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专题
字体    

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
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
庄灿煌的博客     阅读传统中文版

         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

[译文]  园里的树木仿佛不知道人已离去,春天到来时仍然开出几朵小花。

[出典]  岑参   《山房春事》其二

注:

1、   《山房春事》  岑参

 

梁园日暮乱飞鸦, 极目萧条两三家。
 庭树不知人去尽, 春来还发旧时花。
2、注释:
  春事:春天的景象。此题原作二首。
  梁,俗名竹园。西汉梁孝王刘武所建。故址在今河南省商丘县东。周围三百多里。园中有各种山池洲渚,宫观相连,奇花异树。
  园:亦名梁苑,即兔园错长其间,珍禽怪兽,出没其中。当时着名赋家枚乘还特为写了《梁王兔园赋》,极颂其宏丽。
  乱飞鸦:作者当时看到萧条景象,言已今非昔比了。
  庭树:指梁园中残存的树木。此二句是反说,诗人不言自己深知物是人非,却道无知的花树遵循自然规律,不管人事沧桑,依然开出当年的花来。
3、译文:
  夕阳西下,昔日的梁园里鸦雀飞来飞去,远远望去只见到两三户破败的人家。园里的树木仿佛不知道人已离去,春天到来时仍然开出几朵小花。
4、岑参生平见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

 岑参是盛唐最典型的边塞诗人,在八世纪五十年代,他曾经两次出塞,在新疆前后呆了六年。他边塞诗的特点,我们应当从两个方面去把握。第一,他是一个好奇的人,正如杜甫说的“岑参兄弟皆好奇”(《美陵行》)。早年他喜欢从出人意表的角度去发现诗。有了边塞生活的体验以后,他的好奇天性也拓开了一个新的天地。

  第二,岑参诗人中的一股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慨,这也是其他边塞诗人所无法比拟的。他赞叹别人“功名只向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他自己就是这样作为戎装的少年英雄驰骋在西北战场上的。他出塞时,才三十出头,正是充满锐气的年龄。王昌龄、高适等年稍长的诗人,随着开元盛世的逐渐萎缩,朝政的日益腐败,已经开始认识到战争的残酷和非正义性的一面时,岑参却还在战阵上高呼驰骋显示英雄气慨。这种心态和思想境界,就使他的诗和高适比较明显的区别。高适观察比较深入,更多的看到战士的艰苦,因而诗的色彩要淡一些。岑参则用绮丽的笔调来凸显西北地区冰天,雪地,火山,热海的异域风光,歌颂保卫边疆的战争,歌颂将士们不屈不挠,立功报国的豪情壮志,有一种感人的厅情异彩。《唐之韵》

   5、这首诗是吊古之作。梁园又名兔园,俗名竹园,西汉梁孝王刘武所建,故址在今河南省商丘县东,周围三百多里。园中有百灵山、落猿岩、栖龙岫、雁池、鹤洲、凫渚,宫观相连,奇果佳树,错杂其间,珍禽异兽,出没其中。梁孝王曾在园中设宴,一代才人枚乘、司马相如等都应召而至。到了春天,更见热闹:百鸟鸣啭,繁花满枝,车马接轸,士女云集。

 就是这样一个繁盛所在,如今所见,则是:“梁园日暮乱飞鸦,极目萧条三两家。”这两句描画出两幅远景:仰望空中,晚照中乱鸦聒噪;平视前方,一片萧条,唯有三两处人家。当年“声音相闻”、“往来霞水”(枚乘《梁王兔园赋》)的各色飞禽不见了,宫观楼台也已荡然无存。不言感慨,而今古兴亡、盛衰无常的感慨自在其中。从一句写到二句,极自然,却极工巧:人们对事物的注意,常常由听觉引起。一片聒噪声,引得诗人抬起头来,故先写空中乱鸦。“日暮”时分,众鸟投林,从天空多鸦,自可想见地上少人,从而自然引出第二句中的一派萧条景象。
 诗人在远望以后,收回目光,就近察看,只见庭园中的树木,繁花满枝,春色不减当年。就象听到丁丁的伐木声,更感到山谷的幽静一样,这突然闯入他的视野中的绚丽春光,进一步加深了他对梁园极目萧条的印象。梁园已改尽昔日容颜,春花却依旧盛开。“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诗人不说自己深知物是人非,却偏从对面翻出,说是“庭树不知”;不说此时梁园颓败,深可伤悼,自己无心领略春光,却说无知花树遵循自然规律,偏在这一片萧条之中依然开出当年的繁花。感情极沉痛,出语却极含蓄。
 作为一首吊古之作,梁园的萧条是诗人所要着力描写的。然而一、二两句已经把话说尽,再要顺着原有思路写出,势必叠床架屋。诗人于紧要处别开生面,在画面的主题位置上添上几笔艳丽的春色。以乐景写哀情,相反而相成,梁园的景色愈见萧条,诗人的吊古之情也愈见伤痛了,反衬手法运用得十分巧妙。
 全诗分前后两部分,笔法不同,色调各异,然而又并非另起炉灶,“庭树”与“飞鸦”暗相关合(天空有鸟,地上有树)。篇末以“旧时花”遥应篇首“梁园”,使全诗始终往复回还于一种深沉的历史感情之中。沈德潜在《唐诗别裁》中赞许这首诗说:“后人袭用者多,然嘉州实为绝调。”历来运用反衬手法表现吊古主题的作品固然不少,但有如此诗老到圆熟的,却不多见。
 6、“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庭苑中的树木,因为没有知觉,并不知道人事的变化。所以春天一来,还和过去太平时代一样开花。假若它们也有知觉,在这荒凉景色之中,哪里还有心情开花呢?但是诗人是有知觉、有感情的,他看到树木开花,回忆到过去,想起往日的繁华,必然要产生无穷的感慨。用“还发旧时花”五个字很概括地指点出来,读者就可以理解到这里过去的繁华景象了。简括的语言,藴藏着深深的慨叹。诗人多么善于摄取镜头,在乱鸦夕照的萧条村落中,把无数艳发的春花突出出来,造成极不调和的景色,明显地袒露出战祸的伤痕。
  7、盛唐一直是氤氲在文人雅士心底的旧梦吧,那“不以雄名疏野贱,唯将直气折王侯”的狂放;“气岸遥凌豪士前,风流肯落他人后”的豪迈;“一掷千金浑是胆,家无四壁不知贫”的豁达;“人随沙岸向江村,余亦乘舟归鹿门”的超然;“醉卧不知白日暮,有时空望孤云高”的适闲;“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的繁盛;“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的清寂;“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叹惋;无不是文人骚客向往之雅境。这些流金的文字以另一种方式把发生在那个时代的雅事梦一般地呈现出来,陌生而熟悉,熟悉又陌生。我常常莫名地想:往生的往生,也许我就是生长于彼时的一介士子,晚春独步庭院时,发出“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的感叹。....

倥偬之间,弹指又过千年。路旁的槐杨,在我们为功名利禄奔忙时,闲闲看过岁岁朝朝的花开花落,王朝兴替。盛唐的脚步远了,但它华贵的倒影借由文字的光芒遥遥地投射过来,成为被我们眼睛击中后一声幸福的呻吟,成为静夜孤灯掩卷后一声轻轻的叹息……

8、黄昏是个充满诗情话意的时刻,古代的文人骚客面对黄昏免不了要吟颂几句,但大都写的是离愁别怨的伤感情调,唐诗中就有不少这样的例子,如崔颢的《黄鹤楼》中有“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写的就是登楼吊古、思乡怀土的心情,而岑参的《山房春事》则颇具荒凉景象“梁圆日暮乱飞鸦,极目萧条三两家。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诗人李商隐更是感叹“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我就感到纳闷,夕阳不正是因为黄昏的的到来才显得更加美吗?也许是不同的历史时期以及个人命运和遭遇的不同,在我看来,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们对黄昏应该有更新的理解和诠释,“莫道桑榆晚,微霞尚满天”才应是今人积极的人生态度。

9、春自是诗人的季节,纵观历史文学的长河,古往今来多少文人骚客留下过关于春的吟咏词章,赞春、叹春、怨春、伤春、怀春的诗句可谓历历可观。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是赞春之潋滟;眼看春色如流水,“今日残花昨日开”是叹春之易逝;“打起黄莺儿,莫叫枝上啼”是怨春之情思;“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是伤春之无情;“百瘁未尽人先尽,谁见江南春复春”则是怀春之典作了……

  可春却不因文人的些许赞词或是怨语而稍微停滞其脚履或加速其步伐,它还是淡定地来,静约的走……

10、 这已是人间的四月,桃花本该凋落了,而这棵桃花树却芳菲粲然。看着它,我微感疲乏的身心,又亮丽起精神来。我想,浮华忧劳的人生若能如这桃花般精彩,即或再累,又有何妨?那走了的人亦如我一样吧,面对人生需要抉择,是抖擞精神,还是灰暗颓败。
  一阵风过,落花成堆,满树的胭红飞舞,最后魂归大地,湮灭无迹。
  我诧异,若风过水面,转而平静,也许它已经等到了懂得它,欣赏它的人,于是它为如此的圆满相逢而欢欣地湮灭,大有得一知己足已而虽死无憾的神采。
  可是,我不禁伤感。
  “人生恰似这芳菲,芳菲能几时?”我仰天轻叹,眼眸深处一队大雁正往北飞,正是“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忽然间,我又想起陆游的那首《钗头凤》“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那知音知心的错过,该是人生最大的憾事了。
  于是,索性拣拾起花瓣。
  那黛玉葬花也一定是引以为知己,对红销香断有谁怜的悲哀而感同身受。其实,人世间有许多的美好需要去品味,就象这盛开的桃花,即或转瞬凋零,毕竟美丽永远存于观赏者的心中。
  “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知己虽去,花期如故,不论人生怎样的怅惘,只要有美丽,我们都该盛放。
  于是,微笑挂上我的脸。这样的句子浮于眼前:
  忘言处,花开花谢,怎似我生涯?
  谁知我,春风一度,谈笑有丹砂。

11、晚秋,花谢了。突兀地立在盆中,让人看着萧瑟,颤抖。

 “曾经那妖娆美丽的你去哪了?”我站在盆边,怜悯地望着花儿。捧起盆,那枯黄的花瓣,经不起一丝的摆动,落了。我走上前对母亲说:“她谢了。”回头望着阳台,花瓣早已洒落了一地,渗透着一丝丝颓废的伤。母亲轻轻地安慰我说:“没关系,她不是一年生的花,明年春天,她依旧可以绽放。她只是累了,现在需要休息……”母亲很轻地撷下已干得卷起来的叶子。我猜,母亲也认为她怕痛。后来,只剩下花茎唐突地枝在盆中。我知道,她奋力盛开了大半年,而现在默默地积蓄养分,到来年春天再绽放出鲜活的生命。
   我在等待,等待着执拗的她在春天允诺的惊喜。
   等待是漫长的。冬日也是漫长的。
   这期间,我曾无数次看着她消瘦的茎无力地在寒风中遭受蹂躏,那样痛苦。但她从没因狂风而折腰。风停后,她毅然地朝向太阳,守望那遥不可及的春天。
   她在生长,茎在厉风中变得粗壮,以至小花盆都装不下如此坚强的身躯。我找了个大点儿的花盆,想把她挖出来,装进去。可是,挖不动。根太深太牢了。我被震撼了——她只是一株普通的小花呀!我只得把小盆砸碎,露出那盘在一起的根。我想不到囚禁了那么久的她,曾经的花却开得如此灿烂!好不容易移到大盆中去后,她变得更舒展,更美丽。她的成长,使我发觉,春天不远了。
真的,春天来了。
    放学回来,无意走到阳台,她绽放了似火般的花朵!那花,比去年开得更美、更艳、更灿烂!而那种美,是执拗的美,是顽强的美,是生命的美。
    回首,她曾经谢过,但在枯萎中积蓄养分,在逆境中打造自己,等待属于自己的季节来酝酿出芳香的花朵。
“就算翅膀折断,心也要在天空飞翔”,我们正值风华少年,切不要因一时的困难而放弃努力与灿烂的梦想。因为虽然花落固然感伤,但花开却也注定会来!
  “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
   朋友,请记住,虽昨日花落满地,经历一夜风雨,今日花开灿烂,而明日则花开更艳!
 12、时光兜兜转转,转眼又是一个秋天。极目远望,天更高了,山更远了,脚下的路也越发显得长了。自古逢秋悲寂寥,蓦然回首,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一路走过的风景,竟早已不是最初的模样。一抹微笑,难掩几多寂寞。时光的沙漏一点点地漏掉了多少一路走来曾经朦胧心动的风景?原来走了这么长的路,终是没能留住一个人陪我把风景看透。流年里的歌声还在记忆中浅吟低唱,只是那些曾经惺惺相惜情意相投的倩影,已经成了我触摸不到的春日暖阳。瑟瑟风中,忽然生出几许莫名的伤感,人生的旅途中,有多少人,欲留还走,最终成为了生命的过客?有多少事,欲语还休,最终化作了记忆的片断?云万里,雾千重,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天之涯,地之角,念也茫茫,忘也茫茫。迷茫时,唯有你是我看到美好世间的眼睛,和你一起看雨,听雨。风雨打湿翅膀,把雨滴抖落,羽翼在风里伸展,殷虹翱翔,蓝天里的坚强,无形的力量,继续飞翔,飞过海的那边,驻守梦中的那座屿岛,就此歇脚,不去想是否,没有忧扰,空气是绿的,如草青青。微风煦百花自在,你我若来,你定会喜欢,倾听鸟鸣,张开双臂,徜徉自由心海。

  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常常感叹人生苦短,世事无常。当往事的画面在记忆中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地不断重演时,放飞的思绪就如绵绵的秋雨,剪不断,理还乱。需要铭记的那么多,需要遗忘的也那么多。花开时的欣喜,花落时的心痛,多少欢歌笑语变成了感伤,多少海誓山盟化作了虚无?也曾想去留无意,宠辱不惊,也曾想不以物喜,不以已悲,怎奈终是修为太浅,参不透红尘真谛,只能是轻叹一声,释放一丝惆怅。一步沧海,一步桑田,消失在千里之外。

  当初那美丽的相遇,会成为彼此内心深处永远的感动。我们有缘做过朋友,却无缘相伴一生。我的世界你来过,你的世界有我的足迹,我们只是彼此的过客,并最终成为彼此的故事。春去秋来,四季更替,风景在变,人也在变,世间万物皆在变化之中。没有一朵花是永开不败的,也许正因为有了失去,我们才能更懂得珍惜。我们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善待人生旅途中相遇的每一个过客,彼此留一份美好在心底,在转身时对着渐渐远去的背影,你们远去了,我还在这里。那些被时间萧瑟了的过往,将定格成一幅永不裉色的水墨写意,一场开至荼靡的花事,一份亘古不枯的情怀,珍藏在我的记忆深处。

 我于月下,断风为笔,扯云作纸,写满心思,寄无一字。

 我于山间,取水为弦,以地为案,弹尽宫商,不成曲牌。

 踩着花瓣路,倾眸浅笑,不如带着美好的心情一直往前走,尽头一定有让你等候的欣喜。一望一欣然。花季花香时,都会满心的畅想,抛开所有的烦恼,洗净心灵所有的灰尘,张开双臂,昂首蓝天,让思绪尽情的自由飞翔。推开窗户,就能看见姹紫嫣红的世界!

 13、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常常感叹人生苦短,世事无常。

  当往事的画面在记忆中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地不断重演时, 放飞的思绪就如绵绵的秋雨,剪不断,理还乱。

  需要铭记的那么多,需要遗忘的也那么多。花开时的欣喜,花落时的心痛,多少欢歌笑语变成了感伤,多少海誓山盟化作了虚无?也曾想去留无意,宠辱不惊,也曾想不以物喜,不以已悲, 怎奈终是修为太浅,参不透红尘真谛,只能是轻叹一声,释放一丝惆怅。

   一步沧海,一步桑田,消失在千里之外。

14、我想,我仍是喜欢了这儿的一切。无人干扰地,我,轻轻俏俏地浮了层面。人很少,很安静,绝对是少了纷繁和杂乱。想来,这也是我尤其独独爱上这里的缘由吧。只是让音乐轻柔地在身旁摇曳,几所未有的安详充盈了我全身,静静地感受着此刻,阖了眼,我很想,很想,就如此地睡了过去。

  窗外,依旧下着雨,虽没了昨夜风雨紧迫时的猖狂,但张眼望去,雨丝飘荡在屋檐,竟是密密斜斜,不留了任何的空隙。毕竟已经入了秋,感觉还是冷冷飕飕的。起早时,贪凉在阳台上立了片刻,任由雨滴打在裸露的皮肤,寒意点点沁怀,莫名的感动环绕了我周身,心,却是温柔地直想掉泪。

  院中的那棵梧桐,已然悄悄地凋落。随着一阵的秋风,卷起片片落叶,直直地在空中转身,起舞回旋良久,既而,以着极其缓慢的速度,徐徐落在地面,覆盖住了满地的湿润和泥泞。如若,风稍大点,所能看见的应是,“秋寒雨打梧桐树,叶落橘黄色满堤”的曼妙了。原来,叶落,也是有这般的从容和镇定的,此时的我讶异了,全然感觉不到,那旧时叶落花谢的残败和落寞。

  “梁园日暮乱飞鸦,极目萧条三两家。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

  读着这样的句子,想着,这般因着随秋草萎而写下的词句,也只是人为了自己的悲伤,从而赋予了落叶无比的苦涩,皆是由心而生的。落叶也好,残花也罢,它们的凋谢更应该是调和的吧,顺应自然的生死。它们是如此的祥和与安逸,落地的刹那,仍是幽雅无比,没有丝毫的惊惶。我不禁为自己曾经对它们有过的怜惜和哀叹,感到羞愧不已。

  此时,因着周围的一切,我的心也是如此的宁静、柔和。少了平时的浮躁,喜欢这样的自己,没有痛,没有感伤,没有哀怜。沉淀下的平实,多少让我体会了岁月的无痕。春、夏、秋、冬,四季轮回,万物生死循环,生生相息。春的灿烂,夏的热烈、秋的平实、冬的长眠,无不揭示了人、物轮回的生命历程,任谁都是无法抗拒得了的。人,会常言道:活着要精彩,才无愧乎短暂的一生。也是时常会因了这样的话而激励自己,用忙碌的工作和轰烈的感情来冲击自己的生命,寻觅那绚烂而短暂的美丽。也,常用轻狂描述自己年少时的无知和冲动,错了改,那时的自己,想来,应该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朝气卓然。

  这样的激情,随着岁月中秋季的到来,自自然然地消退了不少。我,或许,再也不会因了春雨的喜人,而赤脚站了雨中,享受那份浪漫。也不会因了一段感情的无望而断发甚至自伤。此时的我,看到的是,屋内熟悉依旧的摆设,那个抽屉里还留着他走时未带走的衣物,我还是懒得挪动原本的位置,由着它们静静地躺在那儿,焕发出原有的温馨和依恋。这样的感情是平实的,一如秋的沉稳,落叶的无语。秋的咋寒、咋暖,依旧改变不了叶落铺地的最终结局。情感、生命同样也只是依此重新演绎了一番而已。

  写到这里,因了一个好友的问候,而破了刚才的宁静。突想起常被人告戒的话语:只要心理年轻,你就会永远年轻,怕只怕心理承认老了,就一切不复还了。何谓心理年轻?我这样的感受,是心理苍老了的表现?不得而知。曾经,以为着自己,如此的心态是情感极度疲乏后的颓废,现在想来,其实不尽然。是年轮让我经历了这样的一切,或许,根本不可能指望到了秋冬之时,还能绽放春夏的热烈,偶尔有的峥嵘,也犹如了围炉中碳火燃烧时的“哔、钋”之声,响亮、清澈,却犹其的短暂。看着镜中依旧年轻的容颜,自知也是靠了先天的赐予,和能耗去我整月工资下LANCOME的滋润了。而心理,却是无可避免地随了岁月,走过清涩、灿烂、终究还是沉淀下所有,落了平淡。这样的偏差,在观似依然娇妍的容貌中显示,或许真的是突兀的。

  犹如落叶纷飞时,除了坠地后所拥有的塌实,在跌落的过程中,那偶露的光芒闪耀和悲苦伤痛,终究还是形成了一个矛盾的所在。曾经,瞎想了,那凋落后的树叶,往往呈现了缺角和残边,细细思之,未尝不是挣扎后的结局呢?!天真的容颜下,有那玲珑剔透了之极的成熟,我只不知,是幸?是不幸?是财富还是损失?心,于是起了微澜,晃悠着,失去了先前曾有的平和。也不禁宛而笑了自己,那点滴留下的平实、恬然的心态,也只在了那一时呀,仍是敌不过瞬忽而来的微弱变化。就算,一颗小石的无意闯入,还是能激起平静湖心中那圈圈涟漪的荡漾和蔓延的。

   我,坐了这边,久久未能回神,有了片刻凝神后的空白,终于,无语为续雨,似乎没有停的兆头,落暮后的阴暗渐渐笼罩了天地,更兼狭着冷风的卷袭,扑扑簌簌敲打着窗台,透着丝丝的寒凉。这时的心境,全无了先时的温婉,或许,那刹那间的淡淡祥和,也只是因了这雨的关系吧。

15、春去春又回,多少感伤事,令人潸然落泪。

 “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多么令人伤感的词句!
  世事难料、世态炎凉,人生多悲怆,孤独总倦顾,寂寞总相随,叹人、叹事、叹物,怎一愁字了得!!
 16、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雕栏犹在,锦书难托,这世间太多的是与非,让人情何以堪?空落的雨巷,徘徊着我瘦削的身影。我以听雨的方式,伫足而立。滑过伞的雨滴,溅起水漩的气息,淌过微凉的心绪。放下伞,拾起一些温暖的句子。前路漫漫,纵然一路风雨兼程,但是一起湿润的还有心和期许......

2013-09-10 21:06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宪政专家民主理论大师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钝初,号渔父,生於中国湖南省桃源县,中国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华民国初期第一位倡导内阁制的政治家。
孙中山的启蒙者
近现代的岭南,涌现出大批引领中国前行的先驱者,近代改良主义者,香港华人领袖何启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仅是孙中山在香港西医书院的老师,更是孙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导师。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