酒未饮完,心中的离愁已不知有多少。醉酒时的脉脉秋波,幽梦中的云雨相欢,都让我醒后倍增烦恼。还有最牵情的地方是,不忍回想你别时的叮嘱:什么时候跃马归来,我一定会含笑相迎。

    译文3:

    胡马在北风中嘶鸣,宋朝旌旗在雪地中飘摇。红彤彤的晚霞开处,露出一轮斜阳,留下一竿残照。古木枯枝连着远空,纷乱的山峰使人昏头涨脑。黄昏的旅途上,到处是黄沙衰草。荒僻的客馆中幽独寂寞,外面星光闪耀。深夜里我无法睡着,眼睁睁地看着灯花空老。雾气使鸭炉里的香气更浓,冷气使烛泪凝结成条条。唉,这漫漫的长夜实在难熬,盼啊盼,也不见天色拂晓。

    我总是记忆起你的音容笑貌。淡淡的梳妆刚刚完好,我们便饮酒告别,别离的滋味实在难以尽情摹描。如今,我只能在酒醉时,依稀看你多情的明眸,在梦境中重温我们的快乐和欢笑。但这一切的一切,都只能给醒时带来无穷无尽的烦恼。你也应该预料得到,最能牵动我情思的地方,是我不敢再思量你对我的温柔的劝告。你曾在我的耳边轻声说道:什么时候你跨马归来,不要忘记那旧日的相好。她正殷切地守侯在门外,迎接你的是她那满脸幸福的微笑。


   4、时彦(?—1107),字邦彦,河南开封(今河南开封)人。宋神宗元丰二年(1079)己未科状元。存词仅一首。

  时彦少年好学,读书不辍。中状元后,被授笠书颍州判官,入为秘书省正字,累官至集贤校理。绍圣中(1094—1098),迁左司员外郎。因出使辽国失职,被罢免。不久,官复集贤院校理,提点河东刑狱。蹇序辰出使辽国回来,弹劾时彦擅自接受辽国赏赐,匿而不报,使之又被罢官。徽宗即位(1101),召为吏部员外郎,擢起居舍人,改太常少卿,以直龙图阁为河东转运使,加集贤殿修撰,知广州,未及赴任,拜为吏部侍郎,徙户部,为开封府尹。当时,都城开封苦于盗贼横行,治安混乱,时彦强化治安,使开封城坊邑宁静,盗贼敛迹,监狱屡空。数月之后,迁工部尚书,进吏部。不久,病逝于任上。时彦工于诗词。


   5、此词为作者远役怀人之作。词的上篇纯写境界,描绘作者旅途所历北国风光,下篇展示回忆,突出离别一幕,着力刻绘伊人形象。

  本词上片开始几句,作者将亲身经历的边地旅途情景,用概括而简练的字句再现出来。“胡马”两句,写风雪交加,呼啸的北风声中,夹杂着胡马的长嘶,真是“胡马依北风”,使人意识到这里已离边境不远。抬头而望,“汉旗”,也即宋朝的大旗,却正随着纷飞的雪花翻舞,车马就风雪之中行进。“彤云”两句,写气候变化多端。正行进间,风雪逐渐停息,西天晚霞似火,夕阳即将西沉。“一竿残照”,是形容残日离地平线很近。借着夕阳余晕,只见一片广阔荒寒的景象,老树枯枝纵横,山峦错杂堆叠;行行重行行,暮色沉沉,唯有近处的平沙衰草,尚可辨认。

  “星斗”以下,写投宿以后夜间情景。从凝望室外星斗横斜的夜空,到听任室内灯芯延烧聚结似花,还有鸭形熏炉不断散放香雾,烛泪滴凝成冰,都是用来衬托出长夜漫漫,作者沉浸思念之中,整宵难以入睡的相思之情。

  下片用生活化的语言和委婉曲折的笔触勾勒出那位“宠人”的形象。离情别意,本来是词中经常出现的内容,而且以直接描写为多,作者却另辟蹊径,以“宠人”的各种表情和动态来反映或曲折地表达不忍分离的心情。

  “长记”三句,写别离前夕,她浅施粉黛、装束淡雅,饯别宴上想借酒浇愁,却是稍饮即醉。“醉里”三句,写醉后神情,由秋波频盼而终于入梦,然而这却只能增添醒后惜别的烦恼,真可说是“借酒浇愁愁更愁”了。这里刻画因伤离而出现的姿态神情,都是运用白描和口语,显得宛转生动,而人物内心活动却从中曲曲道出。

  结尾四句,是作者继续回想别时难舍难分的情况,其中最牵惹他的情思,就是她上前附耳小语的神态。这里不用一般篇末别后思念的写法,而以对方望归的迫切心理和重逢之时的喜悦心情作为结束。耳语的内容是问他何时能跃马归来,是关心和期待,从而使想见对方迎接时愉悦的笑容,于是作者进一层展开一幅重逢之时的欢乐场面,并以充满着期待和喜悦的心情总收全篇。

  这首词写境悲凉,抒情深挚,语言疏密相间,密处凝炼生动,疏处形象真切。词中写景写事笔墨甚多,直接言情之处甚少。作者将抒情融入叙写景事之中,以细腻深婉的情思深深地感染读者。


    6、节日有时会令人更加寂寞,那是因为没有一个所爱的人与你相伴。但就算没人爱也还会有酒,有明月,有清风,有千年坐卧寒宫的嫦娥与你相伴,理应值得庆贺。“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比起偷吃了不死之药的嫦娥的孤寂,我们至少还有家人和朋友,看来是大可不必沮丧的。醉里秋波,梦中朝雨,不过都是醒时烦恼。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才是人生至哀。


    7、清华园里万木参天,而我只是校河边一棵旁枝斜逸营养不良的柳树。从遥远的南方移植而来,被信手插在贫瘠的盐碱地上,六年来无人灌溉,自生自灭。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好不容易在激烈的生存竞争中扎下根来,收敛起多余的枝叶,练成了又厚又粗的树皮来挡风遮雨,片片叶子任由风雨摇摆,俨然是质优价廉的清华木材,只等有一天被伐木工人砍下,做成圆滚滚的木头,一车一车运到祖国的大江南北,好作办公厅的栋梁,写字楼的门柱。

    我不愿被砍伐,我不愿被修剪,我愿意蓬蓬勃勃歪歪斜斜地自由生长,一树春风千万枝,嫩于柳色软于丝。我的根须深深扎进土壤,为的是汲取地下的清泉;我的叶子高高扬向天空,为的是沐浴日月的辉光;我的枝干自由舒展,为的是拥抱天地的风雷。一百五日寒食雨,二十四番花信风,春花秋月浑不觉,年少不解风情。碧玉妆成一树高,何处春风似剪刀?欲待人间四月天,燕子双飞时,满树花开日。奈何风又飘飘,雨又潇潇,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留春不住,费尽莺儿语,红英落尽青梅小,更能消几番风雨?似这般姹紫嫣红开遍,都付与断垣残壁。方知醉里秋波,梦中朝雨,都是醒时烦恼


    8、醉里秋波,梦中朝雨,都是醒时烦恼。

  瘦信愁如许,为谁都着眉端聚。独立东风弹泪眼,寄烟波东去。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
  词句里,总有几分暖昧,几分缠绵,几分伤情,让人欲说还休。欲说,还休。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清晨时分,河水绕岸而去,拂着轻盈明媚的阳光从柳阴花下滑过,星星点点,清晰而炫目。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继续低吟。

  明丽的阳光透过桥边的细柳曲折婉转地打落在她的身上,她不时地提起衣裙轻轻的抬起脚,向后闪躲着与石岸相击而飞的精致水花。

  她轻踮起脚尖,微微笑着将衣袖挥扬,转起脚步提起嗓音唱了起来: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蒹葭凄凄,白露未唏……

  生命中,不断的有人离开或进入。于是,看见的,看不见了;记住的,遗忘了。——生命中,不断的有得到和失落。于是,看不见的,看见了;遗忘的,记住了。——然而看不见的,是不是等于不存在?记住的,是不是永远不会消失?此生愿只温情这一刻足矣!


    9、恣登临,残雪楼台,饮一杯暖酒,倚栏远望。醉里秋波。梦中朝雨,都是醒时烦恼。但是,人生若是无梦,该是多么的乏味呀。音乐,诗歌,梦想,人生就应该“浪费”在这些美好的事物上。

    秋天来了,这是一个美好的季节,今天也是一个美好的天气。蓝天上飘着大朵的白云,就像碧海上的白帆,时隐时现的太阳,温暖的恰到好处。应该去一个开阔的地方,面向流水,看天上浮云,消磨一天。唉,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只得听曲看图,作一番神游罢了。


    10、三日间,两次豪饮,人便在一种昏昏然里醉着。

  一下子冲破一种窒息般的冰河,一些情绪也便如这缭绕的烟,袅袅于天了。

  一些纠结的思维,一些左右为难的事,醒来后又清晰起来。一些新的方法涌现,这酒意绵延倒是让时间说话。心拐了一个弯,便有了一个柳暗花明的感觉。

  我喜欢书斋,又是惮于书斋的。我喜欢清静和寂,有过许多时“清晨入古寺”的心境,但又常常“相思一夜窗前梦”,甚至听南海黄岩之讯,自然会涌上“烽火照高台”之思,那样的深静沉郁里也便会涌上辛稼轩、陆放翁的“沙场秋点兵”、“铁马冰河入梦来”。我的世界总是在宁静里有喧扰之声,这是警醒我,热爱柳永,亦不可能耽溺柳永。

  其间静观一公务人员,观其言辞的眉飞色舞,这或许是得意之态,偶有倨傲之姿,其或以其权力是其本身也。这也是一种生命的姿态吧,不喜之,尽管其言词有致。

  其间亦有一老者,历尽改革开放种种,其饱经风霜的脸有一种从容的淡定,不会任何外语,仅凭手势闯荡过西班牙,做过各种生意,成败皆有,是一个不宁静的人生。滚滚风烟之后,只剩下一句“性格决定命运”的感叹。从人生的过程来看,这丰富多彩的一切难道不是一种成功?

  夜里忽眠忽醒,不仅仅是因为酒精。三天,陪伴我的是一本《梁思成传》。感怀他不只是他的出身,他的爱情,他对一座古城保护的深情,更是他的跌宕的人生。我喜欢这样的人生,年少时的青涩顽皮,青年时的飞扬之梦,中年时的岁月巅峰,晚年时的丹心赤诚。也许我们不能,但我们一样需要灵魂的支撑。

  一些深夜的话语已远,那是一种仪式的完成。我们都是社会上的蜘蛛,都在努力的织着自己的梦。

  喜欢一个词叫“相逢”,但已不像年少时故作忧伤地唱着“一场游戏一场梦”。有一种喝酒是“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有一种喝酒是“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有一种喝酒“三杯两盏淡酒,怎敌它晚来风急”,也有一种喝酒是“醉里秋波,梦里朝雨,都是醒时烦恼”。

  幸好,此刻,酒醒,是娓娓的一份闲静。似有些百无聊赖,又隐隐铁骨铮铮。


    11、轩窗外,红叶漫眸。方知,秋已临。搁浅手中的笔,起身庭前,仰望枫叶天影,一如你的笑靥,随风而行。微微的,淡淡的,划过心头,留下清清的愁。

    触景,情易伤。秋的意境里,处处弥漫着凄凉。多不想,在这样的时日,忆起往事,惹思绪惆怅,徒留忧在怀,空悲切,不能自拔。走在幽暗的小路,感受着寂寞的味道,相隔多月,这份静谧,依旧安好。忘记多少次,一个人经过。在此间,默默挂念从前属于我们的小幸福。
    可惜,彼此无缘牵手,终究散在世俗的剥离中。相顾无言,却模糊了视线。奈何,挣扎也不过。自后,你就住进我的回忆里,流转在我的字里行间。分手后,得知,你很快重新开始了一段恋情。我不知道是该为你感到高兴,还是感到失落。曾经那么相爱,那么欢乐,那么执着。却在一个转身的距离,你就淡忘所有的美丽。
 
    醉里秋波,梦中朝雨,都是醒时烦恼。也许,遇见就是一场梦而已。彼此,不过是当时两厢情悦拼凑起来的一段痕迹,可忘,可抹,可弃。你若是幸福,我又何必去在意太多。
    你说,不要我祝福之类的话语,觉得很虚。可是,除这以外,我还能说些什么呢?难道,我要以朋友的关系问候?与其如此,不如画心为牢,封锁一切。
    纵然,百般不愿,我也无法改变。你的过去,你的现在,你的未来,都已经与我划开界限,中间隔着海角天边。

 
    12、又下雨了,冬日里丝丝缕缕的,缠绕着我的心扉…… 

     陈瑞的一首《相思的债》,那忧伤的歌曲,忧伤的诗词,那句:素弦声断,泪湿香腮。勾起我忧伤的眼泪。

     绵绵的冬雨带来了忧伤,也带来了寒冷,阵阵的寒意侵袭着我,我感觉好冷,又好无助,却又情愿将自己置身于冬雨之中,任绵绵的雨丝滴落在自己的脸上,让自己在寒冷中麻木……

     一棵树静静地站在雨中,雨丝汇集成颗颗雨珠,在一片叶子的怀里随风滚动,于叶尖滴落而下,滴打着我冰冰的手心,我很想保留这颗“泪”,但却在一瞬间从指间滑落,深深的融入土地,没了踪影,冷漠地看着灰色的天,看着薄雾中的雨幕,盼望着一缕阳光的温暖。
    
     我时常想,如果我是一滴雨,在我坠落的时候,我一定会很从容,会微笑面对,不产生一丝哀怨,因为我知道我的归宿在哪里,也知道我将在哪一个点停留,我会有我的方向,是啊,我为什么没有成为一滴雨,亦或是一滴晶莹的水,至少在落下的时候,可以听到水的清音。

     潇客曾经对我说过:“文海里泛舟,何惧世情荡漾?”

   我只能一声叹息:雨落大地无声息,悄望情人雨中归。

   冬雨绵绵,绵绵冬雨,很冰、很凉,下在我的心头,我的世界,我忧郁的眼睛里……
 
     其实,微雨燕无踪,落花人寂寥。醉里秋波,梦中朝雨,都是醒时烦恼。何必何必。

 
    13、想要的太多太多,思想的负荷也愈多;欲要实现的梦想太多太多,精神的痛苦也就愈强烈。到头来万事皆空,留下的是一声声的叹息与惆怅……

    “想得到偏又已失去,那份爱换来的是寂寞”酒喝晕了头,喝晕了心,却醉不了思绪,醉不了情,“众人皆可醉,惟有你独醒”这痛苦撕噬着你的心。多情更伤情。你还是你,只是你找不着北。“美丽的梦带给他人,欢乐与笑语留给了别人;惟有痛苦与悲伤你却留给了自己。像时光流水一样,许多东西稍纵即逝,若不抓紧,则永失你心。爱亦如此,情亦如此……。人生苦短,又何必压抑自己?难道一句“此生无缘”就释放了心中的深情,放弃了心灵的追求与期待?难道因为害怕失去就停止了努力争取?错了,错的太多,也错的太深。大胆的喊出来又何妨?其实那就是头顶上照亮前进方向的明星。“昨夜星辰虽坠落,今夜星辰依然闪烁。”一个多情的人生活中若没有了情感寄托,就会失魂落魄、迷惘无助。一个多才的人头脑中若没有了思想,就会才思枯竭、灵魂麻木。你既是一个多情的人,又是一个多才的人,当你这两样东西都失去的时候,你就只能痛苦万分。

    生活中没有追求、没有欲望的人是废物,是庸人;追求、欲望太多的人其实是最容易迷失方向,失去自我的人,是盲人。在情感的世界里,我不愿作废物,也不是一个动物。在生活领域里,我不甘作庸人,也不愿成为盲人。那么你呢?

    “一杯未尽,离怀多少?醉里秋波,梦中朝雨,都是醒时烦恼。料有牵情处,忍思量,耳边曾道。甚时跃马归来,认的迎门轻笑!”

    何必叹息,何必流连,悲欢离合苦难免,不要多愁善感,不要长嘘短叹,不如擦干眼泪抬起头,迈开大步向前走……

 
    14、生活中有很多忙碌是无法回避的,而肉体常常跟随者生活的节奏摇摆,而网络便只剩下精神层面的一丝休闲。

     有时我也去一些老朋友的自留地里转悠,不为别的,只为感受曾经的温暖。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无法再回头,旧梦是无法重温的,否则便大煞风景。醉里秋波,梦中朝雨,都是醒时烦恼。当那些熟悉的面孔渐渐远离我视野的时候,在各自的天地里生老病死的时候,空间里惟余那些温暖。

     网络在左,生活在右,情意在中间。

 
    15、每次听到歌曲《白狐》总有一种莫名的空灵,喧闹时觉得安宁,情绪起伏时变得随和,悲伤也瞬间中和。女人的痴情熏染了多少浅红醉里秋波,梦中朝雨,都是醒时烦恼,不愿意在等待中醒来,春去春来朝朝幕幕,这是否称为“情到深处”?多少蓬莱旧事,低回首,永远不愿解的情节。总会在《等一分钟》的歌声里循迹而去,我忍不住等一分钟,可我在等待着什么,想捕捉街角同样等待者的困惑还是下一站大自然的摆设,感情用事是蝶恋花的浪漫还是内心的羞涩。

     很久没有出去散心,很久没有捡拾落叶,很久没有对着夕阳朗诵喜爱的篇章,很容易记住某些瞬间,那些真挚纯洁的碎片,即使让我一一粘贴也足以满足幸福。每每与高中好友聊天,她总要追问我的感情故事,我习惯性地回答“一个人的繁华不好吗”,其实谁能没有故事,只是故事太长或太短,冗长让人疲于回想,短暂又缺少了故事性。我可以找一百个借口,我曾经多么简单和快乐,只是我能感受到的是此刻,宁愿孤独一生也不要污染了青春。

  有些记忆美好到风雨同归,哪怕是初次见面后的不期而遇,哪怕最自然轻柔的拥抱,哪怕让你轻松笑谈的舒畅,哪怕生病时不理会我的固执带我上诊所,我相信只有出自真心的关怀才能感动一个人,因为简单和自然才是真实的。我害怕欲望,欲望是魔鬼,欲望让人做了坏事还不后悔;我相信时间最能考验一份感情,而感情的基础是了解。

  不识城市真面目,只缘身在城中央。


    16、梦是任何人都经常、大量地发生过的现象。梦是很奇特的感觉,也是一种现实无法解析的意境。尼菜说:梦是白天失去的快乐与美感的补偿。时彦说:醉里秋波,梦中朝雨,都是醒时烦恼。

     人在梦中思,梦在人生演。 梦与情是千古诗词的永远吟唱,懂的情的人才会驾驭似梦似醒,亦真亦幻的感知,梦永远与情巧合天工,相辅相成,无情亦无梦,无梦亦无情。 梦就在尘世间不断上演着或悲或喜的剧,年复一年地交织着,转换着,终有一天,也许成熟了的人会达到一种更高的境界---那就是无梦无情,无欲无求,回归于禅的淡泊、宁静和洒脱。梦的是那样的真切,是那样的无奈,永远的路遥,网络相逢难以相会,离开回望中原只有目送孤鸿远远飞去,谁还能唱着金缕曲来慰籍无尽的孤寂呢。梦中自有空灵蕴籍,自成馨逸。

    我之所以有一种浪漫的情怀,简单地说,是爱。我之所以能够写点文章,做点小事,全凭内心的一种情愫,用一颗爱心去爱山,爱水,爱人,爱人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情感,是我与文学结缘的媒介。从人的社会性角度上来说,人,首先爱世界,然后爱人类,其次爱国家,再其次爱民族,而后爱家庭,最后爱自己。从人的自私性角度来说,人,首先爱自己,然后爱家庭,其次爱民族,再其次爱国家,而后爱人类,最后爱世界。

    爱是一条河,流淌的是情;爱是一个港,驻守的是真诚和期待;爱是一条船,披星戴月经历着人生的风风雨雨。心中有了爱,才有了写作的源泉和动力。在故乡的港湾,期待着从中原带来的爱恋。把所有的情爱写在中原,让她在烛火中燃烧、在睡梦里飘溢、在山峦间跳动、在风雨中洗涤;我要把全部的情爱驮上马背,带回我的故乡。


    17、情是何物?情是何物?

      是生死不离,患难与共,地老天荒,此水几时休,此情何时已的永恒; 是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的坚贞。 是不思量、自难忘的痴

     是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的癫;是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的迷。 是佳期如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欢乐。

     是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相视时无语微笑的悠然心会。

     是莫道不消魂、人比黄花瘦,撩乱春愁如柳絮,依依梦里无寻处的怅然;是月明人倚楼时,悠悠的思,悠悠的恨,天长地久有时尽,绵绵不得离索的愁绪。

     是执手相看泪眼,却无语凝噎的留恋;是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的寂寞;是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两处闲愁。

     是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的感伤;是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是浓睡觉来莺乱语,惊残好梦无寻处的懊恼。

     是双燕来时,陌上相逢否的闲问是终日望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的雀跃;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欣喜

     是醉里秋波,梦中朝雨,都是醒时烦恼;是黛蛾长敛,任是春风都吹不展,无处不在的愁;是细丝挽成的千千结,一寸还成千万缕,寸寸成灰的思。

   是将明月比佳期,长向月圆时候、望人归的期盼。

   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18、梦里江南,没有红颜。秦淮旧事,恍若隔世的鹊,溅起百年一瞬的惊羡。水湄,斜阳,青衫,离情,萧瑟,纤道,乌蓬,雨巷,石桥,轻愁,薄怨,同饮,共醉。西湖,骨瘦伶仃。守着你的梦,守着你的醒。

    醉里秋波,梦时朝雨,都是醒时烦恼——

  苹果和拥抱都是毒药。立秋,处暑,走的走,留的留。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困兽。现在我们所经历的,就像天黑,点亮一束火把相反只会让自己更加的迷茫,更看不清前面的路,这或许就是懂得太多和经历的太多所要承受的悲哀吧!两人都没有问彼此的其他,能够在这个寂寞如殇的季节中有这么一场邂逅已经是一种仁慈。

  无能为力的看着青春的时辰从眼前滑过,感到压迫的负罪感和悲哀,想寻找一种充实,却只有刻骨铭心的软弱。那些曾认定会恒久不变的东西,在转身的刹那就已经注定不同了。既然我们不能回到过去,更不能拒绝将来,那我们能够做的只有面对。


    19、黄昏,赤足漫步在银色的海滩。前人有诗云“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细腻的浪花,层层叠叠,不管是有心,抑或是无意,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此刻的海,慵懒得宛若熟睡之人,清澈湛蓝的海水,诱惑着我去亲近它。我情不自禁地踏入浪花之列,沉静的底蕴里,充满了无限的包容力。在这一刹那,我突然发觉自己好象也化做一朵小小的浪花,被融进了浩淼无际的海洋之中。

    从亘古到如今,究竟是多少有情人的眼泪,才凝结成这无法稀释的苦涩?从洪荒到现在,到底承载了多少沧桑变故,方绘就这深邃难懂的湛蓝?大海啊!亿万年来,有谁能解读你的心事?

    轻柔的海浪,包围着我,让我仿佛置身于母亲宽广的怀抱,温暖而安全。连海风都小心翼翼的,轻缓得像是婴儿浅浅的呼吸,惟恐惊扰了绚烂的晚霞和沉思的我。只有快乐的鸥鸟,成群结队地在海面上盘旋嬉戏。它们是被大海宠坏的孩子,可以肆无忌惮地顽皮与撒娇。

    漫天霞辉,映红一半的海水,波光里雀跃着明艳不可方物的火焰。这是水与火的交融,激情与冷漠的碰撞。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是不是有点像人生?

    我的背影,想必也被镀上了一层亮彩。但我的面颊,依然是无法掩饰的苍白。阳光,终究无法洒入我心中,温暖那一方极寒之地。我曾经是狂情的火焰,炽烈地燃烧过,而今只剩下冰凉的余烬与另一半海水。

    醉里秋波,梦中朝雨,都是醒时烦恼。。人生,也不过是一场大梦而已,时候到了,想不醒来都不成。

     极目远眺,海天一色,上下空明,使人神骨皆清也。天的极处,仍然是天;而海的彼端,却是陆地。所有漂泊的尽头,是为一个理由,或是一个人而停留。苦尽也许未必能够甘来,但这个过程,始终闪耀着坚韧的美丽。

     然而起点,或许就是终点。生命起源于水中,必定要回归于水中。只是归去时,是否真的也无风雨也无晴呢?

 


2013-09-10 21:15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从国务总理到修道士
陆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兴,上海人。中国近代着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着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个基督教家庭,父亲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经在伦敦传教会工作....
高文费而隐 古德洁无华
杨霁园先生是民国时期宁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着,着作宏丰,在国学、文学等方面成就卓着,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诚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乡人及门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杨....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