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专题
字体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庄灿煌的博客     阅读传统中文版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译文] 今晚可能会下大雪,你能否来与我一醉方休?

  [出典]  白居易  《问刘十九》

  注:

   1 、 《问刘十九》 白居易 

     绿蚁新醅酒, 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2、注释:

     刘十九:刘十九是作者在江州时的朋友。

     绿蚁:指浮在新酿的没有过滤的米酒上的绿色泡沫。酒未滤清时,酒面浮起酒渣,色微绿,细如蚁,称为“绿蚁”。

     醅(pēi):没有过滤的酒。

     无:相当于“吗”、“否”等问词。

 

   3、译文1:

    新酿的米酒,色绿香浓;

  小小红泥炉,烧得殷红。

  天快黑了,大雪要来啦……

  能否共饮一杯否?老兄!

    译文2:

    新醅酒,酒味浓。

    小火炉,炉火红。

    天欲雪,晚来风。

    能枉驾,饮一盅?

    译文3:

     刚酿好了绿蚁米酒,炭火也烧热了红泥小炉。今晚可能会下大雪,你能否来与我一醉方休?

    译文4:

    我有刚酿成还没有过滤的绿蚁酒,正暖在红泥抹成的小火炉上。天快黑了,一场雪马上就要飘洒下来,此时你能来和我共饮一杯酒吗?

   4、白居易生平见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5、 这首诗可以说是邀请朋友前来小饮的劝酒词。给友人备下的酒,当然是可以使对方致醉的,但这首诗本身却是比酒还要醇浓。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酒是新酿的酒(未滤清时,酒面浮起酒渣,色微绿,细如蚁,称为“绿蚁”),炉火又正烧得通红。这新酒红火,大约已经摆在席上了,泥炉既小巧又朴素,嫣红的火,映着浮动泡沫的绿酒,是那样地诱人,那样地叫人口馋,正宜于跟一二挚友小饮一场。

  酒,是如此吸引人。但备下这酒与炉火,却又与天气有关。“晚来天欲雪”── 一场暮雪眼看就要飘洒下来。可以想见,彼时森森的寒意阵阵向人袭来,自然免不了引起人们对酒的渴望。而且天色已晚,有闲可乘,除了围炉对酒,还有什么更适合于消度这欲雪的黄昏呢?

  酒和朋友在生活中似乎是结了缘的。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所谓“独酌无相亲”,说明酒还要加上知己,才能使生活更富有情味。杜甫的《对雪》有“无人竭浮蚁,有待至昏鸦”之句,为有酒无朋感慨系之。白居易在这里,也是雪中对酒而有所待,不过所待的朋友不象杜甫彼时那样茫然,而是可以招之即来的。他向刘十九发问:“能饮一杯无?”这是生活中那惬心的一幕经过充分酝酿,已准备就绪,只待给它拉开帷布了。

  诗写得很有诱惑力。对于刘十九来说,除了那泥炉、新酒和天气之外,白居易的那种深情,那种渴望把酒共饮所表现出的友谊,当是更令人神往和心醉的。生活在这里显示了除物质的因素外,还包含着动人的精神因素。

  诗从开门见山地点出酒的同时,就一层层地进行渲染,但并不因为渲染,不再留有余味,相反地仍然极富有包蕴。读了末句“能饮一杯无”,可以想象,刘十九在接到白居易的诗之后,一定会立刻命驾前往。于是,两位朋友围着火炉,“忘形到尔汝”地斟起新酿的酒来。也许室外真的下起雪来,但室内却是那样温暖、明亮。生活在这一刹那间泛起了玫瑰色,发出了甜美和谐的旋律……这些,是诗自然留给人们的联想。由于既有所渲染,又简炼含蓄,所以不仅富有诱惑力,而且耐人寻味。它不是使人微醺的薄酒,而是醇醪,可以使人真正身心俱醉的。  (余恕诚)

 

   6、诗意在描写雪天邀友小饮御寒,促膝夜话。诗中蕴含生活气息,不加任何雕琢,信手拈来,遂成妙章。语言平淡而情味盎然。细细品味,胜于醇酒,令人身心俱醉。给友人备下的酒,当然是可以使对方致醉的,但这首诗本身却是比酒还要醇浓。

  诗从开门见山地点出酒的同时,就一层层地进行渲染,但并不因为渲染,不再留有余味,相反地仍然极富有包蕴。读了末句“能饮一杯无”,可以想象,刘十九在接到白居易的诗之后,一定会立刻命驾前往。于是,两位朋友围着火炉,“忘形到尔汝”地斟起新酿的酒来。也许室外真的下起雪来,但室内却是那样温暖、明亮。生活在这一刹那间泛起了玫瑰色,发出了甜美和谐的旋律……这些,是诗自然留给人们的联想。由于既有所渲染,又简炼含蓄,所以不仅富有诱惑力,而且耐人寻味。它不是使人微醺的薄酒,而是醇醪,可以使人真正身心俱醉的。

 

   7、刘十九是诗人在江州任司马时结交的朋友。诗人另有《同刘十九同宿》一诗,说他是嵩阳处士。此诗题目是《问刘十九》,如同在朋友面前叙谈家常一样,对他的朋友说,我有刚酿好还未滤过的美酒,正放在红泥抹的小火炉上温着。天黑了,看来要下雪,我想饮酒取暖,你能陪我喝一杯吗?诗人以极朴素的语言描写眼前极简单的景物,希望朋友天寒欲雪时能来烤火饮酒,叙谈友情。平平淡淡的几句话,却极富感情,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

  雪天饮酒对于多愁善感又带有几分洒脱旷放的诗人来说,无异于人生一大乐事。一来雪天较清静,可免却闲人打扰之烦;二者雪天寒冷,而酒性发热,饮酒可驱除寒冷之忧。再说还可以借品酒之际,来欣赏纷纷扬扬的大雪呢!所以虽是“红泥小火炉”、“天欲雪”几个极简单的景物,却在朴素的语言中包含着丰富的审美意蕴。

 

   8、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我家新酿的米酒还未过滤,酒面上泛起一层绿渣,香气扑鼻。烫酒用的小火炉,也已准备好了,是用红泥烧制成的。“绿蚁”,是指新酿的米酒,在未过滤时,酒液面上浮有一层酒渣,色微绿,细如蚁,故称为“绿蚁”。“醅”,是指没有滤过的酒。

    这两句以“绿蚁”、“红泥”相对列出,色彩的配合极为鲜艳明丽,首先给人以赏心悦目之感。酒是新酿的,迫不及待地等人共品。红泥做的小火炉,小巧又朴素;炉火旺旺的,既可取暖,又可温酒。这真挚的情意真是比酒还淳厚。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天色阴沉,看样子晚上要下雪,你能来我这里共饮一杯吗?“天欲雪”,说明天气正当寒冷。此时,与朋友围炉对酒、促膝夜话,不失为人生一大乐趣。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喝酒,讲究的是“兴”;酒中,又寄托着情。这两句正好道出酒中真趣,洋溢着美好人情。

    “晚来”,就是晚上。“来”,是语助词。“雪”,即下雪,此处用作动词。“无”,是表疑问的语气词,相当于“否”、“么”。俞陛云《诗境浅说续编》评价说:“末句之‘无’字,妙作问语;千载下,如闻声口也。”

 

    评 解

    这是一首五言绝句,作为篇幅和字数最少的一种诗体,如何以少纳多,是最值得作者和读者考量的问题。此诗堪称典范。全诗简练含蓄,轻松洒脱,而其间脉络十分清晰。从层次上看,首句先出酒,二句再示温酒之具,三句又说寒天饮酒最好,末句问对方能否来共饮,而且又点破诗题中的“问”字。从关系上看,首末句相呼应,二三句相承递。诗句之间,意脉相通,一气贯之。

    诗作从日常生活中的一个侧面落笔,以如叙家常的语气,朴素亲切的语言,富于生活气息的情趣,不加雕琢地写出了朋友间恳诚亲密的关系。《唐诗三百首》评价说:“信手拈来,都成妙谛。诗家三昧,如是如是。”《唐诗评注读本》:“用土语不见俗,乃是点铁成金手段。”

 

   9、 谁能在酒酿成熟的时候第一个想到朋友?谁能在风寒雪飘的时候第一个想到朋友?谁又能在温热暖和的火炉旁第一个想到朋友?白居易,便是其中的一位。中唐这个热情似火,心细如发的大诗人,在冰封雪冻的冬天为朋友也为千百年后的我们捧出一颗火热的心,照亮了朋友的眼睛,温暖了朋友的心灵,于是,我们也和白居易的朋友刘十九一样,风雨人生路不再寒冷,不再孤寂。诗歌这样写道:“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全诗描写诗人在一个风雪飘飞的傍晚邀请朋友前来喝酒,共叙衷肠的情景,没有深远寄托,没有华丽辞藻,字里行间却洋溢着热烈欢快的色调和温馨炽热的情谊,让人感受到温暖如春的诗情。寥寥二十字,温暖的诗情从何而来呢? 

  首先是意象的精心选择和巧妙安排。全诗表情达意主要靠三个意象(新酒、火炉、暮雪)的组合来完成。“绿蚁新醅酒”,开门见山点出新酒,由于酒是新近酿好的,未经过虑,酒面泛起酒渣泡沫,颜色微绿,细小如蚁,故称“绿蚁”。诗歌首句描绘家酒的新熟淡绿和浑浊粗糙,极易引发人们的联想,我们仿佛已经看到了那芳香扑鼻,甘甜可口的米酒。次句“红泥小火炉”,粗拙小巧的火炉朴素温馨,炉火正烧得通红,诗人围炉而坐,熊熊火光照亮了暮色降临的屋子,照亮了浮动着绿色泡沫的家酒,也照亮光诗人怦然而动的心!“红泥小火炉”对饮酒环境起到了渲染色彩,烘托气氛的作用。酒已经很诱人了,而炉火又增添了温暖的情调。诗歌一、二两句选用“家酒”和“小火炉”两个极具生发性和暗示性的意象,容易唤起人们对质朴地道的农村生活的情境联想,我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居住农村时的生活体验:每到逢年过节,一家人总是围着火炉,坐成一个圈,火炉上架着一口小铁锅,锅里盛满了好吃的荤菜。炉下火光熊熊,炉上热气腾腾。火铺上放着几个小酒杯和一壶温过几回的米酒,年长的就喝酒,年幼的就大块吃肉。一家人吃吃喝喝,谈天说地,气氛好不热闹!这种情境至今回想起来还令人感到兴味无穷!“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在这样一个风寒雪飞的冬天里,在这样一个暮色苍茫的空闲时刻,邀请老朋友来饮酒叙旧,更可见出诗人那种浓浓的情谊。“雪”这一意象的安排勾勒出朋友相聚畅饮的阔大背景,寒风瑟瑟,大雪飘飘,让人感到冷彻肌肤的凄寒,越是如此,就越能反衬出火炉的炽热和友情的珍贵。“家酒”、“小火炉”和“暮雪”三个意象分割开来,孤立地看,索然寡味,神韵了无,但是当这三个意象被白居易纳入这首充满诗意情境的整体组织结构中时,我们就会感受到一种不属于单个意象而决定于整体组织的气韵、境界和情味。寒冬腊月,暮色苍茫,风雪大作,家酒新熟、炉火已生,只待朋友的早点到来,三个意象连缀起来构成一幅有声有色、有形有态、有情有意的图画,其间流溢出友情的融融暖意和人性的阵阵芳香。千百年前的那个冬天,那个夜晚,那小火炉旁,诞生了一个多么美好的友谊神话啊! 

  其次是色彩的合理搭配。诗画想通贵在情意相契,诗人虽然不能像雕塑家、画家那样直观地再现色彩,但是可以通过富有创意的语言运用,唤起读者相应的联想和情绪体验。这首小诗在色彩的配置上很有特色的,清新朴实,温热明丽,给读者一种身临其境、悦目怡神之感。诗歌首句“绿蚁”二字绘酒色摹酒状,酒色流香,令人啧啧称美,酒态活现让人心向“目”往。次句中的“红”字犹如冬天里的一把火,温暖了人们的身子,也温热了人们的心窝。“火”字让人想象得到炭火熊熊、光影跃动的情境,更是能够给寒冬里的人们增加无限的热量。“红”“绿”相映,色味兼香,气氛热烈,情调欢快。第三句中不用摹色词语,但“晚”“雪”两字告诉我们黑色的夜幕已经降落,而纷纷扬扬的白雪即将到来。在风雪黑夜的无边背景下,小屋内的“绿”酒“红”炉和谐配置,异常醒目,也格外温暖。 

  最后是结尾问句的运用。“能饮一杯无”,轻言细语,问寒问暖,贴近心窝,溢满真情。用这样的口语入诗收尾,既增加了全诗的韵味,使其具有空灵摇曳之美,余音袅袅之妙;又创设情境,给讯者留下无尽的想象空间。我们会问:是特意准备新熟家酿招待朋友,还是偶尔想借此驱赶孤居的冷寂凄凉?是风雪之夜想起朋友的冷暖,还是平日里朋友之间常来常往?……我们也会看到:在温暖、明亮的室内,诗人围炉而坐,持书而待;外面天幕低垂,层云堆积,一时朔风大起,残叶落地,飘飘洒洒的雪花紧随而至……忽然,一袭青衫从远而近,长剑斜倚,漫吟而至。于是两位好友举杯共饮,畅叙旧情,顿时,酒香笑语充满小屋……凡此种种,多姿多彩,“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同的读者可以根据各自不同的生活经历和人生体验想象出各种奇妙的生活画面来,但是永远无法找到一种最标准,最切近白居易生活境况的画面。白居易就是这样高明,在似与不似之间让读者沉吟玩味,想入非非,这或许就是“空白”的艺术魅力吧。 

  诗作从日常生活中的一个侧面落笔,以如叙家常的语气,朴素亲切的语言,富于生活气息的情趣,不加雕琢地写出了朋友间恳诚亲密的关系。《唐诗三百首》评价说:“信手拈来,都成妙谛。诗家三昧,如是如是。”《唐诗评注读本》:“用土语不见俗,乃是点铁成金手段。”

  通览全诗,语浅情深,言短味长。白居易善于在生活中发现诗情,从冬天里寻找春天,在别人看来司空见惯的生活琐事,经白居易诗心慧眼的烛照、点化,便升华为一种极富人性光芒的艺术资源。白居易用眼睛去发现生活中的美好,用心灵去提炼生活中的诗意,用诗歌去反映人性中的春晖,这首质朴动情的小诗或许就是诗人心灵发光发热的产物吧。

 

   10、白乐天多乐诗,二千八百首中,饮酒者八百首。可见白乐天爱酒之深。时人也多有爱酒者,只是少了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的惬意舒心,多了尔虞我诈、阿谀奉承的虚情假意,这应酬谈不上“饮”而实为“喝”,“饮”者多豪迈,“喝”者无真情。虽极为厌倦这样的应承,无奈,你我生活在现实有诸多的欲罢不能;更没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闲适雅兴和静对人生的豁达开朗。三两知己偷闲小坐浅饮几杯拉拉家常已属不易。

    酒,是要遇知音方可“酒逢知己千杯少”,如非侧 “话不投机半句多”。独酌美酒纵是“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看似自得其乐内心却仍难免落寞孤寂。孑然一身“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也只待“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独自销魂而已。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把酒言欢,共忆当年的,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会须一饮三百杯”“与尔同销万古愁”的。有些事说给懂你的人听会有种知遇之感,使人感激,而说给不懂你的人听怕也只是“对牛弹琴”独自凭添愁苦。酒,是要对特定的人方可合饮,才有“花下鞍马游,雪中杯酒欢”的欢愉、“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离别伤感、“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开君一壶酒,细酌对春风”的雅兴与洒脱……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无论是问者,还是听者,真是生活中最惬心的一幕。邀请与被邀请,都让人身心俱醉。 

 

   11、“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首小诗却不知醉了古今多少性情中人,千载之下,每一读过,仍然可以品味出其中那历久弥新,经久不衰的醇香呀。

    朋友未必一定是为对方做许多许多事的那种,未必一定是“托六尺孤”的那种,有时,能心贴心地谈一谈就很好,很好。

    我的朋友,在心灵飘风、飘雨、飘雪的日子里,你也能来陪我喝一杯酒、一杯茶吗?那时,我是否也可以问你一句:“能饮一杯无?”

 

   12、雪有德,酒也有德,雪的德是其率性,酒的德在其无私。而雪和酒便是绝配。所以,赏雪需要率性,饮酒也需要无私。那些为名缰利锁所累的人,只会抱怨“风雪夜归人”的惆怅和“举杯消愁愁更愁”的凄惨。生命是惟一的。但惟一不代表意义。生命的可贵还在于能在需要速度的时候快起来,在需要悠闲的时候慢下来,快时“不待扬鞭自奋蹄”,慢时约三、五知己赏雪、饮酒,也是对生命的一点酬谢和安慰。能时时从路线清晰、目的明确的跑道上斜冲一下,创造一些可能和奇迹,那需要一种生活的智慧、情趣和勇气。此时,不完美即是完美。这才是生命值得咀嚼和回味的地方。
  
  我的朋友,我的知己“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锦瑟五十弦0255

 

   12、 幼时爱作惊人语,动辄“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后来呢?狼狈得行迹皆脱,是“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现在么只爱眯着眼睛装醉了:“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饮一杯吧。

 

   13、“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白居易这首清淡隽永的小诗再次回旋心头挥之不去。家人好友,炉火辉映,暮色酝雪,把酒言欢。这些生活中曾经最平淡的时刻,什么时候竟都成了诗意的想像,可望而不可及?生活的车轮轰隆隆推动着岁月急速地流逝,当碌碌奔波的我们偷空回首时,这样家常温馨的场景,已渐行渐远渐成诗。

   人生,火里来、水里去,不过是希望有一天,能有一个人对你温柔地说:“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14、在屋里默然而坐,一杯浓茶早就酽酽地泡好。展卷闲读的当儿,竟情不不禁想起白香山的几句诗:“绿蚁新醅酒, 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想今夜雪花飞舞,冷冬的屋里却热气腾腾。良宵小酌,一定是别有风味的。绿蚁新酒,红泥火炉,缺少的只是可以同饮同醉的人。想每日为了生计,脚步匆匆,少有闲暇静坐享受如此温馨;朋友也是日渐疏离,即使有心同聚,也是一个忙字绊住。美景当前,心绪翩然,会有何人,与我消此良夜?

    只是,今夜风雪归人,凭谁问: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15、斟一杯红酒, 听一首优雅的音乐,尤其是古琴类,那充满古典的旋律回荡在屋子里,带着古老和沧桑的味道,很能让人沉浸其中.有种思想飘渺起来的感觉,此时的思绪似乎可以神接古人。这时打开自己喜欢的诗词页,慢慢的品读,空气里飘逸着淡淡的酒香,似乎是花的香味,果的甘甜,在空气中与诗词慢慢的,微微的酝酿着,浅浅地品上一口,酸酸的,甜甜的,还有微微的苦涩,从舌尖,舌面,舌根一直弥漫到喉咙深处,有种快乐的感觉在身心升腾起来。

    喝红酒的时候,尤其适合读诗,红酒必须慢慢的品味,诗词也需要用心细细地体会,于是酒的甘醇和诗的韵味融会在一起,这种感受别有一番滋味。

    红酒是慢慢的醉,当轻微的醉意浮上来,就可以敞开心扉与自己喜欢的诗人对酌,让自己走进他们的精神世界。品曹操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感慨,“何以解忧,惟有杜康”的无奈;

   赏诗仙“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奋进;“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值万钱”的豪气;“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的真情;

    感念陶渊明避开人世的喧嚣,酣畅淋漓地痛饮,然后全然睡去,待他醒来,领悟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奇趣;“携将酒去,载得诗归”,真乃一代诗风,一代酒豪的豪气; 

    感受白居易的“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的温暖;
    沉湎于柳永的“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的缠绵;
    细品易安的“三杯两盏薄酒怎敌他晚来风急”的孤寂和悲苦;
    流连于东坡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豪放洒脱…… 

    中国几千年的灿烂文化,是用酒酝酿出来的,随时都弥漫着酒的醇香与气节。 读诗时品酒,仿佛和众多的大文豪对酌,纵使未曾谋面,却有伴诗朋酒侣的共鸣,也有共赏高山流水的灵犀,有如酒逢知己,恨不能痛饮千杯……

  酒里那绵长悠远醇厚的味道,让人联想起哲人深思熟虑的思想,充实,厚重而又未见岁月的沧桑。也会让人想到少妇经时间打造的高贵从容的气度,成熟,雍容而又不张扬……

    感官徜徉于诗酒中,心灵沉浸于微醉里,耳边没有了尘世的喧嚣,在半梦半醒之间,豁然感觉自己也可以笑对春风秋月,坐看云起,好不从容。带着微醉和诗词的意境的入梦,梦中亦飘着诗的情结和酒的幽香.
   
    欧阳修曰:"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那独酌之意不在酒,在乎品味人生之艺术也。

 

2013-09-10 21:09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义思想大师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学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识浓厚,慕顾炎武的为人行事而改名为绦,号太炎。中国浙江余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学家,朴....
学贯中西品读东西文化
林语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国文学家、发明家。福建省龙溪(现为漳州市平和县)坂仔镇人,乳名和乐,名玉堂,後改为语堂。美国哈佛大学比较文学硕士....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