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专题
字体    

两岸青山相送迎,争忍有离情?
两岸青山相送迎,争忍有离情?
庄灿煌的博客     阅读传统中文版


        两岸青山相送迎,争忍有离情?

   [译文]   钱塘江两岸秀美的青山整天在为离别的人们送行,可这山山水水懂得离别之情吗?

   [出典]  北宋   林逋   《长相思》

     注:

     1、《长相思》   林逋

    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谁知离别情?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2、注释:

     长相思:又名相思令。

      相送迎:又作相对迎。

      谁知离别情:又作争忍有离情。

      吴山:在杭州钱塘江北岸。

      越山:在杭州钱塘江的南岸。

      罗带:丝织的带子。古人常把罗带打成结,比喻同心相爱。



   3、译文1:

    青翠的吴山,清秀的越山。钱塘江两岸秀美的青山整天在为离别的人们送行,可这山山水水懂得离别之情吗?

    离别的人儿泪眼相对,哽咽无语。有情人未能成眷属,潮水已涨满,船儿就要出发了,留给他的是一生相伴的“长相思”!

    译文2:

    钱塘江北青翠的吴山,钱塘江南清秀的越山,成天价俯看着征帆归舟,似在殷勤送迎,好生有情。可此际,一对有情人儿正依依江岸,难分难舍,那山却依旧招呼着行人归客,全不管他俩的离情别绪,真个是无情透了。

    钱塘江水似乎也是无情,这对有情人,同心结子还未打成、定情之期还未说妥,它却涨起大潮,催着行舟早发。可是,当他俩泪水盈眶之时,它也把潮头悄悄涨到与岸齐平;似乎只等着泪珠夺眶而出,它也要让潮水温向四野一般。


    4、林逋 (967~1028) 字君复,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少孤力学,恬澹好古,不趋荣利,隐居于西湖孤山。未娶,以种梅养鹤自娱,人称“梅妻鹤子”。卒谥和靖先生。善行书,工于诗。其诗多描写隐居生活,能以疏淡之笔墨,勾画出形象生动的画面。尤长于咏梅,以《山园小梅》最负盛名。存词3首,清丽隽永。有《林和靖诗集》。


    5、此词采用民歌中常见的复沓形式,以回旋往复、一唱三叹的节奏和清新优美的语言,托为一个女子声口,抒写了她因爱情生活受到破坏,被迫与心上人江边诀别的悲怀。

  上片起首两句,用民歌传统的起兴手法,叠下两个“青”字,色彩鲜明地描画出钱塘江两岸山明水秀的江南胜景。接下来两句,以拟人化手法移情寄怨,借青山无情反衬离人有恨,深切道出了有情人诀别时的痛苦。

  过片两句由写景转入抒情。写行者与送者。临别之际,泪眼相对,哽咽无语。结拍两句含蓄点出了他们悲苦难言的底蕴,并以分别后的一江恨水抒写有情人的离情别绪。古代男女定情时,往往用丝绸带打成一个心形的结,叫做“同心结”。“结未成”,喻示他们爱情生活横遭不幸。不知是什么强暴的力量,使他们心心相印而难成眷属,只能各自带着心头的累累创伤,来此洒泪而别。这两句以景语作结,创造出一个隽永空茫、余味无穷的艺境。


    6、“两岸青山相送迎,争忍有离情?”这两句以拟人化手法移情寄怨。“青山相迎送”洋溢着喜悦之情,“争忍有离情”,由景转情,由喜而悲,感情起伏跌宕,借青山无情反衬出离人有恨,深切道出了有请人诀别时的痛苦。这两句语言清新,感情真率,唱出了吴越的地方风情,这名句如一朵溢香滴露的小花,盛开在唐宋爱情词的百花园中。


    7、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争忍有离情?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读这首林甫的《长相思》,真如安意如所说,有数不清的哀伤。
 
    人越来越理智,却不够聪明。冷静背后,总留下那么一点点时间,用来怀念过去的时间,以及,想起你。
 
    太执着的人,总是要用现实来磨炼。磨的差不多了,已经伤痕累累,同时也刀枪不入。

    8、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争忍有离情?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林逋为何不娶,咱不知晓,不过林逋这首爱情词,大大的有名,值得一观。

     我隐约记得有一个版本将“争忍有离情”,写作"谁知别离情”,比较一下也不知哪一个更好。此一首颇有晚唐民间曲子之风,大可以与白乐天那一首“泗水流,汴水流,流到瓜洲苦渡头"相颉颃。"吴山青,越山青”,真不知道林逋每日面对着默默的吴越二山,有何感受?勾没勾起过苦涩的单相思?想没想起来青梅竹马的初恋情人? “两岸青山相送迎”,初看之下,以为只是说青山相对,似乎情侣脉脉无语;深究下去.却好像是说江上往来迎亲舟船络绎不绝。如果让一个犯相思病的人,天天目睹别人迎亲嫁娶,真比针刺刀扎还要难受!

    “争忍有离情”,争忍,怎么舍得之意也。此情此景,咱们二人怎么舍得分离呢?“君泪盈,妾泪盈”,伤心之处自然要哭了。唉!既然没有办法相守,就让我们接吻来分离!“罗带同心结未成”,原来“永结同心”只是一句空话!“江头潮已平”,潮水已涨满,船将离岸,一出离别的悲剧还将上演。


   9、林逋,字君复,谥和靖先生。隐居西湖孤山,种梅放鹤,到江南梅熟时节,就有小贩上孤山,在他门前买梅。他将卖梅钱交给童子,放进一瓮中,到要沽酒买米时令小童取出,既清洁又方便。有二十年,他没有踏入城市一步。

    中国如果有隐士排行榜的话,林逋怎么样也在前十之列,再没有人像他隐得这样纯粹,淡漠,甚至飘逸了。所以不敢去妄自编造他的爱情,宁愿叫他寂寞的干净,干净的发白,也不愿将他扯进一些无聊的传说中。
 
    可是,我猜测他是有过爱情的,不娶,无子,不代表没有经历过爱情;终生不娶,或许不是无情,而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后的情深难改。元稹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他自己并没有这样做,而林君复数十年隐居,清心寡欲,倒真应了那一句“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是哪一天,江头潮已平?是什么时候开始,心潮也平了。时间如风,再也撩不起心底的波澜。他一生静静守着他的“梅妻鹤子”,终老。没有怨言。在他的诗里找不到一丝痕迹,只有梅,暗香如故。
 
    哪一年,哪一个人,让一生改变?他不说。爱情,对有些人来说,是血液里跳动,始终沉默如黑夜的声音。
 
    隐秘而一生相伴的长相思,是属于爱情最初的神话。长相守,是最后的。

 
    10、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争忍有离情?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林逋《长相思》

  有一种心情,它不是恨,却比恨更让人痛心;也不是爱,却比爱更让人无奈;又不是悔,却比悔更让人百转千回。

  这一种心情,请允许我称它为思念吧。

  你恨,你可以一刀两断;你爱,你可以直抒胸臆;你悔,你可以抛开一切从头再来。

  可是,在这个季节里,在这个红叶黄花,碧野朱桥的北国之秋,思念像细密的网,织住了每个离人的心,丝丝缕缕。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思念一个人的心情,在愁肠缱绻的宋词里,汹涌却又不动声色。独倚西楼的女子,从早到晚,从月明到月缺,从双飞的燕子到飘落的黄叶,从秋菊到冬霜,季节斑斓的色彩在眼中都逐渐成了黑白……晏几道的《思远人》中说: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我不知道,是泪水迷蒙了眼中世界的所有色彩,还是被思念侵蚀的心让心外的一切都变成了空白。

  林逋的这首《长相思》,道出了多少苦离别,道尽了多少空挂牵。一直以梅妻鹤子的高洁形象在文学史上愀然而立的和靖先生,怕也是年少时有过那么一段轻狂恣意的情思吧。其实说穿了,谁没有过或热烈或淡然的爱恋呢。那些最终超然尘世的人,许是被爱和思念,吸干了心里的最后一滴泪水,于是从此忘记一切,只因,心已成灰。

  吴越青山相送迎,谁知此间别离情。君心妾心双泪盈,同心未结潮已平。离别是残酷的,又是现实的。面对江边欲行的船,所有的往事在百感交集间浮上心头。当时携手处,才子佳人,昔日花间盟,郎情妾意,都化作江水东流。永结同心,不过是一句再好听不过的空话。今日一别,天涯难觅。任凭你怎生思念,那个人再不会在你回首的刹那,出现在灯火阑珊处。

  江水悠悠,中有多少离人泪。这边空自叹嗟,相思难休,那边青山依旧,绿水长流。

  心中事,事事伤心。眼中景,景景凄迷。意中人,飞鸿难寄。

  记得某一首宋词中有一句是这样写的。拼今生,对花对酒,为伊泪落。

  宋朝烟雨飘摇的江南,那些阅尽千帆的女子,纵然纸醉金迷,红衫翠袖,巧笑倩兮,眼波流转,内心却注定终生的寂寞。她们不是没有试过去爱和被爱,然而最终大多落个西陵下,风吹雨的结局。在那个时代,值得她们将一生飘零的归宿托付的男子,委实太少太少了。拼今生,对花对酒,为伊泪落。情深至此,付出至此,足够了。赔上无尽的凄苦怨恨纠结痴缠,真的不值得。

  思念磨人。
  两情若不是朝朝暮暮,欲得久长,实比登天还难吧。

  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
  ——吕本中《采桑子》

  此心此景,此思此念,此情何时绝。


  
    11、一方端砚,一枚玉簪。葬着他最后的情深以往。
 
  千百年呼啸而过,历史留给我们的永远都只是浅露的表象。

  我努力的想在泛黄的记忆长卷中去搜寻那个落拓的影子。

  苦思弥久,却,只记得,他,不仕不屈,不与春秋,一蓑烟雨,一怀明月,梅妻鹤子,伴其终老。

  他,是---隐士林和靖。

  参禅论文,烹茶煮酒,孤花冷月,一世清凉。

  我在想,倘若没有那阙词,我会以为,这个男子,身上干净清冽的连爱情的痕迹也未曾留下。

  直到,某一天。那阙《长相思》跃然眼前。

  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争忍有离情?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总是不免,被这样的字眼打动,心间,便扑扑簌簌的生出落寞来。

  原来,所谓的梅妻鹤子,都只是,他的借口。

  他有他的曾经沧海,当一个人执念于除却巫山非云也,从此,再也无力去爱的时候,只能将无法安放的一网深情寄于孤山孤水间。

  心知,青山依旧,红颜不复。

  未曾料想,那是怎样的一个女子,自天涯两别后,竟生生的扼断了他此生的情愫。

  或许,正是如梅如雪的那一抹白,挽就了他一生的追念。

  来不及,将你轻拥在侧。来不及,将你捧与手心。甚至,来不及,说爱你。命运,便已经优雅的挥一挥手,上演了告别礼。

  “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己平。”我几番掩卷,怯怯懦懦的不敢细想,那么,至此,心潮,也平了吗?

  也许,那些昔日的繁华过往已然足够温暖安放他的余生。

  也许,她留在回忆里的那一抹巧笑秀靥,已然足够点亮他此后的每一段流年。

  徜徉清风,醉卧流云。

  苏子亦作“人间有味是清欢。”“一蓑烟雨任平生。”却始终无法人如其文的洒脱疏狂一回,在现实面前,不得不往返流连于名利尘嚣之间,左右逢源,上下浮沉。

  而,这个男子,却淡然于笔墨之后,于残山残水间了此一生。

  也许,当我为他的爱而不得,得而不守唏嘘感叹之际,已然有人在为他的乘风逐浪,一世无双暗暗叫好。

  是的。有时候,遗憾,也是一种成全。

  且不去作想,梅妻鹤子后隐匿的曾经沧海他能否放下,且不去论证,素砚玉簪后隐藏的是怎样不为人知的一段情,足以,吞没他一生的一段痴恋。

  或许,我一直更想妥帖安放在字里行间的,是他的孤标绝隐,如斯深情。

  疏影。暗香。

  容我闲来荡开一笔,可还记得,千百年前,有两个人,留下一首诗,两阕词,毅然绝立于史书之上,成为咏梅叹雪的千古绝调,自此,无人可与之比肩。

  其中一人,便是如上的林和靖。
  还有一人,他,叫--姜夔。

  想起他,是因为前段时间一直痴恋的那首“旧时月色”。

  他说,一抹似曾相似的风月,几番凌波相照,便想起斯年,他梅下弄笛的清音绝韵来。唤起梅边玉人,不顾清寒,与之攀折那抹摄人心魄的皎之若雪。而今,却如同何逊垂垂老矣,不复当年,凌风词笔。正愁上心头,却又一次为那竹外的芬芳竞逐,暗暗神伤。

  或许,他心许的落寞,正如---‘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

  江南水乡,孤清寂寂,惆怅,千里殊途,夜雪初霁,连相思,也无从寄语。翠绿的青樽,满了又满,杯沿边垂落的晶莹,多像她颦眉卷帘,红妆暗泣。而竹外疏花,任东风卷起一波又一波的回忆,却始终脉脉无语。依约记得,当时,携手西湖下,那扑扑簌簌的纯白,被漫天的风雪卷进经年的离落里,几时见得?

  我固执的想用自己的方式去解读他。

  当日,赤阑桥下,他匆匆一别的那位女子。
  他心知,给不了她一世安稳,便,绝尘而去。
  以为从此,便各自为安,两不辜负。
  谁知,经年后,当他写下疏影暗香时,才发现,当年,他辜负的,是,爱情。

  很多故事,总是来不及写结局,便成了定局。很多时候,总是罗带同心未结,却已经心潮江潮俱平,任你如何回首,都发现,灯火阑珊处,除了那人,还有大片大片被剥落的岁月生生的横在中间。
  不复,以往。

  所以,我们总喜欢在掩卷后,轻轻的叹一句:
  人生,若只如初见。

 
    12、林逋这首词,是以一个女子的口吻,描写了江上送别的场景,全词以景写情,入情于景,情思缠绵,回环宛转,语短而情长。

  早在《诗经》中就有用乐景写哀情的表现方法,景之美更反衬出情之悲。林逋这首表现痛苦离别的词同样采用了这种写法。

  “吴山青,越山青”。简简单单的几个字,描绘出了离别的场景,这送别的场景美如画卷。钱塘江两岸的秀美风光用这两句词概括得很清晰:连绵起伏的山峰一片郁郁葱葱,北岸的吴山南岸的越山染碧流翠,青山夹碧水,碧水映青山。这自然的美景本来应该让人产生无限的怡悦,但如此美丽的地方却成了女主人公与心爱的人分手的地方!景再美,因为离愁也让人无心去赏,分手后,所有的回忆都会写满痛苦,这些自然的美景也因曾经负载了离愁而成了记忆中不可触摸的景致。这就如唐明皇失去杨贵妃后,“行宫见月伤心色”一样。月儿总是美丽如初,但因为当初曾把这月儿当作伊人的脸,而今伊人已魂飞天外,永远不可能相见,看见月儿必定睹物思人,更增伤感!“吴山青,越山青”,这么美丽的风光,偏偏要与心爱的人分别,从此再没人与自己同攀青山,同游碧水,怎么不让女主人公伤心欲绝!

    青山有知,应该也会感染离愁。“两岸青山相送迎”,把青山人性化,赋予了它人的性格。青山千古静立,曾看过多少送往迎来,曾历过多少生离死别!两岸青山目睹过无数人间悲喜剧,早已不再为人的感情而大喜大悲,或许只是礼节性地“相送迎”,所以面对这送别场景,依然静默。这不能不让女主人公生出“谁知离别情”的深深感叹!青山看似多情在替人送迎,却对这离愁别恨毫无知觉,对情侣间的分离毫不在意。其实不止青山不解离别情,就是自己的亲人朋友又谁能有那深刻的体验?这离别的痛楚只有自己才清楚,别人是不可能体会得那么真切的,那种痛彻心肺的感觉只会萦绕在恋人的心中,只会让自己伤心欲绝!“谁知离别情”这一句反问,形象地揭示出主人公内心痛苦已极,却无处倾诉,只能深深被痛苦啃噬而无力自拔的内心情状,言简而意长。

  整首词的上片用景色优美的送别场景,反衬了离情的凄切,达到了以乐景写哀情的目的。而词的下片则直接写分别的画面,更加沉痛缠绵。

  这对有情人分手在即,从此就要天各一方,再难相见,就是望断天涯路,也望不到心上人,这情这景怎么不让人泪湿衣衫?“君泪盈,妾泪盈”,因为爱之深,才会痛之切。“莫道男儿心似铁,对满山红叶,尽是离人眼中血”,挥手而去后,相见只能在梦里头,这深深的别离之痛,任铁石心肠的人也难抑眼中热泪!泪眼相对,不知还能说什么语言,也许什么语言都成了多余的,都成了苍白的。这痛苦不是任何语言可以安慰得了的,只有牵住手,不分开,才能没有了伤心,但那又是不可能的,看来只能是含泪凝眸,把这最后的画面永远定格在记忆深处。人生总是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多么深厚的感情也不可能完全阻住分离,太多的理由让人不得不选择离去,哪本文来自江苏省江都市丁沟中学张广祥的博客怕眼泪流成河!“君泪盈,妾泪盈”,多么伤心而感人的画面,想一对有情人只能“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这情这景怎不让人痛断肝肠!

  虽然两个人是那么相爱,却难结连理。“罗带同心结未成”,本来君有情,妾有意,两个人心心相印,可现实总是有理由让两个人不能走到一起,不能永远相守,只能分离。虽然这一对爱侣早已把对方看成自己的爱人,早已暗结同心,彼此表示过忠贞不渝,但现实却让两人被迫分开,从此天各一方,容颜难见!分手后,回想这段情缘,只能泪湿枕畔,只能在梦中再把手牵!
  送别!送别!多么不想放他走,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走,多么想留下来,也只能狠狠心离开她。纵使有一万个理由不能分开,也会有一万零一个理由让他们分手。“江头潮已平”,潮水已退去了,还有什么借口不登船而去呢?那退去的潮水如消逝的希望一样,让女主人公更加伤情,爱人马上登船远去,茫茫江面上,将只看到水天一色,连那带走心爱的人的船也将无影无踪,自己伫足江边,就是望成石头,也不会看到归舟,这一次分手已经写上了永别的绝望!
    再也不可能有什么音信,再也不会看到对方的身影,只是这情这爱怎么可能就此了结?从此后,女主人公将如何度过这漫长的人生?是不是还会怀着一颗绝望的心来江边寻找分手的痕迹?是不是还会在每一个夜晚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所有的一切,词中没有交待,只是让读者用自己的想像去填充空白,语尽而意无穷。


    13、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争忍有离情?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林逋 长相思

  有人说:“每一点绽放都是前尘,每一棵芥子都是世界;每一种情爱都是因缘,每一次轮回都有纠结。生命能量是一个圆圈,生生不息的循环着,如果没有找到中心点,人生就无法得到圆满。”

  寻找。是否就是人生的主题?寻找的路上有多少想象?有多少绝望?有多少彷徨?

  从疑惑走向真挚。原来,幸福只是一个方向,不是一个地方。

  流言总是纷纷。悲喜,对错,却无所考证。两个人的命运,一个人的战争。

  沿着花落花开的方向生出飞翔的翅膀吧。秋天的天空从不拒绝流浪,从不拒绝遗忘,从不拒绝忧伤,从不拒绝歌唱。

  还是歌唱吧。即使凋零,即使苍茫。歌声中推开清晨的窗,是否一朵瘦弱的菊花在你的窗前,盛开着爱的芳香?

  十月,来得简约.一澄秋湖,一湖明澈。

  是谁在打捞这一湖秋色?

  相约和你一起种植一片梦,遮住真实的自我,遮住黯然的现实。

  种植一片爱,被阳光包围。

  借一缕轻柔的风,借一群苍茫的雁,借一园盛开的蔷薇。借一片秋天的田野,借一个凝结的相思……

  人远,天涯近。借一段你的旋律。轻唱我的心曲。

  回忆 在时间里沉淀

  时间 在回忆中消失

  触感 在重覆中麻木

  我们 在麻木中重覆

  爱情 在指缝间承诺

  指缝 在爱情下交缠

  没有 在拥有中挣扎

  拥有 在挣扎里回忆

  ……

  杯酒,摇曳。枫江,烟水。云层,跌落。转眼成诗。我是那么珍惜你给的幸福。

  一个城市,曾经因为一个美丽的梦而变得温暖,轻盈。

  跌跌撞撞,尘埃落定。谁亏欠谁的幸福?谁惦记谁的追逐?

  寻找心底残存的安慰。哪里才是家园,哪里才是彼岸?

  告别栀子花开的季节。谁还会是谁杯中永远温存的那杯水?

  深深爱过一人,带着一段洁白无瑕的爱恋离开一座城。

  人远,天涯近。城未倾,爱已逝。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那些古老的誓言,是发黄的古体诗。再没有人会想起。

  你给我一个问号,用尽所有的心思,我却不知如何解答。

  最终,我只是一个影子。

  梦,水晶般破碎,是什么改变了季节?

  轻声弹起我的吉他,在十月的薄雾中我愿意和叶子一起消失。

  我不想停留在故事的起点。

  我不想荒凉和寂寞变成了现在的主题。

  我也不想让你失去整个春天的味道。

  逃离这尘烟月色吧。谁一直在耳边重复着那句话——城未倾,爱已逝。

  人远,天涯近。在一切都还来得及的时候转身。

  高山峨峨,河水泱泱。我们微笑着看完墓地里的鲜花,轻轻的道别吧。

  路过死亡之后出发,我们还要勇敢的跟着光阴奔跑。

  我们都要是幸福的。我们都还会听到风的微笑。


    14、“只缘感君一回顾,从此思君暮与朝”,想你,而你在远方,提起笨拙的笔,却才知自已的语言是如此匮乏。缤纷的汉字、美丽的汉字、神奇的汉字,千万道笔画、千万种组合、千万分思念,依然无法表达心底那抹馥郁柔美的芬芳,那份对生命感激的虔诚。 

  思绪如林间清澈的河,缓缓流过青草鲜美的山坡。依然清晰记得,初见时那份乍然而惊的恍惑。当千帆过尽,岁月已渐渐苍老成枯黄的树叶;当明亮的双眸不复光彩,心湖变的干涸,你终于来了,来了。那样的卓尔不群,那样的神彩落寞。月下,清纱覆你为裳,星辉点你光亮,一叶白帆,你悠然而至,驶过我伫立的沙洲,回眸、挥手,一颗心从此掉进你温柔的海。
 
    前生,今世,冥冥中,是怎样的缘,牵扯、纠结着一根根神奇的线。多少个日子的祈祷、等待,才终于与你相遇,相遇在茫茫人海。也许终不能携手相伴,可是多希望自己可以拥住一份永远,那怕只是虚幻。望你深遂的眼,默默问你:亲爱的,你会紧紧握住我的手吗?今生今世......
 
  “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争忍有离情。”....临别时你吟的诗,唱的歌依然在耳边萦绕,而你已在千里之遥的他乡。想你此时可是正踏着夕阳行在绵绵古道,去寻觅记忆中刀光剑影的豪情万丈;抑或在幽禅的寺院,燃一柱青烟,面壁静穆而立;还是已徜徉在远古的丛林,正倾听松涛阵阵、竹叶轻摇,恍然抛却凡世间一切俗尘杂念。而此时的你,可否听到遥远的天边正传来一支暖暖的歌。那歌声,正承着五彩的霞云,越过青山的高旷、碧水的长波,伴着清晓的钟声,和着暮落的横笛,若彩蝶翩翩,一直飞向了你缤纷的梦里。 
  梦里,请听我为你唱一支歌。我将用清甜的木箫来伴奏,用心灵的相契做和弦,再撷来百花的芬芳做舞蹈,柔静的月光为幕布,然后用最最深情的声音唱起,唱起一支暖暖的歌。不让那朝来寒露晚来风,浸凉你单薄的身躯;不让他乡的好天明月,笙歌燕舞,迷惑你疲惫的眼睛,你会用心地倾听吗?

    为你,唱一支歌。让飘着歌声的原野芳草如锦、花开满坡;让蔚蓝的天空盛开一处丰美的果园;让温馨的小屋春意永驻;让点点星光绵延成爱的莹火,沉淀、闪亮在澄明的心海,无星无月的夜,依然温暖如斯,一任红尘繁花落尽,你我独拥,一份简单、明净的快乐。
  
  平凡的岁月,唱一支暖暖的歌,陪你风风雨雨,地老天荒。……


    15、岁月总是让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有着深刻的眷恋,怅然辛酸,过往情踪,如梦如幻,借着光阴的红线,在若隐若幻的记忆中寻找着曾经的故事。花香漠漠,落花盈盈,却不见伊人。

  这让我想起林逋的《长相思》: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争忍有离情?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我算不得多情的,但是每次读,都有淡淡的说不出的哀伤之意,心底潮湿欲哭无泪。哪一年,哪一个人,为谁改变了一生。爱情,也许对于有些人,是血脉里搏动的灵魂,始终沉默如黑夜里的眼睛。那隐秘一生的相思,是爱情最后的神话。

  如那些失落在红楼梦里人,她没有等到她的宝玉。看旧版《红楼梦》不知有多少人曾羡慕过她,名满天下的“林妹妹”让人怜惜,感叹她的病逝,人们总是习惯以自己的标准去判断别人的际遇好坏。她始终是她自己,不为世俗所淹没,不留恋做演员的虚荣,其实她的出家也只是一个因和缘的结果,她需要另一个人生阶段,她依然是她自己,不需要为此惊讶。

  正如书上所说,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转换的心境,容颜,只可忆念,不可靠近。每个人命运的脉络看似混乱,实则清晰,过程也清楚。如时光之水,波平如镜。一颗石子落下,波光潋滟,水皱了眉,那些记忆的碎片,灵魂中厥如的画面,在瞬间,不容遗忘的映出。

  有些永恒没有尽头,有些等待没有结果,那些爱了不再爱了的故事,那些沉淀成文学作品的经典,有时,何尝不是一种无奈和留芳。世事沧桑时光如水,岁月的车轮碾过的风花雪月悄悄的在心上划过一道痕,饱含着一种别样的情怀。

  红楼是戏,世事如梦……


    16、三月,是等待的季节,比如,含苞的兰,泛绿的树叶,抽絮的柳。
  
  那丝丝缕缕的寒意还未褪尽呢。城外,已是烟波云绕,逼近的春意,带着一韵浅墨,便撞开了城门。
  
  我站在正午的阳光下,看着河水盈盈,林逋的《长相思》写到;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争忍有离情?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我的心,一如这城,站在三月,却不争春,是一襟冰浅的思绪,撩拨着河水。河水之上,是婀娜的柳枝,垂挂的枝丫,探进河水,惹着飞虫舞动。
  
  说风景,谈着季节。
  
  三月,总是等待,等待春暖。这个城,有着清淡素白的情结,在三月,被风吹的飘飘袅袅。
  
  喜爱摄影的友友,拍下一城的柳絮,一簇簇含苞的白兰,浅浅淡淡的绿,垂挂的柳枝,惬意的游人,鲜明的一组风和日丽的三月画卷。才几天功夫,那柳枝,便换了颜色。兰花,是三月开花吧?那簇白的洁净,让心轻轻的颤一下,再颤一下。
  
  有生活的平静和细碎,有季节的花开叶绿,他的城,有朴素的味道,色调,素而不淡,浅而不薄。
  
  说春暖,谈着人情。

  
  等待,一树花开吗?
  
  三月桃花四月天,我的城,走着风絮的落英。总是不能放开梦的一角,随岁月的脚步走远,不能回眸,时光不宽容,一些季节的羁绊,只能入住心的城堡,融进时光的色带中。
  
  行走三月,倒春寒的冷气,吹着发,脸颊,总是不能放开矜持的怀,揽着风清月柔的诗意,我的城,河水结着冰。其实,不需要等待着,当季节的轮回造次城门,这春,便闯进来了。
  
  三月,时间犹如一个孤独的孩子,锁着衣襟里清澈的心思,行走着,我拉紧薄薄的衣衫,将河柳的春意搁在身后,我是一个旧时光里走着的女子,那双散落一肩温情的眸光,总是化不开那层冰,只是,一味的贪婪着,一丝薄暖。
  
  城角的石墩上,有戏耍的孩童,有咬耳朵的恋人,风中弥漫着爱情的味道,三月的城,充斥着悸动的欢悦,烟花三月,记忆行走的城,融不进我的一弦清音。
  
  我,和影子,孤独的行走着。
  
  当暮色的黛青,剥落所有的繁华,油木的二胡声幽幽响起,那孤独,宣泄着,蹲坐在侧,细听着寂寥的声音,垂挂在柳枝上,来回荡漾。所有的情爱,变为浮尘。
  
  那时,河面平静如镜,心,禅定浮尘之外。河对面的梨花,飘着花瓣,一朵朵的接着风的吻。老人和怀里的二胡,沧桑成了一幅雕版旧画,定格在三月的暮色里。
  
  你的眼里,我一定是面目文雅的女子,素色的站在岁月一端,看着烟花梨白里折射出一份清冷的感伤,一丝一丝的揉进风中。心随风动,散漫着一段又一段碎碎的情愫。
  
  迷恋一座城,和城市的味道,总是会融进一些暖暖的情愫,一点的辛酸,一点的孤寂,在风逝的巷口,慢慢散开。其实,你携一缕温情走过我的城,一定会望见一地冰凌的文字,散着一径幽怜。
  
  你说;你的指间,是捻了花的。一个平淡无奇的细节,在那个三月,让文字演绎成一段唯美的邂逅,只是,千帆过尽的等待,苍然了岁月,我的城,走着一地碎开的孤寂和缄默。
  
  总归随了俗念,回眸凝眉,心就流了泪,季节走笔,总会遗落过往的情思,那些随风飘零的记忆,便在时光中来回碰撞,却找不到傍依。
  
  雪小禅说;爱,原来是一番轻愁,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的寂寞和陌上花开的孤单。
  
  三月,只是走着我的城,走着一肩霜花的时光。
  
  我的城,等一树花开。

2013-09-10 21:02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学者大师
梁启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号任公、饮冰子,别署饮冰室主人,广东新会人,中国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动家、学者、政治评论家、戊戌变法领袖....
为传统文化招魂
钱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宾四,江苏无锡人,历史学家,儒学学者,教育家。钱穆对中国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观感,认为中国传统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