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专题
字体    

目送归鸿,手挥五弦。
目送归鸿,手挥五弦。
庄灿煌的博客     阅读传统中文版

 
             目送归鸿,手挥五弦。

  [译文]  弹起五弦琴,而目光却追随着大雁飞回天边。

  [出典]   三国  魏  嵇康  《赠秀才入军》第十四首

  注:

  1、     《赠秀才入军》 嵇康

     息徒兰圃,秣马华山。流磻平皋,垂纶长川。

     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

     嘉彼钓叟,得鱼忘筌。郢人逝矣,谁与尽言。

  2、注释:

    兰圃:有兰草的野地。 

    秣马:饲马。 

    磻(音波):用生丝做绳系在箭上射鸟叫做弋,在系箭的丝绳上加系石块叫做磻。皋:水边地。这句是说在皋泽之地弋鸟。 

    纶:指钓丝。 

    五弦:乐器名,似琵琶而略小。 

    太玄:就是大道。“游心太玄”,是说心中对于道有所领会,也就是上句“自得”的意思。 

    筌:捕鱼竹器名。《庄子·外物》道:“筌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筌。”又道:“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得鱼忘筌”是“得意忘言”的比喻,说明言论是表达玄理的手段,目的既达,手段就不需要了。 

    郢:古地名,春秋楚国的都城。《庄子·徐无鬼》有一段寓言说曾有郢人将白土在鼻上涂了薄薄一层,像苍蝇翅似的,叫匠石用斧子削去它。匠石挥斧成风,眼睛看都不看一下,把白土削干净了。郢人的鼻子毫无损伤,他的面色也丝毫没有改变。郢人死后,匠石的这种绝技也不能再表演,因为再也找不到同样的对手了。这个寓言是庄子在惠施墓前对人说的,表示惠施死后再没有可以谈论的对手。这二句的意思是:像郢人死后,匠石再也找不到与他配合默契的人一样,嵇喜如对自然大道有所领会,在军中也难得解人。  


      3、译文1:

     将车徒止息在生长着兰草的园圃,牵着马在华山喂草。在水边的平地射着箭,在河流钓着鱼。用目光追随着高飞的鸿雁,手中弹动着虞舜创制的五弦琴。顺乎本性、无所拘束地活动于天地之间,一心探求“太玄”即自然之道。赞称着渔翁(庄子)捕到了鱼,忘掉了筌(捕鱼的工具)。郢人已经死了,谁还会对你畅所欲言。

    译文2:

   军队在长满兰草的野地上休息,将马放在开着野花的山坡上进食。兄长时而在空旷的草泽上射鸟,时而在长河边垂钓。时而又弹起五弦琴,而目光却追随着大雁飞回天边。兄长心里追求天地自然的大道理,所以随时随地都有自己的心得体会。兄长如同捕鱼人得鱼忘筌一样,大道理得到了,其他也就不在乎了。可一旦兄长像匠石失去郢人一样,即使心有所得,也无人可与其尽情谈论了。



   4、嵇康,“竹林七贤”之一,字叔夜,谯郡铚人。三国时魏末着名的文学家、思想家、音乐家,是魏晋玄学的代表人物之一。

    景元二年,同为竹林七贤的山涛由大将军从事中郎迁任吏部侍郎,举荐嵇康代替自己的位置。嵇康因此写下了着名的《与山巨源绝交书》以明自己的心志。 嵇康的《与山巨源绝交书》被认为是历史上第一篇真正体现文人独立性格的讽喻佳作,嵇康“师心以遣论”,敢于提出问题,大胆发表自己的见解,文风犀利。在一千八百多字的篇幅中,与其说嵇康在羞辱山涛,不如说是在羞辱司马氏集团残暴虚伪的统治。 有人说嵇康这么做是因为想要保全山涛,因为当时的晋朝统治者,已经对嵇康的不合作态度十分不满意,而山涛又是嵇康的朋友,所以嵇康这么做就会让他们认为山涛和嵇康没有关系了,这样山涛也可以不必担心什么了。这是嵇康甘愿为朋友牺牲的一个例子。

    在嵇康临死之前,没有把自己的一双儿女托付给自己的哥哥嵇喜,没有托付给他敬重的阮籍,也没有交给向秀,而是托付给了山涛,并且对自己的儿子说:“山公尚在,汝不孤矣。”(一说“巨源在,汝不孤矣。”)这才叫真正的朋友,这才叫真正的知己。在嵇康死后,山涛对待嵇康的儿子就像对待自己的儿子一样。山涛没有辜负嵇康的重托,一直把嵇康的儿子养大成才。山涛和王戎,在嵇康被杀害之后,对嵇绍一直都特别的照顾。他们尽到了朋友应尽的道义与责任,使得这个孤弱的孩子,即使失去了父亲,却还拥有他们慈父般的关怀与教导,不再那么无依无靠,这是成语“嵇绍不孤”的由来。十八年后,嵇康的儿子嵇绍也在山涛的大力举荐下,被晋武帝“发诏征之”,后来还成为晋朝的忠臣。朋友之间感人至深的信义与友情,也成为了千古传扬的佳话。

    吕巽、吕安两兄弟都是嵇康的朋友,但这两兄弟突然间闹出了一场震惊远近的大官司。吕巽见弟媳徐氏貌美,乘吕安不在,指使其妻用酒把弟媳灌醉,将其奸污。事发后,吕安欲诉之于官。吕巽急忙请嵇康从中调停。嵇康因与二人的关系非同一般,遂应吕巽之请,出面调停,把这件事情按了下来。可是,事后吕巽却倒打一耙,恶人先告状,说吕安不孝顺,竟然敢挝母亲之面。有口难辩的吕安想到了他心目中最尊贵的朋友嵇康。嵇康拍案而起。嵇康写下了《与吕长悌绝交书》,痛骂吕巽一顿。他想通过绝交来表白自身的好恶,他也想通过绝交来论证朋友的含义。吕安入狱后,为了说明真相,自然要涉及嵇康调停之事,嵇康也因此被投入监狱。

    嵇康入狱后,立刻激起舆论的不满,许多豪杰纷纷要求与嵇康一同入狱。经有司劝谕后,众人一时遣散,然而最后嵇康和吕安却被判处了死刑。行刑当日,三千名太学生集体请愿,请求赦免嵇康,并要求让嵇康来太学做老师。但最终司马昭还是判决其死刑。

  临刑前,嵇康神色不变,如同平常一般。他顾看了日影,离行刑尚有一段时间,便向兄长要来平时爱用的琴,在刑场上抚了一曲《广陵散》。曲毕,嵇康把琴放下,叹息道:“昔袁孝尼尝从吾学《广陵散》,吾每靳固之,《广陵散》于今绝矣!”说完后,嵇康从容地就戮,于公元262年,时年三十九岁。

    正因为嵇康临刑索弹《广陵散》,才使这首古典琴曲名声大振,一定程度上,《广陵散》是因嵇康而“名”起来的。但所谓“于今绝矣”则非指曲子本身而言,它主要反映了嵇康临刑时的愤激之语。事实上,琴曲《广陵散》经《神奇秘谱》保存,一直流传到今天,曲谱并未失传。


    5、本篇原列第十四首,诗人想象嵇喜行军之暇领略山水乐趣的情景。他将在长满兰草的野地上休息,在鲜花盛开的山坡上喂马,在草地上弋鸟,在长河里钓鱼。一边若有所思地目送南归的鸿雁,一边信手抚弹五弦琴。他的心神游于天地自然之中,随时随地都对自然之道有所领悟。显然这里所写的与其说是征人生活,不如说是抒写诗人自己纵心自然的情趣。最后诗人用《庄子》中“匠石斫垩”的典故来表达自己对嵇喜从军远去的惋惜心情。此诗中“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二句是历来为人们所称道的妙句。它以凝练的语言传写出高士飘然出世、心游物外的风神,传达出一种悠然自得、与造化相侔的哲理境界。


    6、晋人之美,美在神韵。神韵可说是“事外有远致”,不粘滞于物的自由精神,比如目送归鸿,手挥五弦。这是一种心灵的美,扩而大之可以形成一种镇定的大无畏精神。美之极,则雄强之极。王羲之书法人称字势雄逸,如龙跳天门,虎卧凤阙。淝水大捷植根于谢安美的人格与风度中。枕戈待旦的刘琨,横江击楫的祖逖,勇于自新的周处,都是千载而下懔懔有生气的人物。这个时代,是中国历史上最有生气,活泼爱美,美的成就极高的一个时代。这是一种唯美的人生态度,还表现在以下两点,一是把玩现在,在刹那的现量里求极量的丰富与充实;二是美的价值寄于过程本身,不在于外在的目的,所谓“无所为而为”的态度。比如王子猷大雪夜忽忆戴安道,即乘小船就之,经宿至门即返,人问答曰:“吾本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何必见戴?”宗白华认为这种寄兴趣于生活过程本身而不拘泥于其目的,显示了晋人唯美生活的典型。


    7、那是个阳光明媚得有些残忍的正午,数千名太学生聚集在刑场外,高声呼喊着,请求朝廷赦令的诏文。然而即将就义的嵇康自己,反倒镇定自若,轻移蜀桐,款抚吴丝,悲怆的白袍在肃杀的秋风中翻飞。一曲《广陵散》听得在场人无不神伤,无不愤慨。那一刻,我想,嵇康的目光应该是投向了家的方向,那里有他的妻儿,他居之怡情养性的山林,曾经一起痛饮畅谈的好友,向秀、山涛、阮籍、吕安……也许此生有余憾,但是终究问天无愧,问地无悔,这就足够了。

     殷浩曾说:“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我的灵魂和身体已经相处很久了,宁愿作我自己)这话真他独坐林下,广襟博带,手挥五弦,目送归鸿。竹林间悠悠绿风,拂动了他的宽大的衣袖。也许是一千多年的岁月将我与他隔得太远,我看不清他的面容,然而他的琴声却如纯银般流泻,澄净而高贵,一如他的人品。

     他的傲岸和刚直,才情和风骨,乃至生存方式,都成为了一个时代的代名词。魏晋风骨,是阮籍的醉里乾坤,半梦半醒,恃酒佯狂,明哲保身,也是他的淡泊名利,正直不屈。只是从心理上来说,我更倾慕于他的傲岸、他的刚直、他的林下风度,在当今物欲横流,灯红酒绿的世界中几乎已经是无处寻觅。


    8、汉末魏晋南北朝是我国历史上悲剧最多的年代,黄巾起义、三国之争、八王之乱、南北朝分裂,酿成社会秩序解体、崩溃,各种思想、信仰冲突,玄学成了这个时期的主旋律。士人们逃离战乱,不愿为官,既享受山林幽境,又不离尘世,潇洒自如,游行自在。“朝隐”的概念从此形成,不遁迹深山,不拘泥与形式,“虽未睹三山,便有使人有凌云意”。士人们面山筑室而居,“目送归鸿,手挥五弦”,“抚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欣赏的是一种意境超然悠远的山水,开创中国文人园林的先河。


   9、自古文人多寂寥,文化屈从权势的社会,文人,你很寂寥!屈原说:“兰生幽谷,不为无人而不芳”是寂寥后的坚贞;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目送归鸿,手挥五弦”是对旷世知音难觅的寂寥,一曲广陵散,寂寞已千年;李白“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是失去玉真公主这个知音后心灵的寂寥;杜甫“无边落木潇潇下,不尽长江滚滚流”是人生的寂寥;王维“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是对澄明世界向往的寂寥……

  寂寥的文人太苦,因为没有人懂得他们的内心世界,所谓阳春白雪,曲高和寡。高处不胜寒,起舞弄倩影。最终还不是落得一个“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的境地。


    10、嵇康值得三千太学生的顶礼膜拜,因为在他之后,我们再难找到活的那么精彩、那么纯粹、那么激烈,那么元气淋漓个性酣畅的男子。

  “非汤武而薄周礼”冠冕堂皇的礼教不能对他施效;“越名教而任自然”世俗的陈规法则对他也形同虚设,起不了任何作用;他彻底厌恶官场仕途;他清洁到足不染纤尘;他的一生热烈如赤子;他桀骜不驯光芒四射;尤为难得的是,他将老庄的道家哲学生活化而成诗歌美学的自然之道,他崇尚自然之道,即使激烈也有着“片云追过千山去”的从容。是的,他太从容了,从容到——令书法家钟繇的儿子钟会热烈崇拜一度到敬畏,并且不杀之而犹鲠在喉的程度;他让晋文王司马昭爱之、惜之、怜之而后悔杀之……

  嵇康和他所代表的魏晋名士,在高贵的灵魂与世俗的边界上艰难的跋涉,“最终以昂贵的生命为代价标志出伟岸自觉的文化人格,中国的审美文化从他们的精神酷刑中开始觉醒屹立,他们为中国知识分子开拓了一方自在而又自为的心灵秘土”,使得日后的文明成果顺利地从这方心灵秘土中得以蓬勃生长,葳蕤开花,蔚然壮大……

    “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高格兼具风神的绝品男子——嵇康随着他生命的绝响湮没于历史的尘烟之中。千百年后,嵇康和庄子一样,“在一个文化屈从权势的传统中自觉地幻化成了一株树,一株在清风夜唳的深夜中,看守心灵月亮的树”——轮明月之下孤独的树——那是一种无人能够企及的妩媚,永远值得我们仰望!


    11、看嵇康的诗,他说 “目送归鸿,手挥五弦”,眼睛望着归去的大雁,手里随便地一挥,便成了一曲。这时,已经不仅仅是一种景物的描写了,而是整个精神境界上升到一个新的层次。陶渊明说的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李白也说,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他们都是说投入自然,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的境界。望着归鸿越飞越高,觉得那归鸿一定有一个高远无上的目标的,自己的心灵也会随着而飞到那个美妙的世界中。想着想着,手中就把这种感觉弹出来了。这就是手挥五弦。挥洒自如,随归鸿而到广袤的苍穹,与天地,宇宙,自然融为一体,多么地美好呀。

    这就叫 “妙在象外”,象就是一切的表象。好的诗,永远是超越了一切的表象的。也有人说这是“高致超超”,当你超越了世俗的拘束,达到了这样一个最自然,没有虚假,没有造作的潇洒自得的状态,这已经不是在求外在了,外在的名誉,利益,外在的情爱了,这样你永远不会满足的。而嵇康是有诸中而无待于外,是你自己内心之中真正得到了一个属于你自己的满足,尽管有得有失,有善有恶,有喜有悲,可是自己内心有一份自得的,与天地相往来的精神,这就是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的感发的境界。是中国儒家和道家结合以后一种很高的境界。“俯仰自得,游心太玄”,不论是俯视还是仰视,无论是处于什么状态,处于什么环境,都是悠然自得的。“郢人逝矣,谁与可言”,庄子,徐无鬼中写郢这个地方,有个人不小心把白灰涂到自己的鼻子上了,于是就叫石匠来为他削掉,石匠就挥舞着大斧削下去,真的把白灰给削掉了,干干净净的。宋元君于是就把这个石匠叫来,让他为自己表演,石匠说,我曾经可以这样做的,但是现在那个郢人已经死了,我不能再表演了。庄子于是也感叹,自从我的朋友惠子死了,我也失去了谈话的对手,现在我心里的话能和谁说呢?嵇康在这里是感慨,当你对宇宙,自然,人生之中那些最本质,最重要的事情有所领悟的时候,你是多么渴望有个知音,可与之交谈,把自己的体悟表达出来呀。然而“郢人逝矣,谁与可言”。

    中国古人说“丰兹吝彼,理讵能双”,就是说一方面增加了,另一方面就减少了。无论是天理,还是人理,都是难以两全的。庄子说以前有一个东西叫“混沌”,没有七窍这样的感官。有人认为是不完美的,于是就把七窍给凿出来了,结果是“七窍凿而混沌死”,有了七窍,可以有感觉了,但是作为混沌而存在的生命缺给消灭掉了。创作也是如此,人工的智力,有意地安排和计划的功夫多了,本来的自然的直接感发的力量就减少了。当你想创作什么的时候,也不要为了外在的形式和技法,而减弱了最初的艺术上的冲动。技法人人都会的,而感动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诗经里有“伐柯伐柯,其则不远”,是说拿着斧柄,再去削另一个斧柄,虽然模式凡例在你自己手中,但是未必能做得比手里的这个更好的,所以要想做得好,就要跳出范例,当你在一个球面上作画时,你永远不可能脱离这个球面的。任何时候都是和球心有半径的距离,而且永远被球心所吸引的。

    要以悲观的心情过乐观的生活,以出世的解脱做入世的事业。


    12、前不久偶然听了《广陵散》的琴曲,那时艳阳高照,心却在顷刻间静水深流。让我静下来的不是曲子而是你。《广陵散》未成绝响,对你也算是个小小安慰吧。

  我遥想你"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难免叹息!今人的端然作势的演奏怎及你的自在?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世无嵇康,《广陵散》不绝亦绝了。


    13、古人的诗有着独特的韵味,是现代白话文中怎么也寻不出来的。而且透过这些诗,仿佛就回到了过去那个年代,看到那张吐出这一句句独特诗句的绣口,看到了他心中所想,或多或少体会到了他当时那种心境。记得以前一个老师曾经说过,今人所有的心境在古人的诗中都一定能找到相应的写照。诗歌,中国多少年来文坛的主旋律,借景抒情,托物言志……所有所有的心境,在这些简洁的句子中都能读出。

    当你读到一句诗,一句在刹那间触动的诗,那种感觉是很难描述的。似乎穿越时空,在遥远的时代里,找到了一个跟自己有着某点相似的灵魂,找到了一个可以共话的知己。你所想的,他道出了;他说的,你体味到了。所谓触动,就是那个一拍即合的时刻吧。

    我不算是一个很懂诗的人,可是我却爱在诗中找那种韵味,找那寻那一刻触动。

    那一个黄昏,我只是倚着书架,等待胃中食物的消化。随手从架上拿下一本诗集,翻看。

    就在那一刻,看到了那句许久前吟成的句子:目送归鸿,手挥五弦。在那一刻,全身的神经似乎就被刺激了一下。就在那一刻,我的眼中似乎就出现了那样一个人,身着一身白衣,面对这缓缓而落的夕阳,黄昏中,他的身影显得那么寂寥,孤逸,仿佛跟世界分离了。他只是随意地坐着,膝上是一五弦琴,轻轻手挥一曲,幽幽的琴声在周围缭绕,而他看着远方的归鸿,看着那归鸿渐渐远去,在天边的夕阳旁留下一个小小的黑点。这就是他的生活,悠闲,孤逸。

    想不到,就是这么一句短短的话把我想要的生活写尽了。

    只可惜,我不是嵇康,我做不到他那样的高逸,出尘,洒脱。我承认,我还是世俗的,虽然我厌倦世俗的烦扰,可是我无法脱离世俗中的很多东西。


    14、论到视觉的美,中国千年的文化传承非常注重神,注重感觉,提倡以形写神,艺术不是生活的复制,而是世界反观于心之后的感受,这感受远远比现实更能给与观众以震撼,故此有“本乎形者融灵,而动变者心也”之说。

    这是中国魏晋时期的艺术家在社会的规范和物质富足后,对于美好人生再次升华探索的辉煌成果,他们“越礼教而任自然”,用心灵化的语言描绘大自然的恩赐。

    在摄影机发达的昨天,西方建立在逻辑,科学上的物质美学,把世界的审美推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之上,开创了电影,电视等诸多的视觉艺术门类。

    但在计算机动画发达的今天,视觉不再局限于对世界真实地描绘,使得“本乎形者融灵,而动变者心也”成为可能,用心灵的眼睛,用内心深处来自上天的呼唤,复制出自然中的灵气,

    “手挥五弦易,目送归鸿难。”这种对于心灵中审美的探索,正是西方建立在逻辑,科学的物质美学中最欠缺的部分,也是整个世界进入后物质状态最渴求的一种来自人类内心深处对于美好人生的呼唤。

    这样的视觉艺术是东方艺术的指导思想,也是东方艺术家为之骄傲和感动的创作源泉。


   15、想要健康,很重要的一点是要“热爱”。要对春花秋月保持一种纤细的敏感,保持孩子一样的天真,那么这些古诗文中描绘的境界,就会来到你的身边。嵇康说:“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一个人,手上挥着琴弦,眼睛随着归鸿断雁消失在天边的时候,就会“仰观天地之大,俯察品类之盛,俯仰终宇宙,不乐复何如”。我说的这些,不是在集中背诵某个人的诗词,它表达出的是一种生活态度与方式,我们看着这些古人,他们健康而朴素,他们自信而蓬勃,他们怀着孩子一样的明亮与天真,在千古之前以他们的方式启迪着后人。(于丹}


    16、青空。雁唳。大漠。远鸿——这是我心头漫过的图景,也是眼前流过的诗境。是的,一袭布衣,俯仰苍穹;有所牵挂而来,无所牵挂而去;既知万物有灵,更轻身外之物;人生重情重义,却可淡看聚散浮沉。我本来想把“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的悲声易字入题,不料跳脱心头的,却是嵇康的句子:“……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嘉彼钓叟,得鱼忘筌。郢人逝矣,谁与尽言。”


    17、初冬的朝晖,将山野铺成一种独具的绚丽。大雁迎着大阳的方向飞翔,我坐在山坡上远远的遥望。这是一幅画,湛蓝的天空,如絮的白云,翱翔的大雁。遥远的渴望,变幻的海市,如痴的梦境,这真的是一种物我两忘的境地。

  渐行渐远的声声鸣叫由强变弱,它们的身影在我深情地凝望中,很快就掠过了山林,隐没在了树梢的后面。不由地心中涌起一种莫然的失落,张可久将深秋失落的情绪,喧染到极至的词句,也同时跳跃在我的脑际:“归雁横秋,倦客思家……人老去西风白发,蝶愁来明日黄花。回首天涯,一抹斜阳,数点寒鸦。”是啊,“人老去西风白发”无情的岁月,早已让我霜花点点。但,我依然不想发出“大江东去浪淘尽”的感叹。不是人们都说,有梦的人就不会老吗?

  真得很想让那南归的大雁,将我心中的梦呓带去,但,又不忍心让大雁为我传书而停留。因为我知道,世间最美的爱情是“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悠悠五千年,最让人陶醉的就是这样古典的诗意。

  然而,现实并不以诗意为转移。彼此早已注定不能追逐今生,至于相约来世,则更是飘渺。然而,神喻之缘,既然让我们相遇。那就在彼此的各自梦呓中,欣赏着彼此飞翔的英姿,品味着彼此缠绵的柔情。只有在梦中,才会春暖花开,温暖依旧。只有在梦中,才不会有深秋无情,落叶飘零。只有在梦中,更不可能会出现初冬萧杀,霜寒满天。有的只是心与心的胶融,既遥远又最近的彼此。

  大雁远去了,而落叶依然漫舞在山间。在初冬已临之际,这样妙漫的舞姿,是它在做最后的、美丽的、质的飞跃。不错,它就要在秋的深情注视中,成为绚烂秋色的殉葬品。无须吹响一曲悲伤凄婉的音乐,因为,它此生无憾,能在秋风中漫舞的,除了落叶,还能有谁?是的,它就要在霜的怀抱里,化成一撮唯不足道的春泥。不必发出一声哀叹与怜惜,因为,它此生无愧,能毅然飘离高枝的,除了落叶,可有其它?

  别了,南归的大雁。用嵇康的名句:“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为你送行。同时,也以此句自励其身,淡泊名利,规避世俗,逍遥山水。当明年春来时,我将再坐在这面山坡上,凝望着你,再渡北行的身影。


    18、居不可无竹,室不可无书。

  人类的灵魂是不可以离开精神灵魂的,一个人如果没有了精神的高度我想这个人的人生是残缺的,就似一个房间,一个人置身于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一样。

  遣晓风一行,送清歌一曲,把轻轻的脚步凝成缓缓的诗行,那是心中最美丽的殿堂,窗外风声似诵诗,一帘淡月,夜阑微咏短长句。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慵闭诗卷。

  恰似“目送归鸿,手挥五弦”的逍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悠闲,“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的情致。

    也曾想,岁月深处的藕花,那曾经争渡的少女,是否还是沉醉不知归路?那天真烂漫,梦幻一般惊起一滩鸥鹭,月下荷塘,如今,是否依然还在原处?

  明月撒在大地,昔日繁华的街道已是风吹夜过了。

  这些藏在岁月陈旧的记忆里的画面,还有谁能记起,但却因为某些文字而渐渐露出水面。

  又是书香的味道,这种香味历久弥香,看来今生我是无法割舍了,每每读到这些精美的诗句,心底都会升腾出一种温暖,无比的陶醉着心灵,庆幸中华文明能够传承到现在,庆幸我们的母语是汉语。

  字字珠玑,读罢口有余香,都说观字如见其人,一遍遍的翻阅那一篇篇古色古香古韵十足的文字,令人不忍掩卷。

  仿如见你于这些字里行间且歌且吟,且舞且行,行云流水般的呢喃着的情感,谱写那古老传说里的点点滴滴;偶尔的疑视婉约静美,超然现今这个嚣喧浮燥的年代,有一颗玲珑如初,灵气婉转的情怀;偶尔的赞叹,一方水土的神奇,孕育如此一个雅致如诗如画般的你。

  这里是心灵的栖息地,因为我们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于是美无处不存在,因为我们有一颗美丽的心灵,于是美时时环绕着我们的周身,美是有内容的,美是因心灵的渴望而塑造的。



   19、娓娓的微风轻拂着窗帘,一米阳光透过缝隙洒落在地上。这种幽静恬淡的清香唤醒了我。揉着惺忪的双眼走到窗前,美美的伸了一个懒腰。

  午后热情的阳光让校园变的很安静,看着告示栏里自己名字的后面被人为的加上了几个字,说真的,当时我并没有一点烦恼,反倒是觉得这些人很可笑,很可怜,然后不禁同情起这些背后工作的人,他们也真的辛苦。仔细想想,很多时候我们都是不停的被人在背后中伤,可能他们是想找一份心理安慰罢了。

  回到寝室的时候,我不自觉的在思考是什么让他们这样做?“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这句诗的意境很多人是无法用心去领会的。短暂的一生,许多人总是忙忙碌碌,总是想去找一个心灵的支点,想要得到平衡,满怀的妒忌总是让自己平静不下来。现在我更加相信平和的重要性。

  也许是我看待事物的角度不同于别人,亦或是对人生态度理解的不同,我向往的是“目送归鸿,手挥五弦”的生活,悠悠的心境,自得的情怀,细嚼之下,会有一种超脱现实的味道。是啊,毕竟我们只是凡人,是做不到无心、忘我的境界的。

  于是乎,我不禁联想到现实生活,放眼周边,有太多让自己找不到平衡的地方,生活的残酷摧毁了人们心中太多美好的东西。或许你也曾努力过,付出过,只是结果总是不如所愿。然后慢慢的就拜倒在命运的脚下,感到一切是那么的不公,有些人因为想不开而走上了极端。这一类人,可悲,可怜,但不可叹。


    20、仰望与俯视都是常用姿势,但是感觉仰望更有超然玄外的意趣。不是么,你看“目送归鸿,手挥五弦”,这个“送”字就充盈了无限深情,你可以想见那痴痴的样子,像送别贴心的爱人,直到归鸿远影融成天边一缕彩云,方才收回目光,缓过神来。

    仰望苍穹,仰望那掠过的、飘过的、漫过的或悬于天幕的种种景致,这是我们能够做到的。人在仰望中,内心必然充满起伏的潮汐:造物主赐予我们生命的同时,还教会我们利用各种各样的姿势。每一种姿势的设计都是有所苦心,有所用途,决非多余。不仅有显现的实用性,更有深邃的精神性。只是,有些姿势在我们的人生旅途中不知不觉的被遗忘了丢弃了,这也必然失落相应的那一部分体验,我们理应为这失落而深深惋惜!

    人靠仰望,与浩渺无限的宇宙连为一体,人靠仰望把情致铺展成悠远的闲云!

    在苍茫的秋日黄昏,我仰望苍穹,心中写满了白云孤鹤的高渺幽远……


   21、 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当我们站在人生的河川之畔,望着逝者如斯的东去流水,是满含眷恋地苦苦追索,还是澹然随波地浅吟一曲,笑忘岁月?

2013-09-10 21:12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旷达风趣
梁实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号均默,原名梁治华,字实秋,笔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国着名的散文家、学者、文学批评家、翻译家,华人世界第一个研究莎士....
传奇人物传记 风华绝代 物华天宝
此间选取古往今来传奇人物的传记与轶事,事不分大小,趣味为先,立意新颖,足以激越古今。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