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专题
字体    

夕阳西下几时回?
夕阳西下几时回?
庄灿煌的博客     阅读传统中文版

 
                      夕阳西下几时回?

    [译文]    傍晚的太阳从西边落下山去了,它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呢?

    [出典]     晏殊   《浣溪沙》

     注:

     1、 《浣溪沙》   晏殊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2、注释:

       ①选自《珠玉词》,浣溪沙,此调原为唐教坊曲名,因西施浣纱于若耶溪,故又名《浣溪纱》或《浣纱溪》。有平韵、仄韵两体,均为双调四十二字,后用为词牌名。

  ②“去年”句:语本唐人邓谷《和知已秋日伤怀》诗“流水歌声共不回,去年天气旧池台”。

  ③无可奈何:不得已,没有办法。

  ④香径:花园里的小路。

     3、译文1:

        听一曲以新词谱成的歌,饮一杯酒。去年这时节的天气、旧亭台依然存在。但眼前的夕阳西下了,不知何时会再回来。

  无可奈何之中,春花正在凋落。而去年似曾见过的燕子,如今又飞回到旧巢来了。(自己不禁)在小花园中落花遍地的小径上惆怅地徘徊起来。

        译文2:

        在去年的旧亭台上写了一曲新词,倒了一杯酒,我坐在那看着夕阳西下,突然想到夕阳西下有多少时间已过去,已回不来?看着那花在风中摇摆而落在地上,感觉时间一去不复返,时间过去了永远也回不来了,让我们更加珍惜时间,因为我们知道留不住最美的时光。燕子飞回来了,可到底是不是去年的燕子呢?谁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好像。这让我更加懂得珍惜时光。我站在花园里飘着落花香味的小路上,一个人还不时地走来走去。我知道花落还有花开的时候,可我们的生命却不会从生。

       译文3:

        听一曲新词,饮一杯美酒,这时的天气,与去年相同,看到的依然是往日的亭台楼阁。夕阳西下,失去的时光还能回来吗?

    花儿谢了,令人无可奈何,春燕归来,却似去年的相识。我只能小园香径独自徘徊。

 

    4、晏殊的生平见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5、此词叙述孤独之情但是不自苦。孤独本来是人生不可避免的常事,亦不一定是坏事。常人怕孤独是因为不能深刻领会孤独的深刻含义的缘故。

       晏殊写孤独,其是深刻的知道人生之中孤独是随时相随的,应泰然处之,没有必要哀叹伤感。一切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没有必要伤神悲戚。人有人性,物有物性,各归其主,两者是相通的,不相同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相通是人赋予感情的结果,不相通才是其本质的规律。

        到今天,词是新词,酒是新酒,但是“天气”“亭台”仍然还是去年的那般模样,仍然没有改变。其实,天气、亭台原不仅仅属于旧时,亦没有必要唯独属于今日。有新词新酒,那么天气、亭台当然亦有新意。对于像旧时一样的天气、亭台中饮新酒、唱新词,也不一定没有旧时的意绪,也未尝不能唤起旧日的往事。然而,新和旧毕竟是不能完全交融在一起的,两者是不能完全替代的,新就是新,旧就是旧,时间的向前流动性——一维性,使得新旧事物在永远的不断更替中,也事物是发展变化的,不会永远一层不变的,我们岂能因新旧事物的不同和变化而伤神呢?今天,有的人翻译此词的时候,说晏殊的这一首词中必定蕴含着对旧人的怀恋之情绪,有一种“人去亭空”之感慨,这样细说是没有必要的,翻译得太细的话,不但不能理解晏殊词中所要表达的东西,反而使晏殊词的意境过于狭窄和走进死胡同。

       “夕阳西下几时回?”一句,有的人认为这句要表达一种对斜阳的惋惜之情,仔细的品读,此句也并不一定就是这个意思。夕阳今天已经西下了,也意味着今天即将结束,不复回来了。而“几时回”,反问之中已有答案。作者认为,既然夕阳西下已经不能返回,是挽留不住的,那么,就不必刻意的去挽留和哀挽,也没有必要非要今天的夕阳重新升起来。既然一切都是无法挽回的、也无可挽回的,就没有必要徒叹奈何,这是晏殊词中经常透露出来的一种极富人生哲理的人生态度。

       在词的下阕中,“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两句,可谓古今天下的绝对,杨慎在其《词品》中称之为“二语工丽,天然奇偶”。这两句是描述时光流逝的话,时光一去不复返,光阴一去不可留,故不必尽力去挽留,一切依旧自然最好,也即是顺其自然。花既然没有情感,是无情之物,看见花凋零而惋惜者是白白的叹惋。燕子固然“似曾相识”,而燕子春去秋来当然是燕子作为燕子的物性使然,与寻人恋旧是没有任何关联的。宇宙间的万物,人的人性,物的物性,各自都有自己的本性,它们之间是互不干扰的,这才是最正常的世界,因此不必因花的凋零而感伤,也不必因燕子的来去而怜惜。

       由此可见,晏殊拥有一颗豁达之心。这也正是他不在小园那布满落花的小径上无奈地徘徊的原因之所在。“小园香径独徘徊”一句并不是感伤之语,而是诗人面对时光流逝、无可挽回,有所悟之后做出的一种不同于常人的超然之举。在这种独自一人徘徊的场景中,诗人对宇宙人生有了更深一层领悟,在没有喧闹的孤独中,更利于思考,对宇宙、对人生的哲思。独徘徊的过程中,他的内心并不孤独,他更喜欢这样的独徘徊,“孤独”的徘徊中,其实“独”应理解为孤单,而不是他的内心的孤独,在这样的表面孤独得情形下他才可能有对人生和宇宙更深层的思考。

        在这“孤独”的沉思中妙手偶得的小词或是晏殊的其他词中,都可以领略到晏殊词多含对人生、宇宙的哲思——顺其自然。(作者:杨静)

 

        6、宋朝尚文,对文人尤其宽容。晏殊有幸生活在那个时代,又是一个志得意满的达官贵人,诗酒构成了他生活的主题。叶梦得《避暑录话》里说他“喜宾客,未尝一日不宴饮。”由此可以确认《浣溪沙》应该是晏殊在筵罢客散之后的作品。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晏殊当时的情景:酒微醒,头微熏。客人都离开了,夕阳西下,他独自一人徘徊在自家花园的小径上,亭台依旧,四时变换依然,那些似曾相识的燕子也回来了,但春尽花落,它们如期的归来带不回逝去的光阴。

       《浣溪沙》描写的就是这样的事,平和自然,凄婉含情,直抵我们最柔软的部位,撩起敏感的神经,让我们怦然心动。

        在苏东坡之前,诉说性情的长短句相对于励志的诗,是文人不登大雅之堂的谴兴之作。因此,我们更不应该苛求晏殊,他的词作固然是少了一份烟火气。但何尝不是抒发真性情呢?诗言志,词言情。宋初的文人大都持这种观点,这是诗的悲哀,却是词的荣幸。我们觉得宋诗面目可憎,就是因为它太讲究文以载道,流于假大空,干瘪,少了鲜活的血肉,感觉不够亲切。倒是词最初不登大雅之堂,自烟柳花巷始,继而进入文人的圈子里,到底蔚然成大,把同时代的诗给比下去了。

  “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晏殊《踏莎行》),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热闹过后的寂寞会更寂寞,在那个“昨夜西风凋碧树”的夜晚,寂寞得受不住,才会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晏殊《蝶恋花》)。这已经不是寂寞,这是凄凉了。它无关乎富贵,也不是无病呻吟,它是对人生的终极追问。能写出这种词的人,如果身世横遭变故,一样可以写出《红楼梦》这样的鸿篇巨着。作者:兰陵老生

 

      7、初读这首词,还是豆蔻花开的烂漫时节,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懵懂年纪,喜欢词中流露出的美好感受,时光冉冉,词作清丽优美如故,再次细细品读,仍是觉得美,只是悟出的深意已和早年大有不同,真的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晏殊在闲适自得的日子里,把酒言欢,听曲暖暖,在这样酒醺微醉的情境之下,情不自禁追忆起去年今日来,景色美丽依旧,心情却难以回归当年的愉悦。夕阳西下几时回,笔锋一转,从略带悠闲欢愉的心态,忽然变换为暮色夕阳下的伤感忧思,生命流逝的无限感叹。一切景语皆情语,夕阳西下的垂暮之景,此也是晏殊心境的敏感再现。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这一联是这首小令中最为人称道的一句,也最为人们熟知,花开花谢,岁月更迭交替,这一切本来就是人力所无法控制更改的自然变化,时光不留人,逝者如斯夫,虽是痛惜美景不再,留恋昔日的欢乐,也是徒然。无可奈何四个字将晏殊的惋惜心情,清晰的展现出来。再度归来的燕子,不是仍然像是去年此处的旧识吗?似曾相识与无可奈何相对应,延续了作者的落寞情思,隐隐中却增添了丝丝聊以慰籍的乐趣,那回归的燕子绝然不是去年的那只,但那似曾相识的感觉却也让我心动啊!小园香径独徘徊。在香飘满园的小路上独自徘徊,晏殊在想些什么呢,思考些什么呢,我想更多的是袅袅的惆怅了……(fx38548

 

     8、  此词之所以脍炙人口;广为传诵,其根本的原因于情中有思。词中似乎于无意间描写司空见惯的现象,却有哲理的意味,启迪人们从更高层次思索宇宙、人生的问题。词中涉及到时间永恒而人生有限这样深广的意念,却表现得十分含蓄。

  回过头来再看一下这首词,作者在回忆旧时的美好生活,可是,夕阳西下,光阴似箭,那昔日的情景何时能再现?落花坠地,更引发词人年华流逝的无可奈何之感;似曾相识的燕子去年飞走今年尚且还会归来,而过去的岁月却一去不返了。

  想到这里,词人不禁独自在园中充满花香的小路上徘徊。思想与动作构成双重叠合,在徘徊沉思中遥应上片的回忆,造成循环往复的态势,使读者更加感到时间的宝贵,与诗人产生强烈的共鸣。

 

      9、 是走了,萋萋芳草挽不住那一份别情,更有那雁去声,挽不住你离去的心. 

   风,吹来;风,拂去.几千年的等待,几千年苦修的份,原来只是为了今世的我们,断肠分别的过程.

  芳华依旧,道边的野菊花,还沉浸在梦中.而我们,从梦中醒来,走上了分别的长亭.

  不是说,要相守每一个暮霭晨昏吗?不是说,要比一世一生吗?不是说,要与我,踏断天涯阡陌,走遍万千山,寻觅一个小小的乐园吗?

   缘何,在这样的季节,你要启程远行?

  风无言,月无痕,更有那呜咽的晚钟声,低诉着曲人散的悲凄.

  就这样,踏上了分别的长亭;就这样,憔悴了我一千年的心.

  别问我,今后还可不可以再续前缘;别看我,满溢愁万怨的眼.

  一定是细雨打湿了睫毛,我没有哭泣.起风的时候总会有细雨悄悄落下.

  落花已经飞尽了,雨洒庭前的日子,还很遥远.你可以忘记,伯牙子期的故事;你还可以埋葬,看彩霞天的日子.

  风,依旧在吹.离去的你,可否还会忆起我的泪,我悲,我的凄迷.

  曾经看过的星河,依然隔着牛郎织女.而我们,没星河相隔,却依然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夕阳西下了,倦鸟已归.古寺的钟声又在苍茫的原响起.四周很静,只有凄恻的晚风,仍在执着的吹. 似水的柔情,还是化作了云烟.如梦的归期,不在冬季.我知道,此一去,你便永远成了我梦中的影子.银雨辰

      10、不会再傻傻的问自己或别人"夕阳西下几时回?"这只是痴人说梦,因为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有聪明人叹息着说:"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2013-09-10 21:05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学贯中西品读东西文化
林语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国文学家、发明家。福建省龙溪(现为漳州市平和县)坂仔镇人,乳名和乐,名玉堂,後改为语堂。美国哈佛大学比较文学硕士....
晚清改革家强权人物
袁世凯(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号容庵,河南项城人,故又称袁项城,清末民初的军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统的领袖。袁世凯出生於清咸丰九年八月二十日(....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