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专题
字体    

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庄灿煌的博客     阅读传统中文版

 
      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译文]   皎洁的月亮不明白离别之苦,斜光穿过红红的门户照到床前。

   [出典]    晏殊   《鹊踏枝》

     注:

     1、《鹊踏枝》  晏殊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2、注释:

    《鹊踏枝》:即《蝶恋花》。 又名《黄金缕》、《凤栖梧》、《卷珠帘》、《一箩金》。其词牌始于宋。

  槛:栏杆。

  罗幕:丝罗的帷幕,富贵人家所用。

  朱户:犹言朱门,指大户人家。

  彩笺:古人用来题写诗词的精致美丽的纸。这里代指题诗。

  尺素:书信的代称。古人写信用素绢,通常长约一尺,故称尺素,语出《古诗》“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 后来作为书信的代称。

 

     3、译文1:

    栏杆外的菊花笼罩着一层愁烟,兰花哭泣的泪珠结成了露水,罗幕间透着缕缕轻寒,燕子双双飞去。皎洁的月亮不明白离别之苦,斜光穿过红红的门户照到床前。

    昨夜西风凛冽,碧树凋零,我独自登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想给心上人寄封信,可是高山连绵,碧水无尽,不知道我的心上人在哪里。

    译文2:

    围栏里薄雾笼罩着菊花,显得心情压抑;兰草上沾着露水,仿佛在伤心地哭泣。轻风吹动帘幕,感到一丝寒气,只见一对燕子向远方飞去。清明的月亮不懂得分离的伤痛,月光斜洒进房中,一直到天明。

    西风吹了一夜,碧绿的叶子开始衰落。我独自登上高楼远望,远方的道路伸展蔓延。真想给思念的人寄一封书信,可山高路远,水路漫长,谁知道该寄到什么地方呢?

   译文3:

   庭院里的菊花笼罩在雾气里,像是郁郁含愁;兰花也仿佛在朝露中饮泣。挂着丝罗帷帘的屋子里有寒气透过,筑巢屋梁上的燕子成双成对地联翩飞去。明月啊,你不了解人间离愁别恨之苦,还把你的银辉,从晚间到清晓,斜射进我朱漆的窗户。

   昨晚刮了一夜的西风,把树上碧绿的叶子吹得光秃秃。清晨起来,我独上高楼,凭栏眺望,望断天涯路。情郎啊,要给你寄上一封彩笺写成的情书,可山长水阔,路途遥远,你今又在何处?

   译文4:

   清晨栏杆外的菊花笼罩着一层愁惨的烟雾,兰花沾上露水似乎是饮泣的泪珠,罗幕之间透露着缕缕轻寒,燕子双飞走离开了。皎洁的月亮不熟悉离别之苦,斜斜的银辉直到破晓都照入大户人家。

  昨夜西风猛烈,凋零了绿树,我独自登上高楼,望尽了天涯路。想给我的心上人寄封信,可是高山连绵,碧水无尽,又不知道我的心上人在何处。

 

   4、晏殊的生平见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和  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郦一两声,日长飞絮轻。

 

   5、庭园中,秋菊蒙着淡淡的烟霭,似在脉脉含愁。香兰沾着晶莹的露珠,似在轻轻啜泣。兰、菊皆着愁之色彩,则主人公是愁中观物,不言而喻。室内罗幕不御轻寒,双燕早已飞去,则主人公单寒落寞,可以体会。偏是那明月不解离人正苦,彻夜到晓把清辉投进朱户,惹得主人公彻夜失眠,离愁别恨更加深重。上片用比兴之笑,层层写出主人公用情之忠实深厚。

   下片另拓词境。主人公登楼望远,但见西风过后,碧树凋零,这情景正象喻爱情横遭摧残。主人公心中的无限悲凉,遍布于天地之间。他把无尽的情思怨慕,写进了彩笺尺素,欲寄与离散远方的佳人,可是望尽天涯,山长水阔,却不知佳人何处!主人公之希冀求索,亦伸延于天地这间矣。

  全词深于气象,后片尤觉悲壮。联系到晏殊晚年不得于君,贬放外郡,似是托意闺帷而自诉其心曲吧。至于王国维以“昨夜”三句描述古今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的第一境界,乃借题发挥。盖因其探幽索赜于微茫旷远之境,与学术研究有相通之处吧!

 

    6、“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恨”字有的版本作“别”)。是说天上的明月它不知道我们和相爱之人离别以后的这种离愁别恨的痛苦。苏东坡也曾有词句说“何事偏向别时圆”!为什么人在分别,你偏偏团圆,更增加我的离愁别恨。“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月亮慢慢地西斜,它的光线从朱红色的门穿照进来,我一夜无眠,看到月光从深夜直到天明。

 

    7、在学生“外语六级汉语一级”的现状下,语文老师更要让文言、文化薪火相传。

    视野之内,无处不诗意。每一粒汉字都是一句诗,用“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去解读“间”字;用“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去诠释“朝”字。一竹一鸟,一草一木都能涌起诗兴,东日北门那隐喻感恩的喷泉,食堂门前那两株怒放的海棠,那对称均衡的极富汉民族建筑美学特征的清雅校舍,都有强烈的感发力量,随时都在呼唤他心中的诗意。不淹留现实生活的逼仄空间,百忙中总有一脉灵思在心中荡漾,时时漾出水纹滋养外物。当他倚廊而立,远眺他方的时候,整个背影都诗化了,他成了一首气韵万千的唐诗,一阕仄仄平平的宋词。

 

   8、一部词史即一部月史,无月不成词,词人皆爱月。月为阴柔之象,最宜入词。月者,实为词之最佳意象,几无一词人不善咏月也。试举各家名句如下:李太白“秦娥梦断秦楼月”、韦端己“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冯正中“月影下重檐,轻风花满帘”、李后主“无言独上西楼,月楼钩”、晏同叔“明月不谙离恨苦”、晏小山“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张子野“云破月来花弄影”、柳耆卿“杨柳岸晓风残月”、周美成“见隐隐云边新月白”、李易安“感月吟风多少事”、苏东坡“明月几时有”、秦少游“雾失楼台,月迷津渡”、辛幼安“谁与我,共明月”、姜白石“淮南皓月冷千里”、吴梦窗“丁东敲断,弄晴月白”。

 

    9、这静静的月华不谙世人痴心一片和离恨之苦,照着你无眠的轩窗,月光浸满了忧伤,拨动着醒里、梦里、醉里的相思,月时圆,梦难全。
经年别,心痛彻,一点相思几时绝!
孤独的影子被月光拉得细长细长,而你在等待与思念之间细数着寂寞星辰,数着落落芳华。辗转无寐后的清晨,独倚西楼高处。看一夜西风之后,碧云天,黄叶地,际天极地,霜色连天,秋色浓郁,不胜寒。晓风渐紧,落黄的思绪,翻飞在菊影渐疏处,把轻呼柔唤的声音,传送。
多少回,泪漫帘珠,愁万里。多少回,悲雁南归,声声泣。多少回,寻音问取垂杨路,望断天涯无觅处。试问红颜,知否相思意?你曾说,午夜中秋时,会赴我的挽袖之约,在风里落花的青街石巷青,你我把酒临窗。于是,在月色淡淡的夜晚,静寂独坐时,你折一缕清柔的月色为笔,写水流云散,写缱绻如海,悄把幽怀细捻。
一寸牵思千万绪,寄语诗笺,远山重水,化做唏嘘句。落寞红尘,流水空荡,思念的花朵,春夏秋冬固执地开着,一个空守春兰秋菊的人儿,在深深浅浅的忧愁里,丈量着山长水阔的红尘。燃心灯千盏,在等那在水之湄,碧草苍苍间的佳人。依旧是,槛菊愁烟兰泣露;依旧是,碧海青天夜夜心!


 

   10、萦绕千年的景致,独领风骚的年华。婉转、悠扬、飘荡,只留下那丝毫的温存记忆。

  风花雪月中,柳暗花明时。满怀爱与恨的惆怅,有利于那青青的石板上,踏过岁月,抚平记忆,只把那充满神秘的茶马古道藏于梦中。情感交织着升华,无奈磨灭着消失。荡漾着的只有似水的年华。清澈透明的空气中,感受不到丝毫杂质。丝丝缕缕都如此干净明亮。不经意间,就从指尖滑过,不曾等你去享受。美妙的心境伴着些许忧伤,游离在心上。可谓“能状难写之境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

  雨后天晓,露烟凄迷,芳草如茵,嫩色相照,潺潺流水,流不尽往日的哀愁;滴滴甘泉,道不出今昔的灿烂。翠叶藏莺,珠帘隔燕。行走在竹林中,探访青青的竹笋,揭开自然那神秘的面纱。寻找幽幽的青草,叩开万物那多情的心灵,轻轻摇着船桨飘摇在湖面上,泛起层层水花,微微散开。清爽的风儿陪伴左右,阵阵悠扬的笛声穿过竹林,飘向远方。攀上古桥,看着水中嬉戏的鱼儿发呆。波澜中刻出的,仿佛是岁月的道道伤痕。

  辽阔的空旷的山谷中,有那新鲜的绿色,显现出无穷的生机。环绕的群山丝毫挡不住它的美丽。如果说江南水乡充满的是柔情,是妩媚,那么这里则多了一份自然的狂野。山谷中响起的是生命的回音,时时敲打着我的心扉。山崖上生长的是不羁的灵魂,刻刻改变着我的信念。山涧里流动的是炽热的血液,次次点燃着我的热血。婉转的曲调被风传到山谷的每个角落,这是来自心底的歌声。

  乡间小道中,重温那情意绵绵的年代,爱与希望同在,泪与失败共别,信念永驻人间。袅袅炊烟捎去的是对游子的思念,朵朵花开绽放的是成功的笑脸。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月夜,悄悄地来了,皎洁的月光轻轻的洒向地面,此时无须多语言,只可“一樽还掳江月”。

 

    11、伊人月下,独伴红妆,不知伊人为谁伤?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纤纤玉手,遮不住暗恨离伤。清晰的脸庞,在泪眼中渐变模糊的丽影,水波荡漾,浮起落寞的繁华。
  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月朦胧,迷离扑朔,不能触摸的幻影,霎时沉没。于皓月之下,采撷一粒相思种,于东风之中,抛下万古情痴愁。你可知,年岁如水,寂寥成歌?
  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满腹心事欲诉谁,唯有笔端寄情思。飘香的文字,洒满你炽热的真情;欲穿的泪眼,在笔稍停留。点点心酸,寥寥心语,暗暗情诗。你可知,馨香虚渺,寂寞三叠? 作者:舒晴 [个人散文集] 

 

    12、 无论是古人,今人,离人,爱人,地域的差异,时空的转换,每每能够共语的,对语的,只有那善解人意的月亮。君不见,那离散家园,隔海相望的游子,对家乡、对故土的思念,由“秋月”演绎了多少感人至深的悲情故事。正如,台湾诗人评论家余光中的一首《乡愁》动情而真挚,诗人虽把一湾浅浅的海峡视作乡愁,感慨“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然而,那抒不尽的乡愁,又岂不是“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的离愁?

    古人愿意携月神游,因为月亮,可以以一种有形的温柔,令诗人神游八荒,意向驰骋。苏子愿拟其为婵娟,千里相随,但愿长久,把与月相契的遥远的思念和美好的祝福遍洒人间。晏殊的“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虽然以月的光满反衬内心的愁苦,但他何尝不是借着月亮的丰腴,让那一份离愁绵延到了极致,将苦楚拉得更为悠长。

    惟有太白,洒脱豪迈,偏要与月对酌,寻古意流觞,穿梭文字的飘逸,跳起千年的舞蹈,与月共舞,与清影相零乱,醉倚清光,分杯相邀。那是一种怎样的恣意和豪情,我们的诗人,与月亮同醉,醉翻了华夏的文字篇章,使月亮有了魂魄.在卷轶浩瀚的诗海,在古韵骈章中,月亮成了一个寄托情感,付诸柔肠,有血有肉,有情有爱的实体,也成了文人雅士永远吟哦不老的主题。

 

   12、这暖日羞上的凌冬,折下无数颗相思的种子,清风几许,捻上一根细细的云丝,穿过心的间隙,远远望去,一串串玲珑剔透,系满爱的珠儿挂在胸前。

  君可知侬家心思,君可知,一地的相思种抛落了多少泪珠儿。十二月里的相思,撒落的情縤,滋滋蔓延。回首,然,君已别故里,过尽千帆。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宋·晏殊

  小轩窗,月正寒,影单情愁渺茫茫,把酒对盏,欲言欲休。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

  暗夜细长,心自薄凉,叙相思,离别苦,可叹君不知。奈,奈,奈,一番相思落素笺。

  碧月当空,倚窗揽镜,红酥手,朱砂唇,细眉如叶,面若桃红。梦里为谁人牵绊,愁了眉头?悴了一脸的倦容,落了一地泪珠儿,这瓣瓣相思为谁流?

  多少回,泪漫帘珠,愁万里。多少回,梦里重逢,声声泣。多少回,寻音问取垂杨路,望断天涯无觅处。试问君,知否相思意?   

  若一切已如清风逝去,你的心底可曾为我开过一季繁花?你的眼帘可曾深记我的眉眼?你喋喋的痴语亦是真是幻?百转千回。茫茫红尘,谁,许我一往情深的笑容?梦里梦外,谁,是你一席思念的人儿?  

  我只是想,想轻轻地告诉你,花开也无声,却是情满襟;花落似无情,却是爱盈怀。若待繁花满天满地,笑靥如锦,心过流年,梦里花开。

  如果今夜你看见了一只蝶,折了翅儿,在你远方的梦幻里;你知道是我,对吗?我是恋了那花开的情意,越了那沧海,千里寻你而去。

  在这个匆匆一瞥的冬天,在那若短若长的几日里,我们都惦念着一句诺言,每一个开端都充满了憧憬。彼此遇见,彼此取暖,彼此铭记。  

    梦里桃花醉了眉眼,笑了伊人。秋已尽,冬过半,暗淡花红又一季,谢了胭脂,沉香依在。花开美,花落泪,余有相思,落了桃红。

2013-09-10 21:08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强权人物
袁世凯(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号容庵,河南项城人,故又称袁项城,清末民初的军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统的领袖。袁世凯出生於清咸丰九年八月二十日(....
教育专家大学思想启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鹤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并曾化名蔡振、周子余,浙江绍兴山阴县(今绍兴县)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