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专题
字体    

爱贴地争飞,竞夸轻俊。
爱贴地争飞,竞夸轻俊。
庄灿煌的博客     阅读传统中文版

 

 
          爱贴地争飞,竞夸轻俊。

  [译文]  春燕喜爱贴着地面争着飞行,仿佛竞相夸耀自己身体轻巧俊美。

  [出典]  南宋 史达祖   《双双燕·咏燕》

  注:

  1、 《双双燕·咏燕》 史达祖 

    过春社了,度帘幕中间,去年尘冷。差池欲住,试入旧巢相并。还相雕梁藻井,又软语商量不定。飘然快拂花梢,翠尾分开红影。

    芳径,芹泥雨润,爱贴地争飞,竞夸轻俊。红楼归晚,看足柳暗花暝。应自栖香正稳,便忘了天涯芳信。愁损翠黛双蛾,日日画阑独凭。

  2、注释:

    春社:古俗,农村于立春后、清明前祭神祈福,称“春社”。

  差池:燕子飞行时,有先有后,尾翼舒张貌。《诗经· 风·燕燕》:“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相(xiàng):端看、仔细看。

  雕梁:雕有或绘有图案的屋梁。

  藻井:用彩色图案装饰的天花板,形状似井栏,故称藻井。

  软语:燕子的呢喃声。

  翠尾:燕尾。

  红影:花影。

  芹泥:水边长芹草的泥土。

  红楼:富贵人家所居处。

  翠黛双峨:指闺中少妇。

 

 

   3、译文:

     春社已经过了,燕子穿飞在楼阁的帘幕中间,屋梁上落满了旧年的灰尘,清清冷冷。双燕的尾轻轻扇动,欲飞又止,试着要钻进旧巢双栖并宿。它还又飞去看房顶上的雕梁和藻井,要选地点筑新的巢。她们软语呢喃地商量着。飘飘然轻快地掠过花梢,如剪的翠尾分开了花影。

  小径间芳香弥漫,春雨滋润的芹泥又柔又软。燕子喜欢贴地争飞,显示自身的灵巧轻便。回到红楼时天色已晚,亦把柳暗花暝的美景尽情赏玩。归到新巢中,相依相偎睡得香甜,以致忘了把天涯游子的芳信传递。使得佳人终日愁眉不展,天天独自凭着栏杆。

 

 

   4、 史达祖(1163~1220?)南宋词人。字邦卿,号梅溪,汴(今河南开封)人。汉族。一生未中第,早年任过幕僚。韩侂胄当国时,他是最亲信的堂吏,负责撰拟文书。韩败史受黥刑,死于贫困中。史达祖词以咏物为长,多抒写闲情逸致,咏物寄情,用笔细腻工巧,以描摹物象生动逼真着称,其中不乏身世之感。他还在宁宗朝北行使金,这一部分的北行词,充满了沉痛的家国之感。有《梅溪词》。存词112首。

 

 

   5、燕子是古诗词中常用的意象,诗如杜甫,词如晏殊等,然古典诗词中全篇咏燕的妙词,则要首推史达祖的《双双燕》了。

  这首词对燕子的描写是极为精彩的。通篇不出“燕”字,而句句写燕,极妍尽态,神形毕肖。而又不觉繁复。“过春社了”,“春社”在春分前后,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相传燕子这时候由南方北归,词人只点明节候,让读者自然联想到燕子归来了。此处妙在暗示,有未雨绸缪的朦胧,既节省了文字,又使诗意含蓄蕴藉,调动读者的想象力。“度帘幕中间”,进一步暗示燕子的回归。“去年尘冷”暗示出是旧燕重归及新变化。在大自然一派美好春光里,北归的燕子飞入旧家帘幕,红楼华屋、雕梁藻井依旧,所不同的,空屋无人,满目尘封,不免使燕子感到有些冷落凄情。怎么会有这种变化呢?

    “差池欲住”四句,写双燕欲住而又犹豫的情景。由于燕子离开旧巢有些日子了,“去年尘冷”,好像有些变化,所以要先在帘幕之间“穿”来“度”去,仔细看一看似曾相识的环境。燕子毕竟恋旧巢,于是“差池欲住,试入旧巢相并”。因“欲住”而“试入”,犹豫未决,所以还把“雕梁藻井”仔细相视一番,又“软语商量不定”。小小情事,写得细腻而曲折,象一对小两口居家度日,颇有情趣。沈际飞评这几句词说:“‘欲’字、‘试’字、‘还’字、‘又’字入妙。”(《草堂诗馀正集》)妙就妙在这四个虚字一层又一层地把双燕的心理感情变化栩栩如生地传达出来。

  “软语商量不定”,形容燕语呢喃,传神入妙。“商量不定”,写出了双燕你一句、我一句,亲昵商量的情状。“软语”,其声音之轻细柔和、温情脉脉形象生动,把双燕描绘得就像一对充满柔情密意的情侣。人们常用燕子双栖,比喻夫妻,这种描写是很切合燕侣的特点的。恐正是从诗词的妙写中得到的启发吧!果然,“商量”的结果,这对燕侣决定在这里定居下来了。于是,它们“飘然快拂花销,翠尾分开红影”,在美好的春光中开始了繁忙紧张快活的新生活。

  “芳径,芹泥雨润”,紫燕常用芹泥来筑巢,正因为这里风调雨顺,芹泥也特别润湿,真是安家立业的好地方啊,燕子得其所哉,双双从天空中直冲下来,贴近地面飞着,你追我赶,好像比赛着谁飞得更轻盈漂亮。广阔丰饶的北方又远不止芹泥好,这里花啊柳啊,样样都好,风景是观赏不完的。燕子陶醉了,到处飞游观光,一直玩到天黑了才飞回来。

  “红楼归晚,看足柳昏花暝”,春光多美,而它们的生活又多么快乐、自由、美满。傍晚归来,双栖双息,其乐无穷。可是,这一高兴啊,“便忘了、天涯芳信”。在双燕回归前,一位天涯游子曾托它俩给家人捎一封书信回来,它们全给忘记了!这天外飞来的一笔,出人意料。随着这一转折,便出现了红楼思妇倚栏眺望的画面:“愁损翠黛双蛾,日日画栏独凭”。由于双燕的玩忽害得受书人愁损盼望。

  这结尾两句,似乎离开了通篇所咏的燕子,转而去写红楼思妇了。看似离题,其实不然,这正是词人匠心独到之处。试想词人为什么花了那么多的笔墨,描写燕子徘徊旧巢,欲住还休?对燕子来说,是有感于“去年尘冷”的新变化,实际上这是暗示人去境清,深闺寂寥的人事变化,只是一直没有道破。到了最后,将意思推开一层,融入闺情更有馀韵。

  原来词人描写这双双燕,是意在言先地放在红楼清冷、思妇伤春的环境中来写的,他是用双双燕子形影不离的美满生活,暗暗与思妇“画栏独凭”的寂寞生活相对照;接着他又极写双双燕子尽情游赏大自然的美好风光,暗暗与思妇“愁损翠黛双蛾”的命运相对照。显然,作者对燕子那种自由、愉快、美满的生活的描写,是隐含着某种人生的感慨与寄托的。这种写法,打破宋词题材结构以写人为主体的常规,而以写燕为主,写人为宾;写红楼思妇的愁苦,只是为了反衬双燕的美满生活,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读者自会从燕的幸福想到人的悲剧,不过作者有意留给读者自己去体会罢了。这种写法,因多一层曲折而饶有韵味,因而能更含蓄更深沉地反映人生,煞是别出心裁。但写燕子与人的对照互喻又粘连相接,不即不离,确是咏燕词的绝境。

  作为一首咏物词,《双双燕》获得了前人最高的评价。王士祯说:“咏物至此,人巧极天工错矣!”(《花草蒙拾》)这首词成功地刻画了燕子双栖双宿恩爱羡人的优美形象,把燕子拟人化的同时,描写它们的动态与神情,又处处力求符合燕子的特征,达到了形神俱似的地步,真的把燕子写活了。例如同是写燕子飞翔,就有几种不同姿态。“飘然快拂花梢,翠尾分开红影”,是写燕子在飞行中捕捉昆虫、从花木枝头一掠而过的情状。“飘然”,既写出燕子的轻,但又不是在空中漫无目的地悠然飞翔,而是在捕食,所以又说“快拂花销”。正因为燕子飞行轻捷,体形又小,飞起来那翠尾像一把张开的剪刀掠过“花梢”,就好似“分开红影”了。“爱贴地争飞”,是燕子又一种特有的飞翔姿态,天阴欲雨时,燕子飞得很低。由此可见词人对燕子观察异常细腻,用词非常精刻。词中写燕子衔泥筑巢的习性,写软语呢喃的声音,也无一不肖。“帘幕”、“雕梁藻井”、“芳径”、“芹泥雨润”等等,也都是诗词中常见的描写燕子的常典。“差池欲住”,“差池”二字本出《诗经·邶风·燕燕》:“燕燕于飞,差池其羽。”“芹泥雨润”,“芹泥”出杜甫《徐步》诗:“芹泥随燕嘴”。“便忘了天涯芳信”则是化用南朝梁代江淹《杂体诗·拟李都尉从军》“而我在万里,结发不相见;袖中有短愿寄双飞燕”诗意,反从双燕忘了寄书一面来写。

  这首词刻划双燕,有环奇警迈之长,不愧为咏物词之上品。至于求更深的托喻,则是没有的,有的论者认为,“红楼归晚”四句,有弦外之音隐喻韩侂胄之事,虽可备一说,但总不免穿凿太深,反而损害了这首词深广细致的韵致。

 

 

   6、“爱贴地争飞,竞夸轻俊。红楼归晚,看足柳暗花暝。”见宋·史达祖《双双燕》[过春社了]。这几句大意是:双燕最爱争着贴近地面疾飞,竞相夸耀看谁的姿态轻捷优美。因为贪玩,直到天色很晚才返回红楼上的巢内,一路上看够了暮色笼罩下的红花绿柳。

    这几句不仅写出了双燕轻盈地贴地竞飞的习性,而且运用拟人化手法,赋于双燕以人的心理,表现了燕子贪恋观赏风景以致归晚。特别是“红楼”二句,备受后人称赞,王国维称它有“化工”之妙。

 

 

    7、南宋词人史达祖的《双双燕》,描写了燕子轻盈俊俏的风姿,非常生动:“飘然快拂花梢,翠尾分开红影。”“爱贴地争飞,竞夸轻俊。”刻画十分细腻。但是,燕子之所以逗人喜爱,不仅是它们的轻盈体态和喃喃燕语,能为人们的生活增添情趣。更重要的是,它们能在空中兜捕飞虫,是着名的捕虫能手。一对燕子每年育雏两次,在育雏期间燕子倍加辛苦,每天得往返飞行180多次。燕子的嘴喙短而开阔,张开时很象一个捕虫的小网兜,加上它飞行时轻快迅速,所以捕虫的本领极高。燕子捕食的害虫主要是蚊、蝇、蚜虫和螟蛾等。有人计算过,一只小燕子一天能吃掉蚊、蝇7000多只,一只燕子一个夏天吃掉的害虫至少有几十万只。它们为保护庄稼,默默无闻地辛勤工作。农谚中说:“燕子田野飞,五谷堆成堆。”难怪人们称赞燕子是不计报酬,不讲条件的义务“植保员”

     燕子还是个优秀的气象预报员。“燕低飞,蓑衣披”。每当下雨前夕,由于气压变化和空气中水量增加,昆虫低飞,此时燕子就张开扁阔的大嘴巴,贴着地面低飞,来回兜捕昆虫。人们看到位燕子低飞时,出外便要准备雨具了

 

 

   8、有了新居,燕子的情绪好多了。低低地飞出飞进,唧唧呢喃软语,使你不能不想起那些古代诗人美好的诗句来:“飘然快拂花梢,翠尾分开红影”;“芳径。芹泥雨润,爱贴地争飞,竞夸轻俊。”(宋·史达祖《双飞燕》)  

 

 

   9、将要下雨时,燕子爱贴地争飞,竞夸轻俊,贴地群飞的情景。争字则把这种无意之作,变成了有意为之,因而也变得趣味横生了。而竞夸轻俊,则使它们象是一群可爱的孩童,追逐于草坪之上,喊叫着、欢笑着欢乐之极,可爱之极。傍晚,赏够了朦胧的景物,才依依不舍地回巢。因为太欢乐了,便将双燕传书的事忘于九霄云外,因此日日愁倚危楼,望穿双眼。由景而情转换自然。此词终以情结。

    “这首诗成功地刻画了燕子的优美形象,把燕子拟人化的同时,描写的动态与神情,又处处力求符合燕子的特征,以至神形俱似的地步,真的把燕子写活了”。

 

 

   10、阳光下,三月在流动,原野蹲伏在蓝天下静听鸟语,若有所思。缓缓的,你从花下走来,轻扣我的心门,一支画笔轻点绦唇,让一段小欢喜在三月的熏香里摇曳,丰硕又透明。此时,芳径芹泥正软,有双双燕贴地争飞,竞夸轻俊。桃花就在我们身边粉粉嫩嫩、密密匝匝的挤成一片,嬉闹不止。

   一阵清风过,是谁将情感的木坎坎而伐,让木绡肆无忌惮地飞,仿佛诗词一韵压过一韵?看,爱情的斧子落在哪里,哪里就断裂开花,砍出我的蒹葭我的扶桑我的桃夭,还有我的水湄和三月。

   这时,是什么声音像一串欢快的音符轻轻绕过身前?又是什么光芒如闪亮的丝绸同湛蓝的天空遥相呼应?我稍一低头,一条蜿蜒的小河就奔向前来,细白的浪花奏出动人的旋律,每一条波纹都是一根轻柔的弦。一些花瓣随风落入水中,随着流水奔跑、嬉戏,分不清是花恋水,还是流水恋着花朵。而我不看水,不望云,只是恋着你,一如恋上桃花。

 

 

    11、令人艳羡的又何止于此——芳香弥漫的乡间小路,雨润下的春泥柔软之极。这小径成了双燕一展身姿的赛道。它们既是生活中的伴侣,也是事业上的竞争者,飞翔是它们的本能,是它们赖以生存的本领,还是它们的休闲娱乐项目,更是它们的工作。各就位,预备——飞!什么是灵巧,什么是速度,什么是激情,就请看我们的表演吧。“爱贴地争飞,竞夸轻俊”。一句真是形神皆备,堪称神来之笔。

     其实我更喜欢那种纯粹对双燕的描写,我很不喜欢将这样一首本是清新明快的好词又转于闺怨词中。人生的愁苦与孤寂,本无需在此说得一清二楚。生于凡世尘俗中的人们,读了这首词,总会从那贴地争飞竞夸轻俊的双燕身上找到感慨与寄托的。

 

 

   12、现在国内外很多人议论中国的教育方式,说中国的教育教出的孩子,没有西方教育教出的孩子有竞争力,中国应该按照西方的教育方式教学。我个人不敢苟同这种观点。

    中国的教育方式,使得学生的基础比较扎实,这是大多数人所认同的。而西方的教育方式,学生一般比较能够快速适应社会。的确,中国教育注重打基础,个人想要成长为参天大树,就要把跟深扎在地下。西方则比较注重能力,从小树苗开始就让它接受风吹雨打的锻炼。我倒不认为我们的教育方式有很大的缺陷。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基础当然很重要。如果说要能力,等到孩子长到一定的年龄,离踏入社会比较近的时候,再断奶。让孩子加强适应性训练,接受人生的考验,社会的挑战,这个时候,并不太迟,这样的孩子长大后也能适应社会。而且因为基础打的牢固,谁又能说长期看来,不比西方的孩子更有竞争力呢?再说中国的现代教育比西方起步的晚得多,社会发达程度也比不上西方发达国家,这样拿竞争力做比,难道合适吗?

      正如雨燕减肥一样,如果在它还没有羽翼丰满的时候,就让它控制饮食,加强锻炼,可能很难使雨燕长大,而且导致雨燕饿死也是可能的。也正如火箭发射卫星,火箭是有助推器的。助推器在卫星升空之前,一直增加卫星的动力,最后才能使卫星获得足够的动力,飞上预定轨道。如果卫星没有获得足够的动力之前就把助推器甩掉,或者根本不要助推器,则很难把卫星送上遥远的轨道。

  雨燕没有长到达足够的大,足够的肥,就让它减肥,则雨燕成功展翅飞翔的机会也不会很大。雨燕想要展翅飞翔,先长胖,然后再减肥就能做到。如果不长胖,恐怕也会推迟展翅飞翔的时间,或者降低它生存的几率;另一方面,也要让它在适当时候减肥,时机选择不对,或者根本不减肥,雨燕也是不可能展翅飞翔的。

  突然想起来,宋词里面有首词写道雨燕的句子,“倏然巧拂花梢,翠尾分开红影”,“爱贴地争飞,竞夸轻俊”。有一天,相信我们也都能象那只减肥的雨燕一样,在世界的广阔天地里,竞夸轻俊。

2013-09-10 21:12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专家大学思想启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鹤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并曾化名蔡振、周子余,浙江绍兴山阴县(今绍兴县)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晚清改革家强权人物
袁世凯(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号容庵,河南项城人,故又称袁项城,清末民初的军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统的领袖。袁世凯出生於清咸丰九年八月二十日(....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