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山水文化的世界



----------------------------------------------------------------------------

悠闲的生态文明

      山水文化横贯古今,在中华文明的历史大潮中,一直作为一种悠闲的生态存在,令人向往,我们通过对唐诗宋词、古代名篇、文化古迹探寻的方式,展现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氛围,为这系列文化寻找现代的阐释,使之得以传承与发展,宣扬一种自由洒脱、轻松浪漫、共同进步的和谐发展观念。

      山水文化拥有它独特的生命形态,中国古时的文人通过一系列山水诗、山水画,以极具个性的感悟,一种独特的审美结构、生命体悟,或者说人文意蕴,在如今这个商业文明时代得以重现。

在新社会的生命重现

      正如在朱晓江先生在《山水清音》一书中说:在当今社会,这样的生命“重现”十分重要,它一方面提示我们的文学的价值所在,另一面也使我们看到了人文精神传递的切实的途径,也就是通过作品的阅读,在一种情感还原的过程中实现人文意蕴的传递。实在地说,有很多一段时间,我对于我们这个时代——一个现代科技占有绝对强势力量、实用主义思想盛行的时代里,“文学”的生存空间究竟还有多大,“文学”在我们这个时代的功用、价值究竟如何等等,一直都心存怀疑,然而现在,我想以上有关“文学意义”的“怀疑”大约只是一种杞人之忧。盖只要作品长存,那种缘于作者独特生命感悟的精神意蕴,也就会在不同的时代里不断地呈现并产生作用。

永恒的思想的情怀

      新的世纪已走过五个多年头,在新的时代里,埋首古籍,聆听着古往今来的“众声喧哗”,能使人有一种奇妙的感受,其实所谓的千年,其实也只是一个瞬间,仿佛跨过一步或翻过一页就能够抵达;而那些千年以前的思想与活动,直到现在,也依然是那么真切并充满魅力。历史没有落伍,在上下几千年的时间隧道里,我们应该拥有足够的前提与古人对话,在“文学”的世界里,解读出各种各样的内在的心理体验与生命情怀,藉着作品本身的“问题”意识与作者所持的解决方案,来反观我们这个时代的一切,从而使“文学”融入到时代发展的脉搏中。若问文学的作用何在,作用大约也就在此。

从山水文化到生存智慧

      其实,中国古典的文人文化中,“林泉”山居的行为,包含了丰富的文化深意。
      其一,比德之功:早在远古的时期,中国的先民对于山水便赋予了特定的人文含义。如“泰山岩岩,鲁邦所瞻”,诉说的是“山岳”的比德意义。而在山岳“乃万物之所藏,之所出”的认知中,则包含了对于“山”的无限神秘能量包容的可能性。
      其二,隐居之效:所谓的“岩穴上士”,指具有“林泉之志”的高人逸士,怀抱天下,脱离世俗,期待名主垂顾,施展庙堂抱负。或是在林泉间著书立说,藏之名山,留之后世。
      其三,逃离之高:山居隐逸来自于对世俗的脱离,久之,则成为一种生活的信念与距离化关照的智慧发生。所谓“佛苦樊网之密,逃而为禅;道苦金丹之难,逃而为玄;儒家苦经传之博,逃而为心学;画苦门派之繁,逃而为逸品”。在这里,被余引申为“市井苦烦恶之扰,逃而为山居”。
      其四,生活之妙:宋代大画家郭熙在其《林泉高致》中,对于君子爱山水的旨意,进行了充分的阐述,其中言道:不胜名利之扰,不堪世俗之闹。对于有官职的人,如果山居是一种奢侈的生活的话,那么,即使在堂筵之上悬挂一幅山水画,也算是一种聊胜于无的生活态度吧。


李白斗酒厂诗百篇


飘渺山水间


孤帆远影碧空尽


独上高楼


烟波江上使人愁