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专题
字体    

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庄灿煌的博客     阅读传统中文版

 

 
           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译文]  啊!我思念我的故人,只有你最合我的心意了!

  [出典]   春秋  《诗经·邶风·绿衣》

  注:

  1、《诗经·邶风·绿衣》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绿兮丝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无訧兮。

  絺兮绤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2、注释:

    衣、里、裳:上曰衣,下曰裳;外曰衣,内曰里。

    已:止。

  曷:何。维:助词。已:止。

  亡:一说通忘,一说停止。

  古人:故人,指已亡故之人。

  俾(bǐ比):使。訧(yóu尤):同尤,过失,罪过。

  絺(chī吃):细葛布。绤(xì戏):粗葛布。

   凄:凉而有寒意。凄其,同“凄凄”。以,因。

  获:得。

 

    3、译文1:

    绿衣裳啊绿衣裳,绿色面子黄里子。心忧伤啊心忧伤,什么时候才能止!

  绿衣裳啊绿衣裳,绿色上衣黄下裳。心忧伤啊心忧伤,什么时候才能忘!

  绿丝线啊绿丝线,是你亲手来缝制。我思亡故的贤妻,使我平时少过失。

  细葛布啊粗葛布,穿上冷风钻衣襟。我思亡故的贤妻,实在体贴我的心。

    译文2:

    绿色衣啊绿色衣, 绿色外衣黄色里。 愁肠百转心千结, 何时忧愁才能止。
  绿色衣啊绿色衣, 绿色上衣黄下衣。 愁肠百转心千结, 何时忧愁才能忘。
  绿色丝啊绿色丝, 绿丝本是你手织。 睹物思人念亡妻, 是你让我无过失。
  细葛衣啊粗葛衣, 穿在身上有凉意。 睹物思人念亡妻, 样样都合我心意。

    译文3:

    禄衣呀禄衣,怎么成了黄色的衬里?我心里的悲伤啊,何时能够停止?

  禄衣呀禄衣,怎么成了黄色的裤子?我心里的悲伤啊,何时能够忘记?

  禄衣和丝线,你怎么能够这样染制?我怀想古代的君子,只有你才能纠正这种世道。

  我穿着葛布,迎着这寒风久久站立,我怀想古代的君子,只有你与我同心高洁。

 

 

  4、《诗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共收入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大约五百多年的诗歌311篇,由于“小雅”中的笙诗六篇有目无辞,因此实际为305篇。《诗经》共分风、雅、颂三个部分。其中包括十五“国风”,有诗160篇;“雅”分为“大雅”、“小雅”,有诗105篇;“颂”分为“周颂”、“鲁颂”、“商颂”共计40篇。《诗经》据音乐的不同分为《风》、《雅》、《颂》三部分。“风”是带有地方色彩的音乐,十五“国风”就是十五个地方的土风歌谣。“雅”又有“正”的意思,当时把王畿之乐看作是正声——典范的音乐。《大雅》、《小雅》之分。“颂”是专门用于宗庙祭祀的音乐。 《诗经》的作者成分很复杂,产生的地域也很广。除了周王朝乐官制作的乐歌,公卿、列士进献的乐歌,还有许多原来流传于民间的歌谣。这些各个时代从各个地区搜集来的民间乐歌,由官方搜集和整理,并对作品进行过加工整理,制作乐歌。经过修改后,这些现存的《诗经》,语言形式基本上都是四言体,韵部系统和用韵规律大体一致。秦代曾经焚毁包括《诗经》在内的所有儒家典籍。但由于《诗经》易于记诵,所以到汉代又得到流传。汉初传授《诗经》学的共有四家,也就是四个学派:齐之辕固生,鲁之申培,燕之韩婴,赵之毛亨、毛苌,简称齐诗、鲁诗、韩诗、毛诗(前二者取国名,后二者取姓氏)。东汉以后,毛诗日渐兴盛,并为官方所承认;前三家则逐渐衰落,到南宋,就完全失传了。今天我们看到的《诗经》,就是毛诗一派的传本。《诗经》是我国文学的光辉起点,它的思想性和艺术成就在中国文学、文化史上有着极高的地位。

    孔子曰:“不学诗,无以言。”放到现在来说,诗经在交际应用方面虽然没有那么重要了,但对于一个人的文化修养却依然有着不可低估的影响。

    刘绪义先生认为《绿衣》并非悼念亡妻之作。

  他认为这是诗人在礼崩乐坏的背景下思念古之君子重整纲纪之作。

    古,通故,似是而非。我通检《十三经》,“古人”二字在《尚书》、《左传》出现次数13次,没有把古人解作“故人”的,更无法与“故妻”联系起来。如:

  《召诰》:“今冲子嗣,则无遗寿耇,曰其稽我古人之德,矧曰其有能稽谋自天?”

  《秦誓》:“古人有言曰:‘民讫自若,是多盘。’”

  《左传·僖公七年》:“古人有言曰‘知臣莫若君’。”

  如此等等。在《诗经》中“古人”二字只出现这一次,何以同时代的一个词,偏偏只有这一个要解作“故妻”?这恐怕也是革命家的发明。“我思古人”,在这首诗里面就是指古之君子,即那些当初制礼作乐、谨行礼制的君子。郑笺云:“古人,谓制礼者。我思此人定尊卑,使人无过差之行。古之圣人制礼者,使夫妇有道,妻妾贵贱各有次序。”这种解释不错。诗中人为什么突然想起古人?就因自己的遭遇,礼制崩坏,上下错位,致使自己遭此大变,同时也感伤时代世情,渴望有古之君子能重整纲纪。“绿衣黄里”等句都是以兴兼比,说明世道不正。

   三千年前的孔子听了这悲吟,说了一句话:“《绿衣》之忧,思古人也。”(上博简《孔子论诗》)三千年后的我听了这悲吟,也想接着说一句:“今人之忧,不思《绿衣》。”

  诗经中很多诗的本义,从古至今一直争论不休,以上仅为一家之言,也有很多学者都支持怀念女子这一主题(不一定是悼亡),各种说法都是仅为一家之言,还望读者自酌。

 

 

   5、 这是一首怀念亡故妻子的诗。睹物思人,是悼亡怀旧中最常见的一种心理现象。一个人刚刚从深深的悲痛中摆脱,看到死者的衣物用具或死者所制作的东西,便又唤起刚刚处于抑制状态的兴奋点,而重新陷入悲痛之中。所以,自古以来从这方面来表现的悼亡诗很多,但第一首应是《诗经·绿衣》。(旧说谓诗的主旨是卫庄姜伤己,《毛诗序》云:“妾上僭,夫人失位,而作是诗也。”朱熹《诗集传》云:“庄公惑于嬖妾,夫人庄姜贤而失位,故作此诗。”兹不取其说。

  这首诗有四章,也采用了重章叠句的手法。鉴赏之时,要四章结合起来看,才能体味到包含在诗中的深厚感情,及诗人创作此诗时的情况。

  第一章说:“绿兮衣兮,绿衣黄里。”表明诗人把故妻所作的衣服拿起来翻里翻面地看,诗人的心情是十分忧伤的。第二章“绿衣黄裳”与“绿衣黄里”相对为文,是说诗人把衣和裳都翻里翻面细心看。妻子活着时的一些情景是他所永远不能忘记的,所以他的忧愁也是永远摆不脱的。第三章写诗人细心看着衣服上的一针一线(丝线与衣料同色)。他感到,每一针都反映着妻子对他的深切的关心和爱。由此,他想到妻子平时对他在一些事情上的规劝,使他避免了不少过失。这当中包含着多么深厚的感情啊!第四章说到天气寒冷之时,还穿着夏天的衣服。妻子活着的时候,四季换衣都是妻子为他操心,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妻子去世后,自己还没有养成自己关心自己的习惯。到实在忍受不住萧瑟秋风的侵袭,才自己寻找衣服,便勾起他失去贤妻的无限悲恸。“绿衣黄里”是说的夹衣,为秋天所穿;“絺兮绤兮”则是指夏衣而言。这首诗应作于秋季。诗中写诗人反覆看的,是才取出的秋天的夹衣。人已逝而为他缝制的衣服尚在。衣服的合身,针线的细密,使他深深觉得妻子事事合于自己的心意,这是其他任何人也代替不了的。所以,他对妻子的思念,他失去妻子的悲伤,都将是无穷尽的。“天长地久有尽时,此恨绵绵无绝期”(自居易《长恨歌》),诗是写得十分感人的。

  这首诗在文学史上有较大的影响。晋潘岳《悼亡诗》很出名,其实在表现手法上是受《绿衣》影响的。如其第一首“帏屏无仿佛,翰墨有余迹;流芳未及歇,遗挂犹在壁”、“寝兴何时忘,沉忧日盈积”等,实《绿衣》第一、二章意;第二首“凛凛凉风起,始觉夏衾单;岂曰无重纩?谁与同岁寒”、“床空委清尘,室虚来悲风”、“寝兴目存形,遗音犹在耳”等,实《绿衣》第三、四章意。再如元稹《遣悲怀》,也是悼亡名作,其第三首云:“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全由《绿衣》化出。可见此诗在表现手法上实为后代开无限法门。 (赵逵夫)

 

 

   6、“生同衾,死同穴”是古代男女长久的生活理想,即使生不能同处,死也要同眠,而爱人先去之后,男人看着眼前妻子缝制的衣服,衣服整整齐齐摆放着,虽然有一些年头了,但看起来和新的差不多。用手抚摸它们每一处针脚、每一个纽扣,似乎往事就要呼啸而出,这件件都似珍宝,因为这些是世界上最懂他的人亲手做的,还因为这个人已经离他远去,并且,永远不会再回来。

    这就是《邶风绿衣》讲述的故事。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绿兮丝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无訧兮。
    絺兮绤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在这首诗中,抛开那些历史、政治等的争执,会看到发自灵魂深处的声音--
    “绿兮衣兮”,只说了“绿衣”一物,用了两个“兮”字断开,似是哽咽,绿衣裳啊绿衣裳,绿色的面子黄色的里子。心忧伤啊心忧伤,什么时候才能止住我不忧伤?绿衣裳啊绿衣裳,绿色的上衣黄色的下衣。愁肠百转心千结,何时才能忘掉这忧伤?绿丝线啊绿丝线,是你亲手来缝制。我思念亡故的贤妻,使我平时少过失。细葛布啊粗葛布,夏天的衣裳在秋天穿上,自然觉得冷。我思念我的亡妻,实在体贴我的心。
  
    “我们都是红尘中人,一定承受着尘世之苦。”

    19世纪法国伟大作家巴尔扎克说过这样的话,大概是岁月在任何人脸上都会留下年轮,相濡以沫;感情在无论什么东西上面都留下痕迹,穿越空间。

    在《绿衣》中,一个刚刚从深深的悲痛中摆脱出来的男人,看到故去之人所制作的东西,便又唤起刚刚抑制住的情感,重新陷入悲痛之中。是啊,衣在如新,人却不知何处去了,怎么能不悲怆啜泣。

    很多的时候,爱人要是离去之后并没有留下什么东西,或许时间就会治好曾经的伤痛。但我们都知道,感情丰富的人们却偏偏不肯放手,只要是爱人曾经用过的东西,都珍藏如生命。即使有意去舍弃,但最终还是珍存下来不少旧物,因为里边有太多美好的记忆。

    失去所爱,再没有一点怀念之物,那人生还有什么可想的?而睹物使人伤感,悼亡更令人悲痛欲绝。谁都明白人死不可复生,正如死亡本身是人生无法超越的大限一样。然而,死者生前留下的一切,在活着的人心里是那么清晰,那么深刻,那么刻骨铭心,以至于让人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已经阴阳相隔的事实。让活着的人捶胸顿足,痛心疾首。
  
    女人面对失去丈夫感性的居多,孟姜女失去丈夫,她的眼泪都能够摧毁长城,白娘子与许仙分离,可以发下誓言让雷峰塔倒西湖水干,《诗经》中还有一首《唐风葛生》说的就是女子哭悼亡夫的诗:  
  
    葛生蒙楚,蔹蔓于野。
    予美亡此。谁与?独处!
    葛生蒙棘,蔹蔓于域。
    予美亡此。谁与?独息!
    角枕粲兮,锦衾烂兮。
    予美亡此。谁与?独旦!
    夏之日,冬之夜。
    百岁之后,归於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
    百岁之后,归於其室!
  
    这是女子内心的独白,听起来十分沉重,在荒凉的墓地,她悲恸地悼念亡夫,茫茫大地上野葛遮盖了一层又一层,那野草下面隐藏着的,是一个多么让人伤痛的现实啊!

    自己一生唯一爱着的丈夫,就长眠在野草之下。往后的日子是多么的难熬,自己将与悲伤同行,只有等到百年之后,同眠地下,才是最后的归宿于解脱。

    但愿每天都是夏天,但愿每夜都是冬夜,这样才能尽快熬到百年的尽头,尽早和地下的丈夫聚首。

 

 

    这是女性的悼亡之作,凄凄低语,作为女人们无可厚非,而男性创作的悼亡诗更叫人印象深刻。也许正因为男人给世人的印象是一贯坚强的,当真正的悲伤流露之时,无法把控,一发不可收拾让大家惊叹。这种真真切切的情意,更加重了分量。
  
    《绿衣》中的男人正是如此。先秦之时的社会就是男尊女卑的社会,女人卑微依附,而男子则是顶天立地,可是在《绿衣》中,一位深情的男子就这样出人意料地暴露对亡妻的怀念。抱着旧衣服痛哭,也许他也想过自己这样会惹人耻笑,但是压抑着自己的真实情感不是他想要的,他也做不到。妻子的离去,他觉得他的人生已不再完整。
  
    人们常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有知己的人生才是完整的。而如今懂自己的妻子已经故去,怀念有什么不可以?伤心痛苦也无可厚非。

    纳兰容若在怀念亡妻卢氏的《浣溪沙》是这样写的:“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深秋的意境,萧萧残风中,一起走过岁月的那个人离去,以为是暂时的离开,而当酒醒之时,曾经的幸福真的被如今的残酷替代。当年以为的寻常之事,如今却已不能够,马不停蹄的思念,道破了怀念的本质。

    无论是藤蔓缠绕树枝,还是野草覆满大地,但凡爱人离去,便是再好的景色,也是无人能赏。

    有情人不能相伴到老,人生过半,痛失爱侣,这种巨大的哀痛宋代大家苏轼也经历过,发出“十年生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的无尽伤感?

    明代散文家归有光也经历过,他在《项脊轩志》中写下“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怀着怎样的心情?昨日夫妻举案齐眉,今天上天拆散,生死离别,往后的日子怎么度过。

    所以革命志士林觉民的《与妻书》有这样的感慨:与使吾先死也,无宁汝先吾而死。吾之意盖谓以汝之弱,必不能禁失吾之悲,吾先死留苦与汝,吾心不忍,故宁请汝先死,吾担悲也。
  
    一样的都是死别,还有死别之后的不能相忘,背后都有着无法言说的痛。都是继承着《绿衣》而来,因为它触动了古今所有男人内心深处的脆弱一环。《绿衣》这首男子手捧亡妻亲手缝制的衣服吟出的歌谣,带着潘岳的“帏屏无仿佛,翰默有馀迹。流芳未及歇,遗挂犹在壁”、元稹的“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一起陷入悲痛之中,他们都饱含着自己深深的怀念之情,诉说着不能言传的痛楚。如果亡妻们能听到这样的诗句,相信一定会幸福得泪流满面。

    故去的爱人居住在内心最富饶的地方,居住在内心最柔软的地方,睹物思人,诗人写下这首诗,也许是想让痛苦得到暂时的释放。一人的夜里,外面又下着雨,怎能不想她?

 

 

   7、自古以来的悼亡诗,如《绿衣》者,多以熟悉的场景描述彼此失去后的悲伤;或如《葛生》者,以对情人所去的那个世界的猜想,以其不熟悉、冰冷、陌生的场景,调动起不安与挂念,激发出读者的同情泪水。《绿衣》所打动人的,便在于主人公的深情之中,我们能依稀体会到亡人对于主人公的爱意。那一袭绿衣,恒轻恒重,便是爱情的载体。绿衣在主人公每一个生活片段中反复出现,如一场无法脱离的迷梦,如一场没有结果的寻觅,而失去的温存与欢乐记忆,依稀仿佛,气息留存;呼唤招引,难舍难离。从此后,“小轩窗,正梳妆”,成为挥之难去的绝望迷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成为悼亡的宿命场景。   

  这样的离别从古至今不知道有多少,这样悲伤的离情从古至今都不曾冲淡和改变。这让人不由想起日本夜歌的俳句:“夏天新抽的丝啊,取来七两做衣裳。不要离开爱你的人。”我们在一代又一代的诗句里,过着愚夫愚妇的世俗生活,重复着柴米油盐的凡人场景,低低地吟唱那无法逃避的宿命挽歌。

 

 

   8、都说女人是男人的衣服,穿了扔,扔了穿,可诗人却是知情重义的好男人。她是他的妻子,曾和她共度寒潮,共担风雨,那忘不掉的一幕幕,铭刻于心。人已去了,而她缝制的衣服依然还在。于是,他拿起那件绿衣裳,翻里翻面地看,上衣下衣地看。看着看着,他的眼前又浮现出她的音容笑貌。等他清醒时,立即愁肠百结,黯然神伤。

  接着,他又认真仔细地看了那衣服上的一针一线,针针线线,都凝聚了妻子的心血,都代表了她对他深深的爱恋。爱,无需说出,就在那细密的针线里。还记得,妻子一边织布,一边规劝他,叫他宽容大度、和善为人、谨慎行事,使不拘礼节的他受益匪浅,避免了不少过失。良言一句三冬暖,在妻子的开导下,他变成一个遵守礼法、彬彬有礼的谦谦君子。

  这样的女人,是医治男人的药,是让男人终身难忘的啊。

  诗的最后一章,写到了秋天,天气转凉,可男人依然穿着夏天的衣服。妻子活着的时候,他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连穿衣服都是妻子为他打点好。妻子去世后,他还没有养成关心自己的习惯。实在忍受不住萧瑟秋风的侵袭,才自己寻找衣服,这勾起他对贤妻的无限悲恸。

  有人说:“婚姻如鞋,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而他却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那双鞋,那就是他逝去的贤妻。所以,诗的最后,他深情的写到:

   “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婚姻不是海誓山盟,而是平淡日子里的携手相牵,是体贴关心,是点点滴滴的温暖,是心灵的相契相知。相爱时,执子之手;逝去后,我思古人。这样的婚姻是踏实的,也是浪漫的。生生死死,你依然在我的心里,只因你“实获我心”,只因你曾滋润过我的生命。

  并不是每对夫妻走到一起,同床共枕后,都能“实获我心”。爱情,寻寻觅觅后,见到的风景,往往不是“比翼鸟”和“连理枝”,不是合于心意的幸福,而是无休止的争吵、反目,甚至是仇恨和报复。遇上了那个“实获我心”的人,是人生的至幸,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我思古人”,那是男人的深情;“实获我心”,那是男人的幸福。只因她在他的心里,只因她合于他的心意。

  其实,能够触动男人心底柔情的女人,不是风月场上依颜卖笑、能歌善舞的风尘女子,也不是公共场合,谈笑风生、游刃有余、博得阵阵喝彩的职业女性,而是在平凡的生活细节里,伴君左右,不弃不离,懂得何时为男人添衣端茶、嘘寒问暖的青衣女子。

  女人的温柔善良、贤惠体贴,永远是男人心底温暖的守候,让他甘心为她打拼,让他在辛苦劳碌之后,匆忙地往家赶。

  女人,有一天,若你去了,能否成为男人花前月下的眷恋?能否成为男人梦里的幻影?《诗经》里的这首《绿衣》为我们每个女人提供了答案。

  据说,这首诗是我国悼亡诗的鼻祖,对后世的悼亡诗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像潘岳的《悼亡诗》和元稹的《遣悲怀》都借鉴《绿衣》的表现手法。

 

 

   9、 《诗经.国风.邶风.绿衣》

  绿兮衣兮,绿衣黄裹。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绿兮丝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无訧兮!
  絺兮绤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在这首诗里,想把那些历史性、实用性、考证性和政治色彩都抛开,我只想在诗里,看到它所抒发的心灵的声音,然后,在几千年之后的这一天这一个夜晚,看到这首歌,读它,心灵,和古人一起共鸣。

  《绿衣》,该是一首怀念亡妻的作品。
  那件绿色的衣裳,看到它,就想起了你。
  看到那件衣裳,就想起了曾经一起的岁月。
  多样简单,又那样深情。
  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絺兮绤兮,凄其以风。

  还记得吗,那一个秋夜的凉风里,你从我身后走来,就穿着这件衣裳。今晚的秋风和那个晚上一样的冰凉,只是,黄泉阴阳,只是……
  你,在何方?
  忽然想起了纳兰的那首《浣溪纱》: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秋意,已经那么深了,梧桐的枯枝在残阳中萧萧而落,夜阑人静,一灯微黄。那些往事纷纭而来。你,还记得吗,曾经的那一个晚上,我们一起背诗一起赏月……

  今晚,当我酒醒,想起那些当年的往事。曾经的幸福啊,却残酷的看见了我今天的凄凉。可是当年,我还以为,一切都只是寻常…….

  却不知道,原来,一切都已经不在了,到了今天,再也找寻到我们昔日的美好时光。

  只想,躲开一切,关了门窗;只想,把你在这一个夜里,静静地回想……
  又有谁知道,寂寞的西风里,我独自一人的悲伤成狂……
  那样彻骨的痛。

  归有光《项脊轩志》中有一段关于亡妻的描写:“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还有苏轼“十年生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一样的都是死别,还有死别之后的不能相忘。

  很多时候,我们在拥有时都视如平常,只有真的失去之后,才恍然明白,原来一切早已在心里生根。死别一旦成真,那根,不是烂在心里,就是只能血淋淋的从心里拔出,留下的是永远不能痊愈的伤。
  夕阳中沉思的时候,心里全是悔恨悲伤。
  偏偏,一切都,晚了。

  写完《绿衣》,已是凌晨四时还多了。
  又看见了纳兰的词:“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窗外,新月之中,初秋的夜风,一时微凉。(作者:玉笛洛城

 

 

    10、人们之所以对悼亡诗期许与赞扬,是由于人们对爱情的梦想与追求。诗经中的《邶风、绿衣》有“絺兮绤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的生离死别之叹,这是远古时期人们的爱情婚恋观的反映。虽然,诗经中的诗没有一首能搞清是谁所作,但是司马迁《史记》中说:“诗三百,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足可以说明,诗经也是古代的诗人们、学问之士——夫子们的创作。

 

 

    11、同一件绿衣,不同时间地点,在不同人的眼里,竟是截然不同的评价,可见穿衣也是一门学问,其难度不亚于找一个合适的男人。

    先是相遇。在茫茫衣海中遇到一件衣服,颜色款式质地做工尺寸价格样样如意,这种机会如遇到一个样样称心的男人一样低。常常是鱼和熊掌不可得兼,必须舍其一二,带着一点点遗憾去拥有。没有缺陷的衣服,是那些大师为模特量身定做的,我们这些寻常女人,只能在批量产品中寻找最接近自己的。正如男人,完美男人只存在于童话故事中,来到人海中与我们相遇的,或多或少都蒙了尘世的灰。

    然后是相处。带一件衣服回家,有时候是因为喜爱,有时候也是一时冲动;但是既然拥有了,就得合理利用资源,合适地搭配,并在合适的时间地点穿出去,这样才能充分发挥衣服的功能。穿得对,会给自己增添魅力;穿错了,会削减自己的品味。男人也是这样,相处好,两情相悦,会幸福无穷;相处不好,两两相厌,会痛苦无限。最怕一时冲动带回一件衣服或者一个男人,放在家里成了鸡肋,于衣服于人都不公平。

    最后是相弃。得陇望蜀,喜新厌旧,这是世人的通病。再美的衣服,在时间的流逝中,总要旧去;再好的情意,在时间的流逝中,总要厌倦。最后都要面对一个结果:相离相弃。最好的后来,也无非是抚着旧衣,追忆一下旧日好时光。

    回到家里习《诗经》,随手翻了一页,恰好是《邶风.绿衣》__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绿兮丝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无訧兮!

    曦兮?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前人多解为美丽贤德的庄姜失位于妾而作此诗,孔老夫子说是为抚绿衣思故人而作。不管哪一种,都免不了叫人心有戚戚,前者人不如昨,后者人已作古,空留绿衣,空留遗恨。

     绿衣,千百年来,却原来是悲伤之衣啊!

 

 

   12、温柔不忘,贤良不忘,美丽不忘。不忘,点点滴滴都是我心底的思念和忧伤。
   音容犹在,笑语还在,可再也看不到你的丽影。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

    多想让时光倒流,放一张藤椅在花间,在“梨花院落融融月”的春天,听你的清脆笑语,看你的明眸皓齿。
  多想在大雪飞扬的冬夜里,煮茶烹雪,围炉夜话,相傍相依,让温暖的笑语惊破冬日的寒冰。
  多想在荡起的秋千下,看你裙裾飞扬,望高天白云,飞鸟成阵。
  可如今,物是人非,事事皆休,欲语,泪先流。

  还记得那年,“笑相遇,似觉琼枝玉树相依,暖日明霞光灿。”你盈盈的浅笑,勾走了我落寞的魂魄。
  还记得那个下午,“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你温润的眼神在端起的酒杯中漾起,如一波清澈的涟漪。
  还记得那个夜晚,“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在忽明忽暗的月色下,相视一笑,我醉倒在你春水般的眸子里。
  还记得那次离别,我和你执手相看,无语凝噎。你万千的话语,都变成了滴滴粉泪。
  还记得,昏黄的灯光下,你挥动着纤纤玉手,为我织衣裳,到深夜。

  太多的记忆,遮迷了我的眼。惘回首,空悲戚。
  可如今,捧着你为我织就的绿衣,心早已乱的没了分寸,忧愁爬满了眼角眉梢。我在屋里踱来踱去,睹物思人,爱屋及乌,那针针线线,丝丝缕缕,都成了我心底最温暖的疼痛和忧伤。

    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13、在公车上大声朗读古书,有些不合时宜,以至满座皆惊呢,怪异不止,议论纷纷,甚或有正默看英文的女孩投我以鄙夷的目光。然而,却无暇顾及别人,总是全身心投入诵读,精骛八极,心游万仞,思接千载,学古之道,与古人游,《诗》曰“我思古人,实获我心”,斯之谓也!

 

 

   14、每个有月亮的夜晚,我静静的望着月亮,时而看下你的照片,时而失笑两三。我喜欢月亮,因为你的乳名,我喜欢看月亮,因为淡雅的你。

    月上树梢头,人远去,思念如丝。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思念是什么味道,思念是什么感觉,只觉得思念已经是我的必修课,但是仅仅是思念。

    不能暂驻亦哀丝,不成消遣只成悲。也许会是这样,但是我不会放弃自己思念的权利,仅仅是思念。

    放我的真心,在你手中,也许明白你会远走;放我的真心,在你怀中,风雨吹不走我的时候;放你的名字在我心中,去期待那某年某月某日的重逢。

 

   15、听,那个痴情的男子正吟咏着“心之忧矣,曷维其亡”“我思古人,实获我心”的追念之歌。我想他的亡妻此刻定在天堂深情凝望着夫君,幸福地应和着。
  
  这是超越时空的爱恋,这是感人至深的绝唱。
  
  这男子美在专一,这情感美在绵长!

  

*

2013-09-10 21:07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为传统文化招魂
钱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宾四,江苏无锡人,历史学家,儒学学者,教育家。钱穆对中国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观感,认为中国传统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新与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适(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学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适,字适之,笔名天风、藏晖等,其中,适与适之之名与字,乃取自当时盛行的达尔文学说....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