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韵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选择语言   传统中文
你好,请 登陆 或 注册
首页 人文思韵 传奇人物 历史思潮 时代作品 话题讨论 国民思韵 民初捐助 账户管理
  搜索  
    时代作品 >>> 侯捷无责任书评及电脑散文
字体    

Programming 不必是自我虐待
Programming 不必是自我虐待
侯捷     阅读传统中文版

1997.04

我整理了最近几篇读者来函,希望与大家分享。其中有对 SDK、MFC、RAD 的看法与疑惑,有与我的谈心,也有对我个人的赞美。关於後者,我放上来是为了让大家知道,一颗努力执着的心,可以获得怎样巨大的回响,以此安慰并鼓励所有心系理想的资讯人。这些信件经过「依媚儿」的往返,展现出一问一答的形式。

发信人: moli (咸酥鸡beta v1.0)
标 题: 有关 RAD
日 期: Mon Feb 24 21:25:48 1997
来源站: 成大工科忘情小筑 来源地: 140.116.110.151

侯 sir 你好,有个问题一直想问您。现在的 RAD 产品那麽多,编译出来的程式码已经够快,尤其是 Borland C++Builder 出来後。那麽,有什麽理由还要使用 MFC 或 OWL 呢?是不是有些东西还是用 RAD 无法完成的呢?我相信很多人都想知道,毕竟,如果投资了很多心力,人家却能用 RAD 短时间的学习曲线就能做出相同的东西,心情似乎会不太好过。所以想麻烦您解决一下大家心中的疑问。谢谢您!

问得好。

Programming 的过程不应该是一种自我虐待。有更好的工具上来,一定是为了提升生产力。如果用得上手,自然应该舍繁就简。

关键在於何人曰「简」?这要看 RAD 的使用者根基有多少。我用过C++Builder,很棒,我想我因为已有相当的技术基础,所以能够轻松驾驭。如果不是有 property、event、method 的观念、对软体元件有使用基础,不可能很快进入状况;C++ 的基础则就更不消说了(每次讲到这个我就想起以前有人问我不懂 C++ 而学会 MFC 有没有可能)。MFC 和 OWL 的使用经验,也为我在学习的路上带来帮助,当别人在 RAD 上运鼠如飞,我也运脑如飞地思想 MFC 的可能作法。这一思考,我对 RAD 说不定就有更深刻的看法,或起码,学习印象也要强化十几个百分点吧。

所以,如果你上得了手,工作目标又可以 RAD 达成,当然要尽量使用 RAD。Programming 的过程可不是一种自我虐待。基础不够,跌下马来,那就回头把根基扎好。开花结果通常在深耕的泥土上。

『是不是有些东西还是用 RAD 无法完成的呢?』噢,那当然。我从没看过 Matt Pietrek(Windows 95 System Programming SECRETS 一书作者)用过 RAD,连 MFC 或 OWL 他都没用过。他写的东西不需要繁复的 UI 画面,他需要长驱直入系统核心的 APIs:SetThreadContext、CreateRemoteThread、ReadProcessMemory...,很少听过这些 API 吧!与其花脑筋想这些 API 该安插在MFC(OWL)或 RAD 为我们产生的码的什麽地方,直接采用 SDK 程式风格才最快最乾净。Matt 的工作性质,需要一把利剑,但不需要一把象牙柄带雕花的利剑。写驱动程式的朋友们,则恐怕连 SDK 都不碰,他们碰的是 DDK。RAD 之於他们正是「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前两天我动手写一个简易的 backup 软体给自己日常使用。根本就没想过要写 Windows 版,命令列形式反而方便好用。後来我发现以前习惯使用的C runtime 函式库的 findfirst 和 findnext 两函式已经不存在於 32 位元工具中,只好改弦易辙写 Win32 console 程式,还好这和写 DOS 程式一样简单。我用任何一种编译器和联结器,下一个最简单的命令,就把程式制造出来了。

做什麽事情,用什麽工具!「用对工具」比「把工具用对」更先决、更前提。

那麽,您觉得现在 MFC 或 OWL 的存在,
除了为老程式员留後路,或用来开发低阶的 device driver 之外,
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微软的 VC++ 5.0 就要出来了,
不知道微软会不会以 MFC 做底子,开发一套像 C++Builder 的东西。
依您所说,只要懂 Windows 程式的运作原理就好了呀!
只要懂得 event driven 的原理,就可以去驾驭 C++Builder,
那麽,去学习 MFC 或 OWL 是否真的没有必要了。
我突然有点疑惑,因为买了很多书(您的几乎都买了),也包括
您介绍的原文书。
在下学习 MFC 已有一年多了,可是发现一些只有 SDK 基础的人,
利用几个礼拜的时间就可学会用 C++Builder 做出比我还要好很多
倍的程式(我确定他们的资质不见得比我好)。
所以,突然为自己以前的投资觉得有些失落...

心情不太好而且有些失落的人:

1.修正你的观念:MFC 或 OWL 并不能拿来开发装置驱动程式。

2.我没说「懂得 event driven 的原理,就可以去驾驭 C++Builder」。

3.我刚学会开车时,第一次在台北上路。旁边坐着我的哥哥。那是星期天上午的敦北大道。车少人稀,顺畅无比,我不禁得意地说『在台北开车也没什麽难嘛!』我的哥哥对我说:『在美国盐湖城开车更容易,哼!重要的是出现状况时你的应变能力。』

4.到底该学习 MFC 或 OWL 或 C++Builder?这不是三言两语能回答的问题。年轻朋友问我先工作再深造好,还是先完成学业再工作,这也不是三言两语能回答的。如果使用的工具关系到工作的性质,我还想说『盍各言尔志』呢。

5.MFC 或 OWL 或 Visual Component Library(VCL)架构到底谁好,现在我还没有能力置评。有的是技术层次高,物件导向性质佳;有的是层次简化,容易学习。这些统统都应该考虑在「好」的范围内。曲高和寡而未能占有市场,那麽这个产品和「无」是一样的。不过,学习 C++Builder 不需要 MFC 或 OWL 基础,殆无疑问。也许你会感到失望,因为表面上你失去了某种「登高台观浮生如蚁」的优势。

6.但是你既不能怨艾自己比别人早生几年,所以你也不要怨艾「我做了好些苦工,别人却一步登顶」。否则只好现在什麽都不要动,等三年後一个不知是什麽但肯定比现在更好的东西出现。

7.何况世界上没有一步登顶的事儿。凡走过的,必留下足迹。电脑界很多东西都可以触类旁通。

送件者: William King
收件者: jjhou@ccca.nctu.edu.tw
主旨: SDK
日期: 1997年2月25日 AM 10:53

侯先生您好,因为工作的关系,我现在是用 SDK 开发程式,不过诚如
您所说的:『如果采用 SDK programming,则对作业系统需要相
当深度的涉猎,否则一知半解,恐怕临渊履薄,状况频出。』
有时候执行上有问题,还真不知道错误出在哪里。不知可否给点建议,
如何能对作业系统有相当深度的了解?

这我该怎麽说呢?找一位好老师,找几本好书,只能这样了。作业系统不如 programming 那麽容易可以自修而成,许多细部观念的养成,需要细细琢磨或经人点拨(我想起「分离位址空间」这题目)。如果你只能自修,那就只好努力多看书多思考了。对,多思考很重要,把书上的东西转化为你自己的思想体系,一辈子跑不掉。

是有人指导,不过我也想自己看些书。市面上这类书并不多,我不求速成
但是也不想浪费时间在无法了解的书上,能否请您介绍几本值得阅读
的书呢?

RunPC 1997.03 的【无责任书评/Windows 系统深耕】,介绍了三本好书。

送件者: Lung Feng
收件者: jjhou@ccca.nctu.edu.tw
主旨: Thank you for publishing your Dissecting MFC.
日期: 1997年2月25日 PM 10:58

侯先生您好:

我是您的忠实读友,从您1992年出版的「Windows程式设计」到现在的
深入浅出 MFC」,我已花不少银子买下数本您的大作。说真的
您的作品比其他国内出版的作品价格稍为高了一点,但我觉得很值
得,因为我可以感受出您真得非常用心在撰写,初阅读您的作品时,有时
不知其然,但只要用心品尝,总是入味七分。有些书教人一边看书
一边上机实作,会是一个比较好的学习曲线,
但我是一个从基隆到台北
通车的上班族,花很多的时间在车上,在车上拜读您的大作真是让人
愉快的事情(我回到家已晚,也只有在车上能有时间充实自已)。
这段时间内,我无法上机,却能从中受益。
而且一次再一次去阅读,
常会有新的收获,真如古人所说温故而能知新。当然若找时间上机心得会更多。

以前大家苦哈哈的时候,都是用人脑 run 电脑,不到最後关头不轻言上机,上得机来就要给它个百发百中。这种习惯在今天「写码、编译、除错」的轮回中已经提升为「美德」的层次了!

你的读书形式,虽然辛苦,恐也不无额外收获。苦乐之间,存乎一心。捧着一本砖头般的巨书,随着火车摇摇晃晃的车厢,头儿也不时摇摇晃晃,口中时而念念有词,手上时而握拳时而振笔,初淅沥以潇飒,忽奔腾而砰湃。啊,这样的画面会让你手中那本书的作者感动得掉泪。

在此有几个问题想请教您: 1.您是否有开课?课程为何?如何报名?

我固定每周四晚在元智工学院开3学分的课,分别教过 SDK 程式设计、MFC 程式设计、Windows 作业系统。时有外校学生和校外人士旁听,一律欢迎。其他的公开研讨会,视「奇蒙子」而定。但今年没有这方面的计划。

2.如何得知您的新作何时会出版?

逛书店看到,或,写 mail 来问我。

3.最後请教您,侯捷到底是不是您本人?

您这麽问,会不会让侯捷先生伤心? :-)

送件者: TomJPSun@acer.com.tw
收件者: jjhou@ccca.nctu.edu.tw
主旨: About Training Course
日期: 1997年2月4日 AM 06:42

Dear JJ:

哈罗,我是 Acer Netxus Inc. 的 Tom。我上次叁加了你的 MFC 训练课程,获益良多,谢谢你。我希望知道你是否还有其他课程,我想叁加。因为我喜欢你的上课风格(以及内容)。如果你最近有任何课程,请让我知道。谢谢。

认真授课能获得回响,真是最好的回报。唯今年我没有安排公开课程的计划,只有宏 、睿昱半导体、华邦电子等公司内训是安排好了的。

Dear JJ:开春第一喜,就是收到侯大哥的回信。
看到 Run!PC 中时而出现的大补丹(很有营养的文章是也),就可以略窥几位前辈的研究方向。现在 Jave 与 ActiveX 的世纪大战方兴未艾,大
概不善押宝的 programmer 两边都要去学,果真是「学海无涯」了!

我有一个千古之谜 侯捷是谁?
也许侯大哥刀笔风格回异,小弟也曾比对 Dissecting MFC 与【无责任书评2】的笔锋,却有似同实异之感觉!没人告诉我答案。
追查这事又似乎是与 programming 无关,这千古谜团就搁在我心里。

侯捷是谁?唔,一个好人吧我想。:-)

送件者: Jaguar
收件者: jjhou@ccca.nctu.edu.tw
主旨: 曲高和寡
日期: 1996年12月20日 PM 05:27

俊杰兄您好 :

有个问题想问您,为何在台湾要做基础的事(R & D)总是很难如愿。
为何只有做近利的事才能被认可为成功之道。也许是无知的人寄

社会是如此功利,政府又没有远见,故此。

也不见得近利才能成功。我自己做的事并不图谋近利,从其回响观之,成果丰硕,令我感动。

Hi, 杰兄您好 :

Sorry,又来打扰您了。在此要先说句谢谢您的解答。
也要说句我真的很羡慕您,因为您是在学术界工作。

进入学术界是无心插柳。原先在工研院,则只能说是带点学术味的半研究单位。目前我只是在学校开3学分课程,算半个学术人。不打算专任,这样最好,自由。

我是属於为了生存而不得不为五斗米而折腰的人。如何才能将所谓的工作和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找出一个平衡点,使其能两全其美?

我们都难免可能为五斗米折腰,人生终归这麽回事。不要折损了尊严就好。只要有理想与毅力,不会永远壮志难伸。

希望您能多出版一些像「深入浅出MFC」的书, 让我们这些想要真正好书的人能大快朵颐一番。谢谢。带着一颗期待心的人(原也许是无知的人)寄於苦牢

听到这样的鼓舞,我不能无动於衷。今晚我会多熬两个小时 -- 情不自禁地。苦牢让人联想到囹圄,难道我在纵贯线上和看守所内都有读者?玩笑话请原谅,愿你早日脱离苦牢。

送件者: Shieh
收件者: 侯俊杰
主旨: 拜读大作「深入浅出MFC」
日期: 1997年2月10日 AM 03:15

侯先生:您好,我是您忠实的读者,您所写的书一向是我在学习新的东西时很大的帮助。除此之外,我也十分喜欢看你为新书所写的序,那种带有些哲学家的感觉!最近我想学 MFC,在市面上找到你的书。拜读後甚为兴奋,也十分谢谢您写书的用心。

我所追求的,不仅是知识的传达,还有阅读的乐趣。一位医师朋友说他最喜欢看我写的书序(其他的部份都看不懂)。因为有你这麽可爱的回应,所以有我这麽努力的付出。

送件者: xxxxxxxx@csie.ntu.edu.tw (姑隐其名)
收件者: jjhou@ccca.nctu.edu.tw
主旨: 「EQ价更高」读後感
日期: 1997年2月10日 AM 10:34

侯先生,好久没和你通信了,不知你是否还记得我? 那不重要,我只想跟你分享自己今天看过「IQ 诚可贵,EQ 价更高」这篇文章的感觉。

当初刚进资讯系时,听了一番您的演说,就已经明白资讯这领域竞争之激烈,环境之险恶。但是我仍然对自己充满信心,深信能够依靠後天的努力,开创自己的一片天。但是一学期下来,却充斥着无力感,觉得在资讯的茫茫大海中,找不到一丝着力点...。

我时常勉励自己:在程式写作之外,我还有许多别人比不上的能力,诸如人际关系,企划能力等等,这并不是短期间就能够见到成效的。也因此我显得有些迷惑,也不知道今後能否在资讯的领域里创建自己的天地?
说实在的,我跟系上某些「电脑保送生」相处不来,他们就像侯先生所说的一样,相当神气,过度自负。

不知道面对这些「电脑高手」是跟他们学习好呢?还是保持距离好呢?
能合作固然是件好事,但是必定不能长期相处。说句真话,不是酸葡萄
心理,他们只是比一般人早接触到电脑,对写程式有兴趣,但是其他的方面确实表现的不怎麽样。这段差距应该不会永久,而且太过自负也无法在团队里头生存下去。

写了这麽多,不知确切想表达什麽,只是今天看过文章,心中
有话不吐不快。希望不会耽搁您太多的时间。过了新年,
又是新的开始,我该再重新思考将来的方向吧!

谦虚(发自内心的谦虚)不仅表示你自己很盈满(否则谈什麽谦虚),也代表你能体贴他人之缺损。当我在你这个年纪,我不知道谦虚是多麽高贵的美德。很幸运的是我并不一直都出类拨萃,所以我早早学会了勤奋。

我想你听过一句话:少年得志大不幸。这种话没有些人生历炼是不能够体会的。或许你还不能够体会,但我告诉你,那句话千真万确。

一般而言,我们的社会已经没有人会对大学生们提到品性上的课题。大学生们也很少有人对自己的品性下功夫精进。多思考,多反省,不要成为机童或怪胎。

我没法告诉你该如何如何与「IQ 一百,EQ 零蛋」的人相处。Case By Case 啦!我自己碰过一个,也是处得很糟,因为我并非 EQ 一百。如果你能够试着与之和乐相处,你可以学到容忍与宽怜。 

2010-09-10 08:28

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春秋茶馆订阅号
微信号 season-tea(春秋茶馆)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游戏/人文类的资讯,点缀生活,启迪思想,探讨古典韵味。
  清末民初历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国之父
孙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孙文,字载之,号日新、逸仙,广东香山(今中山)人,是医师、近代中国的民主革命家、中国国民党总理、第一任中华民国....
从国务总理到修道士
陆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兴,上海人。中国近代着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着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个基督教家庭,父亲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经在伦敦传教会工作....
资助民初精神网
        回顶部     写评论

 
评论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欢迎你的评论
昵称:     登陆  注册
主页:  
邮箱:  (仅管理员可见)

验证:   验证码(不区分大小写)  
© 2011   民初思韵网-清末民初传奇时代的发现与复兴   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1616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